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帮闲狎友应伯爵

09-12-20

Permalink 00:33:25, 分类: 读书闻香, 闲话《金瓶梅》

闲话金瓶梅:帮闲狎友应伯爵

1

应伯爵是在西门庆最辉煌腾达的时候一直出现在他身边的一个帮闲或“狎友”,这个小丑性格十足的人物又有趣,却又包山包海,大小通吃,贪得无厌。金瓶梅里把他们的德行写得栩栩如生,要了解这样的狎文化,应伯爵的手法是绝对不可错过的精彩片段...

帮闲和老板的亲昵关系固然不完全真实,但是凭借这层关系,帮闲们能够着力的事情还真不少。好比应伯爵就时常自我吹嘘说:



『我只消一言,替你每(们)巧一巧,(好处)就在里头了。』



说起应伯爵『巧』事情,那还真是《金瓶梅》的经典。王六儿当初和韩道国的弟弟韩二通奸,被一群分不到羹的地痞冲进来把两人扭送保甲法办时,出面『巧』事情人就是应伯爵。须知道,在明朝『叔嫂通奸』是可判死刑的。因此韩道国虽然戴了绿帽,但念及骨肉亲情,也只能想办法营救。那时,韩道国才当了西门庆的伙计不久,还不敢直接找上西门庆。想来想去,只好去求应伯爵。



应伯爵很帮忙,亲自带着韩道国去见西门庆,请西门庆务必帮忙韩道国解决这事。西门庆一听立刻叫人去吩咐地方保甲放了王六儿,同时让保甲改报帖,不让他们送县府了,让人隔天直接将韩二提送到提刑所来。



提刑院名义上虽是公家单位,但说穿了,和西门庆自家经营的也没什么两样。四个地痞本来要告别人,一点也没想竟落到西门庆手里,反而成了被告。四人被指控越墙闯入民家,意图奸淫、盗抢,当场被处拶刑、外加二十大棍侍候,打得四个人皮开肉绽,鲜血迸流,号哭动天,呻吟满地。打完了,事情还没结束,几个人通通被收押入监,等候进一步的发落。



四个浮浪子弟的家人吓得找人去向夏提刑关说。夏龙溪不但不敢收钱,还对来人说:



『这王氏的丈夫是你西门老爹门下的伙计。他在中间扭着要送问,同僚上我又不好处得,你须还寻人情和他说去。』



于是,事情的关键又回到了西门庆身上。地痞的家属又去找吴月娘的老婆吴大舅。吴大舅根本不敢出手,谁都知道西门庆根本不缺钱。一个不缺钱的人,那什么去跟他说呢?



四个地痞的家属都慌了。想来想去,只剩下应伯爵了。于是家人凑了四十两银子,还是找上了『巧』事专家应伯爵。接下来,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



应伯爵竟然收下了钱!



读到这里,我们简直快跌破眼镜了。我们的不解就如同应伯爵老婆质疑他的一样:『你既替韩伙计出力,摆布这起人,如何又揽下这银子,反替他说方便,不惹韩伙计怪?』两造打官司,如果A赢B就输,B赢A就输,你现在两边收钱,两头说人情,最后到底该谁输谁赢?

没想到应伯爵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竟说:『我可知(当然知道)不好说。我别自有处(办法)。』



应伯爵到底有什么办法?我们且追随这四十两银子流向,跟着一起来看看。



步骤一:40两-20两=20两

应伯爵从四十两银子中拿出二十两,交给书童,请他办事。净得二十两。



伯爵拉他(书童)到僻静处,和他说:『…那伙人家属如此这般,听见要送问,都害怕了。昨日晚夕,到我家哭哭啼啼,再三跪着央及我,教对你爹说。我想我已是替韩伙计说在先,怎又好管他的,惹的韩伙计不怪?没奈何,教他四家处了这十五两银子,看你取巧对你爹说,看怎么将就饶他放了罢。』(第三十四回)



书童原名『小张松』,他是西门庆升官时,清河李知县送来的贺礼。『小张松』长得漂亮又会唱曲,在男风颇盛的明末,这个礼物的意含不言可喻。果然后来『书童』被留在西门庆耳边,成了西门庆最亲昵的男宠。



