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桑德拉大桥》里那个从灾难中活过来的爱情

07-02-14

Permalink 23:51:45, 分类: 电影

《卡桑德拉大桥》里那个从灾难中活过来的爱情

这本经典灾难片,其实跟爱情并没有多少关系。不过恰逢情人节看这本片子,不妨避重就轻看看剧中的主人公张伯伦医生和他作家前妻简妮从这场灾难中复活的爱情。

他们俩个无疑都在自己领域中非常出色的人。一个在自己领域内执牛角的医生,一个是美女作家(不是当前随便封封的美女,而是索菲亚 罗兰)。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曾两度结婚离婚。然后又在这趟欧洲的洲际列车上相遇。

俩人一开始竭尽相互讥讽之能事。然而当简妮发现了列车改道的怪事,立即的反映就是把消息传递给张伯伦。随后紧张的救护病人以及为反抗列车开上危桥命运而与安全警察枪战,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原本的默契和理解。对病毒的恐惧让他们有了相互安慰和鼓励的空间,而为了车上旅客的生命而并肩战斗的过程中,所酝酿的彼此间的信任爱护,也让他们的感情升华,最后鸳梦重温,破镜重圆。

故事中,是逆境和外界压力催生了他们的爱情。试想如果没有这样灾难和随之而生的抗争,他们可能都各自端着酒杯寻找自己的情人。

生活中有好几对朋友,当年在父母不接受他们恋爱成家的情况下,他们俩人爱得死去活来。很相似的,他们离开自己的家乡生活。从他们身上看到私奔其实并非是惨烈的事情,更多的是浪漫。而后来生活安定下来,父母的角色在他们的生活中不再那么重要,他们却淡忘了当年相守的艰难,分手了。

或许爱情真需要逆境的磨炼。

不知道上帝是否也会为我的朋友安排一个有惊无险的情节,让他们的爱情复活。

-------------------------------

网路上摘录一篇不错的影评

非典时代的《卡桑德拉大桥》
kavkalu



“不,我不回去,天命不可为啊!上帝要我回到亚诺,我妻儿都死在那儿,上帝也要我死在那儿……”那个犹太老人喃喃自语,阴郁异常,充满涩苦。

这句具有浓重宿命感的话出自《卡桑德拉大桥》,好多年来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这是人陷入命运之中的无助和无奈。我们向往安宁,我们渴求躲避灾难和病苦,但生命往往为命运作弄而最终为命运“黑洞”吞噬,走上注定的归程。这是人类全体的我们都在去往卡桑德拉的列车上,我们为人类自我的境遇所困,我们无处可逃,就像当下我们全体国人都在默默等待“非典”的判决,在每一个醒来的日子中承担“阴性”和“阳性”的可能。非典成为我们当下生活的重要组成,而它所带来的恐慌不亚于一场灭顶之灾。满街的口罩成为一道荒诞的风景,我们自以为是以为这就能够抵制病毒的侵袭,可是冠状病毒依旧无孔不入让人类疲于奔命于惊惶失措之中。生存的脆弱一览无遗,我们没有张伯伦大夫,我们拥有的也仅仅是空气,我们等待,我们等待空气去稀释病毒,我们等待,等待死亡和疾病远离我们,我们祈祷某一个阳光重临的早上,善良的上帝已将“非典”带走。

愿上帝保佑每一个善良的人, 阿门!

《卡桑德拉大桥》的故事讲述了两名恐怖分子潜入日内瓦的病毒研究所内妄图炸毁实验室,被保安人员发现。追捕过程中,保安人员赶到,追捕中,歹徒感染了废鼠疫病毒。一名歹徒当场死亡,另一歹徒串上一列开往思德哥尔摩的洲际火车,很快整个火车上许多人都给传染上了这种病毒,为了避免大面积传染,只顾“国家利益”,不管人的生命的军事官僚决定将列车引上波兰境内的“卡桑德拉大桥”,让这座危桥成为乘客的葬身之所,从而毁灭美军研究深化武器的罪证。为营救乘客,正好在列车上的张伯伦和同车的乘客们一起抗争厄运避免了桥断车毁的一场悲剧。

在这部影片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国家利益”和民众生命的关系,那一列通向死亡的列车在政府眼中是视若草芥的,掩盖丑闻是国家机器经常做的事,那列火车上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遇到了富有正义感和有着崇高的职业道德感的好大夫张伯伦,但是对于普通的世界而言,那种几率微乎其微。在无可避藏的现实中,只有生命见的相互支撑才能共度难关,这是每一个境遇中的人必须自我意识的问题。

从阳光下的云海镜头慢慢下降,一个美丽、宁静的城市――日内瓦出现在我们面前,镜头继续向前推进慢慢地联合国卫生组织大楼出现在我们面前而一辆疾驶而来的的救护车的笛音打破了这份宁静,车子在大楼门前停下,两个医生打扮的人推着担架床进入大楼……一个近景可以看到推车的两人紧张的神情,推车继续前进。一个保安试图跟他们指向,但他们开枪射伤了保安,原来他们是帮恐怖分子企图炸毁大楼,奄奄一息的保安按响了警铃,闻风而至的守卫在阻止恐怖分子的过程中不慎打烂了装有鼠疫病毒的容器,而沾上毒液的其中一人跳窗逃跑了,灾难发生了……

一组平行蒙太奇将一个歹徒的逃跑和另一个被押歹徒的命运展现在观众面前,美国陆军情报部派驻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麦肯奇赶来了,医生告诉他如果向外扩散就麻烦了,而此刻另一个罪犯却登上了开往斯德哥尔摩的洲际列车,一个灾难片的开始就这样带着悬疑完成了!

