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飞向何方 (李大同)

06-04-06

Permalink 08:54:41, 分类: 燕子随笔

燕子飞向何方 (李大同)

2006-01-28 | 2. 2.燕子飞向何方



作者:李大同  发表时间:2005-12-21 07:18:46  总点击数:1583 评论次数: 1
本文地址:http://blog.chinabbs.com/article/5595.html


 

2.燕子飞向何方
 
 
说起教育,还真是无奇不有。我们经常听到父母为孩子设计前程,为了这个前程,逼着孩子上各种各样的“奥校”,学钢琴、小提琴……总之,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具有超出一般孩子的特殊才能。在这个竞争从幼儿园就开始的年代,这些父母的做法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竟有这样一种父母,想当“名人”的父母,他自己没当成,便开始了一项匪夷所思的“工程”,把自己的孩子塑造成名人。他们把孩子当做木偶,自己在后面牵着线绳,演出一幕幕活报剧。
想当名人,就要借助媒介,特别是借助著名的、影响力大的大众媒体。一位父亲选择了《**》。
1998年春天,我接到了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对方推荐一个“特别好的新闻线索”,“素质教育的典型”。他介绍说有一个女孩子M,小学五年级,才10岁,为培养自己的独立意识只身下江南;今年春节前还去大别山贫困的山区和贫苦的孩子们一起过年,送去了自己的稿费和书报刊,当地的人们特别感动,已经有什么什么媒介报了……等等。
那个人在电话里谈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此人声音浑厚,讲话有条不紊,滔滔不绝,所述细节相当丰富,甚至还捎带着介绍了孩子的父亲,说父亲也是个“名人”,被称为“建议家”什么的。最后,他建议《**》应直接去孩子家里采访,又报出了孩子母亲的工作单位和联系电话。
乍听起来这是个不错的新闻。但稍加推敲就令人疑窦丛生了:什么家长会让10岁的女孩儿只身去大别山?孩子到大别山的什么地方找什么人?谁会相信这个孩子的反常行为?而且这个打电话的人似乎太了解新闻运作了,“新闻点”介绍处处到位……
我由此生疑,问:“你贵姓?在哪儿工作?怎么这么熟悉这个孩子的事儿?”
对方自称是“教育日报”的,姓“曹”。
我放下电话,心里奇怪,哪有什么教育日报,也许是《中国教育报》?我立即给一位爱人在该报工作的同事打电话,请他爱人马上核实一下,有没有一位姓“曹”的编辑或记者今天上午向《**》介绍过M。
这位同事一听M,乐了:“打电话的是不是一个中年人?声音很厚?跟说书似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们《教育导刊》差不多人人都接过他的电话,此人必是M的父亲!”
  原来如此。
  过几天,电话又响了。对方说自己是北京八中,M今天下午要去八中作报告,你们应该去采访。
  又过了几天,电话又响了,对方是一所小学,说M今天又要作报告了,请你们去采访。
  又过了些日子,电话响了,“全国妇联的专题研讨会”,还是M……
  在短短的时间里,《**》不断接到关于女孩儿M的电话,对方自报身份不一,但声音和讲话方式完全一样。“又是他……”我哭笑不得。
  6月4日早晨,我正在家里洗漱,忽然听见电视里传出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我赶紧到电视前一看,“生活空间”正在播出专题片《孩子》,孩子就是M,而那个熟悉的声音恰恰是M的父亲!
  6月中旬,电话又来了,还是那个声音,不过又换了一个身分。他自称是个读者,反映一个情况,说是中央电视台6月4日、5日在“东方时空”里播出了一个叫《孩子》的专题片,他只看了上集,5日早晨没看见下集,等晚上想看时却反常地没有按时重播。
  “这是怎么回事儿?中央电视台得跟大家交代清楚!”“这片子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少年儿童成了被批判对象!”“你中央电视台是天老大,犯错误也是天老大……”“我给电视台去电话问,他们蛮横不讲理,《**》应该把这事调查清楚……”
我详细记录了这个电话。然后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件事儿?”
“我们单位和邻居都在议论这件事儿……”
“你在哪儿工作?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是翠微大厦,姓许,名字就算了吧,咱是老百姓,怕惹麻烦……”
我随后和“生活空间”制片人通了电话,问有没有停止重播这件事儿。制片人告知,5日早晨播出《孩子》上集后,因主旨不是正面宣传M,相反指出了她成长中的误区,其父就开始给电视台各级领导不停地打电话,告片子如何严重违法,记者如何胡作非为等等。因不了解情况,为慎重起见,电视台领导指示暂停当晚重播,调查一下再说。
这位父亲的本事真是不小。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确实构成了新闻事件。
我通知记者:“现在,应‘那位读者’的要求,彻底调查清楚这件事。凡与《孩子》一片有关的人,都尽量采访到,当然也包括M的父亲……”
任务交给了王伟群。她为这件事前后采访了17位与孩子有关的人。其中有老师、记者、儿童教育专家,当然,也有孩子的父亲。
故事真是出人意料。但在采访中,几乎每一个人都叮嘱她:孩子是无辜的,责任不在孩子。为此,稿子见报时,我们把孩子的名字隐去,称她为“燕子”。
 
