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

20-03-24

Permalink 19:15:36, 分类: 碧波蓝天

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

观察者网

发布时间:03-2507:12观察者网官方百家号
不出意外,在疫情扩散、股市熔断、大选压力下,中国再次成了特朗普政策失利的“背锅侠”。

但最终,美国还是不得不采取和中国相同的防疫措施。

对于特朗普来说,是新冠病毒更可怕还是经济滑坡更可怕?是人命更重要还是选票更重要?一再针对中国,真的就能成功甩锅吗?观察者网专访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黄靖,带来最新解读。

【采访/观察者网 戴苏越】

观察者网:在此次新冠疫情席卷多个发达国家,并且已经在欧洲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传播以及死亡率高企的情况下,美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似乎患上某种“拖延症”,您认为这其中的主客观因素分别是什么样的?结合最近美股的连续大跌,是否特朗普政府惧怕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超过了疫情本身?

黄靖:这次新冠病毒是一个新型的病毒。因此,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一样,对疫情都会有一个客观的认识过程。作为一个流感的高发国,美国政府确实有些疏忽大意,认为可以像防流感那样控制病毒的发展。并且,由于总统大选前的两党恶斗、特朗普执政后美国社会的高度分裂,尤其是特朗普本人的愚昧和自大,都使美国政府一开始没有认真对待这次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

但是,美国政府抗击疫情的举动之所以迟滞且说法和措施前后不一、朝令夕改,更重要的原因是当疫情在中国爆发时,特朗普政府出于自身的政治利益,将疫情政治化:利用疫情来攻击中国政府,污名中国的政治制度,攻击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统计不实等等。甚至幸灾乐祸地宣称病毒的传播和蔓延是中国政府的责任,凸显了中国政治制度的“不正确”。这样一来,美国政府全然不顾新冠病毒是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体人类的敌人,把本来应该是世界各国一起合作来抗击的疫情高度政治化了。

时至今日,疫情在美国的爆发使特朗普政府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可笑的是,美国政府至今仍然企图将自己的失误和拖延甩锅中国。特朗普本人和美国国务卿等仍然以种族主义的口吻,称已被世卫组织命名为COVID-1的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并因此要中国政府“负责”。同时,美国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世界第一大国所应有的担当,与世界各国一起抗击疫情,而是“美国优先”,单方面地宣布和其长期的盟友欧洲断航。

更令特朗普头疼的,是这次疫情触发了美国的经济恐慌。我们知道,中国抗击疫情的一个成功经验——也是被各国在不同程度上效仿的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要隔离,严格控制人员的流动。这就给现代经济造成了巨大的问题。

现代市场经济的核心就是流通:人员的流通,技术的流通,金融的流通,生产的流通(产业链),物资的流通,消费的流通。而人员一旦不能流通,其他流通都会受到阻碍甚至停滞。尽管美国经济发达,但由于种种原因,美国迄今没有将现代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广泛地运用于各个流通领域,尤其是在消费、物流和支付方面,美国没有建立起像中国这么发达的、深入社会各个角落的互联网消费、物流和支付系统。

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斗争中,尽管中国采取了最严格的封堵隔离措施,但人民的日常生活和最基本的经济活动仍然能够正常运转,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国在支付、物流和消费领域的互联网运用确确实实地走在了世界的前面,使得中国在人员流通因隔离而中断时,消费、物流和支付仍然可以有效地流通运转,这在抗疫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尽管美国政府利用疫情大肆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国的政治制度,但在疫情爆发后却只能采取中国的做法,就是最大限度地阻断人员的交流——隔离。我们没有必要像美国政府那样也去妖魔化美国的制度,但美国政府确实做不到中国那样挨家挨户的精细管理和有效隔离。这倒不完全是美国的政治制度所致,而是因为美国在消费、物流和支付的流通方面确实没有中国这样发达。

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_图1-2
工作人员将鱼集中打包分送到武汉居家隔离的住户家中(图片来源:新华网)

这样一来,随着疫情的发展,特朗普和美国经济界都认识到如果美国要采用——也不得不采用——隔离的办法来控制疫情,美国经济必然大受打击:因为在美国一旦人员的流通被“隔离”切断,其他领域的流通也要大受打击。可见,由于美国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和在物流与支付方面的发展滞后,其抗击疫情所付出的代价和压力要比中国大得多。

