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2017-02-19棉花糖制作,中国膨胀式增税机制

19-04-04

2017-02-19棉花糖制作,中国膨胀式增税机制

18:02:56, 分类: default

一般人总是认为税负等于税率所表示出来那个带百分比的固定数字,其实这是一种错觉,由于可减免项和调整(调增调减)项的存在,税率和税负之间并非是等号关系。中国税负问题则更加复杂,因为政府可以任意操纵市场价格,尤其是民生必需品价格,由此演变出了一些具有特色的财富分配模式。

政府一直把自己打扮成每一个毛孔都塞满共产主义理想的民生守护者形象,现在却被一则新闻击穿画皮。最近《为还房贷,29岁女会计请假到外地卖淫》一文在网络社区上被广为流传,引发房奴强烈的共鸣以及对中国“先房体制”的抨击,此文说的是“29岁的王女士是一名湖北姑娘,在苏州一家企业里面从事会计工作,每月的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和老公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每月一万元不到,为还房贷,她于是向公司请了几天假,跟朋友一起到了扬中卖淫赚点“外快”,时运不济被抓。”

2011年9月1日起,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调整为3500元/月,近6年半没动,但是这6年半房价涨了多少?光2016年头4个月房价就翻一番,别听统计局云山雾罩的数据,绝大部分中介房价挂牌这4个月就是翻番。中国房地产炒作特征是:房价先被操纵上涨从而刺激货币释放,货币释放再拉动名义工资上涨,名义工资上涨起征点不动就是增税,而正常的市场经济国家,是劳动生产效率拉动工资增长,这才是具有实际购买力的增长。

中国有一些很流行的谬论就是:“你的工资增长赶不上房价,是你自己不努力”、“不是房价太高了,而是收入太低了,因此需要提高收入”,这完全是倒置因果。在一个政府花费巨大精力来直接操纵的居住品市场里,房价上涨不是受供求影响,而是受到政府意志的影响,是主观的,无约束的,而人的工资上涨主要和劳动生产效率增长有关,因而是客观的,受到约束的。

让受到客观条件约束的工资去追由政府主观意志操纵的房价,就像一副漫画的情景,一个人骑在一匹马上,并用竹竿挑一扎饲料放在马头前面,马想吃饲料而拼命奔跑,但结局只是便宜了骑马的人,马永远是一无所获。

中国的税制,其实就是棉花糖生产原理,一个能把一汤勺白砂糖加热膨胀后变成好大一团甜白球的熔炉,然后政府拼命捞啊捞。其实老百姓的收入并未有实质增长。恩格尔系数判断生活水平在中国“先房体制”之下是失灵的,中国家庭的居住支出远远超过食品支出,而且居住支出弹性远比食品支出要小,居住支出的增长也在家庭各项支出中居首。因为自从土地收储制度出台后,土地财政和房价、金融杠杆息息相关,政府不但给整个房地产产业链全程加杠杆,而且不断压缩居住保障规模、抬高居住保障门槛,还把保障供给市场化。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给房价操纵提供便利,同时把保障支出变成税源收入,国务院基于鼓励市场提供出租资源的政策,其目的莫不如此,去保障增税源。政府本世纪最初20年的最大业绩就是折腾房地产和税制,力图最大化搜刮社会财富,财政收支表里的居住保障支出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存在,如果这些数据属实,那必然是特供体制内部的专属福利。

中国的房地产去杠杆去泡沫如同崇祯的罪已诏,屡败屡诏,屡诏屡败,其实反应的是没有解决体制弊病的有效方案。比如房产税,房产税的真实作用是抑制房价泡沫化,那他必然是在房价处于健康区间内就必须开征的税,现在开征房产税,先要搞清楚一个问题,你是否还需要土地财政,如果需要土地财政,政府操纵房价不断上涨是基于自身利益的必然行为,那房产税必然在实际操作中会被体制弱化。即便有基于全面打压泡沫的房产税出台,政府依然会用所有保房价政策来推高房价,最终房价泡沫消不下去但政府参与社会分配的份额反而不断增加,一脑两手,宣城能左右互搏那是假象,最终必然会臣服于一个立场,为体制运作而搜刮。

2019年3月份,距离发表2年后被全网删

点击(42) - 评分(3)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