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3:辨真录-——般若草供

附3:辨真录-——般若草供

18-05-29 20:03:11, 分类: default


  献给:

  我的每一位知音、知己;
  爱我的人、我爱的人;
  和我心心相应的人。

  辨真就是辨心,通过各种现象明白什么是真心。这里所论之心和古今圣哲所论之心,都是个代号,是个勉强设立的名词。它不是医学上的心脏,也不是《黄帝内经》『心之官则思』的思维意识。但所有动物的心脏和头脑之思维,都是这个真心生化出来的。

  『心不可说』,是因为言语道断,落笔皆非。古今圣贤谁都无法将心的本体说清楚,因为心本空无,又非空无。无形无质,无体无象,但又生形生质,成体成象。

  既无一切,也就无名,既成就一切,一切名的总和就是它。

  心本无言,也不能见闻觉知,但离开语言和见闻觉知便不能悟理求真。若有人能言说心,那是狂妄,那是骗人。

  心虽然是无,但又是包罗一切的妙有,心虽然是空,但又是化生一切的源渊。

  古圣先哲所论之心,千经万卷说的心,都不是心,而是指心明心的路标和寻心归源的方向。方向和路标,能是心的本体所在吗?可叹后世修行者,一生没有放下路标。

  心法心法,乃是由心灵随机所生之法。法不是心,而万法皆来源于心。法炼是人为的,心炼才是自然的。

  心不找不明,一找就错。功不炼没有,一炼就偏。

  心灵心灵,明心则灵。

  心有改天换地移星换斗的能力,这可不是迷信夸大之词,斗转星移、开天劈地、天荒地老、星辰质变,都是心之所为。自然界风雨雷电,山崩海啸,那只是心的小小功能,你那个肉团心和头脑敢站出来吗?

  心不可说,是当你说是时,它必有个非。当你说上时,它必显出下。你说东它又在西,你说内它又在外。心就是这么捉摸不定,因为它是捉摸不出来的。

  你寻找心时,它无影无踪,与你相距十万八千里。你不寻找它,它原来在你的身边,又充满你的全身。

  古人云:『心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心不在上,不在下,不在内,不在外。』你若去找那里也不在,那里也不是,当你觉悟时,心无处不在,又无处不是,那是真正的存在。

  凡知心者,没有知心的感觉,无心的感觉又怎能言说心呢?因此,心在时的感觉,人是表达不来的。

  《中庸》:『心不在焉视而弗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其实这还不是心不在了,而是心灵之光受到杂念的障碍。

  心灵是智慧的海洋。知识文化,千功万法,是智慧海的浪花和波涛。离开大海没有波涛和浪花。

  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云:『离性说法,是为邪说。』性者也。

  法由心生,说法不忘生法之心,心生万法,法不固定,心法一体,用之不穷,凡有所问,应声而发,灵活多变,不障碍于人变、事变、时变。知识文化和聪明的头脑,永远没有这个应万变的功能。

  说法不离心性,即波涛和浪花不离大海,离海谈波,不亦谬乎。

  三教皆谈一个心,万卷经书指路灯,人若不明这个心,苦修终身一场空。

  千古圣哲之经典,其灵魂就是一个『心』,但它不在经书文字间。

  佛教讲『慈悲』,道教论『感应』,儒学言『忠恕』,六字的根子全是心。无根没有命,没命怎流通,天荒地老有尽头,心性一理无始终。

  人有心、物有性,心性本来不可分。飞禽走兽皆有命,山石草木亦有性,天地之间一性通,湖海山泽有神灵,山长草木生动物,水聚自然鱼虾生,此神不是人格化,就是万物真生命。生命由所来,一本心所生,常言『命根子』原本就是心。

  『救人一命,胜造七极浮图』,并非指救人之肉体,肉体是心灵的客栈。留房不留人,人去楼亦空,心在是活人,灵去是死身。肉身是房屋,眼睛是窗户,欲知室内人,由窗观之明,真人若不在,神医难为功。

