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二)/

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二)/

19-01-13 18:40:22, 分类: default
乾坤草
2、文明的轨迹
  上一篇阐述了文明的定义,从文明的角度出发,文明就是上帝之道。从哲学的角度来描述道,道可分为形而上和形而下;老子又有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之说。也许,这些语言的描述也着实让人不求甚解,用现代语言来说,"形而下"是指现象世界,即物质世界,成形成象的器世界。"形而上"是指产生器世界的本原,包括物理规律、构造规律、运行规律,从现象世界的有形指向本体世界的无形,并最终明白宇宙、明白自我、明白上帝,彻底明白了整个上帝之道的内涵和外延,就是文明的内涵和外延了。所以,文明的范围实在太大了,经纶******、吞吐宇宙,看似无边无际,无可适从。实际上,文明是有边有际、经纬分明、提纲携领的。从人类对文明的解读发展历史上看,是先有形而上,而后才有形而下的。文明的源头确实是从形而上开始的,中国的文明源头就是先天易,从女娲补天、造人到伏羲画卦,以龙做为记忆的徽征连接着极乐世界,阐述着真正的上帝。先天易从伏羲开始,奠定了中华文明的主调,经历了近万年的发展,从伏羲到黄帝、文王、老子、孔子,与佛学心法汇合之后,至唐宋是一个发展的高峰期,陈抟、邵雍、张载都对先天易的义理阐述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给出了宇宙是如何创造和运行的解释。用形而上来解释形而下即现实世界运行的物理规律,中华文明的发展是从上向下来展开的,从上帝到宇宙万象的演化来着手解决人类的生存方式,后来的王阳明、顾炎物、黄宗羲也是按照这一思路来解读文明的内涵。很可惜,中华文明的发展在历史上是多灾多难的,文明总是战胜不了野蛮,文明的火花总是被野蛮的暴力和专制所踩灭。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真正的中华文明就是上帝之道,体现了宇宙生命的真正生活方式。宋朝的书堂上在读"夫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这就是先天易学所阐述的生活主张,它不同于西方的民主宪政,乃是"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群龙无首"的天下大同文明,是真正明白宇宙、明白自我、明白上帝,是"众生度尽,然后成佛"的大乘文明,是真正立足于心灵来统领精神和物质建设的文明。建立一个真正的文明社会,是中华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根植于上帝、根植于宇宙的运行规律,是无数的仁人志士矢志不移的奋斗目标,中华文明的血脉是割断不了的,无可置疑的,毛泽东思想也继承和发展了中华文明的精髓,指出了文明的方向。在西方的历史上,作为文化源头的古希腊,同样是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思辨模式,并发展出科学的思考方法和宪政制度,但后来的发展过程同样被暴力和专制所中断,直到基督教的建立,以上帝作为形而上的源头来指导人类对世界的认识,西方人才扎扎实实从形而下通过科学理论和实验相结合的方式一步步向形而上迈进,演化成地球今天的文化格局。
  从整个人类所走过的历史足迹来看,好象人类的发展波澜壮阔,叹为观止。人类好象是在不断"发展",不断"进化"。而实际上,这不过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战争,它根源于人类对上帝之道的不正确认识所产生的暴力和专制,这才是产生人类一切苦难的根源。人类所谓的"发展"和"进化",以及科学理论和技术的发展,不过都是对宇宙存在规律的发现和应用,是宇宙本来就已经存在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相反,人类的发展方向始终在背道而驰,因为掌握社会发展的主导权并不是掌握在符合上帝之道的"良心"上,而是掌握在大大小小的军头、资本和无尽的战争欲望上。也就是说,人类的苦难和一切不幸是由于人类整体上失去了"良心",是心灵迷失的结果,这也是所有宗教异口同声的说法,无论是人类始祖犯罪还是神到人的堕落,都表明了人类的源头在整体的层面上失去了"良心",人失去了"良心",就是妄心,佛学叫无明妄动,即不明白世界的本质而为表象所迷惑所采取的行动,也就是后天易,从而导致人类的一切不幸。所以,佛学所有的义理,就是教人如何转妄心为良心,变烦恼为菩提,返后天为先天,此心光明,一尘不染,明白宇宙,见如来,见上帝。所以说,佛学与中华文明的核心义理是一致的,这也是佛学最终并入中华的原因所在。我之所以不断的强调妄心转良心,后天转先天等等词汇,是因为这是成佛的境界,是真正认识上帝的境界,是真正文明的境界,只有社会上大部分人具备有这样的境界,心灵觉醒了,智慧通达了,真正的文明社会才能建立起来。也只有建立这样的文明社会,才能放映宇宙的创造初衷并回到宇宙的本来状态,这样的本来状态是每一轮宇宙创造后的初始态,叫做黄金时代,是心灵觉醒,人人成佛,有道有德有仁有义有利有爱有乐的时代。黄金时代经历一段较长的时间之后,一些人心灵开始蒙尘,先天开始转后天,失道而后德,人很有德性,能自觉维护宇宙生态环境,就叫白银时代。白银时代后,人的心性继续迷失,失德而后仁,仁者二人同心,对同类能相互爱护与关怀,对由心的分别所产生的异类就开始排斥了,整体性的思考不复存在,德性丧失,大大小小的集团形成,称为铜器时代。铜器时代后,失仁而后礼,人人只关系大集团、小集团和个人利益,人心完全被世界的表象所困住,陷入生存逻辑之中,战争不断,苦难不断,称为铁器时代。按照以往的宇宙周期,铁器时代有四十多万年,人的寿命到最后最多才20几岁,宇宙到处都在打仗,最终以毁灭而收场。所以,若从宇宙的文明程度而言,宇宙的文明是在逐步堕落的,从文明变为野蛮,从先天变为后天。这个过程中,对文明起主导作用的,是人的心性,心性高,文明程度就高;心性低,文明程度就低,一切唯心造,意识决定存在。