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丹轶事

太子丹轶事

07-04-29 17:46:53, 分类: 红指甲的租界
              太子丹轶事
                 作者:红指甲

  那年大哥大嫂来我处小住。一天,正闲聊中,大哥忽然说看见一只小鼠窜过去......于是我家随后就有了一只暗灰绿色、有虎纹的小猫。虽说是那种寻常品种的所谓家猫,但却十分精灵古怪。“太子丹”这个名字还是它自己认可的呢。那天,我们给它起了各种各样的名字。有通常的,如咪咪;有动物的,如小虎;有植物的,如花花;还有另类的,如小不点等等,不一而足。事先说好若它喜欢哪一个名字就″喵″一声。谁知,任凭我们绞尽脑汁,报出一个又一个名字,它一概不于理会,只是一双眼睛睁得圆溜溜地,谁说一个名字就盯着谁看,一脸不屑的样子。搞得我们十分无趣。看来过分的民主并非好事。要让猫儿自己同意,恐怕连一个猫名都取不下来......后来不知是谁说,总不至于它想取个人的名字吧?看这猫儿平时脾气倔倔的,自尊心挺强,又爱生气,很象当时在热播的港剧中那个叫“太子丹”的人,不如就叫它“太子丹”?谁料想,那小家伙居然″喵″地一声。这可把我们乐坏了,连忙追问一句:那就叫你“太子丹”了?″喵″。以后叫你“太子丹”就必须答应!″喵″。

  这太子丹脾气倔。那是九一年九月二十日,太子丹刚刚断奶就被我的同事装在一只空鞋盒里送来我家。放下地来,瘦瘦小小的一个,羸弱得似乎连路也走不了。我同事说,得让它绕着桌子腿转三圈,这样才能认家。这下子太子丹不乐意了,四只爪子死死地撑着地面,怎么也不肯走。其实也是的,在黑盒子里呆了这么久,出来就被捏着头颈皮绕圈子,换谁谁生气。好不容易把它安抚下来,连哄带骗把太子丹带到北面那个封闭式的阳台。在那儿我们事先给它安排了三块地方分别供其吃饭、睡觉及方便,谁知太子丹并不认可,先是毫不客气地把吃饭和方便之处来了个对换。到了晚上,太子丹又不肯在我们安排的地方睡,非要爬上一个架子″睡楼上″。我们不同意(那儿我们另有用处),一定要把它赶下来。万般无奈中太子丹只好下了″楼″,但死活不肯在我们给它安排的″睡房″里就范,自己另找一个地方倒头就睡,甚至连垫子也不要了。看得我们又好气又好笑,只好把垫子给它送过去了事。

  太子丹是一只十分有性格的猫儿,其倔强和自尊心超乎寻常,有些事情可以说匪夷所思。太子丹来家的第三天,自然还不太熟悉地形。我见南面客房里有阳光,就在那里放了一个棉垫子,然后抱了太子丹去,让它晒太阳。谁料一把它放上垫子,它掉头就跑开。一放就跑、再放还跑,如是再三,屡试不爽。后来我把它按在棉垫上,一放手更是跑了个没影。我心里一阵纳闷:哪有猫儿不喜欢晒太阳的?何况是冬日的阳光?后来忽然想起一事,于是乎又抱了太子丹来,这回把它轻轻放在离棉垫还有二尺远近的地方。只见太子丹凝神而立,环顾左右,耸了耸身子,十分矜恃地走上前去,上了垫子,一古碌躺了下来,舒展着、翻转着,居然聒不知耻地晒起它的肚皮来......我们只能作出一种解释:多好的地方啊!我太子丹想来就来,可不是别人让来的。多好的阳光啊!我太子丹想晒就晒,可不是别人让晒的......


             太子丹轶事(续一)

  猫咪的脸有表情吗?你的回答是肯定?抑或是否定?如果你养过猫咪,如果你真心喜爱过猫咪,如果你与你的猫咪有过情感交流,我想,你的回答会是″肯定″。

  太子丹的表情很生动,我们常常可以在它的眼睛里解读出它的喜怒哀乐。那天,我在藤椅上坐下来,拿着一本书准备看一会。太子丹马上奔过来,到我旁边踞坐等待。久久,见我没有理会,就伸出一只肉团团软绵绵的爪子来拍我的脚背。我一低头就看见太子丹那一双满是企盼的眼睛。喔,这小家伙又要求玩″过山车″呢。我不能忍心拒绝这种企盼的眼神,只得立马跷起一个二郎腿。小家伙麻利地爬上我的脚背,二只前爪紧紧搂住我的脚脖子,安顿下来,眯起双眼......接下来就全是我的事情了:上下抖动、左右摇晃,变着法儿让它享受快乐与刺激......玩″过山车″是太子丹喜爱的游戏之一。只要是我在藤椅上坐下来,它必定要来玩,而且知道一定不会被拒绝。但若是rich或是隽隽坐着,太子丹就不会去打扰。因为隽隽身体不好,是家里重点保护对象、真正的公主,太子丹惹不起。而rich坐下来往往是忙于批改作业、备课,若去骚扰多半要挨训斥。太子丹非常乖巧,从不作非份之求。可是,什么事情都有例外。有一天,rich忽发奇想,套了一双我的拖鞋,坐在藤椅上跷起了二郎腿,叫了一声:″太子丹,过来″。此时太子丹正在厨房里与一只乡下人送来的麻鸭对峙,听到招唤,很不情愿地、施施然地踱了过来,一见我的拖鞋在眼前晃动--哇!有过山车好玩!利令智昏,窜过来、爬上去,眯起双眼......但却没有了往日随之而来的抖动与摇晃。大约正在奇怪中吧,忽然听到一阵大笑,惊谔地抬起头,看见的竟是rich的笑脸。噢,认错人了。太子丹一脸羞愧,连滚带爬、溜下地来。那种又羞又恼的神态是谁见了也不会怀疑的。