事实上,伴随着疫情发作的抢购狂潮,恰恰表明美国人民对被“隔离”后的消费、物流和支付的运作毫无信心;而股票市场因“疫情”的发作而出现前所未有的暴跌和频繁的“熔断”,更加说明美国经济和金融界对抗击疫情所带来的“流通中断”的极度恐慌。

面对这样的局面,尽管特朗普政府不得不自己打脸,采取了“全国紧急状态”来抗击疫情,却不敢、也不能完全照搬中国采取“果断措施”来封城隔离。因为一旦这样做,经济必然出大问题,而他的连任大选也就结束了。而且,不仅大选没戏,也会暴露所谓的美国政治的不正确性。因此,他只能选择能拖就拖,而现在又企图撒钱消灾。但美国舆论界普遍认为,由于特朗普的愚昧和自诩,美国抗击疫情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美国将疫情政治化攻击中国,损人不利己,最终将为此付出本来可以在相当程度上避免的巨大代价。

有意思的是,美国作为一个两党政治国家,如果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有所失误,民主党照理会批评他,攻击他,督促他,更何况今年又是大选年。但民主党并没有这样做。这除了因为民主党也同样将疫情政治化来攻击中国之外,另一个原因是民主党自己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抗击疫情。

简言之,由于自身的错误导致了抗击疫情的延误和失措,由此造成的恐慌是最近美股暴跌并频繁熔断的根本原因。其他因素诸如石油降价仅仅是一个催化剂。

观察者网:我们看到,美国政府不仅是应对疫情慢了不止半拍,最近还比较爱给中国“甩黑锅”,国务卿蓬佩奥,甚至特朗普总统本人都公开把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中国病毒”,您认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黄靖:现在的美国政府,以及它的“深层政权”(Deep State)将中国看成了它的“竞争对手”,进而把中美关系看成了一种零和游戏,这样对他们来说只要是中国的困难,都是他们的机会,不管中国遭受什么困难,他们都认为机会来了。因此,当它看到中国的疫情爆发,就自然而然地认为是在他们打击、削弱中国的机会。

第一,就是我刚才说的把疫情给政治化了,说疫情是中国共产党把事情办砸了,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导致了疫情的爆发。第二,他们觉得也是一个社会文化机会,借机凸显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落后。所以特朗普、蓬佩奥反复强调这是“中国病毒”、“武汉病毒”,除了甩锅中国外,也包含了种族歧视。表现出他们在所谓“人权”上的双重标准,一方面说平等、人权,一方面在骨子里视中国人为“病夫”。

更恶劣的是,有美国议员甚至在电视访谈中公开说新冠病毒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到现在,随着新冠病毒扩散开来,全世界都深受其害,大家应该合作对抗疫情的时候,他们还在那里坚持自己的错误立场。而且自己越是不对,越是要用更大、貌似更强硬的“理由”——其实是谎言和偏见——来证明自己是对的,把责任推给他人。

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_图1-3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屡屡将新冠肺炎刻意写成“中国肺炎”(图片来源:社交网络截图)

特朗普,彭佩奥之流利用病毒,趁人之危,对中国落井下石,是非常典型的狭隘、敌视的态度。在这次疫情恰恰揭示了全世界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的时候,这群人却为了自己的利益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不仅想利用疫情攻击中国,破坏中美关系,妄图通过妖魔化中国来凸显他们心目中的美国的伟大。但随着疫情的爆发,最终买单的还是美国社会和美国人民。

事实上,这些将疫情政治化、污名化以致甩锅他人的言行都是非常low且愚蠢的,最后都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首先,把疫情政治化并没有使美国摆脱新冠病毒的攻击,疫情也在美国爆发了;

第二,美国应对疫情的办法其实也和中国一样:一方面通过隔离控制疫情的传播,另一方面加强治疗护理降低致死率,同时大力研发疫苗。并没有因为美国“伟大的政治制度”而采取什么更高明的办法;

第三,新冠病毒并没有因为被称为“中国病毒”而只攻击中国人,一样会去攻击美国人。而且,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愚昧和自大,浪费了中国抗击疫情为美国人民赢得的宝贵时间和经验,使美国人民付出了更大的代价,特朗普自己也受到广泛的指责和批评,选情大跌。

