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会知道?

09-02-02

Permalink 19:59:48, 分类: 同人小说

到底谁会知道?

看《珠光宝气》的人都知道这么一对老夫少妻的忘年恋——贺峰与康雅思。这一对儿忘年恋令我印象深刻,印象非常深刻。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种心情,我已经久不看电视了,没想到贺峰与雅思这么吸引我,直到最后伤心不已,百感交集。

我后悔当初看的时候没有看什么人物介绍和剧情预告,所以看到后面,心里简直要崩溃得不行。我想,对于他们俩的这段过往,一集一集往下写,或许情绪就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差,不然,我真怕我会语无伦次。


还是从头说起吧……


剧中的康雅思,是三个姐妹中最小的一个,也是对自己向往的生活要求最高的一个。康雅思的两个姐姐,一个是很能干的职场女性;一个是琼瑶小说似的“非真实人物”,只有她自己,是个实实在在的典型。

雅思的本性一点也不坏,从个人欣赏的角度讲,我不觉得她是很多人唾弃的那样不堪,反而认为她是个很出色的女性,是个不凡的女子。不然的话,怎么会得到另一位不凡人的欣赏呢?

先来看看雅思,她聪明、干练、积极、进取、圆滑又精明、果敢又坚毅。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优越,她嫁给了一个小富豪,过着阔太太的生活,这是她想要的层次。她整天买高跟鞋,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精力充沛地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又总能吸引别人的眼球,她有美丽又有魅力,她很能干,而更重要的是,她很有自己的思想,也很虚荣,不然的话,怎么会对生活有这么多的追求?

可是她的运气也不算好,嫁的这个老公也没看清,以为是个好人,实际不怎么地。不怎么地的证据,就是他在危急时刻,将她推了出去,让她背黑锅,又和她离婚,又使她破产,哇!够狠了吧。

我想换了是一般人,这种打击也许是一蹶不振的,但是康雅思不是,她不是一般的人。她深深地思考了自己的经历,伤心地将所有这些吞了下去,她擦干眼泪,开始了新的里程。她要怎么做呢?当然还想过富贵日子,还想进取地生活。她积极地工作,同时物色了一个目标,一个有钱而没能耐的富家子田瑞。

田瑞的人品好象还不错,对女朋友挺体贴——也仅此而已。雅思对他满意吗?不,不,不,不,当然不满意。你以为我们康小姐就认钱吗?不,不,不,她不单认钱,她更认人,认同能干的人。就像她妈妈说的“平常人就知足常乐,你这个人就那么进取”,她说“进不进取都要看一个人的,怎样看鸡和蛋的问题,这句话反过来说,不也是一样?”,这就是她的性格为人。

一句“是不是贺总来了?”,把电视镜头引向一个老帅哥——贺峰。我不得不说,贺峰的这个出场确实让我看了半天,看到这个人当然就觉得眼熟了,不过我第一时间想起的,是《义不容情》里的冯世邦。

一下车,整了整衣边,神采奕奕、自信满满地迈着方步,电梯门一开,闪光灯咔嚓咔嚓的,他淡定的笑容,翩翩的风度,时不时地向镜头招手,哇!这老头还真有魅力啊!(刚赞扬完,又一个帅老头出场了,宋世万昂首阔步地走过来,也把我迷够呛,我在想,这年头,帅老头还真不少)不过,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能看到的,可决不只是一个气质、风度迷人的他。

来看看贺峰,全剧开始的香港第二首富。内敛睿智、世故成熟、慧眼独具又温文尔雅,也许你想他从头至尾,都是这样的形象吧?多么迷人。 他是个印尼华侨,白手起家,经过岁月的洗礼,成为拥有几百亿身家的大富豪,他能有今天的身份地位,可以想象,他的经历一定不能简单,况且,他本身也不是个简单人。

他有一个儿子,一个红颜知己。儿子整天“惹事”,他这个做爸爸的也总要为儿子收拾残局;红颜知己甚投机,他们相识30多年,这30多年来,高潮、低潮,他和她一起见证,知己这个词,对于这两个人来说也许是种平衡感,他们没有更进一步,一直保持着这样一种说不尽情愫的友情,我相信他们曾经彼此倾心过,但是30多年的路程,形成的这种平衡感,其实很舒服,至少在虞苇莛心中一定是这样的,那贺峰呢?不管他的想法有多不简单,我相信,他也这么舒服过。

他的夫人去世多年,他久未续弦,他不好色、不抽烟、不酗酒,没有什么不良习惯和爱好,他品位高雅、内涵丰富,是个重精神生活的有钱儒商。怎么样?这样的男人很吸引人吧?这是故事开始的前序。

雅思因为老公的生意问题,来到青岛,解决不了,他老公就来个装死不用去还债,事情被家里人知道后,大家都在骂她,怪她骗家里人的钱,怪她用这种滥方法躲债。雅思伤心地哭,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根本是没办法,但也同样气死人,家里人骂她,一点也不委屈她,她只是觉得很难受,为了老公骗了爸爸的钱,老公装死,家里人知道了,她成了众矢之的,带着这种心情,她离开妈妈的房间,走进电梯。

门开了,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是贺峰。这样的名人谁都认识,只是雅思流满泪的脸没敢抬头。通过助手的话,贺峰知道这个女人是因追债而“跳海”的那个人的太太。楼层到了,这三人走了出去,雅思才抬起头,可就在门关上的一刹那,门又开了,刚才走出去的那个人,手里拿着纸巾回头递给她说“你先生的事我很抱歉,节哀顺便”,“……多谢”,好一个绅士风度。

一个是来谈生意的大富豪,一个是身陷逆境的破落女,我相信贺峰的这个举动并无它意,而只是“绅士风度”而已。不过对于雅思来说,这个在低谷时的一丝暖意,也只有当事人能够体会得到,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这第一次相遇,可能双方都会有一个印象,这种印象,恐怕不只是人的外表,也许就有一点特别。

