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大便

09-10-31

Permalink 03:07:59, 分类: 艺术赏析

漫画大便

7

日本插画家寄藤文本和医学教授藤纮一郎合著了一本《大便书》,以轻松的漫画形式告诉我们身体的秘密和健康之道,如果对于“洁身自好”的人来说尚可接受,那么最近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位网友拍下马桶里的真实照片冠以“大便写真”的行为艺术相信就很难让人可以接受。



说到大便,就很容易想起另一恶趣味,很多同龄人可能都有把苍蝇扼杀在摇篮中的极刑体验,周作人在他的笔记中也曾写过一篇有关苍蝇的文章,竟引用了希腊哲人路吉亚诺思的《苍蝇颂》和《诗经》中的“营营青蝇”。而在广东它们的幼虫也会被摆在餐桌上,白花花的一盘,甚是美味,虽然与我们一贯理解的品种不同。同样是周作人,也曾联合大名鼎鼎的刘半农、胡适以及他的哥哥鲁迅等人发起过猥亵歌谣的启示,以求汇编一本《猥亵歌谣集》,虽然最后没能实现,可见恶趣味也有其值得研究的一面。



三十岁往上的人应该都有玩泥巴的童年经历,被捏成小鸭子小鹅、作为弹弓的子弹丰富了贫乏的七八十年代,更主要的是打一个滚便可以换得长辈的妥协。如今的父母会告诉孩子那是脏东西,碰不得,还好城市里已经很难接触到了,那些长大的顽童大可不必担心。



岁月的转变让人的理解力截然不同。“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通常是辩论赛的保留曲目,而其实其本身是个伪命题。用科学发展观来看,人性本一片空白,有了些知识后便被父母、老师格式化,有的变成A区,有的变成了B区。



当恶趣味变成非主流之后,就千金难求,并成为成名的好工具,国内有婀娜多姿的芙蓉姐姐,国外有穿着SM装蹶起屁股走红时尚圈的喜剧演员“贱男布鲁诺”,而他们的本名倒是很少有人想起。不过始终绕不开日本人,他们的恶趣味由来已久,从切腹到女体盛。我所喜欢的两位导演北野武和三池崇史便有着暴力的恶趣味,切开的头颅、被打得无法辨认的脸庞,当然他们也有《菊次郎的夏天》和《中国鸟人》这样温馨的作品,让人无法相信出自同一作者,二分论便是通过这样的实践得来的。



大便和写真结合起来的时候,不知道各位看官作何感想,捧腹大笑还是满屋子找垃圾桶?当然也一定会有人像网友回帖一样有“要是堵了怎么办”的疑问,这才是一个健全的世界。可惜我们只能在这样一个“形而下”的问题上戏谑地辩证,一关乎“形而上”通常会统一口径,说我们的地球一尘不染,官员清廉、人民幸福。



这么多年我一直心存疑惑,多年前在乡村盛传的“童子尿可以治内伤”的传说萦绕心中,它像“大便写真”一样的听起来有些性感,不过我不曾患病也就不曾应证。只是可以肯定的是,童子尿、求是精神和我们对恶趣味的正面态度都是当今的稀缺物品了吧。

点击(2599) - 评分(66)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6802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多年前,在马来西亚曾有人每日把自己清晨的第一泡尿喝了,说是可以医治某种顽疾。(忘了是什么疾病)
09-10-31 @ 08:5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