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放弃,不断超越--《天启篇》之五十三

不断放弃,不断超越--《天启篇》之五十三

18-08-25 17:29:52, 分类: default

雪峰

  圆满完成与派遣公司签定的协议工作后,我让妻子和孩子几乎是在有些关键人物"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突然来到了国外,成功地实施了一次人生战略大转移。
  这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放弃,与原单位的关系中断了,夫妻二人的工龄福利待遇没有了,房子失去了,每月固定的工资收入没有了,我在国外辛辛苦苦工作应得的6万元人民币没有了,我的中级职称也失去了作用和价值,自行脱党,再也得不到组织的关怀和照顾了,一句话,过去拥有的除亲情和朋友外其余一切都消失了,我从零点开始了与不同以往的新的人生旅程。
  关掉一扇门,另一扇门会自动打开,在新的天地里开始了新的征程,几年的摸爬滚打,我所获得的是国内原单位一辈子也难以实现的利益,仅仅孩子能顺利考入美国一所大学,能支付其近百万的费用,足以弥补我放弃的一切。
  假设我留恋过去的一切,假如我不果断地放弃以前的拥有,斤斤计较原来的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及福利待遇加上6万元本应得的工资,我就不会有今天。
  我在不断地追求肉体的自由、精神的自由、心灵的自由,与任何企图控制我肉体、精神、心灵自由的势力展开了生死决斗。
  正当我在国外拥有了舞厅、餐厅、酒吧、快餐店、商店,每月有丰厚经济收入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又陷入了泥淖,追逐物质利益和周围人们的啧啧称赞会葬送我的锦绣前程,物质世界是个不断变换,昙花一现的世界,追求这虚无缥缈的东西实质上是在走向死亡。放弃,坚决放弃,只留下一个能维持生存的小实体外,其余的全部关闭。我又成功地实施了一次人生战略大转移。
  这次战略大转移损失的是每年起码五十万元的经济收入,但我获得的是地球上的全部财富也难以匹配的生命,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一个新的时空,一个无法想象的,难以准确描述的空间,尤其当我知道自己只要努力就能到达这个美丽的地方时,那种心神的愉悦即使让我当全世界的总统,拥有天下的一切财富和美女,我也不干。
  人生需要不断放弃,不断超越,如果加入了一个政党,这个组织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那么,我就放弃它;如果加入了一个宗教组织,这个组织限制了我心灵的自由,我就放弃它;如果民族、国家的概念符号束缚了我的精神自由,我就放弃它;如果一套理论、学说、主张不能使我获得自由,我就放弃它;即使妻子和朋友若过分地限制我的自由,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放弃。人最终会死,生都能放弃,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上帝没有限制人心灵的自由,神佛的教诲在终极意义上不是限制人的自由,而是在帮助我们获得最大限度的自由,人人自由了,上帝喜悦,神佛高兴,本人满意。
  林珧说得好:"倘若雪峰'封'了一万个'天使',我等一万个俗人谈经论道,何其快哉!"是的,我对姜子牙下山和诸葛亮出茅庐深感悲哀,若有一批志同道合者,哪怕十来个人在一起坐在月光下,喝着淡茶谈经论道,演绎道法,岂不快活!但是人生知己独难求,上哪儿找超凡脱俗,能够论道的贤士?
  没有知己,孤独难以排遣,普通朋友可以帮助排遣寂寞,却难以帮助排遣孤独。
  人都说活得累,其核心原因是自己不愿放弃,总想保住自己的名声、面子、荣誉、地位、财产、人事关系,为了更多地拥有,有话不敢说,有屁不敢放,唯唯诺诺,点头哈腰,表里不一,怎能不累?
  在敬畏上帝、热爱生命、关护大自然的前提下,人可以尽情地享受自由,管他什么玉皇大帝、神佛天使、三皇五帝、圣人大师、国家民族、政党主义,只要限制我天赋的自由,无异于想谋害我的生命,统统给我站一边去。不就是死吗?死也要死在上帝的怀抱中,死在对自由的追求中。
  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生命以获得的自由度的大小而分高下,动物的自由度比植物大,所以动物比植物自由,人获得的自由度比动物高,所以活得比动物更自由,同理,千年界的人比人间的人自由,万年界的仙又比千年界的人更自由,极乐界的天仙比万年界的仙活得更潇洒,更自由,明白了这个道理,一切显得非常简单,越来越简单,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切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迷糊。
  愿立志成为生命禅院院士的贤士们不断放弃,不断超越,向人生的最高境界艰难跋涉,等到明白了人生和生命的含义,连自己的肉体也愿意放弃的时候,就得道了,一切就会豁然开朗,一目了然,就可以随我去仙岛群岛洲这个没有时间的地方永恒地潇洒了。
  点亮心中的神灯,把岁月一网打尽;超脱生死的羁绊,还我本来的天性;驱除常规的思维,借以超光速前进;丢弃一切的拥有,坚信生命的征程。什么也不要想,只管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