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回顾(伯尔)

09-11-11

Permalink 04:28:17, 分类: 读书闻香

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回顾(伯尔)

30

伯尔获奖的评语是:“他的作品兼具有对时代的广阔透视和塑造人物的细腻技巧,并有助于德国文学的振兴。”助于德国文学的振兴。”

译 名:海因里希·伯尔

生卒年月:1917、12——1985、7

国 籍:德国

代表作品:《列车正点到达》、《与一位女士的合影》

碎片、瓦砾、废墟。

痛苦、彷徨、绝望。

这就是德国“废墟文学”的语言环境。

“废墟文学”是“二战”之后兴起于德国的一种文学题材,以描写希特勒法西斯专政和“二战”带来的深重灾难以及给人们的心灵造成的巨大创伤为主题。代表作家是被誉为“当代德国文学界的歌德”的海因里希·伯尔,其代表作是《列车正点到达》。

伯尔出生在“一战”时期的科隆市一个雕刻匠家庭,童年时经历了惊恐、饥饿和不安定的生活,他曾经这样回忆他的童年:“正当我的父亲作为民军守桥的时候,在世界大战饥馑最严重的年头,他的第八个孩子出生了,在此之前,他的两个孩子已经夭折,我出生在正当父亲诅咒战争,诅咒笨蛋皇帝的时候。”然而,那些栩栩如生的木雕作品和木头的香味儿以及他用一万亿马克买一支棒棒糖的事情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许这就是对他最有意义的文学启蒙了。

他的人生一直是朝着文学而去的,1939年他考入了科隆大学德语文学系,他盼着与他久仰大名的前辈歌德、席勒和海涅的文学理想相会,遗憾的是他的同胞希特勒先生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被征入法西斯军队服役,先后到法国、波兰、罗马尼亚、苏联等国打仗,就在“二战”即将结束时被盟军俘虏,几个月后获释回到故乡。

那时的故乡已经面目全非破败不堪了,战争不仅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给德国人民造成数百万人的伤亡,整个德国在战争中化为废墟,灰心、失望、饥饿和疾病严重威胁着德意志人民,人们在苦难中艰辛度日。战争的经历和艰难的岁月,给伯尔的创作提供了丰厚的生活素材。

他的中篇小说《列车正点到达》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完成的,时间是1949年,小说通过一个叫安德烈亚斯的士兵在“二战”中的遭遇,特别是在这场人与人之间相互残杀中的思想活动过程,表达了作者对战争强烈谴责的立场。作品所描写的都是在前线的士兵们残酷无情的经历,他们几乎都是在绝望的心情驱使下去战斗去冲锋的,直到不可避免地遇到死亡为止。

这部作品的意义就在它唤醒了战后德国文学的重建,唤醒了人们从恐怖的战争阴影中走出来,勇敢地去认识过去清算历史,在痛苦的回忆中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伯尔对这一时期的文学创作做过一次精彩的描述:“事实上,我们所描写的人们都生活在废墟之中,他们刚经历了战争,男人和女人都在同样的程度上蒙受了创伤,儿童也是如此……我们感到自己同他们如此息息相通,彼此间神似貌合,犹如一人……因此,我们写战争,写回乡,写自己在战争中的见闻,写回乡时的发现——废墟。于是出现了与这种年轻文学如影随形的三个口号:战争文学、回乡文学、废墟文学。”

“废墟文学”存在的时间并不很长,它与中国打倒“四人帮”之后的“伤痕文学”一样,都是社会环境的突然改善所爆发出来的积郁过久的愤懑情绪,从这些作品中人们释怀了很多心灵的垃圾,这对过度压抑的人们继续前行起到了减压器的作用。但“废墟文学”毕竟是特殊时空中的“浅吟低唱”,难免“昙花一现”的结局。

进入上世纪50年代以后,伯尔的创作思路发生了重大改变,他把文学的触角延伸到了战后德国经济恢复时期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之中,如居住与生活,邻居与家乡,金钱与爱情,宗教与饮食”等,并把这些都提升到人类尊严的层面加以关照,他认为这就是他的文学纲领,这就是充满激情的文学之美。这一时期,他先后创作了长篇小说《亚当,你到哪儿去?》、《一声没吭》、《无主之家》、《我们早年的面包》、《九点半钟的台球》等。

这些作品都从不同层面揭示了战后德国人艰难的生活和悲苦的命运,延伸了文学事实所内含的深刻意义。如《九点半钟的台球》就是作者通过建筑师费麦尔一家1958年9月6日的经历,采用大量的内心独白和倒叙手法,揭露了德国纳粹主义的罪恶,呼吁人们对它的死灰复燃保持高度警惕。这种把深刻意义蕴藏在并不很多的事实之中的表现手法,成为了大家公认的伯尔的专利。

有人这样评价他:伯尔运用这一方法极为熟练,但他每次使用时都跟讽刺有关。多余的细节是数不胜数的,诙谐会成为一种比耐性的较量,有时对那些不怎么有耐性的读者来说也是如此。正是以这种认真负责的记录技巧表现的诙谐说明,伯尔需要这样的现实确实甚少。他的能力,用寥寥几笔、有时只是大致的轮廓就能生动地勾勒出他的环境及其形象的能力,正是他的匠心独具之处。

1971年,他的长篇小说《与一位女士的合影》的出版,标志着他的这种手法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小说描写了善良正直的主人公莱尼由于没有随波逐流,敢于坚持个人的自我意识、自我选择的自由,结果接连遭到迫害,被污蔑为“罪人”、“荡妇”。作品既表现了战争给德意志民族带来的灾难和历史重负,也对人的存在方式作了深层的哲理思考。作品的主要内容由众多人物的回忆、插话、追叙组成,这种多视角的叙事手法使得时空、情节经常出现大幅度的颠倒、跳跃,从而打破了传统小说的模式。

就是凭着这部作品,伯尔获得了197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理由是:“他的作品兼具有对时代的广阔透视和塑造人物的细腻技巧,并有助于德国文学的振兴。”

这个评语准确地概括了伯尔一生的文学成就,1985年7月19日伯尔告别了人世,去到天堂继续他的和平事业。

伯尔部分作品年表

1949年 出版《列车正点到达》

1950年 出版短篇小说集《过路人,你到斯巴……》

1953年 出版长篇小说《一声没吭》

1954年 出版长篇小说《无主之家》

1955年 发表中篇小说《我们早年的面包》

1959年 出版长篇小说《九点半钟的台球》

1962年 发表剧本《一片大地》

1963年 出版随笔集《在这国度》

1969年 广播剧《侵入住家》面世

1971年 出版长篇小说《与一位女士的合影》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