时间过去一阵,雅思和她那个“跳海”老公的事情也告一段落,结果是:她离婚了,她也破产了,她现在一无所有,但她重新站起来生活,她工作,也“抓到”一个富家男朋友,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她不想再失败,被人抛弃,她也知道讨这个男朋友的欢心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不,他爱看抽象画,她也得奉陪他来画廊了。

贺峰很懂欣赏艺术,他爱好广泛,博学广识,他是这间画廊里的常客,这天在等朋友之余,他正在看一本杂志,一篇“高跟鞋女王”的文章吸引了他,那正是康雅思的从前。

“其实我最喜欢抽象派的画了……我也是啊,很多人看不懂抽象画,其实抽象的定义呢,是把客观的景象,在变化无常的偶然解放出来,令抽象画呢更加具有永恒的价值,这种感觉我最喜欢了……”

田瑞和雅思的对话,静静在旁坐着的贺峰全都听到了。他当然还记得雅思,那个他递过纸巾的少妇,不知怎么,这个女孩给他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雅思等田瑞,突然看见贺峰,她好像感到很惊讶,于是过来主动打招呼,“贺先生,这么巧啊?”,“康小姐,很久不见啊”贺峰起身很有礼貌的回应,“是啊,没想到你这个大忙人也会来看画的”,两人寒暄了几句,贺峰走过去会朋友。

雅思坐下来随手翻了那本杂志,当她看到里面对她过去生活的描述时,她的反应是将它偷偷地撕下塞进手袋。她不想在这个时候面对自己的过去,更不想让别人看到,当然是种自欺欺人的做法,但她又能怎么样呢?

在从雅思对田瑞的刻意背定义式的献媚中,从雅思在看到报道自己的文章时的神情举动中,贺峰对这位女子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一言不发地在旁静静观瞧,心中却是会心一笑:好一个聪明的女孩,但她还需要点时间。

雅思的这些做法,可能在许多人眼里是不屑的,甚至是招人鄙夷的。但在贺峰眼里,这却是另一种欣赏。他看了那篇文章,也看到了雅思的一举一动,他懂得她为什么会这么做,也懂得她过去的经历对现在的她来说是种什么样的影响。在同虞苇莛的对话中,体会到的是,贺峰对人心的深刻洞察和看事物的敏锐眼光。

这时的贺峰,对康小姐也许是一种关注,也许是一种欣赏,也可能是种回忆。30多年前的他,见到虞苇莛的时候,或许有过这种感觉,但是30多年过去,这种感觉已变成了一种客观欣赏。他在雅思的身上,似乎看到了红颜知己的影子,他对雅思有了一点注意。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话没有两句,一切却很明白。

画廊的确是品位高雅的人常去的地方,他们第三次的见面,依然是这里。

雅思不是很懂得艺术作品,但她对于与田瑞的关系已经开始有了更深的思考。她知道自己想要的伴侣,决不只是家里有钱的弱弱男,可是那能怎么样呢?自己离过婚,破了产,又不安于现状,能再找到田瑞这样的也许就够幸运了,但自己真的甘心吗?

人总有迷失的时候,看不清方向,雅思没有迷失,她只是觉得自己有了方向并不清晰,怀揣着这样的思绪,她注视那个雕塑品已经很久了,自己的电话响了也没听见。

电话的声音,引来了另一个看画人的注意。贺峰又来欣赏艺术了,他对艺术鉴赏有很高的造诣,要不是隔壁那个人的电话声,他还真没注意她也在这里。

他双手背着,手里拿着艺术品简介的小册子,行步欣赏,总是那么淡定内敛。转到下一个展品,他的眼神似乎带着一丝寻觅,寻觅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

“麻烦你拿一本这次展品的小册子给我,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忘了拿了”,显然雅思对于刚才的那个雕塑还耿耿于怀。她不怎么懂得艺术,但是她有灵性、有悟性,什么事情一点就通,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雅思坐下来拿起田瑞送给她的漂亮手表,她看到这块表如同看到这个人,于是叹了口气,若有所思。

“你是不是要这本小册子?”贺峰很绅士地走过来递给她。雅思的紧张感似乎有点像小学生见到偶像一样,哈哈,这个挺正常的,一个香港第二首富,知名度就不必说了,他现在面对面地与自己坐下来聊天,是会让对方受宠若惊的。但雅思起初的这点儿不自然,却被贺峰淡定自若的谈吐,慢慢化解了。

贺峰:你似乎很欣赏这些雕塑作品啊?

雅思:其实我不懂得欣赏的,不过刚才看到那个雕塑有点特别,但是我怎么也想不通它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所以就想拿小册子看看介绍了。

贺峰:其实这种艺术性的东西,有时看了也未必明白。

雅思:那倒是。

贺峰:不好意思啊,我不是说你不懂得欣赏。

雅思:哈,什么人说什么话,是什么意思,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贺峰:(听这个聪明女这么说,他很欣赏的笑着点头)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不凭着你的直觉来体会雕塑作品的意思呢?一个艺术家做出来一个作品,被这么多人欣赏,就一定有它的感染力的,至于每个人怎么去理解,还得靠观赏者自己去感受。

雅思:那你看了这么多雕塑作品,你有什么感受呢?

贺峰:我觉得很舒服啊,使我的脑筋轻松点了,所以一有空,我就来这里看看。

雅思:那倒是,你日理万机,是需要放松一下的,不过我没想到你放松的方法,是来这里看展览啊。

贺峰:偶尔偷得浮生半日闲,也不错的啊。(这句话显然是对刚才雅思的那个电话说的)

雅思:我不是偷闲,我是偷懒,我今天装病请假,不上班的。(面对这样的人,雅思也没必要说假话的,她很坦然应对,觉得也舒服。听到这样坦然地回答,贺峰也很舒服)

贺峰:哈哈,我不是你的老板,对你的这种做法,我不予置评。(两人都轻松的笑了)

贺峰:(看到雅思的手表,就知道是谁送的了)手表很漂亮,男朋友送的?舍不得带?

