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我反常思维的契机及过程

十八、我反常思维的契机及过程

18-04-26 18:15:45, 分类: default


雪峰


  为了说明我反常思维的来源,为了帮助你科学地对待反常思维,我把自己开始反常思维的历程简要介绍一下。首先发现我反常思维的是我爱人,她总说我是个怪人,跟人不一样,后来她干脆把我归入妖怪之类了。为此,我们经常因不同的思维,在许多家庭大事上,无法形成统一的意见,但由于我坚持已见,不愿改变我的思维,她也没办法,我呢,就对她说:"你也许是对的,但给我一次机会,只要按我说的做,每五年我们的生活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若第一个五年没有大的变化,以后我永远听你的。"当然,实践证明我的思维符合客观规律。其实,在我看来,正常的不正常,不正常的才正常。一般人的思维被眼花缭乱的表面现象所迷惑,只顾眼前利益和所在时空,不了解什么是虚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有,什么是无,当然也就无法理解反常思维。有些人纯粹是被自己的傲慢、自私、嫉妒蒙蔽了双眼,被自己的常规思维束缚了心智,也有一些人被自卑、贫穷、固执、疾病、偏见封锁了智慧,以我之见,绝大部分的人被一层层网罩着,没有外力永远突不出来,也许有人会问:"我这不好好的吗,出来,往哪儿出来?难道你不也是与我一样,就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吗?"是的,我也和你一样,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不同的是,我活着,知道为什么活着,你活着,是无奈地糊里糊涂地活着,我死了,知道将去哪儿,你死了,有可能要下地狱。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中国甘肃的《读者文摘》一九八七年第一期搞读者调查时,有一问:"你的爱好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自我麻醉。"这句话在另一期"关于《读者调查表》的汇报"栏登了出来,并评论道:"一位读者在这一栏中悲观地道:'自我麻醉'。他对本刊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同时尖锐地批评了某些不良社会现象。他没有署名。'自我麻醉'恐怕只是一句自嘲吧,他正在积极地思索,并感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

  我为什么要自我麻醉?因为我发现这个世界是倒过来的,人们都是头朝下活着,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倒立的,反的。引起我这样思维的契机是:一九八二年,我在海拔近四千米的祁连山里发电,我有高山反应,心脏每分钟跳动120次,常常感到头痛,浑身乏软无力,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大口喘气,吃饭时噎的厉害,两个月后指甲凹陷,我就向领导提出困难,希望能够调我到山下的临时车间工作,当时分队的李医生(后来他自杀了)也极力帮我恳求领导,但得到的答案是:"这是组织安排,革命工作需要,其他的地方人已满了,你只有这个岗位。"当时的由民工转正,后来当了政治指导员的领导还刺了我一句:"不识抬举。"无奈,我想偷跑,但想不到的是,所有进山的车辆司机都不让我搭车,原来早有规定,未经领导许可,司机是不许带人出山的。我想步行出去,但又谈何容易,卡车从"铁人"王进喜曾经工作过的玉门市要颠簸穿行近七个小时才能到达我们工作的地方,沿途除了偶尔能见到藏牧民的零星帐篷外,几乎渺无人烟,我能走得出去吗。我明白了,我曾经得罪过大队领导,该有此劫。明白了,心里也就踏实了,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要自救。我想,高山上生长的草,它们能在高寒地带生存,必有制伏高寒的能力,我就开始寻找有否可吃的草,幸运的是,山上有一种野葱,看似象蒜,味道象葱,我就开始大把大把地吃,我坚信,吃这种葱,一定可以解除我的高山反应,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野葱的作用,自此生理上逐渐适应了。

