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阎王阴界,虽唯心造,因果丝毫不爽!

09-09-22

Permalink 18:43:34, 分类: default

真有阎王阴界,虽唯心造,因果丝毫不爽!

真有阎王阴界,虽唯心造,因果丝毫不爽!
http://www.folou.com

人们都想了解到底有没有阴间,那里的情景如何。其实有很多人和事都给世人提供了线索,这里也整理了一些相关的奇闻怪事,大家就算当故事看看也很有趣。
  
   这里先介绍一些比较有“权威”的灵界信息案例----活人入冥判案。这是与濒死体验类似的一种特殊神游经验。当事者被冥差请去,任冥官或冥差,处理阴间及阴阳交涉之事。其身则如熟睡或休克晕厥,事毕自醒。这种经验往往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经常发生,甚至每日必有。他们谈阴间情状、幽冥关系,甚为详实。类似事件在史料中记载不少,近现代也有发生,并多著有见闻录。
  
   有些关于冥间的信息也许可以从下面这些经历中找到一些解答,比如:生死簿、地狱受刑的真相,战争死者的花名册等等。
  
   声明:此文只是想提供线索给读者思考和取舍,无法解答大家的疑问。
   最重要的是希望大家文明讨论,每个人都是有思考和判断能力的,对世界和各种现象都有自己的理解,所以应该尊重别人对事物的不同看法。
    
   希望大家多提供各种有趣的线索和案例。

1、名人黎澍任冥官事

黎澍入冥事,由黝襄笔录其口述,为《幽冥问答录》八十四条,述冥间世甚详。一夕于梦中见有古衣冠人入室造访,说有事恳请帮忙,含糊应允,醒后以为是梦,未经留意。四五日后,又梦前人以马车来迎,导至一厢房,请升堂审案,审毕,仍以马车送还。审案时间,每次数小时。任东岳部下分庭庭长,辖华北五省,每日皆往,最初在晚间,后来下午也能去。前后计四五年。入冥时身卧床上,状似熟眠,回阳后觉精神微倦,有似失眠。若时当入冥,而亲朋忽至,又不便以此事告之,则瞑目对答客问,但不能出语发问,也不记得与客作何语。人冥审判,未见有阎罗法律,而提案判决,自中肯綮,不费思索,绝无差错。人间种种思想行为,鬼神悉知悉见,记录无遗,又有视人头上之光,知其善恶。冥司所管,皆庸碌无大善行者,若大修行人,死后立登天界,不由冥府经过。尚须由冥府经过者,冥官亦避位而迎之。冥府对三教皆重,而最尊佛教。最重忠孝节孝,最恶淫杀二业。冥刑种类甚多,较人间刑罚惨酷百倍,锯解、锥磨、刀山、油锅等刑,皆系实有。因富贵人家,仆从年少,阳气甚重,鬼难拘系,故有时用阳世人生魂为冥差而捉之。阴间虽有昼夜,然不见日月星辰,白昼亦如四川大雾及华北黄沙天气。所见之鬼,远至宋元而止,其容貌与病殁时同,若刀杀等惨死者,则面目较为模糊,伤处有血痕,容貌惨戚,如怀痛苦。鬼有婚娶生育,即坟墓为栖息之处,所供食物,唯闻其气而已。足部模糊,行走甚疾,若行烟雾中。若与人相碰于途,不及回避,则鬼被撞倒,人身亦打寒噤。鬼说话之声,尖锐而短促。上午八至十一时,鬼畏阳气熏灼,皆避匿阴暗处,午后渐多外出。僧道做法事追福超度,是否有实益于亡者,须视其道行与悲悯心之有无深浅而定。

黎澍(1912~1988)中国历史学家。湖南醴陵人。生于1912年2月7日,卒于1988年12月9日。曾就读于北平大学法商学院商学系。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七七事变后,投身抗日战争,从事新闻出版工作,曾任成都《华西晚报》主笔、上海《文萃》周刊主编、香港新华通讯社总编辑和《华商报》编辑等。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先后出任新闻总署研究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室主任、报纸处处长、出版处处长、党史资料室主任等职。1955~1960年任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历史组组长。1961年以后任《历史研究》杂志主编和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1975年仍任《历史研究》杂志主编,兼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1980年任《中国社会科学》杂志总编辑。
黎澍1966年以前主要研究项目有:中国资本主义萌芽问题;孙中山;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毛泽.东思想。粉碎四.人.帮后,主要研究项目有:中国的封建主义;近代中国文化史;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问题等。著有《辛亥革命前后的中国政治》、《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文集)、《再思集》(文集)、《早岁》(回忆录)、《历史的创造者及其它》(文集)等。
章太炎梦做阎罗王
叙述人:朱镜宙(是章太炎女婿,是位财经科学的专家,曾担任西康、四川的财政局长,及浙江省财政厅长,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追随总司令蒋中正先生,在总司令部担任军需处副处长职务)
  我在这里,举个威神与业力,能到地狱的有力故事:

  民国四年,袁世凯想做皇帝,深怕章太炎先生反对,先期诱至北京,幽于龙泉寺;先生忧愤之余,梦做阎罗王。当时有报宗仰和尚书云:

  「仰上人侍者:快接复曹,神气为开,所问幻梦事状,今试笔述,愿上人评之。去岁十二月初,夜梦有人持刺,请吃午餐,阅其主名,则王鏊也。(王,震泽人,明武宗时贤相。)走及门外,已有马车;至其宅中,主人以大餐相饷;旁有陪客,印度人、欧洲人、汉人皆与。各出名刺,汉人有夏侯玄、梅尧臣。余问王公:“读史知先生各德,而素无杯酒之欢,今兹召饮,情有所感。”王曰:“与君共理簿书事耳!梅君则总检察,吾辈皆裁判官,以九人分主五洲刑事;而我与君,则主亚东事件者也。”余问王曰:“生死为寿量所限,轮回则业力所牵;大自在天尚不能为其主宰,而况吾侪?”梅氏答曰:“生死轮转,本无主者,此地唯受控诉,得有传讯逮捕事耳。传讯者不皆死,逮捕则死矣。既判决处分后,至彼期满释放后,又趣生诸道,则示非此所主也。”余念此论,颇合佛法,与世俗传言焰摩主轮回生死者不同。因复问言:“铁床铜柱,惨酷至极,谁制此法者?”皆答曰:“此处本无制法之人;吾辈受任,亦是阎浮提人公举,无有任命之者。法律,则参用汉、唐、明、清及远西日本诸法,本无铁床铜柱事也。受罪重者,禁捆一劫;短则有百年。而笞杖之与死刑,皆所不用。吾辈尚疑狱卒私刑,以铁床铜柱,困苦狱囚,因曾遣人微往视之,皆云无有。而据受罪期满者言,则云确受此痛。”余曰:“狱卒私刑,非觇察所能得,吾此来当与诸公力除此敝何如?”王答曰:“固吾心也。”遂返。明日复梦到署视事。自后夕夕梦之,所判亦无重大案件,唯械斗谋杀,诈欺取财为多。如此幻梦不已,而日曜(星期日)之夜,则无此梦。余甚厌之。去岁梦此二十余日;一日,自书请假信条焚之,夜亦无梦。一夕,尽换狱卒,往询囚徒,云:“仍有铁床铜柱诸苦。”因问此具何在?囚徒皆指目所在,余则不见,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初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余之梦此,是亦业感也。今春以人参能安五脏,买得服之,并于晚饭后宴坐观心一小时顷,思欲去此幻梦,终不可得。来示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吾辈处世,本多见不平事状。三岁以来,身遭患苦;而京师故人,除学生七、八人外,其余皆俯仰炎凉,无有足音过我者。更值去岁国体变更问题,心之嗔恚,益复炽然,以此业感,而得焰摩地位,固其所宜。息嗔唯有慈观,恐一行三昧,亦用不着。慈观见涅槃经,虽说其义,而无其法;亦如竟无从下手耳。想上人必有以教我也。(所嗔之事,有何体性?能嗔之心,作何形象?未尝不随念观察,而终不能破坏。)......章炳麟和南三月三十日」

  章先生书中所言:可得三点启示:

  一、章先生奔走革命,九死一生,鼎镬在前,奋不顾身。其磅礴无前之气概,足以薄日月而撼山河,即经中所谓威神是。故能独到狱所。

  二、先生不见炮烙等刑,而罪犯能见,以先生无此业,故亦不招此感,而地狱惟业所显,亦可得一确证。

  三、「来示(指宗仰上人来信)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故成佛须三大阿僧祇劫也。

3、黎澍、章太炎都不信鬼神,章太炎曾作《无神论》。所以二人入冥事决不是心理暗示,二人入冥都存在连续的重复性,而且二人都是严肃的诚实的大学者,根本没有必要编造故事哗众取宠。二人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宇宙确实存在多维空间,也就是佛法里说的十法界,善恶因果是宇宙的事实真相。

章炳麟(1869-1936)近代民主革命家,思想家和学者.原名绛,字枚叔,号太炎,浙江余杭人.少从俞樾学经史 ,后加入强学会,参加维新运动,曾任< 时务报>撰述和< 经世报>编辑.1900年在唐才常召开的张园国会上剪辫绝清,立志革命.1902年与蔡元培共组中国教育会倡言革命.次年发表< 驳康有为论革命书>,驳斥了保皇派反对革命的谬论.未几,因< 苏报>案在上海被捕.1904年,复与蔡元培等发起成立光复会.1906年出狱后,被同盟会迎至日本,主编< 民报>参与同盟会对改良派的大论战.后在东京讲学,发表学术论著.1911年上海光复后回国,主编< 大共和日报>.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任总统枢密顾问,散布"革命军起,革命党消"的言论,并与张骞等组织统一党,与民社互通声气.1913年"二次革命"中参加讨袁,后为袁禁锢,袁世凯死后获释.1917年参加护法运动,任护法军政府秘书长."五四运动"后渐渐委靡.1924年因不同意****加入国民党,遂脱离改组后的国民党."九@一八"事变后,访问张学良,主张抗日救国.他长期从事学术著述和教育工作,先后主编< 华国>月刊和< 制言>半月刊,创办"章氏国学讲习所",发表大量学术论著,对中国近代哲学文学历史学和语言学均有较高的造诣.有< 章氏丛书>,< 章氏丛书续编>和< 章氏丛书三编>等.
一、莲池大师《竹窗随笔》的资料

少冢宰定宇赵公。与云南巡抚陈玉台同年。公以万历丙申三月望日捐馆。时玉台在任。因内人病。扶乩请神。神判以死。因恳乞救援。神云五殿阎君方新任。其人刚正。不可干以私。无以为也。问新任何人。曰。常熟赵某耳。俄而讣至。则任期与讣期吻合。陈大惊异。或曰。阎王带福带业者为之。定宇盛德士。亦有业乎。噫。地藏菩萨言。我观阎浮提众生。举足动步。无非是罪。焉得无过。昔闻一僧有天符召作阎王者。僧惧。大起精进。一心念道。符使遂绝。嗟乎。古称韩擒虎生为上柱国。死作阎罗王。又近代传闻郑澹泉司寇死作阎王。杭太守周公死作城隍。此常事也。古德有言。僧虽有行。不了道者。多作水陆诸神。岂徒言哉。
二、张义卿作赵定宇阎王的书记(管见酬咨续录)

