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19

第九回 葛铁枪大战张柔 张道士助金破蒙

第九回 葛铁枪大战张柔 张道士助金破蒙

  为了配合荒城计划,牵制金军主力,同时也为了继续蚕食金地,木华黎命令燕、云两地蒙古汉军对河北,山西金军发动新一轮冬季攻势,兵分两路,大举进攻燕南、河东。

......
[阅读全文]

第八回 招蜂引蝶淫狐擒淫贼 荒城战略金蒙动刀兵

第八回 招蜂引蝶淫狐擒淫贼 荒城战略金蒙动刀兵

  一个绿衣少女拎着一只木桶从楼里出来,正要去街边污水坑倒脏水,她一眼看见汪丽,立即放下桶,转身奔入楼内,边跑边喊:“金凤姐回来啦!”汪丽认得她是师父贴身丫鬟柳绿,一声圆润悦耳的话音从厅堂里传出来:“嚷什么,说你多少回了,就是不长记性,遇事毛毛愣愣,没个稳当劲儿,到底谁回来啦?”“金凤姐姐!”“真是她回来啦?你没看错?”“没错,奴婢看得真真的。”“哎唷唷,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天大喜事啊,快随哀家出去迎她。”门帘一掀,两个丫鬟花红、柳绿一左一右,中间一个雍容贵妇出现在汪丽眼前,她眉目如画,姿态婀娜,肌肤好似凝脂,头戴银灰色貂皮暖帽,围着银狐毛皮围脖,上身穿一件银灰色丝绸面、白貂皮毛里、立领、左衽、宽袖裘皮袄,袖口探出金光闪闪尖尖金指套,下身穿蓝色绣花襞裙、前拂地、后拖地,紫色绶带,裙角露出棕色银花皮靴,弯弯尖头上缀着银色毛球,浑身散发着诱人麝香。汪丽赶紧上前蹲安见礼,说道:“洞主安康吉祥。”萧妃扶住她,端详半晌,眼圈一红,哽咽道:“金凤,真是你吗?莫非在梦中?哀家想死你了。”汪丽也忍不住落泪。萧妃吩咐奴婢准备酒宴,给爱徒接风洗尘。师徒重逢,少不得问寒问暖。席间,汪丽简单诉说逃跑经历,却隐瞒了被俘一节,只说危急时刻,被一白衣女子救下,逃到一座山村,躲藏几日,等到风声平息,才绕道回来。萧妃边听边念佛,对细节上的矛盾之处也没深究,在心里打了几个问号,待日后慢慢推问。汪丽道:“洞主因何迁居保州城,怎不见众家姐妹?”萧妃长叹一声,说道:“哎!自打哀家入盟护国军,徒儿们便被拆散,哀家终日独守空门,好不凄苦也。蒙古军攻势猛烈,金军节节败退,狐门随之南撤,暂居此地。”汪丽道:“当初还不如投靠耶律仇。”萧妃道:“那样岂不落个叛国骂名?”汪丽道:“总比在此受腌臜气强。”萧妃道:“你那几位师姐境况如何?”汪丽道:“音讯阻隔,估计多是凶多吉少。”萧妃忧心忡忡地说:“别人或许还能应付,唯有玉狐王蔷去了阴阳教,老魔头庄道玄诡诈异常,若被他看出破绽,必死无疑。”汪丽忿恨道:“什么并力抗蒙,说得好听,分明想借蒙古人刀消灭姆们狐门。”萧妃口打唉声道:“人在矮檐下,焉能不低头?忍一时之气,换长久太平。”汪丽道:“只怕姐妹们福薄,熬不到出头之日,就都…”萧妃惊诧道:“你何出此言?”汪丽心有余悸地说:“这回弟子若非种种奇遇,安能死里逃生?姐妹们却未必有我这般幸运。”萧妃道:“但愿神灵保佑她们。”汪丽道:“就算侥幸躲过一时灾难,却难保全一生,一旦国破家亡,我等投奔何处?”萧妃道:“依哀家看,蒙古人只是暂时猖狂,想灭亡我大金,恐怕还没那么容易。”汪丽道:“弟子原本也这么认为,但身在敌营两年来所见所闻,足以使我丢掉这种幻想。洞主呵,您知道这几年大金国损失多少军队吗?一百万呢!如今连咱们这些妇道都被推上战场,您说这仗还能打胜吗?”萧妃忧虑道:“照你这么说,大金国真够危险,不过哀家却闻前方胜利不断,有望收复中都。”汪丽道:“全是胡编瞎扯,就咱大金国那帮怂蛋元帅,熊包将军,只会上骗朝廷,下唬百姓,一旦见了鞑靼兵,跑得比兔子还快。”萧妃道:“看来欲保住河北,还得靠地方武装,完颜兰招募大批武林侠客,又有武仙这样雄据一方的豪绅鼎立相助,这股力量不可小觑,倘若运筹得当,或可扭转乾坤。”汪丽冷笑道:“我算看透了,那些所谓侠士,除了窝里斗,就会吹牛皮,有几个尽忠报国的?”忽听门外一人朗声说道:“金凤小姐不要一槁打翻整船人嘛。”门帘一动,带入一股劲风,一个年轻武士雄赳赳站在她们面前,叉手行礼:“侄儿武毅,拜见婶娘。”萧妃一惊,随即笑容可掬道:“好你个冒失鬼,吓了哀家一跳,贤侄晚间至此,有何贵干哪?”武毅却不回答,拉了把椅子,坐在桌边,拿起一只空碗,各样菜肴都夹了些,转动筷子,大口吃将起来,就把汪丽看得呆了,花红、柳绿在一旁掩口偷着笑,萧妃叱道:“哪儿来的饿鬼?却跑到哀家这里讨野食?”武毅道:“跑了半天,还真饿了,这菜忒香,谁的厨艺?绝了!帅府厨子该换人了。”萧妃道:“贤侄此来,该不会只为了吃喝吧?”武毅一拍脑门,说道:“哎呀呀,瞧我这记性,光顾着吃了,差点把正事忘了,侄儿奉义父之命,专程来送请帖。”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呈给萧妃。萧妃接过信,不急不慢揭开蜡封,抽出信纸,看毕,微微一笑,说道:“哀家知道了,贤侄奔波几百里,想必鞍马劳困,若不嫌这里简陋,今晚就在此歇宿吧。”武毅正中下怀,拱手作揖说:“多谢婶娘美意,恭敬不如从命。”他的眼光总不自觉往汪丽身上溜瞅,汪丽忸怩作态,冲他羞答答妩媚一笑,轻盈起身,娇滴滴请个蹲安,娇声说:“奴家身子不适,武少帅,失陪了,敬祝洞主、少帅晚安。”说罢,娇躯曼转,莲步轻移,袅袅亭亭上楼去了。武毅目送汪丽倩影消失在楼梯拐角,萧妃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盘算:“若要笼络住武毅,只在金凤身上。”

