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柴论音乐创作

15-09-07 13:21:24,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这两天听的都是老柴,为了这周末的音乐沙龙做些必要的准备,也因此而翻出一本旧旧的小册子——《柴科夫斯基论音乐创作》。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起码是二十多年前)买的书了,1984年的版本,1987年第二次印刷,总体泛黄的纸张,竟然还会有黄白不均的现象,这也是八十年代印刷品的特征之一吧。不过,那年头的印刷,排印得还是很考究,铅字的凹凸立体感怎么看都觉得很有质感。

  重读这本小册子,发现自己过去能读懂或有所感悟的部分真是有限,以至于今天看来就像是一本没读过的书。书的内容都摘自柴科夫斯基的书信、日记、札记或报刊文章,是了解作曲家创作方式、艺术观的很有价值的原始材料。试着总结几个关键点如下:

......
[阅读全文]

相见不如怀念

14-05-17 04:29:35,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他属于三个民族:波兰给了他骑士的灵魂和苦难的记忆,法兰西给了他魅力,德国给了他浪漫主义……他不是波兰人,也不是法国人和德国人——他的出身更高,他真正的故乡是莫扎特们、拉斐尔们、歌德们的故乡,是梦想和诗的奇迹的国土……

                             ——海涅

......
[阅读全文]

风吹过墓地……

12-12-22 12:18:52,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东艺的音乐厅,奏响了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如果可能,我愿意拿这一个月的时光去换回那30秒的重新体验——普三钢协第一乐章的引子主题。记忆中,单簧管的音色,多少带着些暖调,即便是勃拉姆斯晚秋式的忧伤。而捷杰耶夫棒下的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单簧管独奏出的引子,却呈现出极度的荒凉感,那短暂的一刻,有如风吹过墓地……

  “像风吹过墓地时发出的声音”,这其实是普罗科菲耶夫在向大卫·奥伊斯特拉赫谈到f小调第一小提琴奏鸣曲(作曲家后将该作品题献给小提琴家)第一乐章的一个经过句片段时所用的描述。奥伊斯特拉赫认为这个提示为他演奏这部作品定下了全部的抒情基调和深刻的意图,以至于他对这部奏鸣曲有着非同寻常的迷恋。我也被这个简洁的描述深深吸引,它让我想起马林斯基乐团里的那个单簧管乐手,墓地和风的意象,我以为恰好神秘地指向了作曲家所处的那个独特的时代。

......
[阅读全文]

冬至之夜

11-12-23 08:24:51,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前不久,和北回归线的几位诗人相聚,席间谈到阿九有关鲍罗丁歌曲的一首新作,于是话题引申到这位俄罗斯作曲家。巧的是,从专业特性上来说,阿九和阿波与这位化学教授出身的音乐家颇有相似之处。阿波更是对鲍罗丁萌生了兴趣,说很想听听他的音乐,希望我能帮他刻录一张唱片。

  如果说只刻录一张唱片,我的首选是鲍罗丁的弦乐四重奏。这当然主要是我个人的口味,因为我不仅偏爱室内乐,更钟情鲍罗丁四重奏团。由BORODIN QUARTET来演奏BORODIN STRING QUARTETS,在风格把握上,还有比这更合适的选择吗?想必连作曲家本人都会认同吧,更何况是强力集团成员中最强调民族个性的鲍罗丁。

......
[阅读全文]

Kevin Bazzana说古尔德——“古尔德迷”请进

11-06-20 10:38:32,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以下内容摘自WONDROUS STRANGE – The Life and Art of Glenn Gould (by Kevin Bazzana, 刘家榛 译)】

I.

......
[阅读全文]

Lieder的化身

11-01-27 07:25:54,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第一次看到唱片封面上的Ian Bostridge,我就被他清癯的面容、忧郁而深邃的眼睛打动了。然而,他的歌声更让人迷惑。



......
[阅读全文]

为了舒伯特的聚会

08-06-03 03:30:06,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这个天气宜人的夜晚,我们聚在马莎家温馨的客厅里,一起静享着舒伯特的音乐带给我们的盛宴。一首首动人的歌曲,透过米黄色的纱帘,向窗外轻轻飘去,穿过深夜,又回荡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女高音艾琳·奥格(Arleen Auger)和男低音菲舍尔·迪斯考(Fischer-Dieskau),各唱各的《野玫瑰》。对照听来,仿佛诗中的两个角色在对话。哦,激情的少年受了伤,娇艳的玫瑰被摘下。
  愁云惨淡的冬日,汉斯·霍特(Hans Hotter)拨奏着《街头艺人》的竖琴,在《菩提树》下低吟。
  神秘、梦魇般的钢琴声急促奏响,似马儿深夜狂奔,又似林中阴风阵阵,亚当(Theo Adam)扮演的父亲、儿子与魔王在阴阳两界,紧张地争夺生死。
  ...... ......

