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版《牡丹亭》

14-10-31 09:46:15, 分类: 洞天清禄, 无声不歌,无动不舞
  汤显祖的《牡丹亭》,全本55折,如果毫不删减地演下来,估计起码得唱上三天三夜。家班名担堂会的时代早已不再,如今连看三晚的全本(上、中、下三本)青春版白牡丹都已成了奢侈。于是有了各种删节版的《牡丹亭》:号称全本的苏昆青春版白牡丹27折,中日版的玉牡丹(坂东玉三郎饰杜丽娘)6折(《游园》、《惊梦》、《写真》、《离魂》、《幽媾》、《回生),浙昆的厅堂版8折,还有江苏省昆的精华版13折。

  有幸看了诸多版本的《牡丹亭》,比较起来,省昆的精华版从“闺塾”演到“回生”,13折戏删选得的确很精到,兼顾了审美、生趣和情节。演员阵容也够得上“精华”:三位梅花奖得主石小梅、孔爱萍和李鸿良分别出演柳梦梅、杜丽娘和石道姑;连只有几分钟戏的郭驼都有昆净名家赵坚登场;春香和花郎,不管戏多戏少,演得都很到位。

......
[阅读全文]

居有竹

14-09-10 08:02:24, 分类: 人,诗意地栖居, 桂雨秋琴馆
               居 有 竹
                 ——“菩提谷”小记


......
[阅读全文]

琴记·九(海角琴心)

14-08-10 10:46:25,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乐器
  第一次听到苏思棣先生的琴曲时,只对其“太古声”丝弦音色的清润和雨果唱片的音效留下了印象,待日后细听,便对其演奏的技法略有些微词,尤其是听到自己熟弹的《洞庭秋思》和《归去来辞》,更是对苏先生的演奏速度有些不以为然:“他怎么可以弹得这么慢呢?”

  这日,店中无客,清静异常,苏先生操缦之声又一次响起……那沉静平淡的声音竟如石上流泉一般,缓缓地淌过,涤尽了夏日所有的燥热、烦闷与不安。我诧异:他怎么可以弹得这么静?!没有逸乐,没有感伤,没有炫技,没有张扬;既不挥洒情性,也不耽溺美感,有的只是沉与静。

......
[阅读全文]

即刻的满足与永恒的幸福

 04:44:43,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给爱乐人
                 即刻的满足与永恒的幸福
                   ——为什么听古典音乐?


......
[阅读全文]

后会有期

14-08-01 07:48:42, 分类: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这个夏夜,一场及时的阵雨带来了宜人的气温,阅读者CAFÉ的演唱会由室内转移到室外,音乐和人也因此而多了一分浪漫、热情和自由。依旧是熟悉的嗓音和节奏,依旧是平日里常来的客人,深情的歌和动人的鼓,吸引了多少过往的行人驻足。可是,今天我们的心情却迥然不同——这是一场为了告别的聚会和演唱。CAFÉ的好客人、老主顾LEON——我们热爱的吉他手兼主唱,即将远行,去到一个遥远的国度开始他的新生活。

  回想去年此时,LEON初来阅读者CAFÉ,一曲《花房姑娘》是如何震颤了我的心,把我带回到了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 而一曲《乌兰巴托的夜》又是怎样的高亢激越,听得人荡气回肠。一年来,每当阅读者CAFÉ客人们即兴自娱的小型音乐会奏响,我和客人们深深陶醉其中的时候,平日里自己在店堂内的辛勤劳作似乎就有了特别的价值和意义。想来,一份让人有幸福感的工作也莫过于此了。

......
[阅读全文]

琴记·八(好的笔墨与好的琴音)

14-06-11 14:43:44,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乐器
  自习琴以后,常常体会到琴不同于其他乐器的特质:不论一个人的音乐修养有多深,听琴,于门外还是门内,几乎有着本质的区别。回想过去未习琴时听“老八张”或《吴门琴韵》,常与人品头论足,肆意评判老琴家的好坏,现在想来实在是极为幼稚和浅薄的。习琴愈深,愈发觉得唯有自己弹出了好音、好曲,才能明白琴的真正趣味。这种自我的提升,不仅靠外在的修养,更需要躬亲的体验,才能渐渐趋近更高的琴境。和斫琴师杨朱(和我一样,他也学过吉他和钢琴)聊起琴的特质,他也很有共感:琴,是需要亲身体验的。否则,它对你也许只是一个文化符号上的意义,你永远不可能走近它。