  当然,这种事情只是一个玩笑。虽然是rich存心捉弄,但要怪也只能怪太子丹自己粗心,谁让它贪玩心切,忘了认认人。何况,即便认错了人,也大可不必羞愧,伸出它那肉团团软绵绵的小爪子,求rich也让它玩一次“过山车”好了。所以说要怪还只能怪太子丹自己自尊心太强......

  可是有一回,″玩笑″却开得太过了,即使是十五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使我追悔不已......那天,太子丹正在阳光下滴溜溜转着,自个儿逮自个儿的尾巴玩。我见它玩得有趣,就去楼下园子里摘了狗尾巴草回来,说:″太子丹,我也来玩好吗?″太子丹当然求之不得,于是我们就玩开了:我用狗尾巴草逗太子丹,先挠它的鼻子,等太子丹用爪子来扑,马上转而去挠它的尾巴,太子丹就旋转来再扑,如此反复,看谁快。这小家伙身手不凡,且精力无穷,越战越勇越转越快,我的狗尾巴草一次一次被它扑住,太子丹兴奋得眼睛贼亮贼亮的,活脱一个精灵......可是,后来我开始作弊,一手一支狗尾巴草、一前一后地舞弄,太子丹纵然奋力旋转、鼻子却一次一次被我的狗尾巴草扫中......面对突如其来的劣势,太子丹感到十分困惑,但还是奋力应对、不肯言败。终于有一次,我的一只手动作太慢(或者应该说太子丹动作太快),没有及时缩回到太子丹的视野上方,太子丹看到了逗弄它的是两根狗尾巴草......刹时间,太子丹飞速旋动的身躯凝住了,就象定格住的影片画面。太子丹的双眼定定地盯住了我,在凝重的空气中,我读出了它的惊谔。我讪讪地笑了一下,想说点什么。可太子丹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读出了它眼神的微妙变化,那是一种愤怒。我知道这回玩笑开得过了,太子丹生气了,它有理由生气。我丢下手中的两支狗尾巴草,伸出手去,想安抚太子丹,说道:″不过是一个玩笑,你不要介意。″太子丹把头一偏,避开我的抚摸,跳将起来,抓住地上那两支草儿撕得粉碎,然后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倒头俯伏在地上......它这一眼瞥过来,居然使我心头一凛,我读出太子丹眼神里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悲凉......到如今,那凄凉失望的一瞥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依然如在眼前。太子丹不是一只猫咪,它是一个精灵。不,或者应该说,太子丹是一只该与之平等相处的猫咪......我眼望着俯伏在地上的太子丹,心知必须做些什么,不然我将无可挽回地失去它的信任与友谊。我伸手去抚摸它,它绻缩成一团,紧缩的皮毛颤动着,反映了它的拒绝。我喃喃如自语般地说:″你不要这样,是我错了″、″对不起,我只不过是想赢你″、″你能原谅我吗″?″我们不再是朋友了吗″?渐渐地我感到手底下的太子丹明显松驰下来......″我可以抱抱你吗?说明我们重归于好″?一边说一边把太子丹抱了起来,它没有挣脱,安静地躺在我怀里。我知道危机已经过去,因为太子丹平时不喜欢被人抱,难得有几次抱起它来,也必定是让它看什么东西之类,而且每次都是迫不及待要挣脱下来。它乖乖地被我抱着,它又朝我看了,还是那么专注。这回可读不出什么情绪,只是一种平静。


【待续】


  写于2007年4月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03746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沙发!

赶紧写!
07-04-29 @ 20:00
坐个板登8
07-04-30 @ 20:19
红指甲跟渔阳掺,我比较熟悉渔阳掺我想。

红指甲文字的确好,继续等续集:)


07-05-02 @ 21:20
评论源自: 无云
写得太好了,期待
07-05-03 @ 18:01
今天又来读了, 却忘了是不是和第一次读到的一样。

反正读后感没变, “待续”也还“待”着, 续呢续乎?
07-06-07 @ 01:39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