雅思:(像是被说到自己内心隐患的地方,她条件反射似的马上将表盒关上,有点尴尬) 表带有点松了,我想弄好了再带。

贺峰:(把这些举动看在眼里)田瑞很乖的。

贺峰:(雅思很惊讶)我和他爸爸比较熟络,他现在退休了,把生意交给大儿子打理,我和他少了点联络。(看似无用的闲话,反而使他们接下来的对话顺理成章)

雅思:是啊,他对他大哥就好像爸爸那么尊敬的。

贺峰:现在有这样的年轻人,真是没的话说。

雅思:是啊。(她很不自然的认同)

贺峰:(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不过,有时候理想的对象也不应该就这么简单的,是不是?

雅思:是啊。(依然是不自然的认同)

贺峰:(知道她是怎么想了)你的工作,是要接触很多不同的人,对你的理想对象,有一定的要求,那也是应该的啊。


刚才还很不自然的低头应声,此刻马上抬起头,眼神中带着会意、认同,通透。 她没想到,面前这位高雅的陌生人,能看懂她的心事,有意提点她,这与她内心的独白一拍即合。

这第一次画廊谈话使雅思干净利落地下定决心与田瑞分手。她很高兴与贺峰的这次“听君一席话”,她不是一时意气用事,而是使自己的方向更加清晰,她有着很令人心痛的经历,对她来说,也是个不小的包袱,虽然她很想精力充沛地生活,可是过去的浊浪时不时地在她心口的岸边拍打,她很坚强,不会对此低头,但是内心的隐痛又有谁会知道呢?这不,因为看到一本杂志写到自己的过去,她心情不好,也学那位“智者”来到画廊放松一下。

贺峰也看到了那本杂志,他心中的想法,就在他特意推掉与别人午餐的那一刻表现出来。也许,他只是碰运气觉得雅思也会在那里;也许,他对自己看人的眼光真的这么自信,总之,他们为着各自的理由又在画廊相遇了。

贺峰:嗨!

雅思:这么巧?又来松弛神经啊?

贺峰:(笑着说)那你呢?

雅思:我也学你这样,放松一下自己喽!坐啊。

贺峰:感觉怎么样?有没有用啊?

雅思:我修为不及你,帮助不大。不过今天能够见到你和你聊天,我想今天也不是我最差的一天。

贺峰:我看到那本杂志,我想是因为杂志里面的报道,令你不开心,所以才来这里的,是吗?之前我觉得这份工作挺适合你,没想到给你这么大的压力呀。

雅思:有因必有果,我既然选择这份工作,预料到了,不过没想到这么令人受不了。

贺峰:如果真这么受不了的话,何必勉强自己呢?

雅思:那不做公关,我还能做什么呢?

贺峰:我相信,你清楚自己应该要什么。你这份工作的性质,只是帮你找理想的很好的渠道

雅思:(带点儿自嘲的笑)所以也只好继续做下去了。

贺峰:人是应该望得远一点,你穿着高跟鞋,是不是应该望得更远一点呢?

雅思:(被他逗乐了)连你也笑我了哈。

贺峰:(也笑了)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高跟鞋是你过去的一个包袱,令你不舒服的话,你不如脱掉它,或许你会更轻松点,可以走得快一点去追求你的理想。

雅思:(又是会意、钦佩的点头)我想我真的要请你喝东西了,真的很多谢你!


两人举起手中的水,碰杯。

这第二次的交谈,她不再像第一次开初那样局促、紧张,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交流。她不但认同他所说的话,而且更欣慰于他比别人都明白自己的心思与无奈。

三次画廊相遇,两次精神交流,对于雅思来说,受益匪浅。她的思绪不再停留在原来的地点,从惊讶、拘谨、细细聆听,到会意、赞同、钦佩,雅思对于面前的这个大富豪有了不同于其他人的看法。

贺峰的睿智成熟,深深地吸引着雅思,他看似不经意的提点,对她来说确是举重若轻。他对她来说,像一本书一样深厚;他对她所说的话,更像是做为长者、智者,或是哲学家,正对一只迷途中的小鹿,精心地指导迷津,使她豁然开朗,从而看得更远。而雅思一点即通的灵性,更是博得了在贺峰心中的阵阵掌声。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交流,感觉上是那么匹配,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他们就这样开始相知了,他在暗中提携她到自己那个知己朋友的大公司里工作。她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不负众望”,干得非常出色,就连一向冷傲自赏的虞苇莛对这位小妹妹都另眼相看,她不但欣赏雅思的聪明干练,更欣赏的是——她好朋友的看人眼光。

雅思由于工作关系,有时可以接触到贺峰,不过机会不多,但每次彼此留下的印象都很好,言语不多,总是会心一笑。 而他们之间的这种交往,直到布吉燕子洞的“英雄救美”之后,正式改变了。

雅思因工作上的问题,不可避免的得罪了宋世万的三姨太,这位宋太太很会报复,她把雅思独自一人丢在了燕子洞里,吓吓她,让她自己在那里过夜。贺峰知道后,展开“寻人大行动”,“英雄救美”的故事再次上演。

贺峰从巢穴里救回哭得像个泪人似的雅思,他们在那一刻的拥抱,象征着什么?或许在彼此的心中都有了答案。泰国的夜晚很宁静,他们共进晚餐,气氛也与白天有着强烈的反差。

雅思举杯感谢贺峰的“救命之恩”,两人妙语连珠,谈笑风生,说着说着,她突然转了话题:

雅思:那就为我今天没被老虎吃掉,而你又谈了一笔大生意干杯吧!

贺峰:(故意皱了一下眉头)怎么你不觉得做成这笔大生意的人,是宋世万吗?

雅思:我只知道你投资的这所能源公司又多了一个更有实力的搭档。

贺峰:你也看过资料的,不可能不知道,我这宗生意是中途被人截胡了。

雅思:我这种小女生真的有很多事情不懂,不过我还明白什么叫商场如战场,有时就算站得住脚也要知道什么时候攻,什么时候守,不能只看表面的。

贺峰:(心里一喜,但表面故意诧异)你不觉得我亏了吗?

