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再说三寸金莲崇拜

09-10-29

Permalink 03:53:44, 分类: 读书闻香, 闲话《金瓶梅》

闲话金瓶梅:再说三寸金莲崇拜

上次说到中国从五代末开始的拜足教,三寸金莲成为中国女人,更重要读男人最在意的东西。《金瓶梅》可以说是明朝中后期社会缠脚习俗的百科全书。在《金瓶梅》中,女人与小脚是分不开的。小说名字叫做《金瓶梅》,其中的“金”就是女主角“潘金莲”,潘六儿之所以被叫做“金莲”者,是因为她拥有一双“傲视群雌”的小脚。小脚而名曰“金”莲,实在是因为在那时的人看来,这小脚缠裹得精致,高雅,美观,比金子还金贵。
  《金瓶梅》中这些人缠着三寸金莲:有头有脸的女子,如西门庆勾搭的招宣府贵夫人寡妇林太太,西门庆的老婆吴月娘,小老婆潘金莲,李瓶儿,孟玉楼之流,西门庆的由婢女升格为妾的小老婆孙雪娥是否是小脚,待考。西门庆的女儿西门大姐也是小脚,她最后是用裹脚带上吊自杀的。西门庆的情人如王六儿也是小脚。王六儿的女儿韩爱姐,西门庆作主送给蔡京的管家翟云峰当小老婆,她入选的原因,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缠一双很小的金莲。后来国破山河碎,蔡京及其管家等一干人被追究的时候,韩爱姐一家逃出京城,一路以卖淫为生,而在兵荒马乱的艰难岁月,这双小脚着实让她吃尽苦头。对于不少女人来说,“成也小脚,败也小脚”。没有一双小脚,她哪有机会去相府做翟大管家的小妾;但不是这双小脚,她后来的颠沛流离的生活,怎会如此辛苦!
  《金瓶梅》中还有一类人也缠着动人的小脚,这就是那些娼妓。西门庆打交道,出入西门大院的,都是些中上级的娼妓,有文化有才艺有身段有风情的女子。娼妓尤其名妓是社会时尚的追随者,尤其在明朝中后期这样的时候,娼妓甚至是整个社会时尚的创造者,引领者和带动者。妓女从事的是勾引的工作,她们除了长相漂亮之外,当然需要举止时尚,性感,能够留住男人的目光,激发男人的性欲。而在金瓶梅的时代,翘一双小脚,被认为是极为性感的。小脚在那时候的情色意义,比乳房在今天的情色意义还要巨大(在中国,小脚的情色意义随着天足运动结束之后,西方的乳房就成为中国人也认同的情色的标志),因此,妓女都要把脚缠得小小的,好勾引嫖客上门上床。拥有一双小脚而自豪不已的潘金莲,有一次就与在西门庆家捧场的妓女们讨论妓女的小脚与良家妇女的小脚有什么不同。
  在那个社会中,一般的仆人,婢女,如果从事体力劳动,是不能缠脚的,缠脚会影响劳动效率,无法谋生。《金瓶梅》中的仆妇们,婢女们,基本都是大脚,但是也有例外。第一个例外就是潘金莲,出身裁缝,卖给招宣府做歌女,后来又做了张大户家的婢女,是地位卑贱的人,但是,她缠了小脚,引人注目。在张大户家还有一位玉莲,早死了,也是小脚,不然怎么叫做“莲”呢,不过可能她的小脚比不上潘金莲的,因而叫做玉莲。在那个社会中,不少人家生了女孩子,只要条件允许,是一定要让她缠脚的。拥有小脚,就相当于今天拥有一张党票,就有了进入有闲阶级行列的可能性。有小脚,最好的结局,是像潘金莲一样一步步高升,直到进入西门庆这样的阔人家当姨太太;如果无法做到这些,给上流社会人家当歌女之类,也比操一双大脚吃苦出力做粗笨活计留肮脏的臭汗的劳动妇女要好一些,机会多一些;再等而下之,去当妓女,也比当劳动妇女强,也有从良进入上流社会的希望。在那个社会中,一个拥有小脚的最为低贱的娼妓可以被达官贵人赎身从而成为呼奴使婢的主子,而拥有一双大脚的劳动妇女,除非她是朱元璋的马皇后,不然,根本没有机会走上跻身有闲阶级的行列。翻看历史你就明白,不少达官贵人拥有从妓院赎身的小脚妓女做小妾,但是没有任何人会从拥有大脚的劳动人民中找一个女人做小妾。《金瓶梅》中婢女缠脚的另一个例外,是春梅,她是被潘金莲格外恩准而缠了脚的。还有一个例外,是宋蕙莲。宋蕙莲是西门庆家的仆妇,但是她本身是良家妇女出身,作为仆妇是后来的事,在作仆妇之前就缠了小脚。如果她一开始就是大户人家中的女仆,则缠脚的可能性就小了。
