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K》了

11-08-19

Permalink 02:28:49, 分类: 读书闻香

我看《K》了

《K》,又名《英国情人》,是号称敢于与《金瓶梅》叫板的一本禁书。一本书有什么资格敢于向名著叫板,况且还是颇有争议的名著叫板。看完以后,感觉份量还是轻了点,不足以对《金瓶梅》形成有效的挑战。如果二者非要往一起凑,二者都是通过性爱的描写来处人性的问题,《K》还是显得单薄一些。
  
   《K》描写的时代是中国处于变化中的二三十年代,变化的时代除了经济政治的变化外,带来的更多的是社会心理等各方面的变化。故事的女主角是闵35岁,而男主角却是英国的一小伙27岁,作者选择的男女主角都是性能力达到顶峰时期的人,是值得回味的。因为,作者选择男女主角纯粹是从性能力上选择,而不是爱能力的选择。是为了表达性的主题,而不是爱的主题。二者又处在不同文化背景下,彼此的吸引更多的还是性吸引,可以说这男女主角的选择更多的是表达性爱,是一种性爱中的黄金搭挡。对比《金瓶梅》所处的时代,那也是资本主义萌芽的阶段,西门庆作为男主角,和潘金莲为女主角,是资本和姿色的组合,其性爱关系是服从于资本关系的。
  
   二者都对性爱进行了神话般的描述,有点像武侠小说,是一种武术的神化甚至演变成童话故事一般。只是,他们针对的群体是成人,采取的不论是神秘的房中术还是春药,无非是意淫,是想象力极端丰富的表现,只是想象力的领域发生在性爱中罢了。艺术无论是什么样的表现形式,都是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只是在性爱领域,表述就困难一些,当然想象力也更多了,不由得怀疑起这种表现方式。
  
   作者是想要表现性还是爱,性又是如何表现的。同以往的文学作品表达性爱更多的是神秘化色彩,感官的表述是不可缺少的,除了生理更多的心理层面的,这样的描述至少在我看来,还是难度挺大的。既然难度大,读者难以理解,那么作者的表白意图上就难以超越《金瓶梅》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