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7-15

Permalink 07:27:25, 分类: default

花轮小学的立花擅长空中足球

  “花轮小学的立花兄弟,擅长空中足球。”天翔有些感慨的道。松山他们当然是不可能正确理解天翔口中的悲剧指的是什么,说起来,这队孪生兄弟在足小中也是作为一大BUG的存在,虽然跟大空翼这个超级****相比还甚为渺小,但其制霸空中的威力着实令所有对手畏惧,且不论他们初中时发明的“一飞冲天”(http://www.taohaoxueli.net,套号学历”),即便是最初级的“踩门柱”,也是足小中最实用的必杀之一,被大空翼学去后更是将之发扬光大,创出了蹬门柱上横梁后倒勾这一连招必杀,除了原著中会空中技巧的外,理论上没人能防得住。前面说了,整部足球小将,就是高桥大师的造漏洞、添漏洞的过程,BUG出现了,就得补上它,所以立花兄弟就杯具了——国际少年赛受伤、世青赛重伤,到了奥运预选赛,干脆就直接到让这俩人退役了……真应了那句话:再大的茶几,也装不下他俩的杯具……  “空中足球?什么东东?”没见识过这一必杀绝技的当然不会知道,顿时大家来了兴趣。  “那个啊……说也说不明白,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好了,我们该走了。”天翔淡淡地答道。他清楚,既然立花兄弟出现了,那南葛队肯定就在附近,不过他并不想在这里跟这支传说中的球队会面。  “咱们待会儿见,大空翼!”  就在富良野全队刚刚从月台消失之时,一群身着“南葛”运动衣的家伙们出现在了拐角处。  “切,刚才那两只孪生猴子真嚣张!下次在球场上见到,看大爷我怎么收拾他们!”  “算了吧,阿了(读liao,四声),就你那实力能入选进来都已经是奇迹了,还想上场,别做梦啦!还有,其实,说真的,那两个小子还真挺像猴子的,不过呢——嘻嘻,再像也不如你像,哈哈哈……”  “你说什么?别跑,该死的浦边,看我不揍扁你!”  不用介绍也能猜到,这必然是著名的南葛“傻瓜二人组”,石崎了、浦边反次二位大人了,哦,说错了,是一人一猴才对。  “怎么了,阿岬?”  已经习惯了这二人,哦,又错了,这一人一猴的耍宝,大空翼只是淡淡一笑,转头却看见岬太郎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刚才……我好像看到天翔了。”岬有些不确定。  “什么?天翔?就是你所说的那个比翼还要厉害的富良野的陆天翔吗?”前一刻还在打闹的石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从众人中探出他的猴头,问道。  “嗯,好像是他,但没看清。不过应该没错,依照他们的实力想从北海道出线没什么问题。”对于拥有天翔和松山的富良野,岬自然清楚他们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  “不管怎么样,下午应该就能见到了,我们快走吧。”一旁的城山教练道。  “没错,我倒是要看看,那个陆天翔究竟有多厉害,反正我还是不信,有人能比翼还厉害。”  “哟哟哟,连场都上不去的某人,也就能嘴上嚣张一下吧。”  “要你管,你个臭小子,别跑……”  两个活宝又开始了,南葛全队也如一贯的把这当成相声来看。虽然脸上也挂着笑容的看着这一幕,但翼胸中的斗志却如一团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陆天翔,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呢?真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你啊。”  ==================分~隔~线==================  下午两点,杀入全国大赛的各支队伍集合在了球场。举着标着“富良野,北海道代表”的牌子,天翔四处张望,找寻着前世耳熟能详的足球小将们。  “咦?那不是岬吗?”眼尖的小田率先发现了目标。  “果然是岬!”松山激动的凑了过去。  “真的是你们,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到这里的!”阿岬兴奋的道。  “那是,说好了和你在全国大赛上再见的,当然就不能食言了啊!”天翔拎着牌子走了过来,“阿岬,这些日子过得好吗?”  “嗯,很好,真的很高兴又能见到你们。对了,天翔,有个人很想见你!”  “哦?是谁?”尽管猜到应该是翼,但天翔却不说破。  岬回身一指,“我们的队长,大空翼!”  顺着岬所指的方向,天翔看到了正和一个子较高、身着标“武藏”队服的男孩握手的翼。  “三杉?”天翔这才想起,原著中是有这么一段,再向旁边看去,果然,正跟石崎说话的中西太一、举着“明和FC”走过来的日向小次郎映入了他的眼眶。  “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明天跟他见面吧。”留下淡淡的一笑,天翔又重新举起了牌子,回去整队了,而此时,喇叭里也传出了让大家站好队,开幕式马上开始的声音。随后便是由上届冠军的队长宣誓,由于若林不在,翼临时充当了宣誓人。虽然是临时的决定,不过翼就是翼,毫不怯场,干净利落的宣誓虽稍显稚嫩,但依然可以初窥这位原著一哥的领袖气质。  接下来便是分组抽签,前世看书时天翔就觉得很奇怪,四十八支队伍,四十八号签,为啥非得巧到出现大空翼第一个去抽,还能抽到A组1号这样的事呢?当时认为高桥大师很白的天翔,等到翼第一个上去,再次(为什用“再次”涅?)抽出了A组1号时,就只能觉得自己很白了。而待所有签都抽完,看着正互相对视“放电”的翼和日向二人,天翔不禁仰天长叹——我他妈才是世界第一“小白”!