......
[阅读全文]

第二十一回 小茶馆梅飞暴打史衙内 大将军发威汪狐狸求饶

第二十一回 小茶馆梅飞暴打史衙内 大将军发威汪狐狸求饶

经历了一天的生死搏杀,金皇太子侥幸死里逃生,完颜守绪不敢在黄河北岸做更多的停留,在众人的护卫下,连夜渡过黄河,返回汴京去了。完颜金花原本还想找梅贞、汪丽算账,可又不便在皇太子面前提起此事,又没机会凑过去跟梅飞套近乎,所以她只好跟随完颜守绪先回汴京,待以后再作打算。

......
[阅读全文]

第二十回 白玉蟾掌震庄道玄 九尾狐难舍梅公子

第二十回 白玉蟾掌震庄道玄 九尾狐难舍梅公子
诗曰:
黑白起纷争,五行相克生;剑气十九道,纵横论英雄。阴阳藏玄机,八卦显神通;空寂七弦音,凤鸣引飞龙。又注:天地万物,皆有灵性,不生不灭,无始无终。棋道在盘外,琴韵可通神。

......
[阅读全文]

第十九回 刁蛮公主大闹黄河野店 春秋道人会斗南北魔怪 

第十九回 刁蛮公主大闹黄河野店 春秋道人会斗南北魔怪 

这一日,霜雾弥漫,路面结了一层亮晶晶的薄冰,异常湿滑难行。傍晚时分,店里先后住进一伙马贩子,一名俊美书生,同他结伴而行的是一位高大威猛英俊壮士,一位弓腰驼背,颤颤微微,白发苍苍老太婆,一个身材高挑,金纱遮面的妖艳美人,还有一个猴头猴脑,活蹦乱跳调皮顽童,使这座荒凉冷寂的客店忽然间热闹起来。

......
[阅读全文]

第十八回 金朝三皇子巡阅淮东 完颜陈和尚单刀救主 

第十八回 金朝三皇子巡阅淮东 完颜陈和尚单刀救主 

就在金朝二皇子完颜守纯前往两河宣读圣旨,分封九公之时,金朝三皇子完颜守绪一路微服东行,暗中巡视淮河东部防线。不一日,完颜守绪驾临金国东南边境重镇泗州城,检阅淮东军力,犒劳当地戍军。

......
[阅读全文]

第十七回 遭逼婚梅公子越狱 雷霆阵张道士丧命

第十七回 遭逼婚梅公子越狱 雷霆阵张道士丧命
见梅贞不回话,武月仙说:“梅公子对此事或感太突然,公子可以考虑一下,再做答复。”梅贞有些难为情地说:“公主美意,小生心领了。但小生已有婚约,怎能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还请武小姐回复金花公主,公主提亲之事,请恕小生万难从命。”完颜金花一听这话,忍不住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来到梅贞面前,很有礼貌地给梅贞请了一个蹲安,梅贞也对她深作一揖,算是还礼。完颜金花有意把语调变得非常温柔、动听,她对梅贞说:“与梅公子定婚之人,可是那个狐门汪狐狸?”不等梅贞回答,她继续说:“世人皆言,南宋乃礼仪之邦,最讲礼、义、廉、耻,梅公子乃名门出身,应该知道,婚姻大事,须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可私定终身?而且谈婚论嫁,讲究门当户对,想那汪狐狸乃一淫贱娼妇,梅公子难道不怕玷污家门?辱没祖宗?”梅贞红着脸说:“实不相瞒,小生与汪小姐立下婚约,也是因为特殊情况。即便小生与汪小姐没有任何瓜葛,也绝不会高攀公主。”完颜金花是个暴脾气,骄横跋扈惯了,岂能容忍对方当面拒绝?闻听此言,不由恼羞成怒,喝骂道:“好你个不识抬举的小南蛮!拉着不走,打着倒退。俺乃堂堂大金国公主,金枝玉叶,论长相有长相,要地位有地位,本领也不比你差,俺主动看上你,你家祖坟都要冒青烟,怎么在你眼里,俺却比不上一个臭名远扬的狐门淫荡娼妇?!