雅思:(会心一笑)做生意的事,今天可能是亏了,但是以后可能赚得更多,你做生意眼光那么独到,我相信你一定知道怎么样把这间公司发展得更好。

贺峰:(假装不赞成)说得我好像很有远见似的,其实我很可能是被人欺负到头上都不敢吭声的?

雅思:忍得住不吭声可能是因为害怕,也有可能是想顾全大局,不想因一时意气而影响整件事。


话到这,雅思望住贺峰,他没有说话,但眼睛里分明闪动着令人惊奇的光芒,她知道,这是对她这一番“宏言高论”的认同与赞赏。

高山流水,知音难寻。30多年来,所谓的红颜知己,都没察觉到自己对宋世万唯唯诺诺的原因;自己的儿子也没体会过爸爸委屈求全的良苦用心。而如今,面前的这个女人与他是那么心灵相通,她不但能理解自己的所言所行,还能会意自己的心思,他怎能不激动呢?虽然总是那么内敛含蓄,但他此刻的心情,就如同他那深邃的双眸一样,被对面的那个女人看得清朗、透明。他一瞬间流露出的狡讦眼神,似乎在传递着“我们是同类”的讯息。

他们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回望这个过程,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是偶然?是必然?是归功于雅思耍的种种手段?还是得益于贺峰自己的主动结识?我想,对于有心的人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而是条件。

她耍聪明引他“英雄救美”,是因她看出他对自己的关心、注意,与他“坠入爱河”意味着什么,她自己最清楚。但是,所有这些却丝毫不妨碍她对他的真实感情,她崇拜他、钦佩他,他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她,她与他在精神上是匹配的,如不是这样,那她所做的这些都无了意义。

反过来呢?也是一样的。他对她的关注、关心,不单是一种好感、欣赏,更重要的是一种理解,一种普通人不屑于理解的理解,一种普通人不屑于欣赏的欣赏。虽然他们彼此交往的时间不长,但实例证明,心灵上的相通,似乎并不与年龄、时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有些人相处一生,也不觉彼此相知;有些人擦肩而过,却觉相见恨晚。人世间的事情真是复杂多变,因为人本身就是这种立体的动物,有什么事能一线划分的绝对呢?

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贺峰与雅思,是“两个冒险家的惺惺相惜”,因为他们都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内心。

她积极进取地追求更美好、更高层次的生活;他运筹帷幄、深谋远虑地为自己“NO.1”的野心进行铺垫。这样“轰轰烈烈”的两个人在一起,必定会撞击出不同凡响的火花,也会有着不同凡响的经历。普通人承受不起这样的“震荡”,但是贺峰与雅思,他们不会承受不起。

贺峰带着雅思去听歌剧,他带领她提升精神上的宽度,他包下了剧场,整个剧院只有他们两位观众。和着回转的旋律,他带着感情握住了她的手,她激动的泪水溢出眼眶,那一刻,她是真的想得到,他是真的要给予。

他们不为人知地频繁交往着,他总是那么彬彬有礼、入微细致;她总是那么矜持有神、大方得体。他约请她吃晚饭,她有事来晚了,使他因等她坐了很久,她再三道歉“不好意思啊,刚才让你坐下来等我这么久”,他却温柔安抚,“从你坐下之后,已经说了三次不好意思了,我想你应该多些了解我,我从不介意花时间,等一些值得等的人……”,她感激又幸福地笑了。

很喜欢听他们之间的对话,总是那么含蓄、会意。从爱情来说,这种美感,不亚于对任何艺术品的欣赏,而对于当事者来说,就更是一种享受。

他们就这样爱意渐浓,她要过生日了,他决定邀请她的父母共进晚餐,以表达两个人的关系。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就像他们预想的那样,这段年龄相距近30岁的忘年恋,还未公开,就已经在她父母和他儿子那里拿到坚定的否决票了。他们并没有因此受什么影响,也谈不上是对彼此的一场考验,可真正有影响的,是虞苇莛对贺峰的提醒。

不管贺峰之前有没有看穿雅思的心思,也不管他是否真的知道她之前那些“骗人”的手段,总之,在听到虞苇莛的一番“真相描述”之后,他还是非常有失落感的。

在他含蓄的提出分手后,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只有天知道了。 一边是她真的伤心得要命,一边是他拿着戒指若有所思。有了这样的不割舍,那对于后来的布吉重逢,就可以让人理解和接受了。

当他们再次相遇于燕子洞的时候,一个是对原有发生过的美好的畅然回忆,一个是对曾经“英雄救美”的行动中并不否定的回想,当他们四目相对,惊喜对方的存在时,所有的一切难过,都已经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彼此深情地相拥和无比幸福的舞步,因为他们已经明白了,曾经的一切,都是有着真心实意的爱在里面,这难道还不够吗?

这时的贺峰与雅思,心中只有彼此,也不会再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情到浓时,他们闪电式在布吉注了册,他们知道要获得家里人的支持,是多么的困难;他们也知道回到香港,要面对多少如浪潮般的反对声、诋毁声,但是他们这样做了,就在布吉,就在值得纪念的燕子洞的国度里,迈出了最终定格的一步。

飞机上,他握住她戴有结婚戒指的手说,“不需要担心,他们会明白的”,她反握住他,神情坚定地说“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多么美好的爱情,他们结婚了,在没有任何家人朋友的支持下,在泰国确定了关系。妈妈着急了,姐姐失落了,儿子愤怒了,朋友讽刺了,这就是他们结婚归来面对的状态。

不过没影响啊,他们俩人不照样幸福吗?看着他们紧握的双手,互望的眼神,与这些相比,那些反对声又算得了什么呢?她最终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他的儿子却从始至终地反对,但无妨,他们不再认为这是问题。