......
[阅读全文]

14-07-10

Permalink 09:30:29, 分类: default

一脸微笑地冲着周涛点点头

陈耗是聪明人,或者说小眼睛男人就没一个是傻的,他自然看得出来张铃是故意的,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心里依旧很是满足,至少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的心思好生细腻。”陈耗暗道,他没发现,自林颖萱之后,他陈某人已经开始关注第二个女人了。

......
[阅读全文]

14-04-22

Permalink 08:17:04, 分类: default

好戏才刚刚开始,紧接着五道激光

陈耗是聪明人,或者说小眼睛男人就没一个是傻的,他自然看得出来张铃是故意的,不过,饶是如此,他的心里依旧很是满足,至少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的心思好生细腻。”陈耗暗道,他没发现,自林颖萱之后,他陈某人已经开始关注第二个女人了。

......
[阅读全文]

14-04-18

Permalink 13:35:32, 分类: default

秦南正在屋子里面研究脑海里面的伏羲

经过秦南一个月的了解,原来害自己穿越的凶手就是这份阵图,秦南有着上世的古玩知识,了解这幅图乃是伏羲阵图详解,触动传送阵本来是要传送到伏羲的传承之地,可是不料秦南的肉身太脆弱,直接粉碎,直接穿越到了异界。要是没有伏羲阵图保护灵魂,秦南早已经魂飞魄散了。这是幸运还是不幸,秦南自己也不知道。

  “小南,今天是武馆开学的日子,别磨蹭了,快出来!”齐兰在外面朝着秦南的小屋子喊道:“来啦,来啦。”秦南正在屋子里面研究脑海里面的伏羲阵图详解,听到声音,边跑出来边答道:院子里面,齐兰已经准备好兽骨飞车,秦南跨上兽骨飞车的后座。兽骨飞车风一样的朝着落叶大街的落叶武馆跑去。

......
[阅读全文]

14-04-17

Permalink 11:19:24, 分类: default

肖家怕是做梦都不曾想到,离家出走

可是她偏偏选择了萧凡,只因为初次见面的时候,萧凡看她的眼神深深触动了她,那一抹交织着悔恨,联系,柔情的复杂眼神,虽然温怡倩知道,看她的时候,萧凡应该是在想着另一个人,但是她不介意,萧凡把她当成一个替代品,她向萧凡提出这样的要求,何尝不是要利用萧凡,打击她那个无情的家族。

  再有一个月,她就要嫁人了,嫁给你个她不喜欢甚至极其讨厌的家伙,南方温家,谈不上显赫,但是也不算落魄,可是她的婚姻,却不能由她做主,她联姻的对象便是东北的肖家,此肖非比萧,一年前她离家出走,只因为肖家的少爷在温家差一点强行要了她,而家里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她看到了父母眼中的那抹屈辱,但是那又如何?终究没有人肯帮她说一句话,爷爷,那个铁血的老人,只想着与肖家联姻之后的利益,至于她的幸福,在利益面前怕是无足轻重吧?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8:40:28, 分类: default

肖家怕是做梦都不曾想到,离家出走

可是她偏偏选择了萧凡,只因为初次见面的时候,萧凡看她的眼神深深触动了她,那一抹交织着悔恨,联系,柔情的复杂眼神,虽然温怡倩知道,看她的时候,萧凡应该是在想着另一个人,但是她不介意,萧凡把她当成一个替代品,她向萧凡提出这样的要求,何尝不是要利用萧凡,打击她那个无情的家族。

  再有一个月,她就要嫁人了,嫁给你个她不喜欢甚至极其讨厌的家伙,南方温家,谈不上显赫,但是也不算落魄,可是她的婚姻,却不能由她做主,她联姻的对象便是东北的肖家,此肖非比萧,一年前她离家出走,只因为肖家的少爷在温家差一点强行要了她,而家里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她看到了父母眼中的那抹屈辱,但是那又如何?终究没有人肯帮她说一句话,爷爷,那个铁血的老人,只想着与肖家联姻之后的利益,至于她的幸福,在利益面前怕是无足轻重吧?

......
[阅读全文]

14-04-14

Permalink 14:20:55, 分类: default

萧凡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AV女优

 房间的格调很雅致,一张红木桌子摆在中间,男子躺靠在席子上,跪坐,萧凡没有那样的习惯,对于他来说,只有骨子里奴性重的人,才喜欢跪着,辗转两年,走遍了大半个世界,萧凡在东京驻留,在这座城市整整停留一个月。

  原因无他,萧凡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AV女优,不过很不幸,来了一个月,萧凡一个都没见到,据说,R国AV女优已经进入华夏市场了,萧凡不禁感叹,此行似乎落空了,H国男人毁了华夏女人,而R国女人毁了华夏男人,作为一个华夏男人,萧凡觉得自己应该为国争光,祸害一下R国的女人。

......
[阅读全文]

14-04-13

Permalink 02:51:55, 分类: default

吞天武灵,可吞噬世间万物

当初方家二少爷方於施展黑虎武灵,元枫有幸见过一次,而此时此刻,在他头顶上出现的兽影,与当初方家二少爷的黑虎武灵,形态简直一般不二。只不过方家那位的武灵是一头黑虎,而他头顶上的兽影,却是一头狰狞恐怖的异兽。

  愣愣地盯着头顶上的兽影,元枫的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这兽影他并不陌生,因为穿越之时,他正是在观看这兽影的浮雕,然后被这兽影一口吞没,来到的这个世界。

......
[阅读全文]

黎求要的博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