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官头顶的假发,该摘下了!令人作呕的脏假发,如清朝辫子头

21-01-13

Permalink 16:43:34, 分类: 碧波蓝天

香港法官头顶的假发,该摘下了!令人作呕的脏假发,如清朝辫子头

香港法官头顶的假发,该摘下了!令人作呕的脏假发,如清朝辫子头


香港法官头顶的假发,该摘下了!

最近,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多家媒体撰文谈及香港司法改革,称要推翻 “三座大山”,包括“争取脱去法官假发、安排法官参加国情班和废除大律师称衔,以及扩大司法推荐委员会人数”。
[img]https://p6-tt.byteimg.com/origin/pgc-image/f7a19eb5350d4fdd85f38b635ae70c76.png?from=pc[/img]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3592534_1.html/ ]

何君尧认为,环顾全世界法官的装束,都是越来越现代化,没有人会像香港法官那样,仍戴着殖民统治时期的假发。因此“香港司法改革,脱去假发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何君尧的说法,向盘桓着不少“前英帝国遗老遗少”的香港司法界,投了颗重磅******,“反对派”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啪一下就跳出来了,很快啊”,大骂何君尧是“打手”。
梁家杰辩称,香港法官及大律师在法庭戴假发,不是秉承传统,亦跟民族意识无关,是为了显示自己服务于制度,不是用个人身份审案、判刑。
戴假发,穿黑袍,是英国司法制度的象征,也是香港法官和大律师出庭的标准装束。其中假发由白色的马鬃和马尾巴毛制成,在香港反对派法官和律师眼中,头上的马尾巴毛假发简直成了八旗遗老脑后的“猪尾巴”辫子,是万万剪不得的。
01
被香港反对派捧到头上的“马尾巴毛”,起源却并不怎么光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1620年前后,只有19岁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头顶早谢,一颗国王的脑袋势必有天生的神采,反射太阳的光芒自然有失体统,于是他选择假发来维护形象,居然引得法国贵族纷纷效仿。过了几十年,曾流亡法国的英国国王查理二世把这个习俗带到英国,又引起包括法官在内英国贵族的效仿。
[img]https://p6-tt.byteimg.com/origin/pgc-image/d844882ce6b644868ca68995157b46e9.png?from=pc[/img]
代表司法公正的法官是贵族老爷?这并不稀奇,直到2011年,英国才废除在法庭上称呼称呼法官为“大人”的习惯。
当然,戴假发还有个更不卫生的原因,17世纪的欧洲城市脏乱差,人们又普遍相信洗澡不利于身体健康,因此剃光头佩戴假发可以防虱子。
即使戴了假发也并不卫生,因为早期假发制作工艺落后,大多采用人的头发加工而成,其中包括死人头发。在法庭上,法官律师们头戴着不知道从哪个死人头上薅下来的,散发着各种味道的假发强作镇定、一本正经的审理案件,那气氛一定沁人心脾。有时候法官不得不在法庭周围放置鲜花来调味。
1822年,利用马尾和马鬃制作的新型假发被制作出来,这种假发味道清新但价值昂贵。据说英国本地马脾气暴躁,毛发容易折断,所以要用来自于万里之外的中国马制作。而且假发不能批量生产,完全靠熟练工匠手工制作,一顶假发需要44个工时,历经编织、打卷和染色等一系列工序。一顶精致的假发要卖到1500英镑,最便宜也要300英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img]https://p1-tt.byteimg.com/origin/pgc-image/50eb3ac836734886af3b02e606a06911.png?from=pc[/img]
当然,单纯的昂贵并不能充分体现贵族的价值,英国的法官或者律师世家往往将一顶假发代代相传,因为汗水和天气潮湿的原因,原先白色的假发经年累积会发黄,因此一顶假发是越老越黄越珍贵。一些香港本地律师,会专程到英国的古董商店求购又老又黄的假发。
顶着上百年的馊气上法庭头皮是什么滋味,法官律师们心里懂的都懂,对气候潮湿炎热的香港来说更甚,但反对派们似乎甘之如饴。
02
实际上,反对派的“宗主国”早已舍弃了这一传统,2008年,英国正式实行新着装规定,律师和法官只有在刑事案审理中才需要戴假发。英国舆论普遍对这一改革给予肯定,英国《泰晤士报》评论说:“假发的退场代表着英国司法系统现代化的一个尝试。”还有评论认为,“法庭不是旅游景点,不是供人参观的,保留不保留传统无关紧要”。
英国都不戴了,香港怎么还留着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3592534_1.html/ ]

1997香港回归时,法律界就曾激烈争论是否要放弃戴假发的传统。当时支持“移交不变”的大律师最终占了上风。
留发派们辩称,戴假发会让法官律师显得更庄严,显示司法独立,彰显法制精神,也可以稍为遮掩各律师在年龄、 性别及衣服上的区别,使法官能够一视同仁,不偏不倚的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
而香港专栏作家陶杰更是将之上升到“神”的高度,称“假发黑袍,不但象征法律神圣,而且也是一个符号,刻意将大法官装扮成上帝的形象。因为基督教文明讲“末日审判”,所以人间的法官,必须仿效上帝,令人对法治有敬畏之心。符号代表的意识:法律至高无上,人人平等,法治独立。
反对派荒谬的逻辑在港人眼中不值一哂,作家屈颖妍在《大公报》撰文指出,香港已经回归,五星红旗下面,为大家一锤定音判定谁是谁非的最大权力者,仍然是外国人,或者,是戴着老外假发的中国人。
环顾全世界法官的装束,都是一件袍,顶多加条领巾,没有人会像香港法官那样,戴着别国民族的假发,说着别国的语言,来定夺本国国民的官非。
如果统一服饰是为了显示权威与专业,那为什么一定要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假发?为什么不是披件绣上中国国徽的袍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在刀哥看来,说一千道一万,反对派所谓的“司法独立”,实质就是“港独”。
这些跳着脚要留住“马尾巴毛”反对派,就如同鲁迅在《风波》当中讥讽的那个遗老赵七爷,革命以后,“便将辫子盘在顶上,像道士一般”。张勋复辟的消息传到乡下,赵七爷立即穿出竹布长衫,变成“光滑头皮,乌黑发顶”,因为“皇帝坐了龙庭,而且一定须有辫子”,有辫子的“皇恩大赦”,剪了辫子的“该当何罪,书上都一条一条明明白白写着的。不管他家里有些什么人”。


反对派们的“大英帝国”,就如同赵七爷的满清帝国一般,一去不复返了,但反对派“洋买办”们舍不得放弃“主子”恩赏给他们的特权地位,让 “大英帝国”依然活在他们的头脑里,他们头上的“马尾巴毛”,就是等到哪天张大帅率领“辫子军”复辟了,好给争取自己“皇恩大赦”的“良民证”。
香港回归23年,这些人头上的“马尾巴毛”,总该摘了。


香港法官头顶的假发,该摘下了!令人作呕的脏假发,如清朝辫子头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6166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森林公园度假

森林公园度假

寻觅最美

碧波蓝天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