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金瓶梅:眼花缭乱说服饰(2)

09-12-20

Permalink 00:54:45, 分类: 读书闻香, 闲话《金瓶梅》

闲话金瓶梅:眼花缭乱说服饰(2)

王六儿是西门庆家伙计韩道国的妻子,也是西门庆的姘妇。小说几次写到她的衣饰装束。头一次是第三十七回,西门庆见她"上穿着紫绫袄儿,玄色缎红比甲,玉色裙子下边显着的两只脚儿,穿着老鸦缎子羊皮金云头鞋儿"。虽经刻意修饰,但色彩黯淡,首饰全无,难掩贫寒之态。后来她"刮"上西门庆,得了许多好处,第五十回再次出场时,"戴着银丝髻、金累丝钗梳、翠钿儿、二珠环子,露着头,穿着玉色纱比甲儿、夏布衫子,白腰挑线单拖裙子",已经给人珠翠满头的印象。日后韩道国在替西门庆做生意中获益不少,第六十一回王六儿再次出现,"头上银丝髻,翠蓝绉纱羊皮金滚边的箍儿,周围插碎金草虫啄针儿;白杭绢对襟儿,玉色水纬罗比甲儿,鹅黄挑线裙子;脚上老鸦青光素缎子高底鞋儿,羊皮金缉的云头儿;耳边金丁香儿",装束入时,跟西门庆的登堂妻妾已不相上下。

  与衣服相配的是鞋子,书中多处提到女人的鞋,如前文提及的"大红缎子白绫高底鞋""浅蓝玄罗高底鞋儿""老鸦缎子羊皮金云头鞋儿""老鸦青光素缎子高底鞋儿",等等。李瓶儿死后,众妻妾替她安排寿衣装裹,单单想不出配什么鞋。潘金莲建议穿那双"大红遍地金鹦鹉摘桃白绫高底鞋儿",吴月娘反对说:"不好,倒没的穿上阴司里,好教她跳火坑?你把前日门外往她嫂子家去,穿的那双紫罗遍地金高底鞋,也是扣的鹦鹉摘桃鞋,寻出来与她装绑了去罢。"李瓶儿盛鞋的四个小描金箱儿里有"约百十双鞋",只是找不到这一双。最后还是丫鬟迎春从橱子里的"一大包"鞋中翻出来。(第六十二回)

  男子的服饰装束,书中也时有描摹。西门庆刚出场时,从潘金莲眼中看去,"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得十分博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玲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腿上勒着两扇玄色挑丝护膝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第二回),这要算是那个时代市井"时髦青年"的漂亮装束了。

  日后西门庆做了官,日常服饰是"戴忠靖冠,丝绒鹤氅,白绫袄子"(第四十六回),俨然官绅形象。第七十三回孟玉楼过生日,西门庆请吴大舅、应伯爵等吃酒,书中特地写西门庆的装束:

  伯爵灯下看见西门庆白绫袄子上,罩着青缎五彩飞鱼蟒衣,张爪舞牙,头角峥嵘,扬须鼓鬣,金碧掩映,蟠在身上,唬了一跳,问:"哥,这衣服是哪里的?"……西门庆道:"此是东京(指宋朝都城开封府)何太监送我的。我在他家吃酒,因害冷,他拿出这件衣服与我披。这是飞鱼,朝廷另赐了他蟒龙玉带。他不穿这件,就相送了。此是一个大分上(人情,面子)。"伯爵极口夸奖:"这花衣服少说也值几个钱儿。此是哥的先兆,到明日高转,做到都督上,愁玉带蟒衣?何况飞鱼。穿过界儿去了。"

  这件"青缎五彩飞鱼蟒衣",西门庆也只能私下穿穿,过过"官瘾"而已。依明制,飞鱼蟒服只有朝廷二品大员或锦衣卫堂官才准穿用(《明律例》)。西门庆的提刑所千户之职是五品官,公开穿出去,是要获罪的。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7075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