有情人终成眷属,一点不错。我到今天都相信,在盛大的“世纪婚礼”上,贺峰那段“感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宣言,不单深深地感动了在座的每一位听众,也深深地感动了他自己。我相信,他的这段经典的、带有激情的爱的表白,没有一句是虚假的,都是出于肺腑之言。

如今回望这些,心中不免隐隐作痛,不管怎样,曾经的美好是真实存在,那就值得每一位有心人珍藏。还是来听听贺峰此情此景的感动吧:

“大家好,今天能够得到众多亲朋好友的祝愿,我觉得非常的荣幸。还有,像我这个年纪,能够遇到一个相爱、相知的终身伴侣,我更加要感恩。我同jessica(雅思),相识并不久,但我们经历了好多,能够来到今天,非常的不简单。人与人之间,能够风平浪静,而建立一段关系,是种福气,但同样,就算是波折重重,也同样是种恩赐,因为只有这样,你就更加会学懂去珍惜。

在座的许多朋友都可能曾经听过,我今天之所以能够和jessica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我们在布吉的一段重逢奇遇。不错,如果不是一些时局问题,我不会临时改变行程到那里;不错,如果不是心血来潮,我不会突然独自一人去那岩洞里散步,我很庆幸在那儿能再遇上jessica,但我更庆幸的,是我在那儿再遇上我自己,一个重拾勇气的我,一个终于不再逃避,而能够坦白面对一份感情的——贺峰。

我也相信,成功是没有侥幸的,上天给了你机会,给了你际遇,如果你不去争取,不去努力,遇到困难就轻易放弃的话,是不会得到真正的成功。同样,要拥有一段圆满的感情,光靠一个人单方面的努力是不够的。
虽然说良缘由天订,但如果两个人不去努力,两个人的心灵不一致,遇到困境,就轻易放弃的话,我和jessica今天就不会手牵手站在这里接受大家的祝福,所以,我除了感恩之外,更加要感激的是——我的太太”。


画面上映出他们在泰国的幸福时刻,是彼此爱意浓浓的相拥起舞。他快60岁了,她只有32岁,不容易啊。

他们有着唯美的爱情,有着幸福的婚姻,他们从不认为年龄上的差距对于他们之间的沟通有任何问题,他们是心灵相通的,彼此深深地相爱,还会有什么问题呢?

如果说燕子洞是他们爱情的象征,那画廊就可以说是他们相知的见证。所以,在前行的奔驰车里,一开始就听到这样的对话:

雅思:其实你想带我去哪儿呢?

贺峰:想同你喝杯咖啡

雅思:想喝咖啡是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个画廊,那里面的咖啡你很喜欢的,是不是那里啊?

贺峰:你真的好!最了解我。

雅思:可惜那个画廊不了解你,应该还没开呢。


原来,他是为了爱情,买下了这间画廊送给她。这种意义,对于他们俩人来说,是不言而喻的。谁不感动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情景总是留在我脑海里。我现在想想,觉得他们最幸福的时刻不只是“我要饮汤”的撒娇;不只是婚礼上慷慨激昂的爱的宣言,还有这段去画廊,手牵手,品不尽的情景对话。

我突然想起贾宝玉和林黛玉的“蓑笠翁”对白,她说他的“雨衣”很好,他自然地说“回头我给你也拿一件”。这样的爱,没有“我老爱你了”,“我可喜欢你了”,“咱们俩亲一下吧”这样看似肉麻又肤浅的表面,而总是那么含蓄、深沉、惺惺相惜。充满爱意地望住彼此,就知道你中有他,他中有你;深深地握住彼此的手,爱从手心里流淌进心灵,这是种什么感觉呢?有什么爱比这更唯美?更深沉?

他们的婚姻无比幸福,他对她总是那么温柔体贴、绅士细致;她对他总是那么会意。但是,就算再美好的爱情也要归于现实,夫妻之间偶尔的小吵小闹,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她因为想要孩子的事误会他,她说自己的这个痛苦不知道对谁说,他却温柔的安慰:

贺峰:以后有什么事,你都要同我说,无论什么话题,什么烦恼都好,两个人在一起,不光是要分享开心的事,也要分担不开心的事,我们是两夫妻啊,只要你什么都同我说,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对吗?

雅思:但我想要宝宝这件事,我们两个都解决不了的。

贺峰: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我不想你有这么大的压力,一切顺其自然,好吗?


每当看到这段,我都会为他们俩人感动。我为妻子有这样的丈夫而感动,我为丈夫有这样坦心相对的妻子而感动。很多人一直在说,贺峰和雅思的婚姻其实很简单,他是看准了她的精明干练,她是看准了他的钱财地位,他们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我不想对这种观点有任何评论,因为我觉得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这种看法一点意义都没有。

她是精明会算计,他是狡猾有地位,那又怎么样呢?蒋介石和宋美玲之间不是爱情吗?再不要说她是因钱才嫁给他,再不要说他不是真心爱她。

雅思深爱着丈夫,更为他怀上了爱情的结晶。当他知道他们之间有了个小生命的时候,也是同样的高兴。他老来得子兴奋不已,她更高兴,一是因能再次怀孕非常不易,二是因孩子的父亲是她心中“最杰出”的丈夫。

他们什么都有了,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孩子,更有了一个全香港最富有的地位。这时的贺峰,已经是将宋世万踩在脚下的香港第一首富。

我相信,看到第50集《珠光宝气》的所有观众,都会对眼前的这一幕目瞪口呆。在为岳华先生那让人叹为观止的精彩演绎而拍手叫绝,为贺峰终于从永远被“欺负”、被“凌辱”的环境中瞬息蜕变而大快人心的同时,却深深地让人感觉到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 儿子面对这个曾经那么熟悉,而现在觉得完全不认识的爸爸的那种表情,“我想看清楚,我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我从前认识的那个daddy”,让人感觉到他心中那种无可名状的困惑、凉意和恐惧。

雅思的反应如何呢?虽然结婚之前的那段“宏言高论”令她断定,贺峰不是真的甘心屈尊于宋世万之下,但她也为丈夫一直以来都对宋世万的唯唯诺诺疑惑不解,甚至对他说,她对他很失望,她是不是看错人了?当这一切发生后,所有的答案都有了揭晓,她是最能接受的那个,也是不安的一个。来听听她为什么会不安

贺峰:我回来了,还买了份礼物给你。

雅思:是什么?

