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不胜防的钓鱼

09-10-17

Permalink 01:14:00, 分类: 野狐禅

防不胜防的钓鱼

媒体调查发现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在过去2年中,“罚没款达到5000多万元”,很多系设诱饵查黑车所得。“钓头”和执法大队关系密切,“钓钩”每“钓”到一位私家车司机,便可获得300元人民币。一位老司机爆料称,“钓鱼”很正常,整个上海市至少有上千个。(10月16日《中国青年报》)

记得小时候,独自走夜路,总忍不住高喊两声。不是清嗓子,而是怕有鬼,弄出点声音来,吓吓鬼,也给自己壮壮胆。长大后,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只有人。有鬼也是人扮的,而且,人扮的鬼,比想象的鬼还可怕。

《中国青年报》报道的这则新闻,早在一个月前,全国的媒体就普遍关注过。如今,《中国青年报》又不惜版面浓笔报道,而这一旧闻,如同一个月前一样,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当事人也又次成了网友声援的对象。

被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钓鱼式”执法冤枉的张军,不仅委托了名人律师郝劲松,联合了十几个“钓鱼式”执法的受害者,还不下15次地向蜂拥而至的媒体还原现场画面。张军不断的求助媒体、媒体持续的关注,有点类似夜行时吓鬼、壮胆的喊声。只是,这里的鬼,是人扮的。面对执法大队的“钓钩”,张军等良民们防不胜防;进入司法程序后,在和这些喜欢扮鬼的执法者对簿公堂时,的确需要再喊两声。

就在10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景汉朝还在《人民法院报》上撰文,认为媒体监督对独立审判存在越位的现象。上海一些区交通执法大队的“钓鱼式”执法,由案发,到受害者状告,媒体一直关注。按照景汉朝的理解,不知道有没有越位的成分。但从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两年“钓鱼式”执法罚款五千多万元的实践来看,媒体关注犹如夜行的人那样喊几声防鬼,甚至要持续地喊,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喊的次数少了,喊的声音不高,也是没有用的。据悉,“钓鱼式”执法导致的出租司机刺死“钓钩”事件,2008年3月7日就在上海奉贤区发生过,前前后后也曾被媒体报道过,但“钓鱼式”执法仍旧在上海闵行区取得两年罚款五千多万的“好成绩”。可见,真正的鬼,喊两声是吓不倒的,声音低了,也是不行的。这就是媒体持续关注“钓鱼式”执法的原因所在,也是维权的当事人不断求助媒体的原因所在。

从闵行区把它当作先进经验宣传看,“钓鱼式”执法在上海普遍存在,而且应该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从“钓鱼式”执法的链条看,从“钓钩”到“钩头”,从招募到组织,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组织;从“钓鱼式”执法经济来看,“钩头”和执法者形成罚款双赢的模式,而且,“钩头”还威胁当事人的人身安全;从当地宣传部门等对待媒体监督的态度看,当地官方还没有与公众取得共识……而这一切,都是当事人维权的夜行路。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