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是这样失落的--《天启篇》之十

伊甸园是这样失落的--《天启篇》之十

18-08-09 18:16:00, 分类: default

雪峰

  我养着两条德国黑贝(Germany Shepherd),属军犬类,一条我赐名曰"仑贝",另一条叫"蓝勃",每当夜深人静,我喜欢在比足球场还大的庭院草坪上漫步静思,这时,两条狗在我周围欢快地跑前跑后,既警戒着庭院,也给我带来慰籍,由于其忠诚,我给它俩的待遇也不错,每日有肉,每月伙食费起码在两百元人民币之上,半月给其洗澡一次,从不呵斥殴打,人与动物保持着和谐的互利生存关系。
  三月前,我那喜欢小动物的妻子从朋友处领来一小宠物,学名叫 west highland white terrier,属小猎狗类,这类狗个头小,但非常灵敏,灵性奇高,既会撒娇,又能看人的眼色情绪行事,由于其讨人喜欢,惹人喜爱,故常与人同居一室,享尽了狗间的荣华富贵。
  领来的第二天,爱人专门给其买了一个很大的圆锅型塑料框,其内铺了一层厚厚的由旧窗纱折叠而成的"床垫",小狗卧在其内,那份舒服的程度不亚于我躺在席梦思床上,为了解决小宠物的拉撒问题,爱人特意找了一个边缘只有三寸高的硬纸板大盒子,里面铺上了一层干净的黄沙,作为小狗的"卫生间",万事具备,只剩享受了。
  不幸的是,这条小狗不用它的"卫生间",却偏偏要把屎尿拉撒到地毯上,爱人查找资料,求师传授方法,反复诱导教诲,这条小狗就是不开悟,依然故我,无奈,我们只好让它夜晚与"仑贝"和"蓝勃"在室外过夜。
  本应享受到的待遇却失去了,怪谁?
  我们人类是不是也有与我家小狗同样的悲哀?
  有一位身高马大的黑人,叫Paul,夫妻两人+两个未成年子女住在一间不到10平米的用破木板搭成的房中栖身,十分可怜,与其交谈,发现心理和精神都很正常,同情心和怜悯心促使我把他们全家接到了家中,我让Paul管理花园,清扫院落,以便通过一定的劳动获得一份工资,足够全家过上一个比较正常的生活。
  一个月过去了,院中的杂草依旧,鲜花凋敝,我在家时,看见Paul 总是在蹲着身除杂草,等我一出门,发现他回去睡觉了。我想Paul 肯定不喜欢这个工作,就把他带到商店专门负责打扫卫生,整理货品。一个星期过去了,灰尘增多了,商店反而显得凌乱,原因出在哪 ?我观察了一下,发现Paul 把大量的时间用在了清洗抹布上了,一块抹布他能站在水池边洗上一个小时。无奈,我让他到俱乐部当保安,给他穿上了一套崭新的保安服,高大的个头加上合身的制服,他显得非常精神,乐的嘴都有点合不拢了,我想这下他能满意了,我给他交代了工作事项,特别嘱咐他遇上醉酒闹事的如何应付,遇上偷窃的又如何对待等等。万没想到的是,他对工作还是不尽心,站在门口象个木头人,小偷把放相机拿走了,他却没有胆量问一声......
  万般无奈,我只好请他全家离开,让其在外面自生自灭。
  这样的例子仅仅发生在我身边的就有二十多例。
  伊甸园是怎么失落的?不是上帝不公正,不是神佛不仁慈,而是我们人类不配在伊甸园中生活,我们没有资格。
  我有一个同事,几年前曾央求我给他发邀请函,帮助其在国外做生意,友情难却,我就积极地为其办理各种手续,待万事具备,只欠起程出国的前夕,他得意忘形,大吹牛皮,且与其三朋四友们在阴暗的角落里开始了邪恶的计划,首先对我进行贬抑:"他,一个在单位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能在国外生存,不就是仰仗了政府的力量吗!他能在国外生存,咱哥们谁不比他强?!"接着,制订了如何先借我力量在国外立脚,然后如何踢开我,最后如何要超过我的详尽计划。我听到如此消息后,当即给他去了一封传真:"情况有变,暂时无法接待,待将来再说。"
  伊甸园是怎么失落的?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有特殊的原因,但其中的一个因素是亚当夏娃自身的原因,不守规矩,擅摘禁果。
  当个人遭受不幸时,绝大多数的人首先做的,就是寻找种种理由为自己开脱,总能找到"充足"的理由怨天、怨地、怨社会、怨他人,就是不从自身找原因。
  当整个人类遭受不幸时,许多人就开始怨上帝、怨神佛,就是不愿从人类自身的道德行为方面寻找原因。或者反过来,祈求上帝、祈求神佛解救人类,却不愿意从自身开始悬崖勒马,求道图强。
  旧的伊甸园失落了,新的伊甸园早已落成,且其大门向所有的人敞开着,我家小狗不守规矩,肯定进不了伊甸园,Paul 太懒惰,不负责任,无用之人不能让他进伊甸园,我的同事虽然积极寻求,但目的不纯,我怎能让其进入圣洁的伊甸园。
  瞎子看不见蓝天,所以说没有天,聋子听不见声音,所以说江河无波澜,无灵觉的人看不见上帝,所以说没有伊甸园。
  神爱谦卑的人,佛度有缘的人,其余的,就象Paul 那样,自生自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