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要去看《白罗衫》

你一定要去看《白罗衫》

16-01-30 05:10:40,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结构精简至极的《白罗衫》,一共只有四折戏:井遇、庵会、看状、诘父;六个有名字的角色:徐继祖、徐能、苏夫人、奶公、苏太夫人、苏云。看舞台,堂幕、桌帷、椅帔,再无更多装饰,可谓传统到家;看剧情,强烈的戏剧冲突,少之又少的角色(每出几乎只上场两人),复杂矛盾的人物心理,又似借自西方。

  曲终谢幕,我立在乐池栏边,与周围的观众一同热烈鼓掌,久久不愿散去。身着清俊小官生戏服的施夏明款款走上舞台,鞠躬,微笑,受花,领略着戏迷的狂热与膜拜。可是,我猜想此刻台下的欢呼和掌声无论怎样雷动,都敌不过他刚才置身戏中时的投入与迷狂——这是一种何等崇高的体验?你走进一个完美的剧情,不受打扰,心无旁骛地念白、做唱;你不再是施夏明,而成了风神俊朗、悲情壮美的小生徐继祖。你的貌令人心驰,你的哀令人神伤,你的痛令人断肠,你的悲令人喟叹。犹如阳光能使灯火黯然,施夏明今日之表演,使以往我看过的年轻一代的小生戏都陡然失色。他从师父石小梅身上学到的清刚之气,恰恰与这个角色高度吻合。

  这是没有剧情悬念的昆曲,不要说戏迷早就熟知《看状》折子,就是观众手里的那张节目单,也必有详细的剧透。然而,就像演技出色的“哈姆雷特”,会让观众忘记《哈姆雷特》的剧情;施夏明也让观众在看戏时,忘记了他们所知道的《白罗衫》。

  旧时写戏通常都会顾及优伶的劳逸,如上一折生为主角,下一折便不再用生。《白罗衫》则是全本四折都以生为主:小生/老旦、小生/正旦、小生/末、小生/净。唯旦先上场或由丑执役的过场时,小生才得一间歇,迅速更帽换装。许是为了每一个场景都衔接自如,每一个情节都环环相扣,无论是苏家村井边的祖孙偶遇,尼姑庵堂的母子相会,还是巡抚衙门的升堂看状,绝别宴上的父子对峙,小生徐继祖在每一折里都唱了重头戏。这种一反传统的紧凑的戏剧结构,让剧中人有了莎剧经典人物的深度,而冲突的极致又直追古希腊悲剧。

  新科状元升任巡按坐堂之时,也是身世之谜大白之日;与十八载养育之恩共生共存的,却是生父生母十八年的苦难。徐继祖需要直面的,不仅是养父和杀父仇人双重身份的惨烈,更是充满痛苦与毁灭的悲剧人生。在即将抉择养父徐能生死的那一刻,徐继祖唱出一声极具悲恸力量的高腔。所有内心的矛盾、冲突和痛苦,都凝聚在这个高亢悲壮的声腔里,它被激升到最高处,久久绕梁。听者一同屏住了呼吸,唱者的气息却如缕不绝。这已不是在诘父,而是在问天。对死亡与毁灭的抗争,就此化为一种情感的净化。经历了地狱般的磨炼,戏中人完成了他的情感净化,也让我们感到了悲剧形而上的慰藉力量,它让我们不再回避人生的痛苦和悲剧本质。

  如此强的戏剧张力,到底来自何处?除了编剧张弘融合了传奇和元杂剧体系制造的极端悲剧冲突和戏剧结构,还有石小梅选择的传统舞台和最程式化的艺术形式。我大胆断言,施夏明将成为石小梅最优秀的弟子,不仅因为他的天赋,他的外表,更因为从他的表演中,我看到了最可贵的东西的组合:敬畏和勇气。作为一个传统昆曲的表演者,施夏明很好地驾驭了这个矛盾体:对古老艺术程式化表演形式的敬畏和对独到、精微的自我表达的勇气。

  每出戏,舞台上的道具就只有一套桌帷(桌子前面装饰性的一块光缎绣花的帷片,上镶同色同绣的横沿)、桌搭子(桌上覆盖一块左右尾端垂下的缎片,与桌帷同色同绣)和椅帔(椅子靠背、座面、椅腿、坐下左右,与桌帷同色同绣的铺垫绣片)。无论是推动情节发展的人物行动(如徐继祖在苏家村,人欲行马儿却悬蹄不前),还是人物复杂的内心、情感的剧烈波动,都是在昆曲极端程式化的虚拟动作下去表达。而手势的造型,身段的幅度,台步的仪态,无一不在传统的严格规矩下去完成。然而,一个出色的演员,却是在这种对传统的深深敬畏下,在与程式化这一强大对手的对峙下,被激起了更强大的完善自己的力量。外在的受限和制约,反而让演员向内探究和挖掘深度。我们看到,最细腻、最精微的舞台戏剧表达,往往是在昆曲这类程式化的约束下得到展现,这不由得要让人惊叹!

  《白罗衫》整部戏,唯有徐继祖作为江南巡抚升堂那一场,是众多演员参与的。一个巡抚官,四个校尉,四个青袍,二个皂隶,他们一同演绎了巡抚衙门升堂的程式化戏剧经典。尤其饰二皂隶的丑角钱伟和朱贤哲,将升堂的重门层层开启又层层锁闭的细节,表演得出神入化。一边是衙门的森森威严,一边是二皂隶的乐天知命。在两个龙套演员一招一式、一板一眼的细腻做工上,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开门与闭门的繁冗,更是二皂隶的恪尽职守,是他们的不怨天不尤人,是他们虽卑微却仍能以礼相待的安然。在这两个最底层的衙役身上,我们却惊喜地发现了日常生活所呈现的美。在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我们却在古老的戏曲中发现了所失已久的礼仪之美。它让我们相信,最纯粹、最传统的艺术形式,也许都将是对文化入侵和拜金主义最坚韧的抵抗。

  我们的目光,茫然地寻找着日渐消失的美。蓦然间,我们发现昆曲端坐在这里,她清韵横逸,眼波幽邈。如果你侧耳谛听,会听到她那悠远、清韧、绵延不绝的歌。

图:2015.12.19
文:2015.12.31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3279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