  无疑,这是个聪明早慧的孩子。
  在燕子家里,王伟群最先看的一盘带子是4岁的燕子在讲故事,绘声绘色。
  令人惊叹的是,父亲还收藏有孩子第一声啼哭的录音,孩子从小使用的小毛巾,燕子从7岁起到现在发表的所有文章的稿费单复印件,名人为孩子的题字及复印件、燕子参加一系列社会活动的照片和录像,甚至所有邀请燕子演讲的请柬……如果这可以称做“成长档案”,可谓举世无匹。
这个父亲对孩子的设计,真是够早的——
“孩子是1987年5月23日出生的,头年11月,孩子还在腹中,我到安徽芜湖出差,回来的时候,我坐车到南京,我绕这么一圈就是想去中山陵。
“到了中山陵,我买了很多‘天下为公’和‘博爱’的纪念章。我要让我的孩子从小就带在胸前。我希望孩子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
“人类10万年历史,死了850亿人,经过几万年的繁衍进化,但是对人种进步起积极作用的能有几人?”
“你是说对人类文明进步起积极作用?”王伟群以为父亲口误。
“不对,我是说对人类繁衍进化、物种更新起积极作用的人很少很少。”
“人类的自然进化的过程,个人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没有个人,哪有集体?”
一个人对人种进化起到作用?王伟群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伟群和这个父亲的对话很有意思。这个父亲肯定成功的次数太多了,而且深谙那些追逐新闻的媒介的弱点,他以为《**》也上钩了,因此说话百无禁忌。
“别的孩子感兴趣的东西她是不是也有兴趣呢?”
“有,她特爱玩,别的孩子有的情趣在她身上都有,而且她玩得比谁都投入。”
“您今年四十多岁了,这个岁数的很多人自己的理想没有实现,会不会想借助孩子来实现呢?”
“我没有这么想。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要做的事情。我是一个国家机关的普通工作人员,我有什么自主权啊?我惟一的权力就只剩下了培养孩子。我只能做现在能做的。”
“有人认为,你对燕子所实施的儿童成长策划,其实就是一个新闻策划?”
“那些人以为我们在享受新闻报道的乐趣,这是局外人的猜测。我们与新闻单位是什么关系?我与新闻单位的关系是造势。”
“造势指的是什么?”
“比如说孩子,现在很多人来邀请她,寒暑假就可以去。如果她只在屋子里坐着,默默无闻,谁会来邀请她?这是不是我们通过新闻单位得到的好处?新闻报道给她创造了很多人生的机会,她就可以有好的选择。”
“那么是新闻单位来找你,还是你找新闻单位呢?”
“不是我们找的新闻单位,是一种互相利用。人家来找我,有他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比如你来找我,我总不能傻乎乎地你问什么我答什么吧。”
“可报社的同志说,您经常打电话要求我们去采访燕子,还有好几家别的报社的人也这么说。”
“电话里就说是我的名字吗?”
“我们接到的电话没有报姓名,而且说什么也不愿意留下姓名,更不愿意留下地址。”
“那凭什么认定是我打的电话呢?”
“你说谁会那么不厌其烦地给我们打电话?”
“不知道。因为现在社会上关于这个孩子可能会有些争议,越炒作越有兴趣,这不足为奇。”
“你不断地让燕子在媒体上露面,会不会强化她的虚荣心呢?”
“常人是这样的。燕子呢,这孩子除了获得赞扬外,紧接着来到的就是中国5000年的传统文化的打压和嫉妒。她还能有虚荣心吗?我对孩子说,爸爸就像农民施肥,施的不是化肥,是有机肥,那肥效很慢,但地力持久,土地不板结,人生就应该多施点有机肥。”
“可你不觉得你现在给燕子施的是化肥吗?不是让她尽快见效吗?”
