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当总在满足时         

仙当总在满足时         

18-12-14 17:50:39, 分类: default
           雪峰

    仙与人有一个显著的标志,即:仙始终处在满足的状态中,而人总是处在欲望和追求中而缺乏满足感。
    仙是随遇而安、随缘而化、随性而动、随机而作,随缘放旷、任运逍遥。人是“汲汲于所欲,戚戚于贫贱,”每日里奔波忙碌,与人比较,得了雨衣还要伞,吃了上顿想下顿,翻过一山又一山,有了媳妇想小三,始终不满足,始终在追求中。
    一旦有所追求便是烦恼,一旦不满足便心生不快,人生短暂欲望无穷,得了一万想十万,得了十万想百万,有了住房想宫殿,吃着山珍瞅海味,人心不足蛇吞象,所以人哪总是活在烦恼痛苦和不幸中。
    禅院草是修仙的,比如生活在第二家园四分院的禅院草,你应当满足了,生活在如诗如画的环境中,吃得饱,穿得暖,住得好,每日里睡到自然醒,没有人管理,没有人监督,没有事烦心,我为你洗去了尘垢尘缘,你只管凡事随缘随机尽心尽力即达仙境,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作为人生,即达这样境地,应该知足了,否则什么时候是个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老虎的背上不会长翅膀,还想怎样?
    做一个平凡人最幸福,试想,一对夫妻,开一个小杂货店,每日里尽心守法经营,足够一辈子生活的,干嘛非要扩大规模,非要搞连锁店,非要招兵买马,非要搞得人声鼎沸让左邻右舍坐立不安而心生羡慕嫉妒?
    作为生命禅院,要实施万法归宗万教归一天下一家,要在全球建立256所分院,那是导游的事,不是禅院草的事,禅院草只有一件事,就是如何成仙。而导游的事是道的事,作为导游本身,根本不在乎此事,我每日里活得比任何一位禅院草都悠闲自在,我什么时候着急过?比如“第二家园面临劫难,万望社会贤达人士指点迷津,”那只是我宣传生命禅院的一个策略,想考验每一位禅院草道行深浅的一个小把戏而已,你们看我为此着急过吗?即使第二家园全部消失了我也不着急,我干嘛要着急?一切在道中运行,我每日里尽心尽力只管做好我的事即可,成与不成早有定数定论,早在上帝的计划和掌控中,何必“皇帝不急太监急”?我才不着急呢!
    比如家园的几个网站,现在不是挺好吗?干嘛非要努力让人气旺盛?兰花开在僻壤之地不因无人欣赏而凋萎而自惭形秽,难道我们连一株兰花的境界都不如吗?从修仙的角度讲,最好不要让世人知道第二家园的存在不是更惬意更美妙吗?我已赐给大家无忧人生的三大法宝,难道还担心未来吃不饱肚子?
    恬淡自然者属于上帝的子民,野心勃勃者属于魔鬼的阵营,“进德修业,要有个木石的念头,若稍涉矜夸,便趋欲境;济世经邦,要有段云水的趣味,若一有贪恋,便坠危机。”“急行缓行,前程只有许多路;逆取顺取,到头总是一场空。”“受享过分,必生灾害之端;举动异常,每为不祥之兆。”观天边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一切是那么地自然祥和,何必未雨绸缪浪生悲喜!
    无事不要生非,闲着无事,欣赏蓝天白云里飞翔的小鸟,静观田野里随风摇曳的花花草草,听家园里的鸡鸣狗吠和鸽子的咕咕咕叫,看鱼池里那上百条色泽鲜艳的鱼儿如何无忧无虑地畅游。
    家园里仙子们个个英俊潇洒幽默风趣,家园里的仙女们个个美丽如画风情万种,无事何不谈情说爱打情骂俏,坐拥金山何不尽快成仙?
    一寸光阴一寸金,修仙尽在岁月中,风霜寒暑云烟情,仙当总在满足时。
    201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