贺峰:你自己打开来看啊

雅思:哇!这件旗袍好漂亮啊

贺峰:恭喜你就快成为俪群会的主席

雅思:(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贺峰很得意地歪了下头)

雅思:是啊,你贺峰要知道的事怎么会不知道,你要做的事也一定可以做得到,还会很小心,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可能会知道,即使我们误会你,你也不会理的,最重要的,就是可以成功。(看到他的反应,想到之前的事,她满口埋怨)

贺峰:是,我要成功,我要因为我的成功,(将雅思搂在怀里)而令我身边的人变得更加好。对于terrence,我怕他的冲动会破坏我的计划,至于你,我是不想你担心。 有句话我只会对你说,我可以接受我自己的失败,但我不想被你见到这个事实。这中间我也很矛盾,为了要成功,我刻意做了好多在宋世万面前贬低我自己的事,我知道你不好受,甚至于会对我失望,我真的很怕输,很怕被你认定,我是一个无能的人,但我又知道,只要我这样做下去,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到时候你就会对我另眼相看。真的很幸运,终于有了这一天,之前令你不开心,sorry啊,希望从今天开始,你会真正的了解我。

雅思:(非常醒悟地握住他的手,很激动)其实我明白的,我知道我老公是很能干的,应该说,你是最能干的那个。但你之前一直这么做,我真的觉得很乱,我在想,我是不是看错人了?但是今天,我知道我没有看错人,我真的很开心。但是我又很气我自己,为什么我不相信你呢?为什么我没想过,其实你是有苦衷的呢?你明不明白啊,我们每晚睡在同一张床,但是我不了解你啊。

贺峰:(对她说的这一切感受,都很理解的点头)我明白,因为完全都是我的问题嘛,不过你相信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你只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从雅思脸上幸福的表情到思绪转念的不安,这一个拥抱,意义渐深。

“每天晚上睡在一张床上,但是我并不了解你啊”,她很爱他,她为他感到自豪,但为什么心里不是那么清朗呢?一句“你只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深深相信。她不会管别人怎么看他,她理解他、支持他,这就足够了。

雅思生活在幸福里,被贺峰的安全感包围,她感到舒服极了。她不是傻子,她记得她从前经历过什么,自己是怎样重新站起来,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天的幸福是怎样得来的,是谁给予的,所以她真心实意地对妈妈说,“我真的很珍惜我现在的这段婚姻”。

也许是生活太过美好,不出点波折就好像不真实似的。她撞死了人,妈妈为她背了黑锅,这件事情,对雅思的影响是沉重的,好在,这个时候爱她的丈夫在身边温柔的安慰她、体贴地照顾她、帮她解决问题、保护她,她还是幸运的。但是,当贺峰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的时候,又会是种什么样的境况呢?

我想,贺峰在菲律宾被绑架的那段日子,雅思一定是难受得要命。她已经习惯了他的保护,现在他不知生死,叫她如何是好。她抱着妈妈痛哭,最后,有惊无险,贺峰平安回来了。

但是,贺峰表面没事,可从此以后,一切都变了。他不出门,不见人,对身边的一切都持怀疑态度,他性情大变,脾气越来越急躁,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他让雅思替他打理集团生意,把她推上前台,他在幕后操控,为的是“别人知道我的事情越少,我就越安全”,来缓解他内心的恐惧。雅思为丈夫担忧,知道他受了很大的刺激,她很想帮他,希望他好起来,但他不肯看医生,不承认自己有病,各方面都越来越差。

贺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有人说,如果不是绑架事件,他受了刺激,贺峰不会变成那样,他和雅思之间的感情也不会变,他们会照样幸福下去,看着孩子长大,然后到了一定时候,他生老病死离去了,这是合理的结局。

也许是我们对贺峰与雅思这对恋人放入了太多的感情,所以对于他们之间的种种都不愿接受坏的方向。

其实,如果没有绑架事件,那要是有其他事件呢?如果没有绑架的意外,那要是有其他的意外呢?如果曹操没有将“乌巢”的粮食烧尽,那袁绍是不是就能打败他呢?如果不是一声惊雷,刘备是不是在曹操面前没有借口来遮掩了?如果毛泽东多吃半片安眠药,中美是不是就不能建交了?如果不是乒乓球,尼克松是不是就不能访华了?

这些如果,真的能回答吗?我们看到的往往只是意外,而忽略的,是意外背后的本质。

贺峰被绑架之后性情大变,他的确是受了刺激,但是不是每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都会像他这样的状态呢?

我们回头看,一个可以隐忍敌人几十年以蓄势待发的人;一个可以将知己朋友拿来出卖利用的人;一个一朝得势之后就要吞掉其他人的“NO.1”。也许从商场如战场,“做生意只分赚到钱与赚不到钱,不分忠或奸”的角度上说,他的这种做法,见仁见智,不会令所有人不齿。

但是,一个一生人之中最爱、最在乎的只是自己的人,才会在威胁到他自身最大利益的时候,感到无法容忍的恐惧。如果一个人最爱惜的只是自己,最在乎的只有自身利益,那当威胁来临时,他对别人的关怀又有多少温情呢?

贺峰似乎都符合这些条件,这样的人,是因为绑架受了刺激才变成另外一个人吗?