管东溟先生说:张浩,号叫义卿,是一有名的秀才,生前与我很交好。在将死的三日中,能清清楚楚说前生的事,他在晋朝是投什么人,在宋朝是投什么人,都能说出;在明朝作过两次边将,今死去作阴府五殿阎王赵公的书记。赵公是我同榜友,作过吏部左侍郎,号定宇,名叫用贤。此事见云南抚院陈毓台祭奠文中。
唐代河东人柳智感,贞观初(627)年为长举县令,一夜暴死,天明却复苏,自称:被冥吏摄至冥府,授权他任事,冥吏将文书簿籍呈上后,退到阶下。告知:“气恶逼公,但遥以案中事答”。不久,食物送来,冥官共食之,柳亦欲就食,诸冥官说他不宜食。完后,他被送回家,于是醒来。
  
   从此冥吏常来迎,“于是夜判冥事,昼临县职”,达一年多,能知各种幽显因缘。曾见一妇人魂,说:她是典州司仓参军之妻,被摄来有事案问。
   柳智感还阳,说了冥中所见,就问司仓,回答是:其妻无病。大家不信柳的见闻。但十几天后,司仓妻忽然暴死。
   又有两个州官,将赴京候选,就来问可得何官职,柳入冥问冥吏,后来二人所得官职果与冥薄所书相符。
  
   他于冥簿中见亲朋好友资料及当死年月,就告知亲友:人要修福多得免死。一日,冥吏来告:“现在隆州李司户到任,您不须再来了。” 于是柳不再入冥。他遣人往隆州调查,李司户果然死了,其死亡之日,即冥吏来告之时。
*《酌泉录》载:
   清乾隆年间,蠡乡邓某,常作冥差,入冥时昏倒如死,经二三时辰方醒。有友人求与共去,邓许之,是日入冥,摄友人之魂同往,捉九魂,皆送去投猪胎。醒转后,见友人尚沉睡不醒,乃去生猪人家查看,见生下十只小猪,于是掷死一只,说:“跟我回家!” 友人方醒。邓为阴差凡三年。
《果报见闻录》圆通和尚当阴差
  
  圆通和尚,常熟梅里人,未出家时,终年吃斋。忽接到阴间的公文,叫他捉人。初到阴府,看见头门外有一井亭,接差事的鬼吏,身穿皮袄,手拏大棍,向井里一照,面现虎形,身体腾空,渡梅穿山,一霎时能走千万里;将人捉吊棍上,虽吊一二十人,轻同鸿毛。
  
   他每五天一去,很厌烦,想过许多方法仍脱不了这差事;出家作和尚,仍脱不了。乙酉年冬,同慧大师,到玄墓剖石老和尚座下,受三坛大戒,这差事才除脱了。
徐娄东代冥判案
  
   太仓徐成民,是作者同考的朋友,从小吃素,喜作善事,结一念佛社,常念佛。后来忽作阴官冥判,每夜在堂中暗处坐,呼叫两边冤鬼,判断很快,声音很严厉,阴森可怕。
   左右耳房朋友家人,备了灯火纸笔,记录判案;日久抄成一厚册,上题:娄东冥判。此册各处书坊都有流通, 判断善恶事,如照肝胆,看了令人毛竖。
  
   灵隐晦大师证实说:徐成民是我庚午年念佛会的朋友,人很淳厚朴实,不喜多言,除了念书,就念佛。忽受阴官,声音更加宏亮;讯案时一字一句,斩钉截铁,三教的书他没有看过,但判案时引用经句,很恰当。他判阴案,有时我替他抄写记录的;判案时的话,严正有至理,抄写不能加减一字。成民自己说,起初是作阎王的分司,死后才实受阎王职。这是娄东平生的奇事,我亲见,亲替他抄判案,再确实不过了。
《子不语》卷二述:
   仁和廪生-谢鹏飞,为阴曹判官,昼如常人,夜间入冥。
  
  
  *同书卷十六言:
   刑部郎中杭州闵玉苍,每夜理冥王之职,二更时有仪从轿马相迎,审案前先吞铁丸一枚以定心。常劝人持大悲咒,因在冥间见此咒神力不可思议。

湖南曾心田生为冥官(聂云台居士)
   曾泳周说:卿果夭先生,是正君子,他父亲同介石先生是好友。一天果夫的父亲对介石说:令叔宫太保不久要去世了。此事是卿家有一亲戚,名曾心田,他在作湖南入冥官。曾心田告诉果夫的父亲说:勾册时见这消息。
   太保公,不多时果然去世。泳周那时十二岁,亲听卿君说此时。
  
    现代佛教界记述的此类生摄冥官事,有北京某官、香港麦某等例,更有大量各色灵媒描述见闻,还有无数死而复生或巧合入冥者,所述阴间情状、鬼类境遇、幽明关系、善恶因果等,大略类似。
    我(净空)初学佛时,朱镜宙老居士对我有很大的帮助。他是学科学、学财经的,曾任浙江省财政厅长,是一位德学俱优的长者。虽然过去他不信有鬼神,但他遇到过许许多多希奇古怪的事情,证明六道轮回是千真万确的。
  
    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国初年的国学大师,在文坛上很负盛名。那时袁世凯当权,因为得罪袁世凯而被拘,尽人皆知。
  