  不,这些都还不够,我们的聚会不仅邀来了这些唱片中的艺术家,更有现场表演的高手。曾在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深造七年并获得过数次著名钢琴比赛大奖的青年钢琴家郑洁,今晚献上了舒伯特的《小夜曲》、《音乐瞬间》(第三首),及两首《即兴曲》(OP.90之二、四),又与主人马莎联袂出演了《鳟鱼》、《暮春》、《野玫瑰》。我们不仅听到了马莎演唱的现场版艺术歌曲《野玫瑰》,甚至感受了一下德语原文的歌词——这当然是由聚会中谙熟德语的莫先生朗读的:
  Sah ein Knab ein Röslein stehn,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War so jung und morgenschön,
  Lief er schnell,es nah zu sehn,
  Sahs mit vielen Freuden.
  Röslein,Röslein,Röslein rot.
  Röslein auf der Heiden.

=> 更多内容!

A Tribute To Herbert Von Karajan

08-04-23 02:45:26,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他是指挥大师,是交响乐天才的统领。
  他缔造了一个非凡的音乐帝国。




=> 更多内容!

莫扎特生日快乐

08-01-27 01:33:33,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莫扎特生日快乐
                 作者:少青

  今天是莫扎特生日!天堂里想必很热闹!幽默开朗的海顿爸爸没准儿正与亲爱的沃尔夫冈策划着一出恶作剧,要让前来参加生日聚会的老伙计们“惊愕惊愕”。帅哥人气旺,好多大腕都对他着迷:沙赫特纳也许要将手中那把莫扎特从小就非常喜爱的“奶油小提琴”送他当礼物;柴可夫可能会带来一部新的莫扎特风格组曲题献给他;马勒当年以那样的方式辞别了世界去找莫扎特,九十多年的交情下来,他肯定再也写不出纠缠不清的乐章--你想想,与莫扎特朝夕相处,纵有旷世沧桑也早被医治得浪静风平;曾言“要一生学习莫扎特,创作上深刻而不繁复”的拉威尔,如今在老师的点拨下定是杨柳翻出新枝芽;还有古尔达,他那个“想在粉色云彩上与莫扎特来个双钢琴合作”的愿望马上能实现了吧!呵呵!

  我若能神游仙境,溜进他们的聚会悄悄藏在一角,就最想听他们演奏那首协奏回旋曲K382。多么天真快乐的曲子!虽然它问世时莫扎特已有26岁,可依然充满童趣。每当它一奏响,我脑中就会出现两个形象:乐队就像慈父莱奥波德,而钢琴就是莫扎特本人。父亲踩着轻雅自信的步点带爱子出场,他要向观众们展现宝贝。小莫一开始还听话的跟着爹哋,有一丝儿拘谨,出声不多,还老是要转头望一眼爹哋,需要他的鼓励和呵护。渐渐的,他放松了,指尖流淌出一串一串的珠玉......音乐纯的透明。这孩子一头扎进童话世界,好奇的望着这一切,到处是缤纷的色彩和神秘的诱惑。他高兴了,一路奔着攀上藤蔓,要去捉住那些朝他霎眼的小星,要穿过彩虹去追赶翻飞的流荧。啊啊!这世界有多美好!忘了一切,他尽兴嬉耍,跑累了,软软的伸个小懒腰想睡倒在花蜜上......父亲有些急了:“咳咳!别闹!你怎能这样没规矩,快回来!”“啊啊不行,还要玩呢!我要跟你藏猫猫,你追我我就逃!”父亲威吓着冲到近前,出手猛抓却扑了个空,顽皮的小老鼠一溜烟就跑的没了踪影,远远见他朝着爹哋开心的大笑!......

=> 更多内容!

有关古尔德和席夫

07-09-13 22:20:03,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有关【古尔德语录】

  古尔德这样评价作曲家理查德·施特劳斯:“一个人可以在丰富自己时代的同时并不属于这个时代;他可以向所有时代述说, 因为他不属于任何特定的时代,这是一种对个体主义的最终辩护。他声明,一个人可以创造自己的时间组合,拒绝接受时间规范所强加的任何限制。”至于巴赫,他说“他与时代的每一种可能的潮流都背道而驰。”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