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后篇(三十三)

20-10-08

Permalink 18:10:29, 分类: 同人小说

十二年后篇(三十三)

晋阳留莅阳吃晚饭,莅阳就叫人回宁国侯府去传话。

“英王叔也求了情,但不管用。”晋阳夹些菜给妹妹。

“事到如今,谁也没指望他还会心慈手软,只是景贤他们还是那么小的孩子…”莅阳喃喃道,放下筷子,说不下去。没人能体会到她因保护景瑞而牺牲掉卓夫人儿子的那种愧疚,尤其是听到其他孩子无辜惨死的时候。

而作为姐姐的晋阳听到妹妹的话也只有一声叹息。

两姐妹沉默了好一会儿谁也没讲话。

“朕念及手足之情免他凌迟之刑,朕不仁慈吗?朕是暴君吗?”,皇帝看着林燮说。

“臣没有说陛下不仁慈,我只是讲陛下株连如此之广,实属罕见。”,林燮看着皇帝义正言辞地表明态度。

皇帝的眉毛岌不可微地颤动了一下,他盯着林燮看,可林燮此时还在讲着自己今天要向皇帝阐述的一切。

谢玉显然注意到了这危险的信号,可他站出来毕恭毕敬讲得却是,“臣附议。还望陛下三思。”

萧选挑起眉毛转向谢玉,他没想到谢玉此时会说这样的话。他看了会儿谢玉,又看了看林燮,压下心中惊诧,手指在龙案上敲了敲,一甩袖子,退朝。

众臣按顺序退出,林燮此时走过来与谢玉起走,他笑着冲谢玉说,“我果然没看错人,咱们是一起的。走,到我那儿喝几杯。”

谢玉冲他也笑笑,“今日不行,你讲晚了,我有了安排,改日我自会去”。

林燮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大步而去。

谢玉回了府中吃过晚饭之后就去了书房等消息,果然还未到掌灯之时便有下人来禀,宫里的王公公来找将军进宫面圣。

萧选看着谢玉琢磨了一会儿才说,“今日你这一出儿是何故?”

谢玉恭敬道,“臣只是想挽回一下当时的局面。”

“如何挽回,你没注意到他连君臣的称呼都忽略了?”

“正是如此,臣才出面阻拦。”

萧选听了压下心中的怒气,起身走了两步,眼中透出不再掩饰的杀气,“朕看这样下去,不用过多久,那几万赤焰军就只知林帅,不知梁皇了。”

谢玉恭敬道,“若陛下今日震怒,臣以为时机还未成熟。”

萧选负手踱步点着头,“的确,的确还未成熟。”

“林帅今日所为陛下未与计较,他该警醒自己,倘若今后依然逆尔上之,也属陛下仁至义尽。”

萧选回头看着谢玉,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听到的最如心的话了,只有谢玉能说出口。

莅阳最恨不得这种窃窃私语,她从晋阳那里得知萧选并没有如他表现出来的那种“仁慈”,而是据说受到了激怒亲手割掉了萧行的鼻子,亲手斩断了萧进的头颅。

莅阳瑟瑟发抖,看着她眼下的这三个健康快乐的孩子,她的恐惧也来源于他们,她怕哪天厄运降临在这个家庭,那这三个孩子会怎么样呢。

“娘,你怎么哭了?”,琦儿歪着脑袋拽着母亲的袖子。

“娘没有哭,回去睡吧,不准在装睡夜里起来捣乱了。”,无意识掉出的眼泪她赶紧擦掉,叫来嬷嬷们把孩子们都带下去。

谢玉这几晚都没有回来,说是在巡防营,皇帝下召将这些“叛军余孽”不问老小一概流放至西北边陲,谢玉要负责出京城这段距离的安全保障,防止“余孽”们作乱。

莅阳今日去了晋阳那里,看到林燮快速地在屋子里踱步说,“我真没有想到陛下会如此,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百姓说念及手足之情免去凌迟之刑改为赐死,结果却亲自去了牢里,那桂王对他破口大骂,说自己栽在了一个戏子手里,那戏子也是皇帝安插在他身边的,他骂了一大堆不堪的话,陛下先是砍了桂王的鼻子然后一箭穿心,对明王他是先砍了四肢,等血流尽了,直接砍掉了脑袋。”

“不要再说了。”晋阳抓了抓自己的手,看了眼莅阳皱眉道。

而莅阳看着林燮,她显然注意到了林燮言语之间对皇帝的称呼。

临出门前莅阳看着晋阳说,“林帅平日里讲话也是如此?”

晋阳不知她指的是什么,诧异道,“怎么了?”

“他对皇兄的称呼,平日也如此?”,莅阳心中忐忑,难道姐姐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多危险的情况吗?