将贺峰后来的所有变化都归咎于绑架受到的刺激,这种说法,应该提出质疑。

绑架事件,其实是引向他内心阴暗一面的路径,而并非只是为他后来所作所为的一种开脱。

有人说,虞苇莛与贺峰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她对他的报复,是她在贺峰与雅思之间的关系上使了一个坏,我觉得这样的看法,是种误解。

贺峰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过虞苇莛,这种做法,不单是出卖了一个知己朋友,也同样出卖了他们之间30多年来所建立的感情。就像虞苇莛自己说的那样,“一个30多年的朋友,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点也不认识他”,30年好像一场虚幻的梦,她的知己也许只是一种虚拟。

但是,这30多年,是这样走过来的,它确确实实地存在过,我想,就因为这份确确实实,她才在最后时刻又去见他,因为她坦然了,但是他没有。

当她说,不是她还介意出卖那件事,而是他介意。当她说出“因为你从来都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的时候,我觉得贺峰的心里像被刀子捅了一样的难受。她把他看透了,他本想以居高临下的态势看她,以抵消在她面前的心虚感,没想到反而被她狠狠地踩在脚下,他其实很可悲,甚至说很可怜。

“人与人之间是相对的,你不信任人,人家也不会真心对你”只是一句实话,很客观、很中肯,希望他能回头是岸,但并不指望,因为到了这个程度,谁能改变得了谁的想法呢?

我始终不认为,虞苇莛这“人之将死”的一席话,有任何叵测的居心,如果说有,那也只能是贺峰以他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虞苇莛最后回到那个岛,我觉得,不是因为她对贺峰还有感情,而是要给自己的一生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虞苇莛是个不凡的女人,令人敬佩,她没有因为一个贺峰,就否定自己曾经所相信的、曾经所看到的、和这一生所走过的路。她不用靠求一份清醒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她是个真实的人。我觉得,她最后是无悔无愧,坦然的离去。而贺峰呢,他求来求去,求到了什么?

两人之间的衡量,虞苇莛才是最清醒的那个。

所以,贺峰与雅思之间,根本是贺峰自身的问题,何怪他人?!

从前的贺峰,温文尔雅、内涵丰富、品位独到,是“无限接近完美的极品男人”,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终身伴侣”,我们被他吸引、为他着迷,认为他无懈可击;后来的贺峰,疑神疑鬼、目光冰冷、寡恩冷酷,这样的两面,都是他,他其实从未变过。

我有时在思考,要想真正的了解一个人是多么不易,一个人真正的成熟是多么不易。再绚烂美好的景象,也会有它的不完美;再美好的事物,也会有它的残缺。虽然心里接受这个世间事实,但当真正面对的时候,依然会感到伤心、失落。这原因,我觉得是人人都向往真善美,没有一个人生下来就想当恶棍、做坏人。你以为你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其实不然,有些东西你是无法把握的。贺峰与雅思,他们曾经总是相惜的望住对方,抚摸着彼此的手,这样的爱情,本可以有基础、有条件的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夫妇”,但是,拨开他们如巴洛克曲式华美爱情的外衣,里面深深隐藏的,是人性的深刻冲突与道德观的探讨。

人都不能用一线划分的好与坏来界定。谁是绝对好的人?谁是绝对坏的人?我想,几乎不会有。most people live in between. 人生很复杂,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对或错。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无常,你越希望它怎样,它就越不是那样,不是它要和你做对,而是,人性的丑恶、阴暗,就像人体内的癌细胞一样,可以让它平稳无忧,也可以让它诱激裂变。人心难测的原因,是人都是那么自私的动物。

雅思尽心尽力地为丈夫做所有的事。她要打理庞大的集团生意;她要为俪群会的事物繁忙;她要到画廊里处理相关事宜;还要为体弱多病的儿子往返医院;更要照顾她那个精神思绪上,已经出了问题的丈夫。

她真的很辛苦,为了帮贺峰打理好生意,让他安心,她全力以赴地完成丈夫下达的“任务”,甚至不惜拉姐姐下水。她很难受的,她也不想的,她这么做的原因,照她的说法是“全都为了这个家”。

她清楚的知道,她的丈夫、她的儿子、她的地位,她如今拥有的这一切,都是得来不易的,她统统都不能失去。她只有横下心来,孤注一掷,为了保住这一切,她可以牺牲其它的所有,甚至也包括自己的姐姐。

但是,这样决绝的用意,是否能换来丈夫的一丝理解和体谅呢?没有,一点也没有。事情反而越来越不受她控制,越来越糟。

贺峰越来越离谱,他不相信人,怀疑一切,甚至到了怀疑儿子绑架他,怀疑老婆******出墙的地步。他把儿子撵走,与老婆刀刃相见,最后那一掌,不但打在了雅思的脸上,也打在了她的心上。她伤心极了,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而如今的贺峰,已经让人辨认不清了。

贺峰:(打了雅思一耳光,气得浑身哆嗦,带着自卑又愤怒的哭腔)我应该早就听melissa的话,我应该早就明白,你怎么会一生一世,一心一意对着一个大你这么多的人,何况我还有病,我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同你行房,但那又怎么样?你就有理由出去偷欢,给你老公戴绿帽子是不是?

雅思:(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奋力地哭述自己的委屈)我没有全心全意地对你?我没有这么做吗?如果我没有的话,何必在天昆(公司)为你做这么多的事啊!甚至拉我家里人下水啊……


愤怒、伤心、委屈、绝望、声嘶力竭,他们最后的那段吵架,彼此的精神情绪,几乎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贺峰:你要不是做贼心虚,怎么会出卖一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啊?

雅思:为什么你要将所有的事,都想到最不好的一面呢?我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我以为我和你结婚开始,你就已经知道了。

贺峰:是因为你变了,从我被绑架,将天昆(公司)交到你手上的那天开始,你已经变了。

雅思:变的那个人是你啊,为什么你将所有的责任都要推在我身上呢?