这若传扬出去,俺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这桩婚事,你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梅贞也是个倔脾气,最看不惯完颜金花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于是说:“无论你是哪国公主,小生也不放在眼里。你蛮横无理,任性胡为,哪个男人敢娶你?恕不奉陪,小生告辞!”说罢转身便走。那边武月仙早有准备,说一句:“梅公子留步!”那张天蚕网已然无声无息地当头罩下。梅贞也有防范,念动道诀,踏罡步斗,打算施展幻影隐踪的法术,溜之乎也,哪曾想,平日熟练掌握的道术突然失灵,眼睁睁看着天蚕网又一次将他网住,不敢丝毫乱动。
完颜金花看到梅贞落网,不由拍手叫好:“哈哈!还想溜,没那么容易!你今晚若不答应俺的这桩婚事,本公主就将你这小南蛮活剥了,然后扔到野外喂狼。”梅贞自认倒霉,一语不发。武月仙对完颜金花说:“想要梅公子回心转意,倒也不难。”完颜金花一听这话,又来了兴致,问道:“武姐姐有何妙策?”武月仙邪恶一笑,一边不怀好意地看着梅贞,一边与完颜金花咬了一阵耳朵,只见完颜金花先是羞红满面,而后笑逐颜开,娇嗔笑道:“武姐姐,你真坏。”武月仙笑着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是要委屈梅四公子了。”完颜金花说:“他有啥委屈?到时候一准偷着乐呢。”梅贞看着她俩的古怪样子,一时也猜不透这两个女人要搞什么名堂?但总觉着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却听武月仙说:“梅公子精通道术,一般方法关不住他,必须以金线穿透他的琵琶骨,这样方能他将锁住,使之无法脱逃。”完颜金花听了,感觉于心不忍,说:“那样对待新郎官,岂非太过残忍?他会恨我一辈子。不如这样,此间县衙后院,有座石牢,是曾经专门关押江洋大盗的死囚牢,就算有天大本事的人,一旦关进去,休想活着出来。”武月仙却不以为然地说:“我看没那么牢靠,梅公子乃是异人,会做出一些反常之举,倘若他逃走了,妹妹届时休要埋怨我。”完颜金花说:“怎么会埋怨武姐姐?只是婚嫁之事,还须事先告诉父母,求得他们同意才好。”完颜金花虽然骄蛮任性,但遇到这样关乎名声、伦理的终身大事,也不敢擅自乱来。武月仙一心只想赶快撮合成这段姻缘,定教那个该死的下贱臊货汪狐狸美梦落空,于是说:“梅公子本领高强,相貌俊雅,属于可遇不可求的极品人物,若不抓住时机,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完颜金花点头称是:“好吧,就这样决定了,下个月,择吉日,举行婚典,来个先斩后奏,等到生米煮成熟饭,谁反对也没用。”接着命令差官、捕快,将梅贞投入石牢,派出十多名信差,将婚庆之事传告父母、义父,亲朋好友,县衙披红挂彩,只等完婚之日。世人听说这个喜讯,皆掩鼻而笑。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关于私生活的绯闻更是逆风传万里,而且越传越离谱。完颜金花和梅贞的事后来演义出许多版本,之中有一种居然说金花公主中了南宋美男计,泄漏很多金国国策、军情,以至于金军在与宋军交战中连吃败仗。消息传到大金国宣宗皇帝耳朵里,差点把金宣宗气晕了,拍着龙书案骂道:“胡闹!愚蠢!乱弹琴!金花公主简直疯了!婚姻大事,焉能荒唐若此!而且还找了个敌国小南蛮。伤风败俗!成何体统!丢尽了大金国的脸面!”也正值金国全力抗蒙、伐宋,宣宗被糟糕的国事搞得焦头烂额,整天惶恐不安,忧心忡忡,如坐针毡,根本无暇顾及那个疯丫头,也只好暂时听之任之,由她折腾。