   有天晚上,章太炎梦见小鬼抬著轿子,说东岳大帝请他,他就赴了宴。
  
    中国大陆有五岳,东岳管五个省(江苏的都城隍只管一个省),可见这是大鬼王。东岳大帝聘请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现在的秘书长。但是他是活人,于是请他晚上上班,天亮时就送他回来。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阴曹地府的事,没事就跟朋友们聊天,谈谈昨天晚上办了些什么事。他说中国、外国都有阴间,但是阴间的言语相通,没有隔阂,生活状况跟人间差不多。但是不见阳光,天永远是灰蒙蒙的,好像永远是阴天浓雾的样子。
  
    他当东岳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饮食,但没有用处;因为他是活人。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狱里的炮烙刑法太残忍,可不可以废除?东岳大帝听了笑笑,就叫两个小鬼带他到刑场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给他看,他却看不到。他是学佛的,于是恍然大悟,地狱乃贪嗔变化所现。
  
   就如《地藏经》所说的,地狱酷刑都是个人业力所现等,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萨,即使地狱在你面前也见不到。他才晓得这不是人力所能为的,不是残忍不残忍的问题,而是由自己业力变现出来的,閰罗王也无可奈何。
  
    虽然朱老的老岳丈章老信佛,学佛也很有成就,作判官这桩事,他知道得很详细,但是那时朱老的信心生不起来,好像听故事一样,当时并不以为然。
  
  *
    到了一九三一年朱老在一家银行任经理,通常闲暇时,总有几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阴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阴曹地府上班的,他本人说这是真的,一点也不假!他的职位并不高,好像是负责传递公文,替苏州都城隍当差。在世间,苏州是个县,上海是特别市;但是在阴间,苏州城隍称为“都城隍”,好像省长一样,而上海的城隍只是个县官,归苏州都城堭管辖。我们讲的城隍还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辖一个省。
  
    他说,有一天上海城隍庙送来一批“生死簿”,呈报苏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开来看看是那些人,结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个字的。第二天他和朱老聊天闲谈时,就把这件事说出来;当时每个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国人的名字最多四个字(复姓的),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多,还有五六个字的,他们怎么想也想不通。
  
    三个月之后,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发动战争,国军奋勇抵抗。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来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战役中的死亡名册。从这里就晓得“生死有命”,即使战争阵亡的人,三个月前,名册已经送到苏州都城隍那里了。这就说明一般认为战争中横死的,其实大多也是命中注定的;确实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命里不该死的,枪林弹雨之中也没事;命里该死的,甚至于流弹也会把他打死。这些都是事实。
  
  *
  
   后来抗战期间在重庆,那时候朱老还没有学佛,晚上跟朋友打麻将,到深夜才散埸,走路回家。路灯很远才一个,半明半暗。深夜路上没人,他在路上见一位妇女走在他前面,走了半小时,他忽然想起,夜这么深,怎么会有一个妇女在前面走?一想,寒毛直竖;再仔细一看,这个女人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他吓呆了!惊吓之后,这个人没有了。这才知道佛家讲的鬼是真的,学佛的因缘也从这里开始。学佛以后,他说,可能是观世音菩萨示现度他的;不教他亲眼看到,你怎么劝,他都不会相信。
    朱老居士又讲了一桩事,发生于清宣统三年,(一九一一年初)辛亥革命前半年,他十七岁。当时他住在家乡(浙江温州),邻村有一位举人,是个独生子,家境也不错,非常孝顺,所以中举之后他没有作官,在家中侍奉父母。此人很孝顺,地方上对他都很尊敬。
  
    有一天他睡午觉时,有一个人来敲门,梦里他起来开门,看见一位官差送来封信,他一看,是自己的名字。
  
    送信的官差说:“我们的将军请你去谈一谈。”他一听——这话不对,自己跟官府没有往来,特别是军官,更是一个也不认识。他问官差:“你是不是搞错了?也许是同名同姓的。”官差不分青红皂白,把他推上马。上了马之后,他感觉那匹马不是在地面上走,好像在空中飞一样。飞了一段时间,到了;他看到许多人在交头接耳,好像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在那里召开的样子。于是,他向别人请教:“大将军是什么人?”别人告诉他:“是岳飞。”
   他一听—— 糟了,岳飞是宋朝人,那我不是死了吗?要我去见他,不行!我家里上有父母,妻子还年轻,小孩还年轻,小孩还小。不行,我不能死!过了一会儿,岳飞升帐,他就走到面前哀告。
  
   岳飞安抚他:“我找你来,是请你帮忙,我们准备北伐,攻打金人,请你做幕僚文书。”
   他说:“我家里有父母妻儿,没有办法跟你去。”
   岳元帅说:“我们时间还有三个月,现在可以送你回家,你去安排后事,到我出发时,再派人接你来。”他想一想,能够当岳飞的部下,也挺光荣的,也很难得,也就答应了。于是岳飞派人送他
  
    回家,他的梦也醒了。醒后告诉父母这一桩怪事,父母说:“这是作梦,不是真的。”他觉得这个梦不假,因为梦中的境界太清楚了,不像作梦。接他的日期他记得很清楚。于是,他交代后事。到约定的那一天,召来家亲眷属告别。朱镜宙老居士就是邻村的人,听到这希奇古怪之事,也去看热闹,要看他好好一个人怎么死法。酒宴吃完饭后,他跟大家说,时间快到了,跟大家告辞,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没多久,他说:“接我的人就在门口。”
   他的父亲发脾气说:“我就这么一个独生子,无论如何也不让他走。”
   小鬼在门口等著不敢进来。他跟他父亲说明:“人不管活到多少岁,总会死。死了之后能跟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在一起,这也不是坏事。算了,你让我走吧!”
   他的父亲哼了一声:“好吧!”他就断气了,真的走了。
  
