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17

Permalink 04:33:27, 分类: 读书闻香

再读《平凡的世界》

  不知道该怎样开始我的读后感,这本书给了我无数的感动。我想,之所以想写点什么就是想结合自己在那个痛苦不堪而又可歌可泣的年代的经历,谈谈我的感受。
  
  《平凡的世界》有一种让人拿起了就放不下的力量。看完这本百万字的小说并不难,但是,完全地消化掉他们,却太难太难了。

......
[阅读全文]

10-09-03

Permalink 07:12:30, 分类: 我读红楼梦

林妹妹的抑郁症

  看过小说《红楼梦》的人都知道,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自幼羸弱多病, 苍白消瘦,多愁善感,心境忧郁,损害了她的身心健康。要了解林黛玉的病,先要从剖析她的怪僻性格和特定处境入手。 在贾宝玉的眼中,林妹妹“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分。”简而言之,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美貌、体弱、多愁、善感和多疑的“病西施”的外表和内心世界。
    祖国医学《内经》上说:“百病生于气矣。 ”林黛玉的病因也出在这个“气”上。这个“气”用现在的话来解释,指的就是情绪,一个人情绪好坏,无疑会直接影响他的健康。确实,多愁善感是林黛玉性格的主要特点。林黛玉早年双亲去世,在她心底留下了伤痛。她好忧愁,善伤感,对事物阴暗的一面、消极的一面、悲观的一面十分敏感。看到花开就联想到花落的凋零景象;看到别一人家团聚就联想到父母双亡,孤苦伶仃寄人篱下。因而常常独自一人对空叹息,临窗流泪。若遇到不遂心的事,就更容易郁郁不乐,甚至终日泪洗面。
  

......
[阅读全文]
点击(1062) - 评分(78)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0-04-22

Permalink 20:59:28, 分类: 读书闻香

讲讲《英语的故事》

《英语故事》(The Story of English, by Robert McCrum, William Cran, and Robert MacNeil著)中提到了不同语言和英语的互动,对于目前关于汉语纯洁性的争议颇有参考价值,略作摘录:



......
[阅读全文]
点击(1559) - 评分(57)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0-03-30

Permalink 00:24:46, 分类: 我读红楼梦

我读红楼梦:香菱应怜

香菱是红楼梦最悲惨的一个,人称红楼第一霉人。



......
[阅读全文]
点击(1474) - 评分(117)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0-02-27

Permalink 02:44:25, 分类: 读书闻香

武松和鲁智深,不一样在哪里

 我看《水浒》,评价《水浒》人物,特别佩服的人是金圣叹。但是,偏有一处和金圣叹正相反。金圣叹觉得武松是天人,108人中排第一。我呢,是横竖觉得武松不及鲁智深。

只是,那是一种直觉,一直不知道二人到底差在哪里。

......
[阅读全文]
点击(1393) - 评分(60)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0-02-22

Permalink 07:54:50, 分类: 我读红楼梦

秦可卿之“轻”

可卿入宁府,如贫女居富室,想必当初如黛玉一般,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作为贾府长房玄孙媳妇,是未来的族长夫人,它比林黛玉承受更多的心理压力。看起来可卿作的不错,她行事温柔和平,公公贾珍夸她比儿子强十倍,婆婆尤氏说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贾母眼中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
[阅读全文]
点击(1302) - 评分(187)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0-02-03

Permalink 18:19:51, 分类: 读书闻香

读读《大便书》

10-01-30

Permalink 21:43:21, 分类: 读书闻香

读《杨宪益传》

读《杨宪益传》
——情深更莫醒 醒莫更深情


......
[阅读全文]
点击(1164) - 评分(48)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05:08:39, 分类: 读书闻香

塞林格去世了

塞林格去世了,哀悼这个幸运的作家。
他所以幸运,是因为他已经拥有了经典的地位。绝大多数作家苦写一生,都没法让他的作品留下来。塞林格的作品不仅留下来了,而且被视为了“经典”。
这作品就是《麦田守望者》。想当年看《麦田守望者》,何等激动!有一种沆瀣一汽的感觉。小说果然能这么写!当时我就喜欢这么写小说,骂骂咧咧,见什么骂什么,生猛。但是长期的文学正统教育让我心中没底。这下一个经典作家也这么写了,可见我是对的。我找到了同路人,不,应该是大哥,不,应该说是祖宗。塞林格这个祖先已然成了经典作家,我跟他穿在一个裤管里,荣幸极了,人是不可能绝对不崇拜的。

......
[阅读全文]
点击(1185) - 评分(54)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10-01-18

Permalink 04:51:10, 分类: 读书闻香

浮躁的年代,读安静的小说

蒋一谈曾经写诗,其实他现在仍然写诗。他骨子里就是个诗人。他最近由作家出版社推出的小说集《伊斯特伍德的雕像》,我是当作“诗人小说”来阅读的。
自“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诗人小说”堪称一种小传统。仅仅凭着那部散文诗集《野草》,鲁迅在我眼中就是个大诗人,他的小说也是“野草”,在《野草》的基础上长出的“野草”,以野火为燃料、《野草》为肥料而春风吹又生的“野草”。新时期三十年,领风骚的小说家里,且不说贾平凹,张承志、阿来等都曾经写诗,以诗成名又转写小说的,就有韩东、朱文、张小波、邱华栋、伊沙、吴晨骏、周瑟瑟、吴茂盛等一长串名单,直到80后的“北京娃娃”春树,也是左手写诗右手写小说。放在这样的背景下来解读蒋一谈的《伊斯特伍德的雕像》,会有更多的发现。
诗人给小说带了什么?这是个问题。我试着回答一下吧,最重要的是带来了诗意,或诗化的思想。正如尼采等诗人哲学家使“诗化哲学”的出现成为可能,诗人小说家创作出“诗意小说”,使小说的一部分疆域变得诗化了。其次,诗人的入侵,为小说界注入更多的探索精神与创新意识。白话文运动以来,中国的新诗一直姓“新”,诗人的脑门上都刻着“新”字,小说界却常常忽略这个字,这个字其实是文学的真理与圣经。当小说的文体停滞不前时,会有好事的诗人看不下去了。越界过来用鞭子抽打,或者干脆牵着循规蹈矩的小说往野路子上拽。这种来自外力的或跨文体的刺激,会使小说增添一点混血的品质,多一点野性。毕竟,好多年来,中国的小说太像小说了,让人怀疑这种文体不是在进化而是在退化。除了故事不同,什么都没啥变化。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