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专栏之一

06-03-02

Permalink 10:11:22, 分类: 陈寅恪专栏

陈寅恪专栏之一

忙成什么样了,陈老的摘评一直没时间写。今天开头吧。

++++++++++++++++++++++++++++++

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陆健东著,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1996年版

-----------------------------

先说冼玉清教授,陈的同事,也是陈少有的知己。冼女士一世独身,死时留四十万港币给中山大学,却等了很久才“平反”。

冼有见解,有风度,有对新中国的一腔忠诚。每月去香港取她老爸留给她的钱时,都汇报,都“海归”,她有一次问“组织”可否随旅行团去日本,顺便做学问,“统战”同志说不可以,她就没去;有一次问可否在香港中文大学客座讲一次,回答是不可,她就作罢。

她成为“反革命”,因为她拿卢布或人民币以外的币种,因为她爸爸是资本家,更因为她说“怪话”,为此她申辩说:

“言论自由,处士横议,是旧名士的习惯。我觉得说说怪话,发发牢骚,写写歪诗,事实有之,反党则全无此心。一生读线装书的人,是安分守常不会造反的,希望党相信他们多一点。”

陈何尝不是如此?他名气比冼大,所以冼郁郁而终的时候,他还没受正面冲击。

但他能躲多久?因为说说怪话,发发牢骚,写写歪诗,如同现在网上的一些东东一样,太有自己看法了,有人就不喜欢;在那人的管辖权内,早晚要吃苦头的。

下次去中山大学时,想看看冼教授捐的钱做了什么。四十万港币在困难时期的价值,已经难以估计,而吃了苦头还是捐出来的,那岂不是一颗宽容的心一个正直的灵?我想应该用那钱立面镜子,在校园的主路上,让每个路过的人照照。

陈就小心眼了点,吃了苦头,什么都不留给斗过他的“组织”,可以理解,我若是他,也基本如此做,但在冼教授的镜子前,我惭愧,因为我的人格不如她。

很多年前,我立志发迹后,把害死我外公的都一个个杀了,如今我知道我的狭隘:第一他们斗他时,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第二我的气量和见识不和他们一样吗?

耶稣说:爱你的仇敌。
点击(2731) - 评分(39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5764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文化差异

为什么会有?如何解决?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