  《金瓶梅》中,小脚习俗处处体现,而小脚也是情节发展的主要关节。
  潘金莲从她出场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她不甘于做武大郎的老婆,认为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羊肉掉进狗嘴里。她于是天天在她家的帘子下,伸出其傲人的小脚,勾引浮浪子弟,获得廉价的喝彩,这种状况直到遇到西门庆才发生了变化。王婆与西门庆定计勾引潘金莲的最重要关节,就是西门庆要装作把筷子弄到地上了,去拣筷子的时候,乘机去捏潘金莲的脚。男人乘机捏女人的小脚,就像今天男人袭击女人的胸乳一样,在那种风尚下,是被认为是对于女人最为严厉的冒犯和骚扰,当然女人如果乐意,这倒反而是最激烈的调情行为。后来西门庆去孟玉楼家相亲,媒人不失时机就掀起孟玉楼的裙子让西门庆看她的小脚。西门庆去相看给翟云峰准备的小妾韩爱姐之前,媒人向西门庆介绍爱姐时极力强调她的小脚。西门庆上门验货的时候,他不但看好韩爱姐的小脚,更看好韩爱姐母亲王六儿裙子下露出的一双小脚。西门庆将潘金莲偷娶到家里后,大老婆吴月娘亲自检阅潘金莲,潘金莲的一双小脚,征服了吴月娘等众人,吴月娘从头看到脚,也从脚看到头,不得不承认潘金莲的美艳。
  在金瓶梅中,众多女主人四体不勤,她们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设计、缝制、交换、比较各作的绣花鞋,这种被叫做鞋脚的东西,也是这些女人最显女红手艺,也最私密的闺中之物。孟玉楼飞蛾扑火一样要嫁给西门庆,其前夫的舅舅张四舅决计破婚,在她出嫁的当口,拦住她让她打开箱笼,让人们看看她的箱笼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而孟玉楼立即反唇相讥:“莫非奴的鞋脚也要瞧不成?”这里的意思很清楚,女人的鞋脚是她们绝对私密的东西,男人绝对不能看,男人如果想看那当然就是非礼,而孟玉楼的说法,显然是指责张四舅的要求非礼。
  金瓶梅中不少情节是围绕这女人的小脚和小脚使用的绣鞋,以及缠脚的裹脚布展开的。
  西门庆与王六儿、潘金莲行房 ,经常要把她们的小脚用缠脚带吊起来。西门庆也多次说他喜欢潘金莲的红绣鞋,于是潘金莲常常就给自己做红绣鞋。李瓶儿进入西门庆家受到冷遇,上吊自杀使用的是裹脚带,西门大姐被陈经济虐待自杀,使用的也是裹脚带,宋蕙莲上吊,也是使用的裹脚带。而宋蕙莲本来是金瓶梅中的第一小脚,是真正的金莲。她的名字本来就叫做金莲,但是因为主子潘金莲名叫金莲,只好由月娘改为惠连。作为奴才,宋蕙莲是没有自己的姓名权的,她们的名字,都是由主子决定的。
这样一个奴才 ,把改变自身命运的赌注押在自己的一双小脚上。她因为拥有一双小脚,早被西门庆瞧在眼里。在与西门庆幽会的时候,她拿自己的鞋与潘金莲的相比,发现自己的脚比潘金莲的更小,心中大为得意,殊不知,潘金莲傲人的唯一资本,就是一双小脚。而宋蕙莲夸耀自己的小脚的话恰恰被潘金莲偷听到,潘金莲第一小脚的地位受到冲击,她专宠的地位也受到冲击。潘金莲担心的是,宋蕙莲因为一双小脚而被西门庆升格为妾,进而压住潘金莲风头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宋蕙莲不但夸耀自己的小脚,而且在元宵节外出观灯的时候,还把潘金莲的绣鞋套在自己的绣鞋外面,防止自己的鞋子被泥水弄脏。这种公然的挑衅当然让潘金莲不能容忍。在潘金莲,孙雪娥,孟玉楼三位小老婆的联合夹击下,宋蕙莲升格为第七位小妾的美梦破灭,她只有拿自己的裹脚带上吊自杀。“荣也小脚,辱也小脚”,那个社会的女人命运,如此而已。