  『心明眼亮』,心不明两目无神,心若明二目如电。上观天文,下测地理,中通人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其功在心。

  『心灵手巧』手不巧不是手笨,而是心笨,心笨非心体之愚笨也,实乃障碍之所为也。妙手丹青,巧夺天功,传世之佳作,指下之奇功,皆非人体之功能,实属心灵之所化也。

  『万众一心』者,万众生于一心,一心生化万众。这个众不单指人类,凡有形质的、有气有血的、都是万众,故曰众生。有众生,必有生众,能生众生者,非心者何也,此心乃无极老母也。

  『心通万物』,不单通万物,而且通万象,宏观微观无所不包。心通万物,就能心生万物,心连心,根连根,一个大整体,都在无极中。以心观物无有不通,也不过是自己感觉自己而已。

  『心猿意马』,心本清性本宁,意识不明胡乱动,惑乱障碍的是意识,意识是头脑思维。心为主人,意为马,主人不骑,马不能自行千里,理应安于槽中等待主人。未认主的马是野马,一生只为吃食饮水而奔波在轮回中,这正是众生的缩影。

  『拈花微笑』,是以心传心。佛在灵山法会拈花微笑,一言未发,不立文字,直指传心,唯伽叶尊者以心相应而独得其传。真正的心法是无方可传的,但又是任何方法都能传的,关健是看能否越过『拈花微笑』的现象进入心灵。

  『八万四千法门』,门门都是一心所生,所以从任何一门都能进入心灵。但人们往往迷信找门,依附于师门,更没有胆量去破门。
  当你还有一丝法门之感觉时,那就是离心还差十万八千里。真门无门,处处是门,一但入门,并没有门的感觉。破门出关,就是放下门的执着,没有门与无门的障碍。

  『明心见性』,心性本为一体,本来没有分离,明心者必然见性,见性者必然明心。虽说有『明心见性』的说法,但真正达到时并不知觉,一切是空,空而妙有。在寻求明心见性的路上,古人有多种途径。明心虽然说不来,但必须明白心是什么。

  从任何一个事物和现象开始,逆向思辨这个具体的事或物,现象和语言等等,它是怎么来的?由谁生的?这样无限地追下去,追到理屈词穷处,追到无法再追时的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空无,便是心的所在地。

  有朋友会说,那连语言思维都到不了的空无,是没有意义的。朋友,你错了!那是最有用的。开天辟地以来,三界之内宇宙之中,唯有这个空无是唯一的真宝,是万宝之源。

  人生一世最贵明理,明理就是明白至真永恒的真理。理是空的,但它在每一个生命的头脑中显象。在人没有悟出这个至真之密宝之前,无论你学了多少种科学原理或所谓的道理,都是不可靠的。因为你不知道原理道理是谁生的,你的精神和心灵没有去除最终的障碍。明心就是明白生化万理之源,那个语言到不了的地方就是心之所在。心是那种状态的代名词。

  心不是具体的,心包括宇宙间和世界上所有的外延和内涵,所以勉强说它至尊、至大、至高无上、万源之母。

  心是那么玄之又玄,虚无缥缈,遥不可测,迎不见其首,追不见其尾。但心又是至简至易,随处可见,也在你体内,你也在心内。不须迎接,不须追求,心一时一刻也没有离你一步。

  人之所以认不得自己的心,是由于人采取了具体复杂的方法。心难找难明的原因,是因为心本来太简单了。以复杂去找简单,越找离心越远。

  明心为什么又要见性,见性是心灵的实践,能实践才证明你真明心。一旦见性,人就诚信了,矿石一旦成金,金永远不会回到矿石。

  由心的本质而言,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常人贪局部利益,圣人则贪万源之母体,故曰:大贪无贪。无贪也是心的本质,大贪也是心的特点。