   后来,朱老居士想一想,辛亥革命成功,满清被推翻,半年之前,阴间鬼道岳飞已经出兵打仗了。阴阳确实有感应。岳飞至今未离鬼道(鬼王),原因是仇恨未忘,念要报仇,这一念未消除,所以还在鬼道。

太炎先生是近代著名的思想家与民主革命家,1915年住在北京西山龙泉寺时,曾连续数月在梦中做阎罗王。据当时章先生给宗仰和尚的信中透露,梦中章先生被请去做阎王,审判亚洲东部人在死亡后的神识,那些被审判成有罪的囚徒都说受到了炮烙等刑的惩罚,而章先生却见不到刑具,有一次囚徒当面给他指出,仍不能见到,故“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而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除星期天晚上外,其余每天都有,后来章先生十分厌烦,曾写请假书焚烧,但还是不起作用,梦还是照作,到写信时,已持续了四个多月。
——题记
你不相信因果报应,轮到自己头上,想逃避也逃避不了的。
——当代佛教高僧宣化上人

  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中有一个叫朱镜宙的,法名宽镜,他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炳麟)的女婿,一九三一年他在一家銀行任經理,通常閑暇時,總有幾位朋友打打牌、聊聊天,其中有一位朋友是走陰差的,也就是晚上到陰曹地府上班的。他說,這是真的,一點也不假!他的職位並不高,好像是負責傳遞公文,替蘇州都城隍當差。在世間,蘇州是個縣,上海是特別市;但是在陰間,蘇州城隍稱為「都城隍」,好像省長(省主席)一樣,而上海的城隍只是個縣官,歸蘇州都城堭管轄。我們講的城隍還有分大小,都城隍管轄一個省。
  他說,有一天上海城隍廟送來一批「生死簿」,呈報蘇州都城隍,是他接收的,他好奇的翻開來看看是那些人,結果令他大惑不解,其中名字多是五、六個字的。第二天他和朱老聊天閒談時,就把這件事說出來;當時每個人都想不出原因。中國人的名字最多四個字(複姓的),但是也不可能這麼多,還有五、六個字的,他們怎麼想也想不通。
  三個月之後,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日本兵在上海發動戰爭,國軍奮勇抵抗。這時他們才恍然大悟,以前上海送來的那一批生死簿,是日本兵在一二八戰役中的死亡名冊。從這裡就曉得「生死有命」,即使戰爭陣亡的人,三個月前,名冊已經送到蘇州都城隍那裡了。這就說明一般認為戰爭中橫死的,其實也是命中注定的;死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皆是注定的,確實是「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命裡不該死的,槍林彈雨之中也沒事;命裡該死的,甚至於流彈也會把他打死。這些都是事實。
  他在整理章太炎遗著时发现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记录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阎王的事情,朱镜宙后来根据此写了一篇文章《袁世凯想做皇帝,章大炎怕做阎王》,文章大意是说,914年十二月初,章太炎在夜梦中有人拿着明朝武帝时的名臣贤相王鏊的大红请贴,来请他去赴午宴,出门,有马车等候,到则有一圆桌人,其中有印度人、欧洲人等。汉人中有夏侯玄、梅尧臣,都是历史名臣。工鳌说他自己现任冥府官员,也就是阎王爷,想请章太炎来共同料理冥府审判之事,章太炎先生是精通佛法的佛教徒,他在席间曾提出铜床铁柱、挖心剜目之类的刑罚太残酷了,能否废除?工鳌曰:“固所愿也。”于是对这些酷刑明令禁止了,而且撤消了行刑狱卒。以后,就每夜于梦中到此视事判案,负责审判亚洲东部人在死亡后的神识。但是,他总能听说有一些狱囚反映地狱中有极惨重难忍受的诸般酷刑,他认为是狱卒私设此等酷刑,便尽撤狱卒,但是反映还是不断,自己亲自查看,也并无酷刑,于是就往问囚犯,狱囚说:“虽无狱卒还是有那样极惨重难忍受的诸般酷刑。”并且当面指出弄具给他看,章先生仍不能见到,故归而大悟:此是罪人业力之所感现,那些残酷刑罚的地狱惨状都是那些囚犯自心感得,其心缘何感此?生平造诸恶业使然。自己到此也是共业所感,冥司狱卒皆以嗔心参预其事。章先生在奔走革命事业中,多见世上不平事,自不免伴随起嗔心,就静坐参究自性,去除嗔心,以免久任此职,心实厌之。为此曾写请假书焚烧,但还是不起作用,他在给宗仰上人的信中说:“来小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医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在经历了四个多月以后,此事乃绝。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可见除习气需要硬功夫。