在这个情势下,我认为中国应该站得更高,充分表现出自己的大国担当和中国人民“与人为善”的品德。首先,中国愿意并且已经做出了和美国合作的姿态,分享我们的抗疫经验和对新冠病毒的研究结果;第二,我们不因为美国人这样“恶”待我们而同样“恶”待美国人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中国人数千年来坚持的本分;第三,新冠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因而要靠人类的合作和共同努力才能击败它。

正因如此,中国积极地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合作,奉行利人利己的多边主义,推动在防止病害、促进人类健康这个关键问题上确实需要的、基于多边机制之上的全球治理体系。世卫组织在抗击疫情中对中国积极正面评价表明,中国得道多助。而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则凸显出其自私与霸道,损人不利己,失道寡助。

观察者网:近期,美国豁免了中国出口美国口罩及相关原材料的关税,结合疫情爆发前中国刚刚达成了第一阶段的经贸协议,您认为这次疫情是否会改变中美贸易摩擦的既定格局?

黄靖:刚才我们说过疫情突出显示了人类合作的必要性和不可或缺性,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够共同对抗新冠病毒。然而美国政府和一些不友好的组织一开始却觉得中国受到新冠病毒攻击了,机会来了,要撤出中国。所有才有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的那种说法,说“疫情给美国经济创造了机会”,有一些专家学者也因此认为疫情会导致中国经济“被脱钩”甚至“逆全球化”的发生。

但形势的发展却不是这样。我始终认为“脱钩”只是一个政治议题;就经济而言,这是一个假议题。疫情发生后,人可以撤、也应该撤,毕竟健康为大。但后来你看到当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蔓延之后,口罩制造、销售和流通这个很简单的“经济运作”就脱钩不了,因为口罩一夜间成了“战略物资”,而这个战略物资的最大生产者是中国,中国已经占有全世界口罩百分之八十的产能,不仅是成品,还包含了原材料。而且很多消毒用品和很多药物的基础材料生产基地也在中国。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要和中国脱钩实际上是和防病治病的有效手段脱钩。

这次全球范围内抗击疫情,再次表明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个潮流就是整个世界经济一体化。经济一体化之所以会发生而且难以逆转,就在于它是人类努力优化生产能力的结果,是无法斩断和逆转的。除非你要逆潮流而动,退回到落后的生产方式,结果只能是被历史抛弃。

但特朗普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搞“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搞贸易保护,挑起贸易战。按照正常的思维,其实疫情突出显示了人类合作的必要性,应该对中美合作和中美贸易是一个促进。但是正好赶上了美国的大选年,由于特朗普政府视中国为“竞争对手”,坚持美国优先政策,加之国内政治的需要,所以我的预判是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个更糟糕的情况,即随着选情的告急和经济的滑坡,以及对手的攻击,特朗普会把所有的责任进一步推到中国身上,甚至可能出尔反尔,撕毁之前已经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们对此要有所准备。

历史事实表明,特朗普不会知错就改,反而会将错就错,不守信用,一错到底。不仅在疫情上,在经济贸易上特朗普也会拿中国当替罪羊,成为美国经济滑坡的责任方。比如他可能会污蔑中国操控货币、“国家资本主义”、不公平贸易等等,或者说中国和俄罗斯联手操控石油市场等等,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找出各种理由来甩锅中国。

观察者网:但是我们普通人会有一种感觉,美国现在需要什么就对我们豁免什么,显得中国有点被动,我们有没有可能借机对美国提出一些条件,例如让他们放开一些我们需要的,例如高科技产品的出口?

