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叔南之天台山游记

10-08-11

Permalink 08:18:49, 分类: 台山陈迹

蒋叔南之天台山游记

 

  东南名山,素称天台雁荡,好事者游览二山,亟欲为之品评,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是为一桩公案也。

  己丑孟春,藤屋偶得《蒋叔南游记第一集》铅印线装全二册,民国辛酉(1921年)夏月出版。卷首即为《天台山游记》,记录民国初年天台山景况甚为详细。
  蒋叔南(1884年~1934年),浙江乐清大荆人,名希召,以字行,别号雁荡山人、亦澹荡人。清末衰乱,蒋叔南投笔从戎,考入浙江武备学堂。1907年保送保定陆军速成学堂一期骑兵科,与蒋介石(炮兵科)、张群等为同期同学。辛亥革命,蒋叔南赴上海,从陈英士参加光复之役,任沪军89团团附,团长为蒋介石。民国成立,蒋叔南任浙江第五区禁烟监督(驻绍兴)、北京大总统府军事处谘议官(陆军骑兵上校)等职。民国四年(1915年)南归,任研究系机关报上海《时事新报》经理。民国六年(1917年)夏,离沪返乡,终老雁荡。蒋叔南慷慨好为名山游,被《旅行杂志》誉为“中国近代第一旅行家”,梁启超称渠为“徐霞客第二”。


dcb27897b983.jpg

  蒋叔南归雁荡后,近二十年间,为开发雁荡山作出卓越贡献。灵岩寺破败,蒋叔南与胞弟蒋冶赎回寺产,重修古刹。在寺后岩间筑楼三楹,榜曰“屏霞庐”。蒋叔南还亲率民工,在灵岩寺附近广栽竹木近十万株。开辟显胜门栈道,保护龙鼻石,募款修筑山道。在紫霄嶂顶发现仰天窝、仰天湖,筑庐隐居,自号雁荡仰天窝人。30年代初,蒋氏发起组织雁荡山名胜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山外公路,使汽车路直通温岭泽国镇,从此自杭州可乘汽车直接进山,雁荡山交通旅游条件大为改善。居山期间,蒋叔南广邀名流,如张元济、傅增湘、蒋维乔、黄炎培、康有为、黄宾虹等,游览雁荡,赋诗作文,题书勒石,为家山增色。1934年夏,蒋叔南自沉雁荡石门潭,葬于灵岩展旗峰南麓。冯玉祥挽之曰“半世功名随流水,一生事业在名山。”

f787e129cd5d.jpg

  蒋叔南著作颇富,有《雁荡名胜》摄影集、《中国名胜雁荡山》、《雁荡新便览》、《雁荡山一览》、《东瓯雁荡名胜便览》、《雁荡山志》54卷、《蒋叔南游记》、《叔南诗存》等。
  民国六年十月,蒋叔南作天台山之游,在山凡九日,昼夜兼行,访胜探幽,搜索靡遗。略记行程如下:第一日,由临海沿始丰溪官道至天台,宿清溪镇信行寺;第二日,游赤城山、国清寺,宿高明寺;第三日,观螺溪钓艇,游真觉寺、佛陇、寒风阙,宿华顶拜经台茅蓬;第四日,观华顶日出,游太白书堂、药师庵、华顶寺,观石梁飞瀑,宿上方广寺;第五日,游下方广寺,观铜壶滴漏、水珠帘、龙游涧,返宿上方广寺;第六日,游万年寺、三井坑,宿桐柏宫;第七日,游琼台、桃源、护国寺,宿广严寺;第八日,游明岩、寒岩、方山,宿街头;第九日,游龙山,返城观县公署神桂、神缸,谒忠节祠、学士第,仍宿信行寺。


bd7df03ef73a.jpg


  蒋叔南比较天台雁荡,曰“夫天台自孙绰一赋、李白一梦,而天台之名遂以震於寰宇,萦余梦想。今得天假之缘,历穷胜处,宜其超乎五岳之外而与雁荡齐名。余於归途遇相识者,即以台荡比较相质问,实则台荡各有其胜。雁荡之景,散中有聚,聚中有散。天台之拜经台及石梁,自足压倒一切,其他地域寥阔,风景不聚,自高明寺行三十里,仅观一钓艇,自方广行二十里,仅得一龙游涧,则未免太觉散漫耳。”
  民国十三年春,蒋叔南邀请康有为游山。康氏先游天台,再览雁荡。在为蒋叔南辑纂的《雁荡山志》作序时,康氏极力奉承居停主人,贬抑天台山。康氏曰,“世论名山,辄台雁长称,然天台石梁,长仅二丈,螺溪琼台,水石虽美,亦群山所共有,广袤百里,胜概寥寥,披沙拣金,少得佳趣,其与雁荡邱壑之胜,相去远矣。盖天台为土山,雁荡为石山,本不能比较,徒以天台辟于晋唐,人多所题咏,有智者大师光大之。雁荡辟于宋,时太后矣,又无佳山志以发潜展幽,蒋君叔南将军不好武,好为名山游,足迹遍国内,履山如飞,长啸作鸾吟,若孙登生于雁荡,据灵岩以为室,视雁荡以为家,凿山修道,种树筑桥以便交通,又缒幽访古成雁荡山志,以惠游者。有蒋叔南乎!雁荡之胜,当大布露,而天台不能比数矣!”


b9320ae7a34c.jpg

  不过,不是所有受蒋氏之邀的名流都如康有为这般嘴脸的。民国初年,傅增湘、蒋维乔同游天台、雁荡,皆以为天台在雁荡之上。
  藏园老人云,“浙东山水之胜,以台、荡并称,余生平皆得屡游,然天台之博大雄深,迥非雁荡所及。盖雁荡之胜,咸聚于数十里中,游者第遍历东西谷,或远涉南北閤,不越四五日间,已极访胜寻幽之能事矣。天台则不然,其山蟠际至八百里,自麓跻巅,约五十里,山有八重,四面如一。……加以岩岭之高奇,涧谷之深邃,道路之艰险,刹宇之荒寒,凡有志探寻者,携屐扶筇,尽一日之力,所历只三五处而止。故昔人言,游台岳者,即裹粮经月,亦未必能尽揽其胜异也。故人蒋君叔南以健游名当世,其入天台也,历时十日,昼夜兼程,亦仅于显著之区得其大凡,若云穷探博访,如无尽禅师所举六十九胜,亦未遑尽涉也。”
  因是子云,“大抵天台之宏大,实可称岳。或峰,或瀑,或森林,若移其一在他山,即可得名。而天台到处皆是,虽有而不名。其名者,乃他山所无也。雁荡之奇,譬则仙境;天台之大,譬则佛国。山中无处非大谷,无处非村落,而风景无处不奇。文字不能形容,图画不能着笔,摄影亦只能得其一斑,大矣哉,莫能尚矣!”
  所谓见仁见智者,亦如是乎!蒋氏、康氏以为散漫者,藏园以为博大雄深,因是子以为宏大,可为天下名山之冠矣。
  庚寅仲春,记于白云山西楼。

点击(2322) - 评分(123)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7608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旅迹苔痕

雪泥鸿爪以后的几声余响

我的友情链接: 

如是我闻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