  朱老居士又講了一樁事,發生於清朝末年(一九一一年初)。當時他住在家鄉(浙江溫州),鄰村有一位舉人,是個獨生子,家境也不錯,所以中舉之後他沒有作官,在家中侍奉父母。此人很孝順,地方上對他都很尊敬。
  有一天他午睡時,忽然有人喊門,他就起來了(實際上他是作夢,但是夢中境界太清楚了,不像一般作夢迷迷糊糊地,與真實的境界完全一樣)。
當他開門之後,看到兩位差人牽著馬,手中拿著一封信,問他此地有沒有這個人。他一看信封上是自己的名字,便說,這就是我!當差的一聽很高興,說我們大將軍請你去談談。他一想不對,自己一生與官場沒有交往,尤其與武官更沒有往來,於是他說是不是搞錯了,也許是同名同姓的。這兩位差役不由分說,既然名字沒錯,你就跟我們去一趟,於是拉拉扯扯請他上馬,他也無法拒絕。
  上馬之後,他感覺馬不是在地上跑,像在空中飛行。不多久到了一個地方,有很多人在那裡交頭接耳,好像在討論什麼,似乎是很重要的大事;於是他向旁邊的人打聽大將軍是誰,人家告訴他說是岳飛。他一聽,覺得不好了,岳飛是宋朝人,他找我,我豈不是死了?他非常恐懼,說這不行,我家裡父母年歲已大,太太還年輕,孩子年紀很小,我決不能死!
不久岳飛升殿,見到他很歡喜,慕名已久,知道他是孝子,道德、文章都很好,特別聘請他入幕府,擔任幕僚工作。
  岳飛(楞严经上讲的很清楚:“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如你心里还有杀害众生的念头,你的苦就离不掉,乐也得不到,三界六道也出不去。修行工夫得力也有定慧现前,而嗔恚心未断,其结果就到了鬼神道去了。因为鬼神嗔恚心重,所以物以类聚。 )是國人敬仰的民族英雄,他此時確是受寵若驚。他向岳飛報告說,家中尚有老小,不能離開。岳飛說,我不是現在就要你來,我們正在籌畫北伐金兵,大約六個月後才徵召你,目前你還可以回去處理後事。他是個讀書人,想想人終歸一死,若死後能追隨民族英雄岳飛也很不錯,所以就答應了。再由帶他來的兩個小鬼送他回家,他就夢醒了!於是他告訴父母家人,說什麼時候要死。他的父親一聽,說他年紀輕輕怎麼說鬼話?他說不是的,這個夢不是普通的夢,境界跟真的完全一樣,不能把它當作一般的夢境看待,因此就準備辦後事。
  半年之後,約定的期限到了,他就跟父親講自己要走了。此事傳遍鄉里,朱居士也聽說了,感到很好奇,這位年輕的舉人,又沒生病,看他怎麼走法。走的那一天,很多親戚朋友都到他家,他也接待賓客,跟大家辭行。時候將至,他躺在床上,他的父親很不高興的在房裡罵,「我只有這一個兒子,你走了,我孤苦零丁,還有妻子兒女如之奈何……」。時候到了,他就跟父親講,接我的人來了(其他人看不見),他們已經在門口了。最後他勸父親,人終歸一死,而我死後,你們知道我追隨岳大將軍,也是難得的事;並且這種事也得罪不得,如果敬酒不吃,吃罰酒,更沒有意思,不如讓我走好了。最後,他父親歎了口氣說,好吧,你走吧!這句話才說完,他就斷氣了,也就是他父親同意,他就走了。
  這樁事大約過了半年,武昌起義(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革命軍推翻滿清。朱老和他們才曉得世間還沒打仗,半年前,鬼道已經先發動北伐金人;(详见《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若国欲乱, 鬼神先乱。鬼神乱故, 即万人乱。当有贼起, 百姓丧亡。.....)金人就是滿清。這樁事是他親眼見到的,好好的人,一點事也沒有,說走就走,證明確實有鬼道。朱老居士以後學佛才曉得岳飛還在鬼道當鬼王,由於他一念瞋心未斷,雖然盡忠報國,還落到鬼道作鬼王。所以,學佛之後就曉得因果可畏,不能生天,不能脫離六道輪迴,去作鬼王了。
  朱老居士是章太炎的女婿,章太炎是民國初年的國學大師,在文壇上很負盛名。那時袁世凱當權,他的岳丈因為得罪袁世凱而入獄。怎麼得罪的?他說袁世凱不值得我罵,就是不肯罵袁世凱;這話傳到袁世凱耳裡,袁世凱很生氣,就把章太炎關進監牢裡。總也沒有什麼大罪名,於是關了一個多月便放出來。
  出獄未久,有一天晚上睡覺,夢見兩個小鬼抬著一頂轎子,說東嶽大帝請他,他就上了轎。這兩個小鬼像飛行一樣,沒多久就到了東嶽大帝那兒。
中國大陸有五嶽,東嶽管五個省(江蘇的都城隍只管一個省),可見這是大鬼王。東嶽大帝聘請他作判官,地位好比現在的秘書長。但是他是活人,於是請他晚上上班,天亮時就送他回來。每天都去上班,所以他知道很多陰曹地府的事,沒事就跟朋友們聊天,談談昨天晚上辦了些什麼事。
他說中國、外國都有陰間,但是陰間的言語相通,沒有隔閡,生活狀況跟人間差不多。但是不見陽光,天永遠是灰濛濛的,好像永遠是陰天濃霧的樣子。
  他當東嶽大帝的判官,地位很高,有待遇,也有飲食,但沒有用處;因為他是活人。有一次他忽然想到,地獄裡的炮烙刑法太殘忍,可不可以廢除?東嶽大帝聽了笑笑,就叫兩個小鬼帶他到刑場去看看。走了一段路,小鬼就指給他看,他卻看不到。他是學佛的,於是恍然大悟,地獄乃貪瞋變化所現,就如《地藏經》所說的,如果不是受罪的人、不是菩薩,即使地獄在你面前也見不到。他才曉得這不是人力所能為的,不是殘忍不殘忍的問題,而是由自己業力變現出來的,閰羅王也無可奈何。一個多月以後,他用黃紙寫一份辭呈,然後把它燒掉,果然從此以後那兩個小鬼不再來接他了。

