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深入揭批邓的历史危害两篇

17-06-28

深入揭批邓的历史危害两篇

15:48:50, 分类: default

深入揭批邓的历史危害之一

76年的“粉碎四人帮”,是中国军阀化分崩的起源

站在现在的视角,审视历史,还是很有深度的。“粉碎四人帮”,其实是文官行政体系的一次根本性的瓦解。

整个事件不难理解,毛泽东和周恩来时代曾经联手遏制林彪,阻止了军队向文官体系渗透的企图,维持技术官僚管理国家的行政体制,这是周恩来的坚持,也是毛泽东的远见。但这个体系在毛周逝世后失去了支撑,在他们身后留下的权力空白内,促使文官体系发生了权力斗争,后来某一文官势力和军头联盟,在军方支持下,搞了一出宫廷政变彻底摧毁了另一派文官势力,但也开启了军方操纵中国文官行政体系的潘多拉宝盒。而与虎谋皮的结局是,作为前台胜利的一方,华国锋和汪东兴,相继被军方势力所清洗,这标志着国家组织形式异变的开始。这段历史告诉我们,文官体系的矛盾只能在文官体系内解决,和军队结盟,要看你这个文官出身的背景能否有掌控军队势力的实力,否则引狼入室,下一个清洗的必然是自己。

随后出山的邓小平是个跨越军政二界的人物,是个真正的威权人物,因此在整个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可以算是一个威权时代。邓小平在知青事件中领略了草根的力量,通过修宪彻底摧毁了草根的政治舞台,转而扶持被茅洲长期压制的大小军头作为自己的政治力量,尽管大小军阀在成长和蠢蠢欲动,但第一代革命家尚存于世,国家政治尚能在威权下保持高度集中和统一,经济政策也能被贯彻和维持方向。问题在于,中国从来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权力传承问题,当威权人物去世后,必将迎来瓜分国家权力的盛宴。

于是,如果一个文官或者一个文官派系想要站稳前台,就必须找一派军方势力结盟,枪开始指挥中国一切,邓自己也不得不给自己的接班人指定有军方背景的顾命大臣保驾护航,以保证自己权力传承的成功,他也不过是在吸取毛周的教训,对权力传承作有限的政治改良,避免身后发生乱局,但由此军方势力涉足国家政治组织体系已经过深,国家政治组织形式其实已经被极度扭曲,整合和维持国家权力,统一政策步骤变得异常艰难。

一项政策成败关键在执行,而国家政策彻底执行需要中央统一地方步骤和力度,但地方其实归属各自军政势力,或者说军阀割据势力,中央其实是被架空的谈判桌,只是谈论利益分配的夜总会,而非国家司令的充满威严的军帐。从房地产最新现状可以看出,调控政策中反映出目前国家仅仅勉强控制金融系统中的央行和部分国家商业银行,各地诸侯根本不鸟中央,房价还在高位,住建部却已经在宣布胜利宣言,准备为退却扔烟幕弹,有军方背景的地产企业依然在自己势力范围内攻城略地,我行我素。

沉默并对抗着,这就是目前房地产的状况、也是中国不伦不类的政治现状。


深入揭批邓的历史危害之二

1.历史上的威权主义时代,只有一个威权人物,一个头脑来发号施令,中国不是威权主义,是九头鸟主义,政治局最少的时候只有4个常委,现在因为需要摆平各个势力变成了9个,以后说不定会变成18个。日常工作都是开闭门会议,比如那个房地产政策,谁支持谁反对一概不知?

2.各个时代的体制,都有中央集权,中央集权意味国家行政统一,区别在于权力之外政治力量对权力的监督模式和制衡能力,中国不是集权,更谈不上民主集中制,而是封建割据,国家权力实质性被不同势力瓜分。

3.军事力量不统一于国家,政治权力也不能统一于国家,国家经济政策更是难以切实推行。

4.中国一个部门往往会发出完全不同方向的声音,这种状态长久持续下去,不但会引发百姓对中央威信和执行能力的怀疑,各个地方诸侯还会更加坚定依附于己方势力对抗中央,更加猖獗地阴奉阳违。

5.中央的政策,比如国土资源部在《关于加强房地产用地供应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由于要照顾各地的差别而十分笼统,如果地方是民主机制,就会善意地理解善意地执行,反之地方会恶意地理解恶意地执行,上海住房供地计划就是一例。中央管不住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又不受地方百姓管,政策执行能力全面瘫痪,比如现在房地产新政,算算跟进的有几个省份?只有北京、重庆跟进,其他省份一概不理,最多也是曲解政策打折执行,把中央调控化为无形。

6.中国体制每一代的传承,都会造就新的派系,国家权力会进一步被分割粉磨成越来越细的碎片,最终会导致中央任何政策都无法贯彻执行,从而国家演变为仅仅是一张表皮和外壳,其实质最终走向分崩。

7.按照邓小平的标准,如果改革出现悬殊贫富分化就意味这改革失败,那么现在可以确定改革已经失败,由于经济和政治是一体的,经济改革失败等同政治体制失败。

点击(136) - 评分(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