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晓风书屋听讲座

11-08-22 09:39:12, 分类: 书店风景, 桂雨秋琴馆
  昨晚去了晓风书屋。本来是去听讲座的,可是去了之后发现连讲座室门口也被人围得水泄不通。看到何律师和败类,他们也只能站着(大概为的是把有限的座位让给那些听众)。我立在门口,只能听到何大法官的只言片语,于是就在店里翻翻书。

  我大概有近十年没逛晓风书屋了,没想到它今日会是这样的水准。看到八成的书架上那些花花绿绿的书脊,书的品味与气质,你便可想而知了。要说书的品味和气质,可以很肯定地说,晓风书屋比药师的城市之光差远了,甚至连宁波鼓楼的枫林晚都胜出晓风一筹。也许我没能走进的正在搞讲座的那间,书的品类能好些吧。我希望如此。

......
[阅读全文]

“城市之光”

09-09-12 09:17:41,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连日来的采购行程令我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没完没了的MEETING, 大得不可思议的SHOWROOM,眼花缭乱的NEW ITEMS......可是那些XMAS, HALLOWEEN 新品, 在我眼里几同JUNK。一想到我的生命都浪费在了这些无聊无趣的事情上,不禁悲从中来。

  这个采购季总算告了一个段落,我终于可以去看看那些令我赏心悦目的东西了。在新华书店,我竟然发现了《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之《绘画编》四册。这套装帧和印刷超级精美的画册,我原以为只有武英殿里的书店里才能买到,没想到宁波的书店里也会有,看来宁波的藏书文化还是源远流长的。自从JY将这画册作为生日礼物从紫禁城辛辛苦苦运来宁波,我还没有时间好好地看一眼那里面的《洛神赋图》。据亲临武英殿画展看过宋摹本真迹的JY说,这书里的印刷是相当接近原作了。

......
[阅读全文]

爱上“枫林晚”

09-08-03 03:08:21,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自从上次在“枫林晚”淘到对折的《诗经名物新证》(北京古籍出版社版),我就对这家书店新辟的特价区充满了期待。“枫林晚”开在鼓楼已有几年了,因为会员卡既得花钱买,折扣又不多,我每次都是只逛店,不买书。看到中意的书,就到近旁的“席殊”去买或订。知道这家“枫林晚”是杭州开在此地的分店,本来多了一分亲切,不大不小的门面,好书也的确不少,无奈价格让我始终与之保持着距离。去年九月开始,我这个落伍的网购抵触者,也开始上“当当”和“卓越”了,于是在“枫林晚”掏钱买书就更没了理由。而现在,两个月前新辟的特价区让这家“枫林晚”看起来可爱多了。周末的晚上,我就耗在这店里,收获甚丰。

  《欧洲现代画派画论》,作者瓦尔特·赫斯不认得(据介绍是德国著名现代绘画史学家),但翻译是宗白华,想必此书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内容都是我很感兴趣的。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才四点五折――哈哈,幸好我两年前没赶时髦在“席殊”买它。《黄裳自选集》,茨维塔耶娃的散文随笔,都是三到五折的价格。还有不少书是我已经买过的,看到那么低的折扣,只能扼腕了,比如180元的《音乐圣经》上、下册,品相并无大碍,也是五折。

......
[阅读全文]

It can be a welcome sight

08-10-11 22:57:09,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If you ever come to Paris

On a cold and rainy night

And find the Shakespeare store

It can be a welcome sight


Because it has a motto

Something friendly and wise

Be kind to strangers

Lest they're angels in disguise


Books, Baguettes and Bedbugs

The Left Bank World of Shakespeare and Co.

Jeremy Mercer



  爱去书店买书,因为书店里发生过查令十字街84号的故事,也因为唯有书店才能触动旅者写下这样意味深长的小诗。当你不经意间又被它们吟咏的温情与美丽所打动,才知有一种爱从未消减,那便是――书店之爱。


=> 更多内容!

哦,书店

06-12-26 07:11:25,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1987年的秋天,杭州的武林门曾搞过一个大规模的图书展销,名曰“西湖书市”。我在书市上买到的几本书,差不多可以算是我淘书之乐的开始。至今我还能回想起其中几本书的名字:卢梭的《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遐想》,贡斯当的《阿尔道夫》,薛非(译)的《外国名家抒情诗》,还有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的《朦胧诗选》。除了《朦胧诗选》,书都是薄薄的一本,一块钱左右。这一方面说明我是穷学生,另一方面也可看出我那时比较崇洋媚外,而且似乎对法国文化有着莫名的向往。那几本书的扉页上都题写了购书日期及地点,还仔细地钤上了名章(这是刚刚从丽水叔叔那儿得到的生日礼物,还是青田石刻的呢)。可惜那本《朦胧诗选》不知被谁借走,至今下落不明。

  尽管这开端是一个规模空前的书市,有意思的是,之后我的购书经历却基本只和书店有关,尤其是那些门面小小的私人书店。

  八十年代,在中国现当文化史上,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那年头,几乎全民皆知诗人北岛,而《悲剧的诞生》这样的西方哲学类的学术著作,印数竟然可以达到十万册以上。八十年代的中后期,杭州忽地冒出一些颇具文化气息的小书店,比较集中地分布在湖滨六公园一带。

=> 更多内容!

