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wenwei | 推荐此博客

​2020-11-06美国两党联手选举舞弊阻击川普连任

20-11-06

​2020-11-06美国两党联手选举舞弊阻击川普连任

23:26:55, 分类: default

就在本文提笔的24小时之前,我还认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是民主党单方面进行选举舞弊,然而昨晚(北京时间11月5日)我反复看了FOX选举进程图(本文提笔前这张图并未发生变化),再联系到我全程追踪美国选举开票的记忆,意识到这里存在两党合作的意图:

这次选举计票有个特征,我重点关注了得克萨斯州(TX)、佛罗里达州(FL),计票前期拜登领跑,中期川普追赶,后期川普拉开距离确立优势。这时因为被提前计票的选票是邮寄选票,邮寄选票的选民大部分是支持拜登,而特朗普是号召选民亲自去投票站投票以免被舞弊,这也是特朗普后来居上的原因。

当时亚利桑那州(AZ)也是前期蓝,中期翻红,后期翻蓝,他翻蓝我确实是没有太在意,因为这时得克萨斯州(TX)、佛罗里达州(FL)大票仓已经拿下,北面三州:明尼苏达州(MN)威斯康星州(WI)密歇根州(MI)和东面三州:宾夕法尼亚州(PA)北卡罗莱那州(NC)乔治亚州(GA)都是特朗普占优势。接下来,明尼苏达州(MN)翻蓝后,宣布选举日当天暂停计票,我和大家都认为此时川普依然具有绝对优势,然而一觉醒来发现威斯康星州(WI)密歇根州(MI)相继翻蓝,至此北面三个摇摆州全部归拜登,局势开始对川普不利。到这个时候,我和其他人一样都认为是民主党在单方面搞舞弊,大肆转帖网上揭露民主党舞弊的信息,但确实没有意识到这是美国两党合作的杰作。

露出马脚的是东面三州宾夕法尼亚州(PA)北卡罗莱那州(NC)乔治亚州(GA)宣布延迟公布计票结果,为何三州同时延迟,为何在延迟中拜登票数在接近川普,却又保持极小的差距?如果象明尼苏达州(MN)威斯康星州(WI)密歇根州(MI)那样干脆利落大票额舞弊后宣布拜登胜选,选举不就结束了吗,民主党不就迅速达到目的了吗,为何这个时候又缓下了节奏?

这时候网上谈论了川普和拜登的票数,按照已经公布选举结果的州选举人票来统计,拜登获得264票,此刻,除了东部三州延迟,还有西部内达华州(NV)尚未公布结果,此州拜登领先,选举人票数正好6票,满足拜登270票当选总统的最低票数。而整个选举盘面,就好像是东部三州宾夕法尼亚州(PA)北卡罗莱那州(NC)乔治亚州(GA)在等内达华州(NV)先公布结果,为何要等?我突然想到,这三个州在作相机抉择,这可能是共和党和民主党联手舞弊露出的马脚。

我们假设,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是一个共和党和民主党联手设立搞掉川普的一个局,而且按照盘面来看,共和党是在川普具有巨大优势的情况下,出让总统一职给民主党,这是政治版图巨大的让利,所以共和党需要控制民主党的赢面。如果内达华州(NV)拜登顺利拿下6票担任美国总统一职,东部三州就划入共和党的版图。这样安排,在参众两院的席位安排上,共和党以52-48或者51-49的优势掌控参议院,而民主党以微弱优势掌控众议院,这样共和党和民主党基本均分议员席位。如果内达华州(NV)发生意外川普胜选,则需要东部三州中选出一州出让给民主党,确保拜登当选,东部三州其实是议员席位的调剂州,也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讨价还价州。

目前(北京时间11月6日21.00):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参议院席位是48:48,在众议院席位是208:193,如果东部三州翻蓝,民主党将通吃两院,这或许能激起共和党的群体性不满。单单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内达华州(NV)川普能赢,这样的话接下来就是一个有趣的热点问题,两党准备选东部三州中的哪个州翻蓝去保证拜登胜选的票数?