......
[阅读全文]

第十二回 遇匪翻车游巫山 云收雨散斗群狼

第十二回 遇匪翻车游巫山 云收雨散斗群狼

地道通往后院马厩,掀开洞口盖板,人便从马槽下面钻出来,迂回到冥王府人的身后。围攻客栈的冥王府人马不下百十号,一个个黑衣、黑甲,披头散发,面罩骷髅面具,活像一群从地狱爬出的恶鬼,张牙舞爪,嗷嗷怪叫,不停向客栈投掷火油罐,射火箭。两个冥王府头目,牛头、马面,手拿哭丧棒,正然站在街对面一栋破败房屋顶上指挥手下,忽然感到脚下大地一阵剧烈震动,立脚不住,趴伏在房坡上,不敢动弹,正不知发生了什么?万没料到从背后杀来几位绝顶高手,武月仙、武毅早就憋足了一肚子气没出发泄,冲上去一顿砍杀,冥王府徒众猝不及防,这下可吃了大亏,转眼功夫便被放到二、三十人,立刻阵脚大乱,那两个牛头、马面还想顽抗,早被武仙提剑飞身抢攻上来,一剑一个,惨叫着扑跌栽倒,滚落尘埃,去冥王那里报到去了。宋光明、林晚风不甘落后,各显其能,直杀得冥王府门徒鬼哭狼嚎,四散逃命。

......
[阅读全文]