  潘金莲大闹葡萄架那一节, 潘金莲与西门庆在葡萄架下肆意淫乐,结果遗落了一只红绣鞋。为了这只鞋,有强烈虐待狂倾向的潘金莲把婢女秋菊打得杀猪一样的嚎叫。秋菊找来了一只,潘金莲却发现比自己的小,原来是已经死去的宋蕙莲的,是宋蕙莲送给西门庆的信物,由西门庆秘密私藏的。宋蕙莲的这双绣鞋勾起了潘金莲的妒忌、仇恨和恐慌,仿佛这只鞋子就是宋蕙莲在世,潘金莲要碎尸万段才能解恨。这也突出体现出宋蕙莲的出现给潘金莲带来的巨大挑战,也可以看出把一切建立在一双小脚基础上的潘金莲在西门庆家中地位的脆弱性。
  潘金莲的鞋子,被西门庆家的仆人的孩子小铁棍儿拣到了,他拿着这只鞋,向陈经济换好玩的东西。结果,这只充满色情意味的鞋子,就如同今日女人的胸罩一样,落到对潘金莲本来深怀觊觎之心的浪子陈经济的手中。如获至宝的陈经济通过给潘金莲送鞋子,两人的不伦之恋,又增进了一步。因为这双鞋子已经被弄脏了,虐待狂潘金莲不但再次毒打丫头秋菊,而且向西门庆挑拨,西门庆不问青红皂白,暴打铁棍儿,铁棍儿被打得口角流血,昏死过去。
  宋蕙莲的小脚,给她带来了希望,却因此而大吃苦头,终于赔上了自己的小命。不过另一个卑贱的婢女,春梅,《金瓶梅》的第三号女主角,却借助小脚,成功了,婢作夫人,成为典范。
  春梅这个女人,原本连姓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奴婢没有自己的姓名权,她姓什么,谁关心?只是等到她麻雀变凤凰,做了守备夫人,要去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看看旧家庭院的时候,吴月娘才想起来,这个好像曾经说她姓庞。胖春梅是性格鲜明,心性高傲,心肠歹毒的一个女人,是金瓶梅中潘金莲的死党和帮凶。潘金莲对于春梅有知遇之恩,春梅也知恩图报,两人结成死党。
  春梅本来是吴月娘的婢女,吴月娘对于这个婢女,当然也仅仅是以一般婢女对待,她也是一双大脚。但是,当春梅成为潘金莲的婢女后,潘金莲就像智伯瑶礼遇豫让一样,并不以一般婢女对待她,不让她做粗笨的活,一应粗笨的活都由秋菊去干。尤其重要的是,潘金莲居然在春梅已经十好几岁的时候,让春梅缠脚,虽然春梅缠脚,一度走路一瘸一拐的,但是,对于作为下人的卑贱的奴婢来说,什么能够比得上这样的照顾呢!缠了脚从此就不但可以脱离体力劳动的辛苦与卑贱,而且尤其重要的是很可能为自己日后攀上高枝打下了基础。所以,潘金莲仿佛是春梅大入党介绍人 ,而春梅的小脚仿佛就是一张党票,从此,走上上流社会有闲阶级的大门,就开了一道缝子。潘金莲对于庞春梅是恩同再造,春梅也死心塌地地与潘金莲作死党。
  春梅缠了脚,潘金莲又撺掇西门庆收用了春梅,也就是说和春梅睡了觉。西门庆也当面给春梅许诺说,只要她给他生个孩子,就一定给她名分。有聪明才智,有小脚,有主子这样的承诺,所以,春梅在西门庆家的众多婢女中独树一帜。她从来不屑于和其他婢女一样为一些蝇头小事唧唧咕咕,她胸怀大志,目光高远,算命的又算出她将来荣华富贵,要做顶戴珠冠的诰命夫人,因此,她表现得与众不同。
  西门庆死后,春梅和潘金莲一起与陈经济私通,被吴月娘赶出家门,是净身出户,什么也没有带走。但是,阴差阳错,她被周守备选中,做了周守备的小妾,而周守备的大老婆死后,她果然做了诰命夫人。这是古代婢作夫人,麻雀变凤凰的典范。春梅能够混到这一步,当然与运气,与自己做人的方式都有关,但有一点是非常肯定的,就是,潘金莲当初让她缠的小脚,一定起了十分重大的作用。倘若不是这一双小脚,很难想象在那样一个“牌坊要大 ,金莲要小”的社会中,扛着一双大脚的婢女有跻身豪门,进而做诰命夫人的可能。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