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清洁工的文化差异(文摘)

07-05-31

做一名清洁工的文化差异(文摘)

    ·王晓田·

上世纪60年代大力宣传的雷锋精神提倡一种螺丝钉从业观,鼓励年轻人服从国家分配,做一颗任劳任怨,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但就是螺丝钉也有个合不合扣的问题。要想永不生锈,不仅取决于工作环境还取决于本身的质量。

“雅虎”去年到湖北省人才市场招聘大学毕业生,因为问应聘者愿不愿意做清洁工而惹恼了不少人。一原以为“可以胜任任何职位”的女生愤然离席,因为咽不下这口气又折回来正告招聘人:“你们对待大学毕业生如此无理,肯定招不到人才!”一读者投书媒体,称“招聘有明确的目标。一个希望做白领或蓝领的求职者,不希望招聘方提供其他无关职位”,招聘者作为知名企业,以强势压弱势,跨越了“文明招聘”的底线。一时,雅虎招聘事件成为热点。对雅虎的做法也有人持理解和支持的态度。本文无意对孰是孰非的讨论进行分析和总结,而是对讨论中一篇文章中有关中美两国文化在就业观念上的差异的论点产生了兴趣。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大学生就不能扫地吗》(薛涌,杂文选刊,2006年10月)。文章中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大学生这么受不了‘扫地’之辱,美国学生相对而言就无所谓?”

那么现实中的美国大学生对雅虎的做法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以此为题,我们对美国中西部一所州立大学接近毕业的高年级本科学生用问卷的方式进行了调查。这些美国大学生被问到,如果在一个招聘会上雅虎的招聘人员在看完你的申请和简历之后问你是否愿意在公司做一名清洁工时,会有什么感觉?会如何评价这个问题?以及会如何对应?第一项是主观的情绪反应,第二项是对之一招聘问题的分析评论,最后是行为上的反应。

受访者列举了如下多种可能的情绪反应:愤怒的,困惑的,失望的,受挫的,好奇的,恼怒的,感谢的。但是当问到哪一种情绪最有可能时,只有两种情绪榜上有名:困惑的(占32位受访者的56%)和愤怒的(44%)。

对问题的性质受访者给出了下列的评判:侮辱的,挑衅的,奇怪的,试探的,失误的,荒谬的,粗鲁的,无聊的。当被问到哪一种评判最为恰当时,35名回答者中63%的人认为是一种侮辱,23%的人觉得这是件怪事,14%的人认为是一种试探。

首先,美国的受访人的总体反应是负面的。没有任何人选择问卷上提供的其他可能,比如有挑战性的,假设的,有道理的,满意的。但从另一方面看,美国人的确比较理智,有一半以上的人用困惑来描述最有可能的情绪感受。有些事情可以耸耸肩而化解掉,也许就不必大动肝火了。这样既可以不伤肝又有预防肩周炎的效益。

再来看看这些美国的年轻人是如何描述他们对‘扫地之辱’可能做出的反应。以下每段话出自一位不同的受访者,这些出自当代美国大学生的平实而各有特色的话语,为了解美国年轻一代的就业观以及对职场的主观预期提供了一个窗口。

“我会感到沮丧。因为我可以做更好的工作,我比清洁工更聪明和有能力。公司是很愚蠢的如果把我丢到一边。努力工作得不到回报让人很沮丧。”

“有工作总比没工作好。但是我没有期待要做清洁工的工作。这样是很残酷的,也是没有必要的。雇主不如直接把我的申请拒绝掉。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会有礼貌地拒绝掉这一工作邀请。”

“我不可能去面试一个清洁工的工作。我应该去申请要求更高的工作。清洁工的工作让人感到被侮辱。”

“我会感到被侮辱,愤怒和困惑。我在找一份我能胜任的更高层次的工作,清洁工的工作会让我感到被侵犯。我不能理解公司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会告诉面试官我的感受。”

“我会做进一步的沟通因为他们可能不明确我的能力。如果他们没有搞错,我会把清洁工工作机会拒掉去找更好的工作。”

“我会感到被侮辱,感到我在学业上及日常生活中的取得的成就都被鄙视。我会专业地向他们解释他们没有搞清楚他们想找什么样的人。我会感到困惑,因为他们可能在测试你乐意做什么,也可能他们觉得你能力不够。”

“我会问那份工作的任职资格和要求并询问为什么他们会认为我适合这份工作?。。。是我的资历不够吗?招聘人并不了解我的工作兴趣。我不会表现得粗鲁,我会努力地阐述我的兴趣,因为他们可能在看你的反应,如何控制好自己是评价一个人性格的很好指标。”

“我会感激他们给予我工作机会但是不确定为什么是清洁工。我会问他们为什么,找到合适的理由。”

“我会告诉他们我没有申请清洁工的工作。我对清洁工的工作不感兴趣,我对IT工作感兴趣。”

“我会要求晋升,但是感到很沮丧,困惑和吃惊。我付出努力得到一个学位,我不乐意做清洁工。”

“我会乐观地接受,因为雇主希望主动乐意的人。”

“我会问为什么IT工作变成清洁工了。我会感到困惑,我努力工作结果却是被羞辱。”

“对大学毕业生来说清洁工的工作是对人生的一种浪费。我要的是一份可以发挥我才能的工作。”

“我会怀疑那是一个玩笑或者恶作剧。我会感到被凌辱。全部努力之后,我感到面试官没有认真对待我或者对我没有兴趣。对那个问题感到困惑和生气。我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在招聘会上找一个清洁工。我会生气,我会问他们想要什么样的人。我会问他们这是不是一个玩笑。”

“我会问他们这是否是他们想要招聘的全部工作机会,问他们是否知道我愿意从底层最低的职位做起,还是他们认为我智力比其他人低下。”

“我会问他们那是否是我起初的工作,之后可以晋升。基于报酬,我可能不会接受那份工作。如果清洁厕所的报酬是每小时5美金,我会感到被侮辱。如果每小时的报酬是30美金,我可能会满意。”

“我会说不。我上4年大学不是为了做一名清洁工。”
点击(2555) - 评分(192)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文化差异

为什么会有?如何解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