“这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啊,如果成绩不好,我吹也吹不出来啊,那是她综合素质的体现啊,你挥之不去啊,她的气质就那么棒,天生丽质难自弃啊!”
“现在社会,有很多优秀的人,可是却曲高和寡,没有朋友。你认为燕子是这样的吗?”
“不会的。她在班里和同学的关系非常好,老师也非常喜欢她。你看这是她的日记本,小朋友给她写的话都在上头呢。”
王伟群接过日记本翻开第一页,上面是燕子写的一段话:
“十年前一个晴朗的夏夜,在中国出生了一个小女孩。从此世界上有了一个叫燕子的孩子,十年来她在坎坷的人生道路立下了一些丰功伟绩,她要把她的秘密藏在这本小把戏里。”
她问燕子父亲:
“才10岁的孩子,怎么就感觉到人生道路是坎坷的呢?”
“因为中国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封建社会,封建社会是什么概念呢,皇上可以为所欲为,朕即法。老百姓呢……奴化的心理很牢固了。”
这是在说什么呢?莫名其妙。
  “她在大别山跟农民住一块儿了吗?”
“没有,人家东请西请的,好多人请她,县委书记请,电视台请,当时去的时候我让她住一身虱子回来。可一个女孩敢睡一身虱子吗,我得做她的工作。我说,燕子,爸爸翻遍史书,凡成大业的人,没见一个人不了解民众,心与民众是相通的。那时候,小官不怕你,大官怕你。”
“什么意思?”
“比如韩信,痞子就敢找他麻烦。大官就能看出他的道行。你如果能与民众打成一片,你的所作所为,必是大官怕你,小官不怕你,因为小官意识不到你的爆发力。你与民众打成一片,你就有资格与这个时代的英雄人物相抗衡。假如你不能与民众打成一片,你与民众相对,你就是个玩物,你就是个摆设。”
“这些历史人物燕子都了解?”
“她都读过。中国通史她都读过。”
燕子现在在读《世界通史》,她已经读过《西方哲学史》,还要在书上划道道,写眉批,记读书笔记。寒假里父亲给她买了一本《败鉴》,书中告诉活着的人们,历史上的大人物为什么失败了。
坦率说,这些采访对话让我开始疑心这位父亲是否神经正常。
中国少年报有个著名的“知心姐姐”叫卢勤,卢勤早就认识燕子。
“那是两年前,电视台‘大风车’节目招小记者,我是评委。那时燕子挺可爱的,很活泼,也不怯场。后来我收到她的稿子,也给她在少年报上编发了。再后来就发现各报开始介绍她,一件一件,越来越多。这时候我就开始警觉了,一个孩子的一件事是新闻不奇怪,但她件件事都是新闻,这就很奇怪了,而且孩子在不断地制造新闻。一会儿只身去大别山,一会儿只身下江南。无论做什么事都有记者跟在后头,都有摄像机对着她,对她的宣传是超常的,报道的频率太高了。
“从我多年搞教育的角度看,这对孩子很不利。说实在的,很多小名人被炒热了,然后就毁了。她是个普通的孩子,做了普通的事,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让她从小就把名声建立在一个虚的东西上,对孩子无利。我对我们这儿的编辑说,以后凡是有关燕子的稿子一律不发。”
但是关于燕子的报道仍然越来越多。无人不知少年小燕子。
9岁时,她被中央电视台大风车节目招为年龄最小的记者,采访了许多名人,并不断地向报社杂志社投稿,已经在各省市100多家报刊发表了文章。1997年暑假,她离开父母,前往江南旅行。燕子在向一家报社记者谈及这次旅行的感受时说:“我学到了好多好多东西,在路上,我读了40万字的《红岩》。在中山陵,我重温了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和‘博爱’为怀的精神。看着波涛汹涌的黄海,我就想起爸爸说的,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远大的志向。”
在寒假的时候,燕子又南下大别山,带去了自己的稿费和书报刊。一家报社的记者誉之为“千里扶贫”。