贺峰:melissa说的没错,你根本不会甘心和我在一起,你根本一直在为自己打算。

雅思:我哪里有为自己打算啊?外面所有人都为自己打算,包括你儿子啊,只有我一个人最蠢,一直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听你的话,我一次又一次的蠢得被一个,因为有病不去看医生,已经变得不可理喻的老公说我出去偷情。

贺峰:(举起手)你就是偷情……

雅思:你打啊你打啊……

贺峰:(伤心地看着雅思,慢慢地放下手)不错,我真的想打你,不过想清楚,打你也没用,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了……我要离婚。


这场耗费大量卡洛里的吵架过后,贺峰心脏病突发,死了。

我曾一度担心,贺峰最后,是值得在雅思心中留有美好回忆的离去?还是濒临自身弱点的毁灭而离去?现在看,也许是二者兼有。对于雅思来说,是前者;对于贺峰来说,是后者。

雅思伤不伤心?难不难过?她到底是不是对他的失常心灰意冷,反会影响到自己,而看着他死都不管了?我原来认为,雅思真这么做,我理解她;她没这么做,我赞叹她,不管是理解还是赞叹,她都没有过错。但如今看来,我真的要赞叹她。

雅思为什么要和贺峰这么吵啊,还是因为她爱他呀。他后来的那种状态让人无法忍受,她始终都没有离开他。

“我为了我爱的人生了一个孩子,又可以和他在一起,我很幸福。他使我的生命提升、成熟,我知道他后来很辛苦、也很痛苦、压力很大,又好像患了精神病一样,但是爱情就是这样的,如果爱他,就应该不论什么环境都要包容他、支持他,和他在一起”。

贺峰最后几乎是毁了他自己,也差点儿毁了雅思。他已经不是个正常人了,他过不了正常的生活,精神上和身体上都糟透了,他一把年纪了,面对着年轻的妻子,久未与她行夫妻之事,他心里不自卑吗?

最后的一段争吵,那么激烈、伤心,却也看到了他的真性情,他真的在乎她,虽然——他更在乎自己。


有人始终说,贺峰与雅思之间的爱情是轻绵薄雾,非常肮脏与虚伪。其实持这种观点的人,本身就不承认人性的复杂与真实性。人都是复杂的,人也都是有感情的,爱情是不分谁与谁之间肮脏,谁与谁之间纯真,只要承认有爱在,那就都是美好的。贺峰与雅思之间是真心的爱,他们的感情从始至终都不曾虚假过,而真正虚假的,是这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爱己弃他的本性。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偌大的歌剧院,还是原来的曲目,还是原来的唱者,和着泪水与伤痛,雅思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她哭得怎么那么伤心呢?因为她丈夫不见了,她丈夫曾经在这里握住她的手,为她开启了另一扇门。


有人说,一个人一生的意义很难衡量。有的认为在于此人留下了什么;有的认为在于一个人的信仰;有的认为在于爱;有的说,生命根本没有任何意思;还有人认为,你如何衡梁别人,别人就如何衡量你。而我认为,无论用哪种衡量方式,一个人付出和拥有过真心实意的爱,就是不枉此生,更是有意义和值得的。

贺峰与雅思是两个不凡的人,那就注定了,他们的经历不凡,他们的爱情不凡,他们的结局也不凡。人的一生也许不只有一次爱情,但只有一次是最为刻骨铭心。贺峰对于雅思是这样;雅思对于贺峰,也是这样。

雅思“不愧”是贺峰的妻子,她后来走的路,几乎成了贺峰的翻版。但是,最终她停下来了,她回头是岸,因为在她的心中永远都不只有她自己。

我为雅思喝彩,为这个因没人理解而孤独;因没人依靠而坚强;因经历风雨而成熟;因失去最爱的人而痛苦;因饱受压力而疲惫;因过尽千帆而归于平静的女人喝彩。

她心中最难忘的人,由始至终都是贺峰。当她独自一人坐在画廊里,耳边又回响起那美妙的歌剧旋律,抚摸着手上的婚戒,眼神中、嘴角上,都挂着陶醉的幸福,是啊!贺峰很爱她,她又回忆起他很爱她。

静静的夜晚,熟睡中,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轻轻抬起,放在一个枕头上,她醒来开灯,哦!原来是丈夫贺峰。

贺峰:(看到她醒,躺下来握住她的手,温柔又含情脉脉)躺下来休息要用枕头垫高双脚,才不会脚肿的。
雅思:(幸福地带着困意的睡眼)谢谢老公。

贺峰:(依然含情脉脉)是我应该谢谢你才是。

雅思:为什么?

贺峰:(更加含情脉脉)是你令我再想起为人爸爸的感觉;是你令我再有机会,明白做人老公是怎么一回事,一切都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当然要谢谢你了。


雅思幸福得不能自已,将他握住的手握过来十指相扣,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两人都闭上了眼睛,陶醉在这幸福中……

这样的结局并不令人叹息,很让人接受,并不灰暗,给人一种美好的期盼,因为他们之间的爱情,本就欲说还休。

雅思也许一生都在缅怀那段感情,一生都戴着那枚婚戒,用这种方式,锁住她与贺峰之间,那一闪即逝的永恒。

贺峰与雅思,"我们愿意把他们看作是童话,可这世界上摆明了没有童话存在,但总有那一时刻,他们使童话成真。"

点击(4285) - 评分(292)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47698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減字木蘭花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中意大小狐狸的愛情,心緒隨他們而波動,回憶追此劇的過程,雖然漫長和辛苦,但最後都化為美美的心情。因為美女芬而看,因為雅思更愛她。
博主的MV做的真好,贊一個,博主的空間叫豆豆,是不是因為美女芬演的《水月》和《靈境》呢?
好期待美女芬的《金錢本色》哦O(∩_∩)O哈哈~。
09-02-23 @ 03:42
对不起这位朋友,你说的这些电视剧我都没看过,其实我不怎么看电视的,只是偶然看到了这个《珠光宝气》,确实被里面的蔡少芬吸引了。不好意思,这个mv不是我做的,是在网上找到的。网上有很多做他们俩的mv,不过我就觉得这个做得最好!你认为呢?
09-02-23 @ 20:59
评论源自: 巧芝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作者是岳华迷,分析得很透彻,很好很好的文章。
09-05-06 @ 18:51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豆豆空间

Code: 豆豆空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