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推荐此博客

科学技术人类学的出现


11-08-10

Permalink 17:04:42, 分类: default

科学技术人类学的出现

科学技术人类学作为一个学科,一方面属于人类学这个大学科,是社会人类学或者称文化人类学[2]的一个分支;另一方面又属于从社会角度研究科学技术的一个领域,即科学技术的社会研究或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S T S )的一个领域。因此,考察科学技术人类学作为一个学科的出现,要从两个方面入手。首先是人类学的状况,其次是对于科学技术进行社会研究的情况、主要是指科学社会学的研究状况。

(一)人类学发展所面临的挑战[3] 推动了科学技术人类学的诞生。众所周知,人类学就其起源来说,是从研究异域初民社会开始的。西方人类学家远离本土,到亚洲、澳洲、非洲等地区,研究不发达的部落人民的生活。在人类学发展的一百多年间,一代一代的人类学家以生动的笔触写下了大量的民族志(ethnography),给我们描绘出一幅幅各具特色决不雷同的人类生活图景:库拉圈交易,菊花与刀,萨摩亚人的成年,巴厘岛上的斗鸡等等,这些都是著名人类学家写下的不朽名篇中的内容。应该指出的是,人类学家在描述这些生活图景的时候,就说明了有关这些社会人群的社会生活方式的各个方面:婚姻亲属关系、信仰、宗教、礼仪习俗、居住交往,以至人们的社会地位、角色扮演、整个社会的结构等等。人类学发展的这种状况是和人类学诞生时期的世界格局直接相关的,这些人类学家的学术活动是随着资本主义的殖民活动而展开的,这和达尔文在贝格号舰船上进行生物学的考察有某种相似之处。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到了本世纪70年代,情况发生了根本变化,殖民地纷纷独立,世界交往发达,再也没有许多处于孤立状态的简单社会可供研究,原来初民部落的奇风异俗,有的也开发成了吸引远方来客的旅游项目。某些学者甚至把这种情况称之为人类学面临的危机。[4]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学家怎样进行工作?怎样选择他们的研究对象呢?只有回归本土。人类学家回老家,研究他自己的本土文化。美国人类学家海斯指出,“近年以来,政治的和财政的限制,造成了很大数量人类学家在他们自己的社会中进行田野调查。这些在自己本土进行田野工作的人类学家到工厂、医院、技术组织等等地方进行研究的时候,和在异域进行工作一样,也是要学习他们选择的人群的约定俗成的地方文化,学习这些人们日常生活的格调,学习隐蔽在界限之间的和没有表达出来的多种意义”[5]。也就是说,从研究过去遗存下来的初民社会,转变成对于现代社会的研究。这就是要研究当代,研究发达社会,研究科学技术时代的社会。因此,人类学家研究科学技术,研究从事科学技术活动的人群,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海斯说:“有一系列的原因,其中包括如经费拮据和入境困难等实际问题,造成了人类学的新的关注焦点—科学技术。”[6] 从实际情况来看也是如此,美国人类学家特拉维克多年以前就对美国和日本高能物理实验室进行研究,并在1988年出版专著。[7] 在90年代,在科学技术与社会领域和人类学领域,科学技术人类学的论文数量增多:1990年举行的美国4S学会,其中的“科学、技术和文化”分组会上,以及1991年举行的美国人类学学会的“国家、文化和权力”分组会上,都有人类学家运用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科学技术的论文发表。这些论文扩展了科学技术与社会(STS)研究的视野,展现了丰富的新内容,充分说明科学技术人类学虽然是科学技术与社会(STS)研究领域的“后来者”,却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大有希望的领域。

(二)科学社会学家运用新的(人类学的)研究范式形成了人类学研究的新领域。首先,早在60年代,美国社会学家斯华茨就已经运用人类学的田野调查方法到加州大学劳伦斯实验室进行研究,对于该实验室的历史发展作出说明。在60年代和70年代,还有加拿大人类学家安德森对于费米实验室和印度的科研机构进行的研究。[8] 后者专门撰文论述田野调查对于研究科学技术的重要意义。但是,由于他们的说明和解释框架仍然是科学社会学的传统范式,所以影响不大。在科学社会学领域提出新的研究范式,并且运用了田野调查方法的是科学知识社会学家。科学知识社会学的出现可以说非同凡晌,一个时期以来,科学知识社会学和它赖以出现的种种哲学和社会思潮在一起,对于研究科学的几个学科,特别是科学史和科学哲学产生了很大影响。当然,影响最直接最深刻的还是对于科学社会学。这个学派从批判科学社会学的奠基人默顿的学说开始,强调研究科学知识,所以叫做科学知识社会学。这个学派认为,传统的以默顿为代表的科学社会学已经过时,经典时期科学社会学的弱点在于没有研究科学知识的内容,特别是没有研究自然科学知识的社会内容,只不过是科学家的社会学、科学职业和科学体制的社会学,因而不是真正意义下的科学社会学。他们以科学史家和科学哲学家库恩在《科学革命的历史结构》一书中所阐明的思想为理论出发点来讨论科学知识问题。他们的共同观点是:科学知识一如其他各种信念体系,是受社会条件制约的,是社会集团的产物,是特定环境中特定人群活动的成果。他们认为,自然科学知识和社会科学知识一样,是社会建构的。这个学派又分为宏观研究和微观研究两种研究倾向。科学知识社会学微观学派的学者进入实验室作田野调查,并写出像民族志那样的调查报告。也就是说,科学知识社会学家采用了人类学的方法来考察科学知识的产生,来论证他们关于自然科学知识的根本观点。[9] 这样就出现了科学技术人类学的另一种表达形式。这方面的代表作是法国哲学家拉都尔的《实验室生活》[10]。这是一本描述生物化学实验室科学家活动的著作,该书对实验室中科学家工作环境和日常活动作了描绘,得出关于自然科学知识是社会建构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