16-09-05

Permalink 05:48:57, 分类: 原创小说

第十六回 少林方丈镇妖气 金花公主倒采花

第十六回 少林方丈镇妖气 金花公主倒采花
武仙与狐门洞主银狐大仙萧妃经过密谋计议,制定了一套迷惑白玉峰,色诱御前总管金二爷的美人计。若欲实施美人计,汪丽当然是最佳人选。武仙注意到,那日,金二爷在表彰汪丽之时,眼光总在她身上溜来转去,而且眼神之中隐藏着几分淫意,因此笼络住金二爷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他身边的白玉峰很不好对付。萧妃问武仙:“以你我交情,狐门理当助武大帅一臂之力,不过哀家很想知道,若事成,姆们狐门有何好处?”武仙手捻须髯,微微一笑,说:“好处嘛,那是自然。凡是为本府出过力者,本府从不亏待,必有重谢。”萧妃心说:“老滑头,休拿画饼哄人。”于是追问道:“武大帅可否说得具体些?”武仙嘿嘿一笑,说:“萧妃娘娘难道还信不过本府?本府做事,一向一言九鼎。”萧妃半开玩笑地说:“哀家当然相信武大帅,只是不知武大帅这鼎有多大,有多重?值不值得俺那花魁爱徒出马?常言道:名利场中无君子。咱们还是事先说清楚为好,省得日后找麻烦。”武仙听了萧妃这番话,暗想:“这婆娘真是贪得无厌,我既送你厚礼,你怎么还向我讨要好处费?”但此事又非得借助狐门之力,心里虽然不爽,嘴上却夸赞说:“萧妃娘娘果然深谙经营之道,难怪贵派能够在此乱世立于不败之地,傲视天下英雄豪杰,武某佩服!”萧妃微微一笑,说:“承蒙武大帅谬赞,哀家实不敢当。鄙派皆柔弱女流,怎敢与英雄好汉相提并论?若无似武大帅这样的朝廷股肱重臣罩着,恐怕连一天安稳日子也没有。”武仙心里说:“你知道就好。”嘴上说:“哪里哪里,本府理当关照,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本府知道贵派不缺金银、也不缺珍宝,唯独缺少男人。”萧妃脸色一沉,佯作嗔怒,叱道:“老没正经,说着说着就没好话了。”武仙道:“你且听俺把话说完。此次贵派被编入南下军团,责任重大,危险也大,本府的意思是,让武毅带领二十名帅府高手,为贵派保驾护航,不知尊意如何?”萧妃一听这话,喜出望外,说:“原来是这样,哀家还以为…,感谢武大帅!”武仙哂笑道:“萧妃娘娘以为怎样?”萧妃有点尴尬地笑了笑,道:“英雄所见略同,哀家也认为如此甚好。”
于是武仙以给金二爷接风洗尘出为名,在真定帅府设盛宴,宴请金二爷一行。英王完颜守纯正要暗中探查武仙真定府军力虚实,以及武仙对朝廷是否忠心不二,因此爽快接受邀请。

......
[阅读全文]

16-08-17

第十五回 抱犊寨群雄聚会 九尾狐立功受奖

为了逃避追踪,汪丽和猴儿化装成逃难母子,一路上隐秘行踪,沿着太行山东麓南行,晚上或借宿山野人家,讨要些水粮充饥,或在山洞里相拥取暖过夜。
不一日,远远望见群山之中,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峰拔地突起,山势峥嵘雄秀,犹如一尊巨佛仰卧,四周皆是悬崖绝壁,山顶平坦宽广,隐约看到石崖边缘,林木之中掩映着城墙碉楼。汪丽见此高山,不由心中欢喜,她认得这就是真定府帅武仙所部重兵驻守的军事要地,西山抱犊寨,旁边山上还建有腰水、铁壁二寨,与抱犊等寨互成犄角之势。
汪丽对猴儿说:“去折两根筷子长短树枝来。”猴儿问:“折树枝作甚?”汪丽不耐烦道:“叫你去折,便速去折来,小孩子问许多干嘛?”猴儿倒也听她话,三蹿两跳去到路旁小树上折下两根树枝。汪丽将一枝插在猴儿头上,另一枝斜插在自己发髻上,此乃进山暗号,以示同道中人。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woodyonge北美博客

%u674E%u8BD7%u8BD7

 以博会友,交流,同乐,共勉。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