  一旦发现生命已无大碍,顿觉天地辽阔,我每天除了睡眠时间外,沉默寡言,再也不求奶奶告爷爷,集中全部的时间,天天坐在山头上,从"组织安排,革命工作需要"这句领导人们惯常应用的简单实用且又颇具威严的口头禅为原点,开始了长达几个月的人生苦思苦想。这一想,虽然当时尚未悟出人生的真谛,但已知晓了许多人生的奥秘,这个奥秘就是反过来看世界、看人生,用颠倒的思维来看事物和现象的内涵和外延。比如,"组织安排,革命工作需要"就是"个人安排,领导需要。""劳动最光荣",我看是"当官最光荣";"劳动模范"就是"愚昧模范";"三好"就是"三坏";"先进分子"就是"没脑分子";"向组织靠拢"就是"向领导靠拢";"革命"就是"剥夺";"服从组织安排"就是"压抑自己个性";"反动分子"有可能是"有思想分子";"好同志"可能是"不坚持原则的人";"调皮捣蛋的人"有可能是"有点才能的人",等等。我表面上在随大流,顺自然,尽量保持与人们与领导的和谐,有时候也表现一下俗气,争个什么优秀、三好,但我内心里根本就没有把周围的人和事放在眼里,但这一切又无法与人交谈,人们都在忙着抓彩色气泡,再说他们又不明白我说的话,我想还是先"自我麻醉"的好。

  出国前四年,当我还是中学教师时,兰州信息事务所所长李正睿先生让我承包其所,我写信告诉他,我要先出国。因为我当时的想法与时代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又怕成为井底之蛙,唯有远离故土,到异国他乡,呼吸点其它的空气,才能验证我的思维的正确性和全球性。今天我能在国外写《生命禅院》,就是反常思维的结果,或许有人认为,我这是机遇好,实际上我是早有预谋,不过你不要认为我是耍阴谋,我只不过用的是反常思维,无为大法。谁能预测自己四、五年以后的事,恐怕百分之九十的人做不到。

  再说下山以后,我先把马列著作,毛泽东选集等正统的东西放到了一边,一头扑进了释迦牟尼和老子的怀抱,去体验他们的思维,随后又钻研易经八卦、奇门遁甲、麻衣相术、手相学、占星术、风水学、八字算命术、摘日学、阴阳五行术、姓名奥秘、黄帝内经、简明中医学、等等被人视为迷信和非正道的学术,并推敲过马斯洛的人的需求层次理论、弗罗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和尼采的超人哲学。

  以上的这一切并没有彻底解答我的问题,随后我在异国他乡当翻译、当卡车司机、跑推销、摆地摊、开商店、搞舞厅、办餐厅、搞快餐、营酒吧,以生活实际检验我的感悟,体验人生的酸甜苦辣,加上我在国内时当过农民、民工、装卸工、文书、会计、党支部书记、公社文艺宣传队指导员、钳工、焊工、汽车修理工、电工、中学教师、机关科室科员、下海当过办公室主任、小时候连续几年放过羊、挖过野菜、拾过粪、捡过破烂、在县城做过小买卖(卖水果)、走村串户卖过醋等,还有抓鸽子、捣鸟窝、养松鼠、在黄河边用背篓抓鱼、到大山里掐藊卜花(做饭用),还有赌博:五龙十点半、翻硬币、掷色子、摸牌九、打麻将、二十一点、轮盘赌都玩过,还抽烟、喝酒(曾经喝至胃出血),抽鸦片(为止痛)。还有从十三岁开始谈恋爱,被校长在全校师生大会上点名批评警告、被同学们嘲笑、讽刺、挖苦,差点停止学业,文化大革命期间当过学校红小兵连长,还被人殴打过(打的鼻血直流),被同事出卖过,被尊敬的人欺骗过,被国际犯罪团伙欺骗、敲诈勒索过。一九六零年差点被饿死,在黄河里游泳差点被淹死、在津国宾杜拉区的山上差点被眼镜蛇咬死,在津国穆塔雷区出车祸差点连车带人滚下山坡。

