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潘金莲PK李瓶儿

09-12-16

Permalink 13:11:51, 分类: 闲话《金瓶梅》

闲话金瓶梅:潘金莲PK李瓶儿

熟悉了以潘金莲为主要叙述观点的读者,在《金瓶梅》的情节走到第三十回西门庆生子加官之后,很容易又会开始有眼花撩乱的感觉。很多读者一定发现了,原先那条以潘金莲的爱恨情仇为主轴的情节,在这里似乎不再那么剧力万钧了。耐性稍差的读者很容易就在这里迷失了方向,甚至是放弃阅读。

这是我所谓《金瓶梅》的第二个阅读迷魂阵。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迷魂阵,实在是因为西门庆的官职、事业变大之后,作者不得不加入更多官商关系的经营、买卖借贷、以及更多的送往迎来的描写。夹杂在这些人与那些人之间的情节,尽管削弱了『潘金莲的爱恨情仇』为视角的情节主轴,但更丰富的周边关系,却是为了提高《金瓶梅》的视野以及深度,不得不采行的写作策略。



(大家可以想象,如果整本书只是计算机游戏似地潘金莲斗垮了A,然后是B,C……会有多么乏味啊!)



事实上,走到了潘金莲和李瓶儿决裂的这条主轴情节,绝对算是《金瓶梅》中最重要的高潮之一。可是兰陵笑笑生却刻意压低这些,把所有的铺陈与高潮全放在一波又一波送往迎来之中,让肃杀的气氛在第三十回到六十几回巨大的篇幅之间片片段段地被冲淡。于是我们看到的都是吃吃喝喝、笑笑闹闹的日常生活,隐藏在这其间的杀机反而变得隐隐约约。尽管我们有时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安,可是日常生活又给人一种错觉,彷佛一切只是我们多虑了。



一直要读到了后来发生许多事,我们才蓦然感觉到,在《金瓶梅》中,那些让我们赖以安身立命的『日常生活』或许只是一种虚假的概念,在笑闹底层致命的生死搏斗,或者是人世无常的变化,才是最恐怖的真实。



从这个角度来看,『金瓶梅』也算是一本有点另类日『惊悚』作品吧。





事实上,李瓶儿从嫁入西门庆家开始和潘金莲就一直是友好的。但李瓶儿替西门庆生下官哥儿,却成了她们决裂的最重要关键。



我们看到,正当大家还陶醉在即将喜获麟儿的气氛时,潘金莲已经大刺刺地开骂了。她先是酸『官哥儿』不知是谁的种,又诅咒这个婴儿养不活。



最倒霉的是孙雪娥,连赶忙着要去看热闹也遭池鱼之殃。



孙雪娥听见李瓶儿养孩子,从后边慌慌张张走来观看,不防黑影里被台基险些不曾绊了一交。金莲看见,叫玉楼:

『你看献勤的小妇奴才!你慢慢走,慌怎的?抢命哩!黑影子绊倒了,磕了牙也是钱!养下孩子来,明日赏你这小妇奴才一个纱帽戴!』(第三十回)



孙雪娥在妻妾中不但地位低,同时也最穷、最吝啬——每次姊妹们一起出钱要打牙祭,她总是逃得最快。潘金莲从嘲笑她急忙献殷勤的模样,讥讽说跌倒撞坏牙齿要花钱,还反讽说等儿子养大了送她一个纱帽戴,所有的话全说得又尖酸又刻薄,而且正中要害。如果全世界也有文学奥林匹克竞赛的话,潘金莲绝对足以入选国家『毒舌』项目的代表队了。



至于怀疑『官哥儿』到底是谁的种,也不全然毫无根据。官哥出生时是政和六年六月底,照这个时间推算的话,李瓶儿受孕的时间应该在政和五年八月间才对。但李瓶儿是政和五年八月才进门,在那之前跟蒋竹山在一起。不做DNA鉴定的话,孩子到底是是谁的还真的很难说。



但无论如何,潘金莲这些泼妇骂街似的谩骂无非只是心理上的自我防卫心理机制,一点也无法阻止她最不乐见发生的事继续发生。于是,当孩子真的生下来时,我们看到潘金莲简直崩溃了。

潘金莲听见生下孩子来了,合家欢喜,乱成一块,越发怒气,径自去到房里,自闭门户,向床上哭去了。(第三十回)



事实上,我们只要面对『官哥儿』是目前西门家下一代『唯一合法继承人』这件事,就应不难明白潘金莲的心情。



依照中国的传统,官哥儿将来长大,正式承认的母亲只会有两个:一个是西门庆的正室吴月娘,另一个则是生母李瓶儿。说得明白一点,这个孩子将来就算有成就,能够泽披其他的妻妾的程度也是很有限的。因此,潘金莲才会讥讽地对孙雪娥说:『养下孩子来,明日赏你这小妇奴才一个纱帽戴!』作为不相干的『路人甲』和『路人乙』,潘金莲和孙雪娥两人的立场实在是没什么差别的,但孙雪娥却笨到煞有介事地在那里雀跃,难怪潘金莲忍不住要脱口讥讽。



过去,潘金莲之所以能周旋旧人党、回呛李桂姐、甚至逼死宋蕙莲,靠的全是有了李瓶儿这个『淫妇』做她的后盾。在『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潘金莲醉闹葡萄架』中,两人更是在花园中分别以『性爱媚功』取悦西门庆,靠着『淫妇』的姿态,建立起了深刻的『革命情谊』。



然而,在官哥出生之后,这样的革命情谊却面临了严重的考验。



首先,一个怀抱着婴儿的慈母,显然不太适合靠着走『淫妇』路线来赢得宠爱了。可以预期的,将来在西门庆家族内,继续走『淫妇』路线的只会剩下潘金莲一人了。不但如此,李瓶儿在取得了『准正室』的道统正当性后,原先家族中针对『淫妇』的道德谴责和敌意,势必也将全部转移到潘金莲身上。李瓶儿虽没有伤害潘金莲的意图,但是所她造成的巨大损害潘金莲却一点也无法脱逃。



如果没有过去的『革命情谊』,潘金莲对李瓶儿的幸福或许或许只是一般平常的忌妒,然而正因为有过这样的情谊,潘金莲的忌妒还夹杂着一种『被背叛、抛弃』的强烈情绪。这样的情绪导致的往往是更多非理性的作为,像是黑社会用更极端的手段处置背叛者,或者是『姐妹淘』们更极力抵毁背弃者……都是常见的例子。



很多读者或许觉得潘金莲对于李瓶儿生子的反应过于夸张,但只要想想潘金莲从小被卖到王招宣府中,又因王招宣之死而被转卖给张大户,再因张大户私欲被嫁给武大郎……这些身世,我们不难理解,潘金莲生命中最大的不安全感完全来自『被背叛、抛弃』情结。偏偏李瓶儿这次的翻身,完全踩中了潘金莲内心深处这颗地雷,局势才会有接踵而来的爆发。



忌妒、自怜、不安、疑惧、惊恐,甚至是强烈的仇恨、报复的情绪,复杂而扭曲地在潘金莲内心交互激荡着。这些当然是不健康也不正常的心态,但如果不从这些心态为出发点来看待潘金莲的所作所为,我们根本无法理解她后来干下那些可怕的事。

点击(2453) - 评分(72)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