与鬼神交上朋友的陆仁茜,画佛像以积福免罪!
陆仁茜是赵郡邯郸人,对经学稍有研究。他不相信世间有鬼神,常想试验到底有没有。他向修冥想的人学过,学了十几年,都没能见到鬼神。后来他搬家到向县。
  有一次,他在路上见到一个人,看来像是做大官的样子,穿的衣服和戴的帽子都很大,骑着一匹骏马,有五十几个侍从骑马跟随着,那人眼晴看着陆仁茜而不与他交谈。后来又见了数次,都只默默对望而已。如此情形经过了十年,他们也相见相望了数十次。后来有一天,这个人忽然停马招呼陆仁茜说:“经常与您见面,颇为仰慕,希望和您交个朋友。”
  陆仁茜立即礼拜问讯说:“请问您是什么人?”他回答说:“我是鬼,姓成名景,生前是弘农地方人,西晋时是别驾,现在是临胡国的长吏。”
  陆仁茜问:“这个国家在那里,国王叫什么名字?”
  成景回答说:“黄河以北通通是临胡国,国都在楼烦西北边的沙漠。现在的国王是已故的赵武灵王,被泰山管。每个月都要派使者朝泰山,所以我经常路过此地,和您相遇。我能对您有些帮助,让您可以事先知道灾祸,而得以事先逃避,以免遭到横死。除了生死的命运,及大灾祸大福德的业报,不能改变之外,其他都是可以改变的。”
  既然交了朋友,成景就把侍从常掌事赠送陆仁茜,要常掌事随从陆仁茜,有任何事都要先告知陆仁茜。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要回去告诉成景。两人辞别之后,掌事就如侍者般跟着陆仁茜。新主人有任何问题,他都能事先知道。
  大业年中,江陵的岑之象当邯郸令,他请陆仁茜到他家,教他未满二十岁的儿子文本书经,陆仁茜就把他和成景交往的情形告诉文本说:
  成长吏跟我说:“我有一件事,不好意思讲,现在既然与您结交,就不得不说。我们鬼神道也吃东西,但是都吃不饱,经常肚子饿,颇为苦恼。如果能吃一餐人间饮食的话,肚子就可以饱一年,所以很多鬼都会去偷人类的食物。而我当官身分贵重,不能去偷人类的食物,因此请您请我吃一餐。”
  既然陆老师这么说了,文本就设了山珍海味要请成长吏。仁茜说:“鬼不想进入人住的屋内,就在屋外搭帐幕设筵席,把酒食放在屋外桌上好了。”文本就照着所说的去做。请客的那天,仁茜看到成景带两位客人来,侍骑有一百多人。客人坐下之后,主人文本向客人席位拜谢说,饮食做得不精致,请多包涵。仁茜也代成景传达感谢之意。
  文本设宴招待成景之初,仁茜请文本赠送他们金帛。文本问什么是金帛,仁茜说,鬼所用的东西,和人所用的都不同,只有黄金和绢帛可以通用。不过假的金帛比真的金帛更适合鬼用。最贵重的假金帛是,把锡贴在黄纸上当作金,以纸张当做绢帛。文本就照他的话去做。
  等到成景吃过之后,他就叫侍从骑士轮流吃。文本把原先准备好的金钱绢帛赠送给他,成景十分欢喜,感谢的说:“由于陆先生的缘故,麻烦您供给我这么多,您想不想知道自己的寿命呢?”
  文本辞谢说不想知道。后来成景他们就告辞离去。
  几年之后,仁茜得了病,虽然不甚严重,但却无法起床,这样经过了一个多月,他就问常掌事到底怎么回事。结果掌事也不知道,就去问长吏。长吏说在国内打探不出来,后天去朝泰山之后,再回报消息。
  到了下个月,长吏亲自来报告说:“你的同乡赵武,在泰山当主簿,刚好现在有一个主簿的空缺,他就推荐你当这个官。所以他写了签呈要征召你,要是案子成了的话,你就得死。”
  仁茜问有没有什么计谋可以脱免呢?成景说:“你原本应该可以活到六十多岁,而你今年才四十岁。如果就此死了,都是由于赵主簿硬要征召你之故,我去替你请求看看。”
  成景当说客回来之后说:“赵主簿问起你,说你们以前是同学,彼此情深义重。他现在幸而得以当泰山主簿,刚好现在又有一个主簿缺,因此特别推举你。他说你既然无法长生不死,既然早晚都要死,而死了之后未必当得成官,因此,何必贪恋这一二十年呢。现在文书都发出去了,没有办法收回。所以希望你下定决心来,不要再犹豫了。”
仁茜听后,忧心恐惧,使得病情加重。成景就跟仁茜说:“既然赵主簿一定要你,我看你就亲自前往泰山,跟泰山府君陈情,或许可以得免。”
  仁茜问说:“怎么才能见到府君呢?”
  成景说:“一般而言,做鬼才能见得到府君。不过你可以前往泰山庙,度过泰山庙东边的一个小山岭,在山岭的平地处,就是府君的都城,在那儿你就能见到府君。”
  仁茜就把这件事告诉文本,文本就替他准备行装。几天之后,成景又来告诉仁茜说:“文书快成定案了,恐怕你去求情都不能免了。现在赶快作一尊佛像,好让文书自然不发生作用。”
  仁茜又告诉文本,于是文本就以三千钱,替仁茜在佛寺的西面墙壁上,画了一尊佛像。不久之后,成景来告诉他说,已经得到脱免了。仁茜向来是不信佛的,因此还有些怀疑。因此就问成景说:“佛法说有三世因果,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成景回答说:“是真的。”
  仁茜又问:“既然如此,人死了就应当分生到六道去,怎么可能都变成鬼呢。譬如赵武灵王及你,现在不是都还在当鬼吗?”
  成景问他说:“你们县内有几户人家?”仁茜说:“有一万多户。”“那么狱囚有多少人呢?”仁茜说:“经常在二十人以下。”成景又问:“一万多户人里,五品官的有多少人?”仁茜说:“一个也没有。”又问:“九品以上的官有几位?”仁茜说:“只有几位而已。”
  成景说:“六道里面也一样,能生到天道的,一万个人里头,一个也没有,就好比你们县里没有一个五品官。得生人道的有几个,好比你县里的九品官。下地狱的也是几十人,就像你们县里监狱的犯人。而鬼跟畜生最多,就像你们县里完粮纳税服役的百姓一样。而在鬼道里,又分等级。”他指着侍从说:“他们大大不如我,而不如他们的,则又更多。”
  仁茜又问:“鬼会不会死?”他回答:“会。”仁茜问:“鬼死后进入那一道呢?”成景回答说:“不知道,就好比人知道自己会死,但却不知道死后的事情。”
  仁茜又问:“道家的奏章作醮等,是不是真的有效果?”成景说:“道教供奉的玉皇大帝,是总管理六道的,也就是所谓的天曹。阎罗王就好比是人间的天子,泰山府君就好比是尚书令。记录五道诸事的就好比尚书。像我的国家,就好比大的州郡。人间如果有什么事,想与天曹沟通的话,道教就会上奏章请天帝赐福。天曹接受此奏章之后,就会下命令给阎罗王说,某月某日某人申诉某某事,你要秉持公理去办,不可冤枉滥捕。阎罗王就会很恭敬的奉行,就像人间奉圣旨一样。如果自己没有道理的话,当然不会得到赦免,如果真是冤枉的话,一定会得到申张的。这样,你还认为道教的奏章建醮是没有效果的吗?”
  仁茜又问:“那么佛家的修福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成景说:“佛是大圣,不写文书指示官员办案。只要修行佛法,天神都很恭敬那些人,而且大多会得到宽恕。如果福厚的话,即使有那人要堕落恶道的文簿来,都不能去追摄那人到恶道去。此中的道理,我没办法了解,我也不懂佛法。”讲完之后,他就走了。一两天之后,仁茜能起身了,病也就痊愈了。