人情关说当然是要透过最得宠、又最亲昵的大红人。打发『书童』需要的花费不多,扣除二十两银子,应伯爵还净得二十两的盈余。



步骤二:20两-1两5钱=18两5钱



书童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知道要完全这个任务光是靠他一个人不行,必须联合另一个超级大红人李瓶儿行,于是从二十两银子中拿出一两五钱,买了『一坛金华酒、两只烧鸭、两只鸡,一钱银子鲑鱼,一肘蹄子,二钱顶皮酥果馅饼儿,一钱搽穰卷儿』,请人整理好,送到李瓶儿房间去。一进一出的结果,书童净得十八两五钱。



良久,书童儿进来,见瓶儿在描金炕床上,引着玳瑁猫儿和哥儿耍子。(李瓶儿)因说道:

『贼囚!你送了这些东西来与谁吃,』那书童只是笑。



李瓶儿道:『你不言语,笑是怎的说?』



书童道:『小的不孝顺娘,再孝顺谁!』



李瓶儿道:『贼囚!你平白好好的,怎么孝顺我?你不说明白,我也不吃。』



那书童把酒打开,菜蔬都摆在小桌上,教迎春取了把银素筛了来,倾酒在钟内,双手递上去,跪下说道:『娘吃过,等小的对娘说。』



李瓶儿道:『你有甚事,说了我才吃。不说,你就跪一百年,我也是不吃。』又道:『你起来说。』(第三十四回)



送钱贿赂李瓶儿这个贵妇是没用的。书童看准了李瓶儿人单势薄,需要的是支持与效忠,因此准备了丰盛酒菜『孝敬』李瓶儿,献上的就是李瓶儿最需要的『表态输诚』。表态输诚对李瓶儿来说当然受用,但是书童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她得先知道才行。



于是书童把应伯爵拜托的事说了一遍。书童的计划是这样的:



『等爹问,休说是小的说,只加做花大舅那头使人来说。小的写下个帖儿在前边书房内,只说是娘递与小的,教与爹看。娘再加一美言。况昨日衙门里爹已是打过他(车淡等人),爹胡乱做个处断,放了他罢,也是老大的阴骘(阴德)。』(第三十四回)



奴才没有向老板关说的权力,因此要假借主子的亲友当作人头。而这个人头最好又很少往来,才不致于不小心穿帮。想来想去,当然没有比死去花子虚哥哥,花大舅合适的人选了。对李瓶儿来说,只要西门庆问题她动动嘴说:『噢,有这么一回事』即可,其他所有事都由『书童』一手包办,她何乐不为。



安排布置妥当之后,书童趁着西门庆从外头回来,把说帖呈给西门庆。书上在这里没有多写西门庆看了说帖之后有什么反应,只吩咐书童放在书箧内,让官府答应之人明天告禀。但接下来描写的却令人玩味:



书童一面接了放在书箧内,又走在旁边侍立。西门庆见他吃了酒,脸上透出红白来,红馥馥唇儿,露着一口糯米牙儿,如何不爱。于是淫心辄起,搂在怀里,两个亲嘴咂舌头……西门庆用手撩起他衣服,褪了花裤儿,摸弄他屁股。因嘱咐他:『少要吃酒,只怕糟了脸。』

书童道:『爹吩咐,小的知道。』(第三十四回)



作者特别提醒大家,别忘了西门庆和书童的狎昵之情。这是关说成功最重要的要件—老板的宠幸。否则,说帖才拿出来立刻就被西门庆丢回去了。



果然,稍后西门庆在李瓶儿房里问起这件事时,李瓶儿也跟着依样画葫芦,确定了书童的说法。西门庆听完李瓶儿的说法之后,说了一句很堪回味的话,他说:『前日吴大舅(吴月娘的哥哥)来说,我没依。若不是(妳说情)我定要送问这起光棍……』



花大舅是李瓶儿前夫的哥哥。而吴大舅是现现任老婆吴月娘的哥哥。吴大舅当然比花大舅亲密很多。关系亲密的人说不动,关系不亲的人却说得动。可见重点不在花大舅或是吴大舅,而是在西门庆对谁的宠爱较多。



在两大红人连手之下,西门庆岂有不依之理?



韩二以及车淡等人在隔天被无罪开释了。应伯爵两面关说的结果,不但皆大欢喜,四十两银子这笔账算下来,有人得到了银子,有人得到了输诚效忠、有人得到了自由,除了没人在乎的『司法正义』被彻底的蹂躏之外,似乎变成了《金瓶梅》少见的皆大欢喜结局。



应伯爵这样巧事情,我们也算大开眼界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