  这大概就像中国的书法,一个没有认真学习过用笔的人,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了解到笔墨的趣味,也无从鉴别书法的好坏。不像绘画,尤其是西洋绘画,你可以不用会拿画笔,但你依然可以通过别的学习方法和研究途径,成为一个对绘画鉴赏趣味很高的人。举一个很好的例子,艺术史家E.H.贡布里希很擅长演奏大提琴,却没有画过油画。

......
[阅读全文]

琴记·七(附庸风雅)

 14:42:49,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乐器
  记得编辑大熟在《1819》的那次采访后曾与我调侃道:“七七真是太好了,要是我,提问一定专挑些尖锐的。比如,古琴如今都入选‘京城四大俗’了,你为何还要弹古琴呢?”当时,我面对这个问题还真有点无从回答。现在仔细想来,我对古琴的向往,却是由附庸风雅开始的,只是我一直不愿承认罢了。

  那还是在八十年代末期,专事魏晋文学的陈根民老师(中文系我喜爱的古典文学老师),不仅让我爱上了魏晋诗赋,也让我识得了魏晋风度之美,而嵇康临刑一曲《广陵散》的故事,更是让我将琴认作了魏晋风度的最高象征物。事实上,等我真正听到古琴的音乐差不多已是十年后的事情了。这十年中,我不过是在嵇康的《琴赋》或阮籍的《咏怀诗》中,间接地体会着传说中的琴,而“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这样的诗句,真的把我带入了对琴最有意境和内蕴的想象中。我与琴之缘,便始于这样一种附庸风雅,然而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美好呢?

......
[阅读全文]

相见不如怀念

14-05-17 04:29:35,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家
  他属于三个民族:波兰给了他骑士的灵魂和苦难的记忆,法兰西给了他魅力,德国给了他浪漫主义……他不是波兰人,也不是法国人和德国人——他的出身更高,他真正的故乡是莫扎特们、拉斐尔们、歌德们的故乡,是梦想和诗的奇迹的国土……

                             ——海涅

......
[阅读全文]

夜的乐章

14-01-18 05:29:37, 分类: 繁弦既抑,雅韵乃扬, 音乐会, 音乐作品
  只身前往一个荒岛,只能携带一张唱片……荒岛音乐的选择——观照你的灵魂深处。

G大调钢琴协奏曲慢乐章

......
[阅读全文]

小雪的阅读

13-11-27 10:57:29, 分类: 人生寂寞好读书, 桂雨秋琴馆
  客人刚刚散去,我照例上楼收拾杯碟,无意间瞟到了茶几上的《顾准文集》。这本蓝色封皮的书在店里放了很久了,我从未想到翻来看看。可是,这个午后——我的小店无人光顾的闲适午后,我莫名地在二楼的沙发上坐下来,将书翻到了《希腊思想、基督教和中国的史官文化》的部分……这一读,竟然无法停下来……

  很久没有体验到这种读书的感受了,那几乎是一种迫不及待的阅读,伴随着唏嘘、震颤和喟叹。很难想象,一本可以归类为学术的著作,竟然会让我感动不已、无法释卷。文集中每篇笔记的末尾,让我一次一次地读到这两个让我触目惊心的年份:1973和1974。如果不是顾准以与其弟通信的方式留存下这些文字和准确的写作日期,我们谁能相信:这些闪耀着智慧和理性之光的思想成型于那样一个黑暗而非理性的年代?!如果不是那些通信,我们如何能知道,写下这些文字的老人,每天发着低烧,咯着血(顾准当时已患肺癌),在北京图书馆静坐苦读,一呆就是一天,充饥的唯有几个冷馒头。1973、1974,是老人最后的岁月,自1952年“三反”运动开始,二十多年中他几乎经历了一个人一生可能经历的最苦最深的磨难。有人说,“他是那个黑暗年代的一个意外,发出了微弱但却坚毅卓绝的人类良知和理性的声音。他的坚持导致了个人悲剧,却成就了我们民族的一件幸事。”如果说陈寅恪竭其一生所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在那个时代的中国还有所显现的话,那就是顾准这本文集了。产生这一联想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手上的这本书(中国市场出版社2007年版)恰好与今年再版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有着极为相似的封面——朴素而单纯的靛蓝,除了必要的文字,没有任何装饰——竟像是某种意义上的不谋而合。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