晋阳想了想说,“显然他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待,在你面前也就放松了,他出去是不会这样的。”

莅阳郑重地握着姐姐的手,点点头认真地说,“那最好,可这总该留意,一定留意。”

当下莅阳想着这些迟迟无法入睡,黑暗中似乎听到外厢的门开了,一会儿脚步声也进入到了内室,莅阳没出声,等着这放轻的脚步声过来。

谢玉并没有点烛火,他以为莅阳睡了,只坐着床边待一会儿,然后伸手给她拉拉被子,指背在她脸颊上轻轻抚了抚,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就准备悄声地离开了,结果这时莅阳拉住了他。

黑暗中看不清彼此的神情,他坐回去拉住她的手轻声说,“我以为你睡了,没想打扰你。”

“那你不准备睡?还要出去?”她手心里温温热热的,看不清神情最好。

谢玉点点头,意识到她看不到于是说,“嗯,白日里有些壮丁作乱,陛下不放心,召我入宫承禀。”

莅阳下意识地握了他的手,喃喃道,“他不会安心的。”

谢玉叹口气,低头亲了她一下,“这些是朝政之事,你不要想,好好睡吧,有什么事叫人去通禀我就是。”

丈夫走了莅阳依然睡不着,怎么能睡得着呢,这阵子听到的都是杀人、死人。

等“五王之乱”的余波全部平息下来已是转年的初春,新的一年里并没有新的气象,而皇帝的喜怒越来越阴凛起来。

国库中很大一部分的钱都用在他巩固自己的禁卫军和各地养的那些亲信密探上面,萧选时不时根据各地的密报奏折进行查验,只要他觉得有问题的,通通都抓来京城严刑审问,抓到蛛丝马迹立刻镇压,一时间搞得整个梁国人心惶惶。

可这样一搞起来贪污腐化也随之减少许多,因为密探们在暗,那些人在明,谁也不知道谁身边的密探是谁,一时都不敢妄动起来,所以国库反而逐渐充裕。

萧选如此得意,他觉得打击了叛乱又充实了国库何乐而不为,只当他正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搞法时,却迎来了大渝边界上的战乱。

萧选派林燮,谢玉前往西北平乱,战争期间萧选一再下旨给林燮,要他勿要与大渝言和,一定杀他们片甲不留再拓展边界。而林燮的回复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以如今大梁的国力“片甲不留”是做不到,能够击败对方使边界平息下来实属不易,再派言阙去谈判言和,使得我大梁休养生息才是上策。

萧选精光的眼睛看着手里捏着的这份信件,让其他人都下去,转身看着高公公冷笑着将这封信撕得粉碎,然后他按照林燮所说的表示同意,写了封书信叫人派过去。

捷报传来,萧选表彰林谢二人战功卓著,而后说既然战争已经平息,和谈已经完成,那两位将军也就不用再留在西北,可以班师回朝了。

谢玉按时启程,而林燮则又写了封书信说到虽然战事平息,但通过这次征战他觉得西北军的战斗力与严谨程度都存在着很大问题,他要留在这里好好整顿一番以备将来再与敌方对战不至于像此番战争这么被动,恕不能班师回朝。

萧选看完这封信,他觉得他的忍耐限度已经到了顶端,不过他还是冷笑一声将信扔在地上,等着谢玉回来。这期间,他也找到了夏江密谈过好一阵。

等谢玉这次凯旋而归的时候,他已然成为了这个国家军中以及朝中都举足轻重的人物。皇帝亲自出城迎接,谢玉虽身着铠甲却依然行了周全的君臣之礼,萧选亲手将他扶起,心中很是得意。

且说谢玉回到府上首先去看卧病不起的父亲,老侯爷已多日不能下床了,不过听到儿子又打了胜仗那是比自己出征还要光荣,宁国侯只是袭了爵位,从未出征打过仗,谢玉心中冷笑可面上却表现得如此关心父亲的身体病情,他寻问一番之后回身看了看莅阳,莅阳看着他开始说起这些时日老侯爷的病都如何,吃的什么药,太医怎么说,谢玉锁着眉头点点头。

莅阳在白日里已经和总管们整理了这些时日府中应该知晓给谢玉的一些事情,想着晚间的时候和他一并说了。

房门打开了,骠骑将军的步伐有点儿踉跄,不过他看到夫人后,脸上却微笑起来,莅阳看到他这样就不忍拒绝他的一些做法。果然,他带着笑容无声地揽起夫人的肩背和腰身,和她对视一番便低头吻下去,他热烈而浓郁,莅阳被他吻得心慌却也无从推拒……等他清醒过来便揽过她在她颈窝处嗅着亲吻,嘴上笑着问,“想我吗?”,莅阳想了想说,“有些事情等你处理的。”,他笑,“当然,不过不急于这一时。”说着便又低头亲吻起来。

还没等转过年,老侯爷病逝,谢玉袭了爵位。府中的丧礼办得很隆重,这是皇帝的意思,表示皇帝非常重视宁国侯,当然,是重视现任的宁国侯。

谢玉穿着孝服,耳朵里听着这些丧乐,心里想的却是昨夜他与夫人在灵堂里发生的“那一幕”,他不觉得莅阳只是为了求全于他或是无奈的承受而已,他对她说我们其实是一类人,我们都厌恶这虚伪的一切又不得不活在当下,莅阳虽没有答话,但他觉得她心里都是懂得的,因此他心中更加确信这是可与他比肩的伴侣,不然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她也肯配合他?只因为景瑞?不,他不这么认为。

想到这里,顿觉心中餍足,于是越过人群,眼睛瞟向莅阳的方向。
莅阳正跪坐着烧纸,不知怎么也抬头看向这边,当与谢玉四目相接时,她顿觉心中羞愧难当却又不觉得应该避开他的眼光,于是就这么对视半晌,方觉应该继续手里的事情,这才低下眼睛。

但你可知,只这么短短一瞬,就足够给他信心用余生去等待了。


豆豆空间

Code: 豆豆空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