一时间,燕子“只身南下”、“大别山千里扶贫”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其中不乏要闻版、大标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频频接到推荐燕子的电话。
李冰琦是中央电视台“生活空间”节目的编导,为了拍《孩子》,整整3个月的时间,他的摄像机总是对着燕子和她的父亲。极为辛苦。
他对王伟群说:“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家庭教育,家庭教育决定一个人的一生。我们生活空间展示人性,大多数是拍成人的。但燕子的成人期提前了,我觉得这对她来说非常残酷。她是一个可爱的孩子。但由于父亲的原因,她很多的时间是活在成人世界里,活在成人的成长思维里。这不是一个10岁的孩子应该接受的东西。成人世界很寂寞很累。而且燕子的成人世界也不是正常的成人世界,而是扭曲了的。我们拍了3个月,事情发展的结局我们也没有料到。
“父亲安排燕子接受新闻界的采访,都是经过训练的。比如记者会怎么问,该怎么答,事先都要准备好。燕子有专门的采访服,梳采访头,还有必须佩戴的几个纪念章,一个是天下为公,一个是博爱,还有红十字标志,大队徽,雏鹰奖章等等。其实有的时候燕子也挺烦这些事的。一次,父亲对女儿说,燕子,今天下午要去接受红十字报采访,你先睡一觉。燕子当时都快哭了,还去啊?她小声对父亲嘟哝。她知道我们的镜头都是开着的,就背对着我们。但她很快就站起来了,一转脸就是笑眯眯的,简直是训练有素。我们当时拍到父亲打电话给报社记者的镜头,说中央电视台下午要去拍你们采访燕子的场面。
“在拍摄之前,我一直反复强调我们这个节目的拍摄方式,绝对不干涉生活本来的面目。所以,这之后,如果他要去联系采访我们不会阻止的。”
在片中,有一段燕子到书店拿书的镜头,播出后,燕子的父亲非常生气。李冰琦也特别感慨:
“那天我正在奥林匹克学校拍她上课的镜头,拍得差不多了,我在走廊上休息。接到燕子父亲的电话,他说,我想你再拍一段燕子买书的镜头,这样就体现了燕子比较爱学习。我说随便,燕子的生活不是我说了算的。过了一会儿,他又来电话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在师大外面有一个出版社,你们去拍。拍完之后,老板还会送你们书。我马上声明,书我是不要的。
“一路上,我一直开着机,燕子在镜头前的表现很可爱。但说出话来就不一样了。她问我,叔叔,你带没带记者证啊?我说没带。那没带记者证咱们怎么办啊,这摄像机上面又没有台标。我说为什么非得有台标有记者证啊?她说那他们就不给我们书了。我说,叔叔带不带记者证有没有台标,跟拿不拿书有什么关系吗。燕子说你没有记者证又没有台标,人家就不认我们,我也拿不着书了。我问她带钱了吗,说没带。我说不带钱怎么拿书啊。她说我爸爸跟他们说好了。我问她这些是谁告诉你的。她说是我爸爸说的。
“走到书店门口。她回过头说,叔叔叔叔先别拍了。她从兜里掏名片和一打报纸,然后背着小书包,说可以拍了。一进门先打听经理在哪儿。进去以后表现得非常非常成熟。几分钟之前,她还是个孩子,很天真很可爱,即便她说父亲那一段也是孩子的话,但一进书店,就变成了一个成熟的人了。她对经理说,叔叔,这是中国教育报关于我的报道,这是我的名片。当时燕子的表现很像一个记者或者是个交际家。她和经理大谈素质教育,谈孩子的成长。她今年只有10岁啊。
“我拍摄完成的时候,往外走,经理给我拿了一套书,我说我拿不了,不要。经理追出来,说,唉,你还没拍我的商店的牌子呢。我赶紧补拍了几个镜头。这时候我才明白燕子父亲是怎么跟书店联系的了。我的摄像机又跟上燕子,我问她,燕子,这么多书,你怎么拿回去啊?燕子反问我,叔叔,你怎么不拿书啊?
“我为什么要把这一段编到片子里,我觉得这已经是个道德的问题了。你希望女儿成为一个伟人,一个善良的人。可拿书的行为与你冠冕堂皇的说教完完全全自相矛盾。”