昌臻老法师2003年12月讲于四川乐至报国寺
鬼神问题
  

  娑婆世界是凡圣同居土,既有佛菩萨,也有鬼神同我们在一起,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并不奇怪。鬼神道的众生,也分善恶,各司其职,扶善惩恶。

  《太上感应篇》里说"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说明我们起心动念,都在鬼神鉴察之中,吉凶祸福便已确定。

  我们学佛的人必然受到鬼神尊敬、拥护。佛经说,受过五戒的人,能认真守好一条戒,便有5位护戒善神守护;能守好五戒,便有25位护戒善神保护你。守戒的人,还有什么恶鬼恶神敢来侵犯你呢?

  《念佛十种功德》(全文点击进入)第四条说:"念佛之人,光明烛(照)身,四十里之遥(远)。一切恶鬼,皆不能害。"《蕅益大师文选》载,安徽省桐城县甲乙二商人,外出经商,后甲病死异乡,乙将甲安埋并带回遗物交给甲妻。甲妻以其夫年青体健,怎么突然死去?怀疑乙谋财害命。乙深受委屈,又无法证明。便去甲坟前痛哭,倾诉蒙冤。忽然甲的声音附耳说:"你对我有恩,我妻冤枉你,我可以附在你身上,回家解释清楚。"乙便同意与甲折回,一路上甲和他对话,和生前一样,不过只闻其声,不见其形。一次,乙偶然失脚几乎跌倒,不觉念一声"阿弥陀佛"!这时甲用惊恐的声音在远处说道:"你怎么放光吓我?"乙听到念佛能放光,又连念几句佛号,这时甲的声音距他更远,甲说:"你念佛时,胸前放出光芒,我没法靠拢你身边。请你回去告诉我妻,叫她到坟地来,我向她解释清楚。"乙便照办。通过此事,使乙深感佛力不可思议,弃商出家,后成高僧。从这事看出,念佛一声都把鬼魂吓跑,何况经常持戒念佛的人,怎么还会受鬼神侵害呢?

  当然,如果我们不持戒修行,护戒善神离开,恶鬼恶神会跟随你、欺负你,这也是可能出现的事。

  《緇门法戒录》载,宋代某高僧,一日在寮房入定。定中见寺内二僧在闲谈,有些鬼神在旁聆听并顶礼。过一阵又怒目而视,并责骂他们。后二僧离开,鬼神也走了。出定后,去问二僧刚才谈些什么和他所见情况。二僧听后深觉惭愧说,他们开始谈的是修行,后来谈的是世俗事。

  莲池大师《竹窗随笔》记,某寺一僧患病快临终,当时寺内正放焰口,来一些鬼魂向他说,金刚上师戒行不清净,佛事不如法。我们赶来求超度,毫未受益,准备把他拖下法台,叫他同去。这事告诉我们,戒行不清净的人,做佛事也是造罪业,会受鬼神欺侮。

  我来报国寺,有人和我谈过鬼神和奇异事情。记得有人说,我住的寮房阴气重,有鬼怪。还有人曾亲见一个穿白衣的从天井飞下来。有个曾任侍者的告诉我,他亲耳听到鬼哭,很凄惨,还有些诸如此类奇奇怪怪的事情。我来报国寺已经十一年,这十一年中从未看见什么鬼怪,也从未听见鬼哭。娑婆世界既然是凡圣同居土,也有六道轮回,就必然有鬼神,鬼神无处不在,报国寺也不可能例外。怎样看待鬼神问题?作为佛弟子,只能依照佛陀的教导,决不能道听途说,去搞迷信活动。

http://www.folou.com

学子

不学则无术 无术则不足以利己利他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我要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北美中文网 版权所有 2004-2014 | 苏ICP备080048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