小说第一句话怎么开始?

05-12-08 20:25:45,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小说第一句话怎么开始?
                作者: 刘森尧

  我向来爱逛旧书店,多年前我客居爱尔兰首府都柏林的时候,经常去黎菲河畔的一家旧书铺逛逛,我对古版书的兴趣大约即是从那时候开始培养出来的。这家旧书铺分为两个部门,一个是古版书,大多锁在玻璃柜里头,所谓古版书指的是一百或甚至两百年前所出版的古书,另外名家作品的第一版也可列入此一行列,这类书的价钱大多很昂贵,有时几乎到了要吓倒人的地步,比如第一版的《尤利西斯》(一九二二年版)就索价一千两百英镑(合台币约六万元),但这还不算是顶贵的。另一个部门摆的就是名副其实的二手旧书,有时也掺杂一些库存新书,这类书的价钱大多合乎正常规格,也就是说大约原书价格的半价,只要中意,一般人都可以买得起,而且书的封面以玻璃纸包装,看来别有另一番书香味道。
  
  有多少个秋日午后,我沿着黎菲河岸一个人踽踽走去那家旧书铺,在那里度过了许多美丽愉快的时光,不久之后,竟也和老板及老板娘混熟了。有一天,老板问我有没有兴趣帮忙他一个月,帮忙看顾书店,因为他老婆最近刚生产,须要休息一个月,他会想找我帮忙,主要的理由是他认为我爱书懂书,而且对文学内行。这一说倒很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没有理由不接受,当下立即爽快答应。我的工作很简单,除了用玻璃纸包装新进来的旧书之外,就是看店招呼客人,其它时间没事我可以坐在柜台看书,这很合乎我心中的理想。威廉?卡尔顿的两大册《爱尔兰纪事》短篇小说全集就是那个时候坐在书店柜台断断续续读完的,还有王尔德的戏剧全集也是。
  
  我记得乔治·欧威尔有一篇文章描述他在三0年代之时,在伦敦一家二手书店干伙计的经验,他说有一天书店来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女顾客,问他要买一本十九世纪末出版,红色封面的精装书,欧威尔问他书名和作者名字是什么,这位老太婆想了很久却说不上来,她只记得书的封皮是红色的,其它不但书名和作者名字不记得,甚至连书的内容也完全没有概念,这如何是好呢?欧威尔楞了许久,这笔生意后来当然没做成。有意思的是,同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一九九0年冬天的爱尔兰都柏林,我在那里干书店伙计的这段期间。
  

=> 更多内容!

查令十字街84号

05-11-10 07:45:35,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如果有一天,“你们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街84号,能否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的实在太多”。。。
                 --引自海莲·汉芙一本书的结尾


......
[阅读全文]

记忆中的“马槽”

04-08-01 20:44:32,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过一阵又要去上海出差了,行程安排不外乎从一家外贸公司到另一家外贸工厂。我不知道忙碌之余是否会有一丝空闲让我得以光顾我真正想去的地方。也许我可以去汾阳路的那排唱片店捧回一大叠CD;也许我能有运气撞上音乐学院内的小规模音乐会;也许我只能在晚餐后坐在某个石窟门改造的酒吧,看着七彩的灯光变幻和各色人等来来往往,品味着引领潮流的“新天地”和所谓的新时尚。。。然而,那个我曾经的精神家园去了哪里?那个我曾经每日必往的小书店,那个每晚都高朋满座的文化沙龙,它去了哪里?。。。

  小书店叫“马槽”。对,它和纪元初的那个著名的宗教典故有关,寓意自然可明:在这个极其简陋普通之所,有着神圣的精神之光在闪耀。

......
[阅读全文]

书店情结

04-02-20 09:31:11, 分类: 洞天清禄, 书店风景
  听说省外文书店要拆迁了。相似的命运终于落到了六公园附近最后一家书店身上。读书时,那块儿有好几家品味不俗的书店: “三联书店”、“现代书屋”、 “文史书店”差不多都是紧挨着的。记得我进中文系的第一年,一本《围城》就是在“现代书屋”买的,后来这小书屋不知怎么就消失了。“文史书店”据说是搬到了文教区,取而代之的是“天使冰王” 和“哈根达斯”。。。每次匆匆回杭州,如果经过外文书店门口,我会不由得想起同学晓青。多年来,我们相约见面十有八九是定在这里。以后就算是我们仍相约在这儿,是否得加上一句:“在老外文书店门口”?

  在上海进修时,常去上师大附近的一家名为“诚品”的小书店,店内的书颇有点儿品味,偶尔还能有意外所得(诸如什么冷门、六折之类)。虽说这家书店门面不大,却辟了一席可供读书之地。有一次我在店中消磨了一个下午,读的是黄裳。是那套米黄色封面的全集,我注意到印数是2000,没想到竟有一套在这里。书的确是好,可是价格也贵,200元又不打折,终于没买。那段时间,白天每日学习用英文思考,晚上睡觉前就读几页黄仁宇的书消遣一下。他那本三联出的《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也是在诚品书店买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