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女高音,三款精品咖啡

三位女高音,三款精品咖啡

13-07-16 15:43:15,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刚看到杭州大剧院7月13日上演《女人心》,还以为是莫扎特的全本歌剧,结果是三位女高音的专场:张立萍、黄英、孙秀苇,暨杭州爱乐2012~2013音乐季闭幕音乐会。这回依旧是开演前在剧院门口买的票,110元一张,一楼正厅八排,相当不错的位置了。

  上半场张立萍一袭翡翠绿长裙,美得让人凝神屏息。极度纯静的色彩,饰以精致而富有韵律的裙裾褶皱,三朵银灰色的玫瑰点缀胸肩,整个形象几乎有着古希腊雕塑的高贵和典雅。上半场的几首咏叹调分别选自《多莉娜的婚礼》、《唐·卡洛》和《厄尔南多》,都是我不太熟的曲目,但是分量挺重的。三位女高音风格迥异,各展其强。然后是老电影插曲《绒花》和《映山红》,我感觉让戏剧女高音和花腔女高音唱这类曲目,还是有点隔。这两首电影插曲并不需要那么强调音色的美感和声音技巧的控制,流行唱法率直浓烈的表达反倒来得情绪充沛、淋漓尽致。最后一首,张立萍美声唱法的京剧《贵妃醉酒》,我个人以为是一种很失败的尝试。


  下半场的开场曲是陈其刚的《失乐园》。看杨洋执棒的杭州爱乐演出,每每让我有曲目的惊喜,这回的《失乐园》更甚。作为一部现代作品,首先我觉得它是一首很好听的曲子,好听之上又有深意,引人追思遐想。小提琴声部旋律性较强,也许是因为强调了中国音乐元素的运用,而弦乐各声部与打击乐的组合则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京剧的曲牌。小提琴与马林巴的音色组合奇妙而动人,似有仙气飘然;几处定音鼓密集的鼓点,节奏奇特,在弦乐的背景下,几遇险境,又落入潇洒和从容。仅听这一首作品,已觉得陈其刚的配器和节奏实在妙不可言。这部作品是受库特·马祖尔委托而作,作曲家所要表达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失”之思,我已在一次的聆听中深有体会。


   下半场的三位女高音俨然完全进入了最佳状态,每人联唱二曲拿手曲目,可谓高潮迭起,一浪高过一浪。先出场的孙秀苇唱“孤独、茫然,被抛弃”(普契尼《曼侬·莱斯科》)和“安宁(莱奥诺娜咏叹调)”(威尔第《命运之力》),她极度醇厚而又有穿透力的嗓音很好地塑造了这两个有张力的角色,一袭大红长裙也颇能反衬角色的痛苦和压抑;张立萍唱的“为艺术为爱情”(普契尼《托斯卡》)和“为什么为什么”(威尔第《茶花女》)本就是我最喜欢的咏叹调之一,虽然心目中的终极版是卡拉斯,但是张立萍的演唱依然深深地打动了我,她唱得真是完美。张立萍给我的突出印象是极佳的控制力,精致细腻的艺术处理,含蓄深刻的情感表达,再加上矜持高贵优雅的形象,马上让我联想到施瓦茨科普夫;前两位的出色表演显然给最后登场的黄英带来一些压力,不过她的举手投足已然让人感到她的自信。当“我心中有个声音”(罗西尼《塞尔维亚的理发师》)在大厅里激情四溢的时候,观众们都不得不叹服黄英的现场状态,她的花腔技巧在这首咏叹调里显得游刃有余。不过,以激情演绎的第二首的约翰·斯特劳斯“春之声”,与卡拉扬指挥87年新年音乐会的凯瑟琳·芭桃从容高贵优美的版本,艺术境界还是相去甚远。忽然想到我的手冲咖啡,三位女高音迥异的嗓音和演唱风格,若用三种精品咖啡来描述,想必能博乐迷兼咖啡迷一笑:孙秀苇——浓郁而有冲击力的黄金曼特宁;张立萍——完美而优雅的蓝山一号;黄英——野性和激情的危地马拉。

2013.7.16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301004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久不见了,心情依旧清澈的茗禅,开心!
13-07-16 @ 16:16
谢谢愚公。祝好!
13-07-18 @ 10:15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