  我所接触的人职务最高的是朱镕基总理,所谓接触只是相互握了握手,他说了句:"你好,"我回了句:"你好,"仅此而已。其次是津巴布韦邮电通信部部长,他也是一个国际组织的主席,我租住过他的别墅三年。在国外期间,我与一个美国人,两个博茨瓦纳人,几个津巴布韦人一起共事过六个多月,与许多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及几个南韩人,英国人生意上有过较长时间的接触,特别是英国人和葡萄牙人,我们长期在一起学习、聊天、吃饭、郊游。还与一家在莫桑比克的巴西人建立了良好的朋友关系。我所接触的最下层人是居住在津国偏远的宾卡地区的黑人们,我在那里先后住了两个多月,深深知道了什么叫贫穷、什么叫一无所有、什么叫善良、什么叫友好、什么叫乐观。我所受过的教育主要有:高中毕业后在张家口地质技校学习三年,内容主要是机械制图、工程力学、金属材料、钻机、汽油机及各种机床的维修安装,后在兰州教育学院学中文,背诵过《诗经》、屈原的《离骚》及唐诗宋词,又在酒泉教育学院学英文,最后在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国际贸易,主要内容是进出口业务、外贸涵电、谈判、市场学、生意学等,在党校用六个月的时间通读过毛泽东选集1-5卷,学过科普文选1-4集。

  丰富多彩的生活、广泛的学习及社会实践并没有使我彻底了解人生的真谛,真正使我开悟的契机是长达四年的《圣经》学习和不断地思考,我首先解决了生命的起源问题。我曾经认真地探究过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想用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来否定上帝创造人的理论,其结果,上万件令人震撼的事实使我彻底推翻了达尔文的学说,并深刻认识到达尔文在生命起源问题上只是在表面现象上做文章,根本就不了解生命的实质,而Richard Dawkins有关生命起源从水里产生的理论纯粹是无稽之谈,所幸的是,达尔文和理查德毕竟是有科学头脑的人,是贵有自知之明的人,达尔文承认生命最初的一至几个形态可能是上帝造的,而理查德告诉人们要把自己的理论当作假说或科学幻想来看待。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却把鸡毛当成了令箭,气泡当成了铁球,用达尔文和理查德自己都模棱两可的虚拟理论否认了上帝创造生命这一铁的事实,这样一来,就关上了智慧的大门,世世代代徘徊在智慧宝库的门外。

  所谓智慧宝库,就是说我们已进入了更高级的思维状态,这种思维就是佛释迦牟尼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思维状态,也就是我们共产党人倡导的"实事求是"的思维(当然许多共产党人说的和做的不一样,那是另一回事),科学地、虔诚地、无我地、无为地进入宇宙的思维,进入耶稣、释迦牟尼、老子的思维,进入上帝的思维,在这种思维状态下来认识宇宙、认识人生、认识有形物质后面起作用的平常大家认为虚无缥缈、玄乎无迹的肉眼看不见、肉耳听不到、肉身感觉不到,但又对物质世界起作用的东西。

  如何验证已进入了高级思维状态,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大家不妨试试。我们平常的梦境以黑白为主,且梦中的情景,我们的七情六欲,我们所接触到的人,都与现实生活和世界有相当密切的联系,但是,当我们进入高级思维状态时,我们的梦境就与往日不同,绝大部分梦境成了彩色,梦中所遇到的人是从来没有想过或见过的,梦中的环境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有些是骇人听闻的,有些是美妙无比的。随着我们思维的不断深入,宇宙的奥妙将会一个又一个展现在"面前",36维空间也会清晰地出现,我们将会发现,自己拥有了许多特异功能,腾云驾雾、水面行走、穿墙而过、隐身、飞翔、样样都行。在此,我再提出时间的问题,我们通常认为几十秒钟的时间只是弹指一挥间,可就这弹指一挥间的时间内我们在梦中可经历错综复杂的事件,可游玩好长一段时光,我们超越了无法计算的时间和无限的空间。我写的这本书原名叫《超时空之路》,我想大家能悟出其中的奥妙了吧。

  好了,有关我反常思维的历程就介绍到这。信与不信,你自己感悟吧。

  反常思维是探索宇宙奥秘,找到人生真谛的最佳途径。只要我们一步步地进行,最终将会进入一个辽阔的天地,那时,将会惊奇地发现宇宙的本质和生命的奥秘,将会为自己有一个美好的来世神仙境界而兴奋不已,将会更加热爱生命和热爱人类,将会更加珍惜今生今世。

  反常思维的目的是要探索宇宙的奥秘,时间和空间的作用及价值。

  我们现在就进入《生命禅院》的第二篇章,"宇宙时空篇",来看看其中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