接下来我们要问,虽然一场政治政变有预案有预演,但没有人是可以在选举前就精确预计出所有州的输赢面的,那民主党是在选举盘中何时出手的呢?我通过回忆,得出当川普收纳得克萨斯州(TX)、佛罗里达州(FL)大票仓后,两党决定出手,而选择出手的政变州一共7个,包括上文说的北面三州+东面三州+亚利桑那州(AZ)。这七个州,五个是民主党任州长的州,亚利桑那州(AZ)和乔治亚州(GA)是共和党任州长,但这两个州都和川普有过节。亚利桑那州(AZ)是共和党元老麦凯恩家族的据点,而麦凯恩和川普是共和党内的死对头,麦凯恩虽然去世,但其家族势力和党内关系网依然足以对亚利桑那州(AZ)选举产生影响力,可以故意输掉州选举。乔治亚州(GA)州长布莱恩·肯普则因为参议院任命的填补议员非自己推荐而与特朗普破裂,总之这两州作为送给民主党的礼物再合适不过了。除了这用于政变的七州外,其他各州利益变动不大,以此换取各州共和党党内领导人物的沉默。

至于内达华州(NV),即便他不是政变州,却也是事先知道内幕的一个州,因为竞选前一个最困扰我的问题是,为何川普竞选造势的人气这么高,全球赌场的赔率川普却高于拜登?全球赌场的风向标恰恰是内达华州(NV)的赌城拉斯维加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这是全体赌徒下注前的疑问,我也下注了100元赌川普赢,我也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只是我没想到有这场如此规模巨大的选举政变戏。

接下来我们看看民主党用来翻盘的投票规则问题。

美国投票选民的注册登记和邮寄投票(奥巴马为数不多对美国政治史影响深刻的政治遗产之一)全部都具有严重的漏洞,而这种混乱从2018年的中期选举就已经上演,中期选举对2020年的大选有多重要?中期选举民主党从共和党手中夺得7个州长席位,可以说上面发动选举政变的五个民主党州,其中三个州州长(宾夕法尼亚州PA、威斯康星州WI和密歇根州MI)是民主党在中期选举夺得的,同时民主党在亚利桑那州(AZ)获得中期选举胜利。这些都是民主党为2020年大选作的铺垫,因为州长在各州的选区安排、计票人员安排,计票规则制定上都具有黑洞优势,而发现问题后走法律程序取证不易,时间上也不够充分,对川普极其不利。实事上中期选举是民主党在选举舞弊上小试牛刀,并获得不菲的收获。

中期选举之后深受重创的川普是知道邮寄投票上的宽松漏洞对自己竞选的打击力,这些漏洞包括邮寄本身传递上的漏洞,邮寄选票身份确认漏洞,邮寄选票有效日期和计票宽限期的舞弊机会,川普律师团队也极力希望美国最高法院对邮寄投票这种有缺陷的选举程序进行限制,事件进展是这样的:
9月18日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10月19日在仅有8位大法官的情况下,对于宾夕法尼亚高院“允许官员计算选举日后三天之内收到的邮寄选票。即使邮戳难以辨认,选票也有效。”的判决,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与三位自由派大法官投了赞成票,造成4:4的裁决,宾夕法尼亚高院判决生效。
10月26日参议院投票通过巴雷特大法官的任命,而后传出:巴雷特大法官说自己还没来得及阅读卷宗放弃针对宾夕法尼亚州邮寄选票的投票。
其他七位大法官表现都很正常,但是罗伯茨和巴雷特其实是在玩踢皮球,罗伯茨和自由派大法官站一队,故意造成4:4的平局,想让新任大法官巴雷特踢临门一脚承担所有的压力,而巴雷特看穿罗伯茨伎俩后没有接招。显然,由于保守派罗伯茨大法官缺乏担当性的摇摆,保守派巴雷特大法官又缺乏使命感,在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6:3的优势下,依然眼睁睁看着选举舞弊大行其道,而美国民主制度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选举之后结局猜测:

拜登是个傀儡,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他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为弱势的总统,因为他亲眼看见了民主党和共和党元老家族组成的建制派是如何通过选举舞弊来摧毁一个遵守选举规则的总统,他肯定吓坏了,加上自己身上的污点在竞选中完全暴露,保全自己只能听从两党建制派,所以下一届是建制派的影子政府说了算,白宫是由民主党和共和党元老操纵的巨大纸牌屋。下一届的司法部长是民主党必争的职位,他是害怕自己选举舞弊被清算的。但就是共和党是不是愿意让,共和党也有不少猫腻要掩盖。

如果民主党巨大优势赢得大选,这就要看共和党能不能再次和川普团结一致进行抗争,如果共和党内建制派事先安抚各个红州,而共和党各州默认这个结果,川普又迟迟得不到联邦大法官回应,他唯一的希望是那些舞弊的摇摆州发生暴动,围攻州政府,并迅速拘押州政府及其能调动国民警卫队的官员,并围堵计票站,强制公开重新清点选票。美国是各州管各州的事,军队也已经发声不涉及国内事务,共和党选民强制控制一个州是完全可行的,因为理论上当政府(无论州还是联邦)不再被信任时,公民可以武力推翻。这事需要学民主党策划的黑命贵运动,闹得声浪越大时间越长越好,激起全部共和党选民上街支援,逼迫那些共和党州长和议员也不得不作出反应,因为这是美国基督教群体命运转折点。

