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2020-04-25央行报告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中玩的猫腻

20-04-26

2020-04-25央行报告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中玩的猫腻

20:21:02, 分类: default

户均总资产317.9万元这是平均数没意义,但是问题是出在:“美国净资产最高1%家庭的净资产占全部家庭净资产的比重为38.6%,我国为17.1%”这个数据上,如果不破除这个数据,中国就变得比美国成功了,那么如果破除这个问题?

首先,过去的土地财政18年,是政府硬性把商业房产高价塞给家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一般家庭的住房资产价值不断上升,而现金存款的金额却不断下降,而一般家庭的当期现金流入,通过还房贷支付房租,源源不断输入到这个社会的房地产食利集团手中,所以虽然政府在炒高房价过程中,家庭资产在增值,但第一套住房不可能用来变现属于耐用消费品,所以家庭资产的流动性却在不断下降,而流动性下降意味消费能力下降。

家庭资产住房占比近七成,住房拥有率达到96.0%,表达的另一个信息是:政府推高房地产泡沫的高度和广度。

然而,在如此庞大的住房泡沫下,政府肯定需要防御住房的流动性,也就是变现能力,政府只许房价涨而不跌,维护一手房销售限制二手房买卖,其实是降低了交易量,降低了房地产的流动性。另一方面,政府也要防御房地产的抵押敞口。

其实,央行如果配套一组中国家庭户均银行存款和有价证券这类流动性更强的资产结构分析,就更能揭示我们这18年造成的严重贫富分化,比如1%的家庭占据社会多少存款和有价证券,这样可以修正总资产的错觉,因为作为最大的资产,住房,他的变现能力已经被限制了,无法转化为消费能力。

有一个金融常识我们要知道,无法流动的资产,价值等于零,你不能用来产生GDP流量和就业率。但是,正象政府标榜的,他把住房资产超得如此高,也是骑虎难下,任由庞大的房地产市值流动,势必带来极高的通胀率。而极高的通胀率,会让社会长期基金受到极大的贬值,比如社保,反过来又需要增加财政支出来弥补。如果有人在前10-20年间买过寿险,就知道长期通胀对资产现值影响力的指数级打击效用,也能侧证中国的统计局通胀率数据基本是在胡扯,从这点看,你也能评估出房地产对社会财富长期持续不断盗窃的严重性,影响社会对除房地产以外的长期资产的配置兴趣。

当然,极高的通胀率,如果在汇率不动的情况下,关税又不能随意增加的情况下,会刺激进口,这等于是消耗外汇。即便你能控制资本项目,阻止自由兑换自由流动,但你不能控制经常项目。

如果你既控制资本项目又控制经常项目,等于闭关锁国,那就是一个国家内部独享通胀的状态,在通胀中,二套房以上的食利集团是唯一的赢家,但同时宏观经济在极度扭曲的不动产主导分配模式中快速衰退。

点击(49) - 评分(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