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有期

14-08-01 07:48:42,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这个夏夜,一场及时的阵雨带来了宜人的气温,阅读者CAFÉ的演唱会由室内转移到室外,音乐和人也因此而多了一分浪漫、热情和自由。依旧是熟悉的嗓音和节奏,依旧是平日里常来的客人,深情的歌和动人的鼓,吸引了多少过往的行人驻足。可是,今天我们的心情却迥然不同——这是一场为了告别的聚会和演唱。CAFÉ的好客人、老主顾LEON——我们热爱的吉他手兼主唱,即将远行,去到一个遥远的国度开始他的新生活。

  回想去年此时,LEON初来阅读者CAFÉ,一曲《花房姑娘》是如何震颤了我的心,把我带回到了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 而一曲《乌兰巴托的夜》又是怎样的高亢激越,听得人荡气回肠。一年来,每当阅读者CAFÉ客人们即兴自娱的小型音乐会奏响,我和客人们深深陶醉其中的时候,平日里自己在店堂内的辛勤劳作似乎就有了特别的价值和意义。想来,一份让人有幸福感的工作也莫过于此了。

......
[阅读全文]

目送夜客,心折桃花

13-05-21 15:26:28,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晚上给客人做了三杯手冲咖啡。尝试了较陈的蓝山和EMMA前几天手炒的哥伦比亚4:1拼配,果然增加了芳香度和层次感,同时保留了些许酸度和蓝山的柔滑;又给喜欢星巴克口味的客人手冲深度烘焙的巴里岛公豆(Peaberry),用20:1的水粉比,口感非常接近意式机的美式咖啡,客人很满意,我也很高兴这包朋友从巴里岛带来的豆子终于派上了用场。

    夜阑,客人散去,闲坐于小店门口,不由想起前几日的雨夜和三晳、EMMA一同SMOKING, DRINKING, ENJOYING “Black Mary” 的情景。回想与EMMA在小小的CAFÉ论坛相识,一晃已近十年,终于相见,却是在我和七七的阅读者CAFÉ,谁能说人生的聚散不比小说更传奇?一直以为,我们的小店在春漫里广场占据了一个奇佳的位置,静处一隅,纵观全局。椅中小坐,昼的喧哗、夜的安谧,尽收眼底。

......
[阅读全文]

一个黄昏

13-05-19 06:47:29,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黄昏的阳台从来都充满诗意,即便没有猫头鹰飞起,沉思也常常会随着奇异的光线降临。此刻初夏的热度已渐渐消退,我突然发现落在脉望身上的光线变得极度柔和,他的橘红色恤衫散发出落日的光彩。我立刻取了相机,定格这个瞬间。“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脉望见我拍照兴致颇高,提议道。我欣然同意,临行,却有意舍了相机。

    车行十数里,我却不问所往,也许是心里隐约觉得,在这样明净悠远的晴空下,无论去到哪里都是好的。车子在一大片桃树林边停下了,脉望笑着说道:“这个果园你没来过吧?这里的桃子很出名的,过一阵子就能来买新鲜桃子了。四月里,我看到整片桃花妖娆的时候,觉得没带你来拍照真有点可惜。”花开赏花,果熟尝果,脉望的生活乐趣简单质朴得令我心生羡慕。

......
[阅读全文]

夜晚的食街

12-01-11 09:29:47,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夜晚的食街小广场,坐椅空空荡荡……

  热闹餐馆打烊前的寥落,引发了多少摄影师揿动快门。我没有相机,但此刻我真想拍点什么。

......
[阅读全文]

振鹭于飞

11-06-27 13:36:29,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振鹭于飞,于彼西雝。

    我客戾止,亦有斯容。

    在彼无恶,在此无斁。

    庶几夙夜,以永终誉。 

         ——《周颂·振鹭》


“自牧归荑”

09-07-27 09:36:43,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以前读《静女》,只知道“荑”与茅草有关,却不知其亦可为“嘉蔬”。现在读到《诗经别裁》里这样一句注释:“荑即尚未从茅草叶苞中秀出的嫩穗,亦可为食”,突然想起小时候吃过的一种叫“茅针”的东西来了。

  那是初春时节我们常去田野里采的一种野草,我只是跟着别的孩子把它叫做“茅针”(其实这两个字是不是这样写的,我也不太确定)。小时候我和妹妹常跟邻居的孩子一起到野地里疯玩,认识数十种可食的野草野果,大多数都是即摘即食的。茅针在我们眼中并非什么珍稀品种,因为春天里的田边野地很容易找到。它乍一看就是一株野草,绿绿的,将中间细长的叶苞拔下来剥开,就能看到嫩嫩的中穰,极其柔白,带着纤细的绒毛,摸上去非常滑順,吃起来有一丝甜味儿。如果能拔到特别柔嫩的,对我们来说就算美食了。我总觉得,如果没有见过茅针的人,很难理解为何《硕人》那首诗里要这样来形容一个美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
[阅读全文]

良宵

09-02-08 04:55:18,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又是元宵节了。

  这两日耳边总是回旋着管弦乐版的《良宵》。自从在大剧院听过李心草执棒的国交版,一想到这首曲名,我眼前就会出现第二小提琴声部拨弦的跳动。踩着这样的步点,第一小提琴声部舞出水袖一样的旋律。它蜿蜒地流到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唉,好一条纤尘不染,浸透了忧伤的河呵!我禁不住一声轻叹。

......
[阅读全文]

摩羅街和皇后大道

08-12-11 05:53:58,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香港的街名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估计要考证一下出处能写成厚厚的一本书。

  多年前,我曾手捧着一本地图册徒步前往摩羅上街(Upper Lascar Row),为的是去逛逛那个著名的古玩市场。那还是老爸老妈买的地图册,详细到几乎每幢像样的楼都有显示,妹妹说因为那是给外卖送餐用的。

......
[阅读全文]

温暖的巧克力

08-12-04 08:21:12,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寒潮来了。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气象台就发布了蓝色预警。我很幸运地躲过了北方的酷冷,却在南方小城的北风中感受着它蔓延的寒意。

  下班后,去鼓楼的青瓷店,想看看JY喜欢的那款哥窑小杯是否还有卖,又像是急不可待地要代为看一眼那些素雅沉静的花瓶。是否真的要带上相机拍下来做个CATALOG呢?还好,小陆的店里有些现成的图片,便拷了一部分在随身带的U盘里。

......
[阅读全文]

说是深秋的梧桐树

08-11-16 07:34:22,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说是深秋的梧桐树
说是辽远的青春的怀念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