黄靖:这样的想法有道理,但实际是不可取的。首先,中国人民是有品德坚守的,是与人为善的。这个时候如果“谈条件”显得有点趁人之危,不是中国人所应为之;

第二,从实际利益上来说,通过这次疫情,我们的经济要复苏,如果可以扩大口罩和其他商品出口,振兴我们的产业,何乐而不为呢。其实在市场经济、自由贸易的情况下,价格是可以、也应该有浮动空间的;

第三,这也进一步显示出了世界经济的不可“脱钩”。我们不要有那种想法,你卡过我,现在我就要卡你。别人做得不对不代表我们也要做得不对。并且,在经济利益上我们是有好处的。为什么不做呢?我们恰恰是取之有道的,中国人是很聪明的,我们完全可以在有理有利有节的情况下既赚到钱又坚守住自己的品德。

其实,口罩问题给我们提供了增长“软实力”的机遇:我们要以实际行动表明中国绝不趁人之危。事实上,中国自己还在抗击疫情的过程当中,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其它成员也受到疫情的危害,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将尽力向全世界出口口罩。

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_图1-4
中国的加工企业正在开足马力生产急需的口罩(图片来源:新华网)

我们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道德坚守,用正确的语言和行为彰显我们的正确和与人为善,同时维护好我们自己的利益。这就是我说的“可以让利但绝不让理”,作为大国,要有大国的担当和道德的坚守。得道多助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观察者网:我们在疫情中也看到了全球经济和贸易及其脆弱的一面,各国纷纷限制了特定物资的出口,近期的美国股市也带动全球股市一泻千里。您认为这次的疫情是否会助长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以至于演变成一场新的全球大萧条?

黄靖:这是一个客观的可能性。我们知道,自2008年以来,世界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真正解决。我之前说过2008年以来最根本的问题是世界金融体制和信贷的不确定性。从1971年美国单方面废除金本位以来,美元成为“国际货币”,实际上是为整个世界经济提供信用担保。2008年的金融危机的实质是美元的信用危机。

作为全世界经济信用货币,一旦美元信用产生危机,整个世界经济都会失去“信用”这个支撑点。美国利用美元“国际货币”的地位不断剪全世界的羊毛,却不愿意、也没有能力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做必要的改革、付出应付的代价,而是掩盖危机,治标不治本,通过降利率、多印钱等货币宽松手段,将危机的爆发不断延后。

而且,我认为自2008年以来世界经济从来没有真正恢复过。加上美国到处打仗,为了打压欧元又采取了许多最终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事实上,2008年以来只有中国的经济因不断地改革而保持了持续发展,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尤其是美国都维持在一种虚假复苏的状态。

特朗普上台之后减税等一系列措施其实是给美国经济打鸡血,但是美国经济根本性的结构性矛盾没有解决,所以这次疫情只是把以前结构性的矛盾充分暴露出来,触发了本来就已经存在的危机。就像新冠病毒一样,它本身并不致死,是通过引起各种并发症夺走了人们的生命。经济也是这样,疫情引发了原本世界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再加上特朗普倒行逆施,大搞贸易保护主义,打贸易战,就加速了整个世界经济问题的暴露和危机的爆发。所以我们对于世界经济由于疫情所导致的并发症——经济的大萧条要有充分的准备。

但是,我认为经济危机可能会带来萧条,但萧条不会带来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恰恰相反,经济越是有危机感,人们越是要给自己的经济找出路,找机会。机会在哪里呢,肯定在经济发展好的地方。经济全球化中,金融的全球化是最深刻、也是最不可逆的。毕竟资本是哪里可以赚到钱就往哪里走。事实上,尽管中国的疫情导致目前经济发展减缓,进出口双双下滑,但外资的投入却没有下滑。这表明资本对于中国经济的看好。

疫情必将给经济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但只要我们自己站得住,坚持改革开放——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根本优势,就一定能够“栽得梧桐树,自有凤凰来”。

我不相信经济萧条会带来贸易保护主义。恰恰相反,历史证明经济萧条会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美国总统胡弗在1920年待大搞贸易保护主义,结果引发大萧条。而罗斯福总统的新政以及二战后的重建,导致世界经济(在苏东阵营意外)的全球化。罗斯福新政其实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凯恩斯主义,政府大量投资搞基础建设;另一条腿就是自由贸易,开发国际市场。

疫情可能给美国送去大萧条,同时敲响贸易保护主义的丧钟_图1-5
胡佛总统推行贸易保护主义造成的虚假繁荣,为美国的“大萧条”埋下了伏笔(图片来源:普林斯顿大学校友周刊)

我的看法是,在世界经济发展的今天,如果我们不可避免地要经历一次大的经济危机,那么,贸易保护主义一定是站不住的,经济好的时候站不住,经济坏的时候更站不住。


森林公园度假

森林公园度假

寻觅最美

碧波蓝天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