  『认觉为师』就是『识自本心,认自本性』。真师就是你的真心,真心就是你的生命。只要你德行圆满,你的真师就会随时见你,因为它从你一降生,就在你身边体内等你,否则,你永远不会找到它。你若以有为法找到任何迹象,都不是真师,所以后世人修炼不成,没有获得真功,其原因就是未遇真师,除万源之母彻知真懂外,三界再没有第二个师傅是真的。

  真师虽然寸步没离,但又不是好请的,当你的心灵环境卫生条件没达标时,它不会传你密宝的。

  『心死神活』就是死去活来,但不是平常理解的意思。《阴符经》云:『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妄求之心不死,心灵之神不会显现。谋划算计之心不敢死的人,永远真活不了。

  人都怕死,都想长生,可越想长生越短命。死神来临除了不怕死之神可以战胜,任何方法都不管用,这个不怕死之神就是心。

  灾难临头,人都求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而不知法力无边的本真之心。这个心就是你的生命灵性,是真正的观世音菩萨,就看你与它通于不通。

  明心的人是不怕死的,因为它知道生是什么,死是什么。它知道生由何处来,死到何处去。不该死的人绝对死不了,不该活的人绝对活不了。到该死时,怕是没有用的,那只能使你失去安祥增加痛苦。因为生不由己,所以死也不能由己。

  『命不该绝』是说真生命永远死不了,因为生命的本质是无极之心。心『不增不减,不净不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所以无生也无死。该绝能绝的是形体,形体由五行化合而成,命一走,形体必然渐渐消解还原。

  生命之光,是无光之光。各种可见之光,均有消失的时候,生命之光是消失不了的,它是产生一切光的光。

  道心和人心的区别是,道心为生化一切的本源,人心是头脑意识的代名词。道心无生,人心是道心所生。道心是无极整体,人心是局部意识。『道心唯微,人心唯危』。道心至公,人心自私。虽然同用一个心字,但含意大不一样。

  心病难治,是说心病没有医药可治。现代精神病、癔病,就是属于心病的范畴。心本清明空无,那能有病?有病的是不正常的意识给形体带来的障碍。所谓心病,就是意识对心灵的障碍,障碍不除,病根不去。

  从心的角度讲,人之疾病都来源于心灵的障碍。一个心理完全健康的人,身体不会产生任何疾病。所以欲求健康的人,将希望寄托于调心是最上乘的智慧。

  佛追求妙明心,道追求大光明心,儒追求明德之心,耶追求大博爱心,回追求真主公平之心。都是一回事,指向一个本源。五位大圣人,都是智慧超凡之人,为什么放弃了财色名利,而去追求这个不可得见的心,如果这个心没有自利利它的伟大功能,五圣绝不会为之勇猛精进。

  一则寓言里讲,有一富人白天享荣华,夜梦受苦役,它的长工白天受苦役,而夜梦享荣华。这不是一样的平衡吗?因为人在梦中并不知梦,享福受苦是心灵意识的感受。心不苦虽苦犹乐,心若苦有乐亦苦。

  圣贤修心,将误解改为正解,出误区走上正道,直接明心,开常乐之源,断苦恼之根。苦乐都在一念间。

  如果明心是虚玄无用,为什么传世之经典都是明心之圣贤留下的,后人为圣贤朔像盖庙,未见给争权夺利者流芳千古。

  说心是没语言的,只能说心的显化和迹象,然后再归心。人人心连心,事事连着心,万物根连根,根子都归心。用尽天下纸,写不完指心。

  人类修身心,归根为实用;明心为用心,心有通天功;奈何宝不用,苦争死无成;三圣明真宝,留经传后人;祖先实践后,代代有高人;天地理至公,人人有一份;愚者求鬼神,智者悟己身;吾身虽微小,心通自然灵;性命本相连,息息本源通;有此天赋心,人人可成真;天地称神明,自我叫精神;天地有正气,我有浩然气,天有至公理,我有浑然体;万物天地生,浑然两不觉;吾欲合自然,去掉己私心,世人我练功,独吾功练我;如人学游泳,先须识水性;欲得先天道,先须明悟心;但以此真心,应物变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