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导游

我只是个导游

19-07-11 00:02:14, 分类: default


雪峰


  想获得他人的尊敬,这是人之常情,我也不例外,但超过了限度,就危险异常。

  任何神化雪峰的心理和做法会导致迷信,对双方和社会都有害。

  一切的灵性智慧都来源于上帝,一切的荣耀要归于上帝,如果我挡住了大家的视线,那我将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我只是个导游,一场奇异的车祸向我开启了一扇七彩的大门,使我知道了整个宇宙的结构和宇宙中生命的不同层次,可以这么说,我"手里"拿着一张清晰的宇宙生 命层次图,我受天启来给相关的生命做导游,我的报酬已经给足,完成使命后去仙岛群岛洲的巴丽奇亚岛,那里将是我的故乡。

  我只是宇宙中的一个普通生命,有幸能来人间出差,担当一回"钦差大臣",能给上帝擦洗一次"脚凳",已经荣耀之极,任何多余的获取就是窃取上帝的财宝,上帝明察秋毫,奖惩分明,若大家能从《生命禅院》中有所受益,一定要把感激之心百分之百献给上帝,不要把导游放在你自己和上帝之间,要把雪峰看成一块敲门砖,大门一旦敲开,一定要直接面对上帝,再不要理睬敲门砖。

  我绝对不是神,耶稣才是神,耶稣是人类的救主,我只不过是一个前来"收割庄稼"的助手而已。

  我也不是佛,但我明白上乘佛理,我的"心"与释迦牟尼的"心"相通,所以我具备给佛教弟子导游的资格。

  我不具备任何的特异功能,我只懂"道",不懂"法"和"术",以后会拥有千变万化的法和术,但那也是离开人间,到我故乡以后的事。

  《生命禅院》既不是政党组织,也不是宗教组织,这只是个精神和心灵的家园,在这个家园中院士之间一律平等,差别只是知识的多少和智慧的高低而已,并不存在 人格尊严上有高低的不同。我"自封"为"浑沌元初",那是因为我具备了这个层面的智慧,但这丝毫不能表示我就高人一等,大家若能视我为知己朋友、同道兄弟,我已经心存感激。

  我们的所想所做,全靠心灵的驱动,相互之间既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雪峰只有导游的资格,没有对任何院士颐指气使的权利,大家的关系只建立在相互尊敬,相 互理解、相互热爱的基础之上,每位院士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全凭自己的心灵感应,自由挥洒,不要压抑自己的个性,那天,若发现雪峰束缚了你的心灵和手脚, 雪峰就成魔鬼了,要坚决抛弃。

  只有一点,只要生命禅院的院士因为生命禅院的缘故而遭到了磨难,那我就要号召全体院士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救助。但若不是因为生命禅院的缘故而遭到了磨难, 我将无动于衷。耶稣的庄稼归耶稣,释迦牟尼的庄稼归释迦牟尼,撒旦的庄稼归撒旦,死人的事归死人处理,我只是个导游,我只做我的事。自己造的罪自己受,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吃,我不会替任何人受罪和吃苦,因为我替代了,就逆道而行了。假设一场大灾难来临,我只能呼唤"饱满的子粒"进入生命禅院,不进来的,与我无关,即使"皮开肉绽",我也会无动于衷。

  所谓进入生命禅院,不是象政党组织和宗教组织那样要履行什么手续,或者要把人组织在一起,这纯粹是心灵和精神上的进入,与肉体无关,进入生命禅院根本就无 法蒙混过关,蒙混的结果只能是欺骗自己,因为当宇宙波来临时,你的心灵无法与宇宙波同频共振,这就象耶稣说的,到时候,你不要说主啊,主啊,救我吧,我以你的名做过许多事,这没有任何作用,耶稣将说:"我不认识你。"为何?因为你的心没有与耶稣在一起,只是你的嘴在说着耶稣的话。

  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明确,那就是凡事要用科学的态度对待,真正科学的态度从不区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科学是唯真理主义,如果我们凡事不用科学的态度去分析、去思考、去辨别,我们容易走入极端、走入迷信、走入邪魔。

  生命禅院院士是人类社会最富有理性的人群,最具有科学头脑的人群,不论走到哪儿,我们正大光明,行的正,走的端,我们的一言一行能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考 验,我们对人类社会一视同仁,不处心积虑地去攻击或拥护什么人或什么政党和宗教组织,不论是谁,不论是什么政党和宗教,只要正确的,我们全盘吸收,我们没 有假想的对手,我们也不纠缠任何人,任何政党和宗教的历史错误,我们相信一切都处在不断的运动和变化之中,昨天的罪犯有可能能成为今天的功臣,昨天的功臣 有可能能成为今天的罪犯,我们判断一个人或一个组织,没有固定的圈圈,不带有成见。

  生命禅院院士具有高尚的品德,我们尊重各民族的历史伟人和民族英雄,也尊重各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习俗,我们不会以现代的观念去苛求古人,挑剔古人,我们主要是往前走,不是回头看,主要是创建未来,而不是破坏过去。

  危机是存在的,但我们努力争取摆脱危机,生命禅院有办法能使沙漠戈壁变成绿洲,这不是吹牛和撒弥天大谎,只要人类接受生命禅院的理念,我们随时会付诸行动,人类何去何从,关键取决于人类自身。

  我是导游,不是神、不是佛,我知晓人类面临的危机和摆脱危机的道路,如果全世界的政府和宗教组织理性地认识生命禅院,我就率领生命禅院的院士们先从改变沙 漠荒滩开始,一旦把任何一个国家的实实在在的沙漠改造成了绿洲,人类就应该相信,生命禅院确实能给人类带来福音。

  任何不可能的事,只要我们反常思维,就象"莫比乌斯带"那样,很容易让蚂蚁从正面顺利地、毫无阻挡地走到反面去。

  谢谢大家听雪峰宣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