列车上人们的命运将会怎样?洲际列车的乘客正在路路续续乘上那趟充满风险的列车。乘客对他们的危险一无所知,歌声在列车中传扬,这将是灾难爆发前片刻的温馨。这时,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张伯伦大夫,一个目光刚毅的中年人。他在车上遇见了前妻简妮,虽然他们相互讥讽,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还是有着感情的。车外,美军正在寻找肯让那趟列车停滞的国家,但是对疾病的恐惧没有国家愿意接受。而车上那个恐怖分子开始出现鼠疫症状,无知的他依然在接触旅客。这种病毒染得非常快,很快整个火车上许多人都给传染上了这种病毒,国际警局为这种病毒不传染给其他人,对火车进行控制,并要将其开到波境内的危桥卡桑德拉,希望车毁人尽。张伯伦的前妻发现了列车改道的怪事,,在餐车上她告诉张伯伦,而这时候军方也通过电话找到了张伯伦。通过联络,张伯伦知道那个感染者正是他曾经看见过的那个人。寻找在紧张中开始了,终于在行李车上找到了,但是为了控制美方不肯停车。美方试图用直升机将他带离列车,但是失败了。美方告诉张伯伦,这种鼠疫通过唾沫传播,在空气中扩散,早期症状像感冒,没有血清和抗原,通过空气传播(这一切和我们的现实如此接近)。张伯伦告诉妻子命运在上帝手中,我们只有靠自身的免疫力了(我们同样在当下需要免疫力)列车被封闭了,车上的人出现了必然的骚动,列车员告诉那个一直在洲际列车买私货的犹太老人卡普兰车驶向波兰,老人情绪激动,因为他曾经在那儿的集中营逃离,这是导演的点睛之处,不经意间将美方的行为比于纳粹,其实现实也一样,为了统治控制言论、压制真相、谎报事实都是一种手段,真相在遥远的将来,将来!在这辆车上:“他可以跳车逃走,他可以奋起反抗,他也可以一动不动地坐以待毙。然而无论他采取哪种方式,都是其自由选择的结果,都必须为此而付出代价。”

扯远了,回到电影中来吧!阴郁的音乐中,列车在落日中穿行,车上那些接触过感染源的人开始发病了,真正的考验来到了,张伯伦巡视着车厢。在在车站上,防化兵和警察严阵以待开始封闭列车,安全警察进入列车,旅客们被告知任何脱逃行为都将受到制裁。车上陷入了恐慌,人们表现各异,老人卡普兰告诉张伯伦他不去卡桑德拉,他不能第二次回到集中营,因为他的妻子和孩子死在那儿……

列车继续行走在死亡之旅,而在上帝的保佑中,列车上病人们开始好转,但为了掩盖真相,美方执意将列车引向波兰境内的危桥,张伯伦恳求安全警察停车,可是被粗暴拒绝了。简妮安慰着他,张伯伦对她说,往后要靠我们自己了。在这,导演为影片的转机埋下了伏笔。

张伯伦为了挽救旅客,决定和旅客一起自救,张伯伦劝说警察不成,决定用暴力劫车,他们制服了一些安全警察,并抢到了一些武器,张伯伦想控制列车,他派那瓦罗(一个毒品走私者,但最后却为张伯伦感悟的登山运动员)爬上车顶,但是第一次因为车顶上有警察把守而失败了。第二次,那瓦诺试图从车厢侧面爬到车头,但最终警察沙荒,坠下列车身亡,同时也以死完成了对昔时一切的告别。而犹太老人卡普兰为了挽救其它人的生命,毅然点燃了打火机引爆了煤气罐,一声巨响,列车分成了前后两部分,列车的前半部分冲向了危桥,危桥塌了,许多节车厢坠入河中因为撞击爆炸了,在美方的控制室上校对说:虽然现在当军人不光彩,但是当了就要当好。….记住,你是个大夫,你要珍惜,继续行医吧!这一语道出了职业军人的无奈。我们都是从属于某个社会集团,我们受制其中。

而车厢的后半部分上的人得救了,张伯伦也破镜重圆了,而上校麦肯奇注定成了替罪羊,望着他默默远去的背影,一个人在命运之中的无法选择让我们感到寒凉。

我们在巨大的社会机器中,我们没有办法逃脱这注定的一切。

北岛诗云:一切都是命运,……一切的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我们 我和你们 我们在等待中,朋友!

而此片结构模式成为一种灾难片的经典形态,影响了后来的许多影片,其中列车穿过危桥的特技镜头,惊心动魄,让人经久难忘。而张伯伦和前妻在患难中的生死与共,最终破镜重圆让人感知爱情的崇高和美好。

点击(3194) - 评分(465)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麦田守望


回到麦田守望

采薇陌上

如是我闻

时间的裂缝

流浪的眼睛

冰语

益虫飞飞

子非鱼

捧腹集

岁月如歌

行走之间

病都演义

涉江芙蓉

飞鸟飞龙

风之侧面

学会爱世界

被遗忘的时光

逸言堂

踏歌而行

在视觉中舞蹈

西安照像

暖香阁儿

Maplerice

水晶阿姨

豆芽厨房

轻描淡写

小米来了

在时间的裂缝里寻找声音

doni


海影居

逍遥

倥偬飞人


古墓幽魂


无梦如约

子非鱼

这儿的空间没什么新鲜

宋有财

普莉西拉的寻爱地图



北纬49,西经123

magnumphotos

周密摄影 

高磊摄影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