这次选举遗留下来的邮寄投票问题是个棘手的问题,改还是不改?如果不改,这个手段是会被反复运用,极其容易激怒选民,在以后大选中留下暴乱的因素。而如果改,当然由联邦大法官来改,但是你又如何解释在选举前不改,从而故意放任一次选举丑闻?无论如何,罗伯茨和巴雷特,主要是罗伯茨和2020年舞弊选举年捆绑了。

对于美国政治的反思:

2020年的美国大选,是一次对川普成功的围猎,如同谋杀肯尼迪,事先和事中把舆论导向性做得很好。这里还是谈一个在网络公共社区上言论自由的老问题。脸书推特或者诸如此类的网络公共社区,经营这个社区的公司他不是一个靠自己去采访编辑制作的新闻媒体,也就是说他不能对任何平台上的文字作出任何的价值判断并以此实行对应的处理措施,打一个比方我是生产笔、纸、传真机的厂商,我不能决定什么样立场的文字能用我生产的笔写,能写在我生产的纸上,能用我生产的传真机发出去,公共平台社区就是笔,纸,传真机功能的数字一体化,他有什么权力去屏蔽别人发表的言论,很奇怪,这个问题涉及言论自由,却从来没有诉讼到美最高院?这是很黑暗的,他的力量,现在我们全部都能看到,能够操纵选举。不解决这个问题,美国其实是个言论管制的国家,半个纳粹国。

2020年美国大选,全球网民亲眼目睹民主党明目张胆选举舞弊,联邦大法官世故圆滑,是需要反思美国两党制的时候了。美国两党独大,汇集了绝大部分选举资源,让其他小党派难以生存。同时近几十年来,美国两党在政权轮替中,出现了家族化,影子化的趋向,美国两党制变成了寡头轮流坐庄制。这样造成的结局是:无论怎么选举,国家权力和选民是完全隔离的,尽管你能选议员,议员有时也能为选民利益说话,但根本上讲,比如铁锈地带选民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因为和跨国集团和金融资本家的利益相冲突,而这些既得利益集团是和政治家族深度互动的,美国政治的背后还有一套高于党派竞争的官商利益协调机制。历来,公民都相信国家利益来自于民主体制下的政党博弈,美国两党如果联合了,那无论美国公民怎么选都改变不了命运。
顺便说一下,黑命贵也只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他们的诉求,比如每位黑人能获得巨额赔偿,民主党获取了预期的政治利益后,哪个议员再提起哪个议员就会下台,没有那个既得利益集团愿意为如此巨大又荒谬不堪的赔偿背书,华尔街愿意吗?

所以要维护美国国父的宪法精神,唯一的途径是走多党共和制,超过一定党龄的政党,必须分拆,给小党派生存空间,让党派符合优胜劣汰的规律,处于不断变化和流动中,维护宪政真的不需要百年不朽党。

美国2020年两党联合选举舞弊案对程序正义的启示:

1.共和体制内具有自治地位的州,不能因为州的独立权而排斥联邦政府的选举监督权,白宫司法部和国会代表联邦利益联合体,各州是利益联合体中的一员,其选举同时关联其他各州的利益,必须接受联邦监督。
2.选举法要点1:人类民主制度追求的是不断接近理想的公证,为获得和人类技术水平相适应的公证,对于当时技术能达到的亲身准确快捷的投票手段,应该优先采纳,而不能无理由采取较为间接迟缓存在漏洞的手段。
3.选举法要点2:投票计票过程越短越好,宁愿提前,也不能延后,因为延后,会给选票舞弊集团根据选票的状况,凑上相适应数量的选票,而计票过程越短,越难以舞弊。
4.选举法适用疑罪从有,极力杜绝漏洞,保证选举的信用链,信用链断一环,整个投票过程都需要被怀疑,这是程序正义之关键。
5.每一次选举都是创造一个全新国家的前奏,基于最高、最独立、最后仲裁地位的宪法法院及其宪法法官,应该以更加积极明确的态度维护选举正义,贡献自己的智慧和说服力而不是年龄,不是采取沉默,逃避,自保的消极姿态,这会毁灭最后的民主信仰和国家共识,并导致国家分裂,又或者没有否定的舞弊手段会在以后选举中反复运用,最终也是导致国家分裂。

发表于北京时间2020年11月6日晚23.00

点击(53) - 评分(6)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