所以,在地球上建立一个真正的文明社会,明心见性就显得至关重要,这正是佛学的殊胜所在,心灵是宇宙的根基,也是文明社会的根基,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只有建立在宇宙的根基上,才是真正的文明社会和黄金时代。佛学把人性分为善性、恶性和无记性,梵学也有同样的分法,对应于善良形态、愚昧形态和情欲形态。越文明的社会,人性越是善良形态的社会,人间是无记性即情欲形态占大多数的社会,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是真正的恶,众说纷坛,扑朔迷离,大多数人只凭自己爱好出发,有时指鹿为马,落井下石,认撒旦为上帝;有时众善从流,雪中送炭,认耶酥为上帝。说来说去,就是不肯直面自己,认识自己,识取本心,故佛学传世,也是举步维艰,解说支离破碎,回天乏力,度人可以,度一个社会变为文明社会就难为了。
  俗话说,现管不如现办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的政策再好,下面不同频不执行,再好的政策和理论都没有用。人的意识变化过程、宇宙的意识变化过程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几千年、几亿年、亿亿年的变化,并不是一下子就能转变过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转识有多难,成佛有多难由此可见一般。在中国历代王朝的更替中,有人发出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呼声,可有几人反应?每一个王朝都是由于最终的离心离德而崩溃,任何偏离上帝之道这个宇宙轴心的事物都必然会导致苦难和崩溃,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可中国人依然在重踏覆辙,依然不醒悟。上帝是以宇宙规律和法则来管理宇宙的,是公正无私的和仁慈救世的,对于行为上偏离上帝之道的生命所造成的精神中道的缺陷,上帝也在想尽一切办法来扑救,但任何的扑救措施最终都必须要落实到心灵的觉醒上,落实到让人明白人也是宇宙的主人,落实到"夫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上,落实到陆象山所说的 "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上,落实到顾炎物所说的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上,落实到毛泽东所说的"为人民服务和大民主的方式人人做主"上,明心见性,明白宇宙是为自己也是为生命而存在的,心物一体,"现管"与"现办"的同心同德,才能解决精神中道的缺陷。消除了精神中道,宇宙也就解决了四个年代轮回的旧文明方式,开启了一种全新的文明方式。
  开启这种全新的文明方式,就是生命禅院时代,心灵不迷失的时代。要保证人的心灵不迷失,就必然要具有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和传道方法,也就必然要建立生命禅院灵魂管理层负责传道事务,认识文明。为了生命禅院时代的到来,历史上上帝的使者已经对文明的建立做了铺垫,东方和西方都做了布局,按照梵学说法,人类现在已经从铜器时代进入铁器时代两千多年了,中国周朝和西方古希腊是铜器时代的尾声,之后就进入了战乱的铁器时代。在这两个时代的交替时期中,历史上出现了释迦牟尼、耶酥、老子和孔子等等文明奠基者,扭转铁器时代而进入生命禅院时代,但难度之大,人心难转,也是不争的事实,释迦牟尼、老子和孔子相继摇头而去,耶酥更被人处死,但文明的种子已经种下,收割的季节已经来临了,因为导游来了,给我们描述了宇宙庞大的视域,明确的提出了生命禅院时代的特征和上帝之道的内容,在文明奠基者的基础上传授最后的课程,全面整合人类的文化引导人类进入宇宙全新的文明时代,生命禅院新时代。
  西方人虽然以认识上帝作为最高顶点来给予认识世界的驱动力,但西方人到今天依然不认识真正的上帝,他们所取得的社会成就,在20世纪前,在欧洲的辉煌岁月,依然是古希腊的文化要素,依然是科学与议会的宪政制度,但欧洲人的人心已被扭转,基督教的人心教化功能发挥出来了,人性回归到铜器时代的水平。随着科学的深入发展以及民主制度的更加成熟,当今世界上大部分的基督教国家已经是善良形态的社会,道德标准回归到白银时代的水平,其标志是科学规律和法律得到尊重,环境生态意识高涨,人权民生得到保障,流水淙淙,森林覆盖率高,空气新鲜,人际关系和谐等等。
  也许,如果中国历史上宋朝不亡于蒙元,学术的发展不中断,以及没有后来三朝几百年的残暴专制,中国今日的文明形态当在西方之上,原因无它,因为中华文明的核心就是上帝之道,是教人明心见性使人的道德水平回到黄金时代的真正文明。也许,中华文明在中国的土壤里可能发展不出科学,需要等待西方的科学输入才能完成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有机结合,为全面的阐明上帝、阐明上帝之道的内涵而时刻准备着。这一点,毛泽东就相当有自信,学习是必须的,但没必要言必称希腊。但无可否认的事实也摆在国人的面前,中国人整体素质依然停留在铁器时代,意识依然停留在唯物的表象中,家族观念和官本位意识很严重,科学发展被凌驾于权力意识之下,人间正道是沧桑,人心可不容易转,基督教传教了一千多年,才有西方社会今日的社会形态,要让中华文明开花结果建立真正的文明社会,还需要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一些读懂易的文章说,宇宙充满了哭泣的泪水,有人的泪,有神的泪也有佛的泪,以前我还不理解,后来我理解了。
  此文回顾了文明的轨迹,回顾历史是为了面向未来。形而上和形而下的有机结合之后,上帝之道的内涵和建立文明社会的可操作性已经显露出来了,下面的文章将从道的运行特征入手,从文明社会的可操作性上深入探讨建立文明社会的方法论,抛砖引玉,共同去敲响文明社会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