对这件事,李冰琦一直心情特别沉重。
“在这件事上,只有燕子是蒙在鼓里的,她觉得跟李叔叔出去,又拍了电视,又白拿了书,挺好玩。她没有什么是非标准。”
李冰琦告诉王伟群:
“一次我们正在拍摄,父亲对燕子说,你知道叔叔是来干什么的吗?叔叔在给你拍你的童年时代,列宁毛泽东成名以后的资料照片很多很多,但是谁见过他们小时候的照片?叔叔是在给你做这个工作呢。
“第一次下江南是很正常的,那时候燕子还没有怎么出名。父亲一心一意培养孩子,很真诚。但这一行一直以中央电视台小记者的名义沿途采访,有人接有人送。沿途有不少人照顾她。28天非常愉快。坏就坏在回来以后,一大批报纸炒开了,燕子成了素质教育的典型,出名很快。这时父女心理上都有了变化。”
再后来,就是燕子的大别山“千里扶贫”。燕子父亲说,因为大别山的穷孩子知道了燕子的事情,都特别渴望见到她。李冰琦曾被邀请随同前往,但他没去。
李冰琦说:“我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扶贫,我觉得我没必要再去了。燕子的这次大别山之行,从北京一上路就有人陪同,当地有人接待,所到之处都有电视台记者跟随。一路很风光,这件事在湖北罗田县引起了很大反响,燕子然后从武汉飞到云南玉溪,在那里又引起了很大轰动,电视台也做了很多节目,有燕子的专题片,还请父亲谈素质教育。这一路都是风风光光,红红火火。从大别山回来,新闻界又爆炒一通。”
在燕子家,燕子父亲给王伟群看燕子在大别山的录像带,那是罗田县电视台记者一路跟随拍摄的,经常可以听见编导的画外音:“等等,再重来一遍,你转过来对准镜头……”那是在拍摄燕子在穷孩子家赠钱赠书的镜头。
燕子下个学期就要上六年级了。她是一年前转到目前这所小学的。两所学校的距离很近。王伟群分别去了这两所小学,见到了老师、校长和大队辅导员。
让王伟群吃惊的是,老师眼中的燕子与我听到和报纸上读到的燕子是那么不同。一位老师问:如今我们做父母的,到底应该为孩子铺就一张什么样的红地毯?
一年前,一位作家想写写燕子,于是找到燕子原来的学校,校长把他带到班里。同学们正在上课,作家在讲台上问:
燕子你们认识吗?
认识。
我们要宣传她树立她这个典型你们欢迎吗?
不欢迎!──全班竟异口同声。
是吗?──作家极为诧异。
是!──又是异口同声。
班主任老师吓了一跳,说我们班同学今天是不是半疯啊?
老师拿出一摞报纸,上面都是与燕子有关的报道,凡是不符合事实的部分,她都用红笔划了出来,说,你不能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来损毁别人啊。
在另一所学校,老师说,这孩子从大别山回来,在北京红十字会上有个发言,谈到大别山,到临终关怀医院服务。讲得不错。后来就去了好多学校演讲。那些学校来邀请,说是一个小学的学生家长打电话反映燕子讲得特别好,孩子特别受教育,坏毛病全改了。结果来这儿的学校和记者全都是听这个小学的一个家长说的,我们就纳闷了,这个家长是谁啊?
这么教育孩子,我们觉得对孩子不好。燕子这孩子口才好,声音好,表情也好。但是现在记者一到班里照相,全班同学就把脑袋扭过去,挺反感的。平常能出名的事她就爱做,可小事比如值日就不爱做。我们跟他父亲说,你这个女儿,大事做了不少,现在该做做小事了。跟她谈话,她很少表达自己的观点,没有把握的话,她也不怎么说。写的作文,不像她这么大的孩子写的。对老师也不够尊重。但是我们还是偏爱她,尽量发挥她的长处,这孩子聪明,能力挺强。可是有缺点我们也要指出……
燕子从大别山回来,英文版《中国妇女》杂志专门为“燕子现象”召开了一个关于独生子女独立性的研讨会。
杂志主编刘中陆说:去年,我们就收到燕子父亲的电话,向我们推荐燕子这个线索。当时她刚刚“只身南下”回来。我觉得有点意思。吃完中饭,她爸爸就送了一堆材料来。我们想,燕子毕竟是一个孩子,谈她个人也没多大意义,但是可以就这个问题讨论一下如何培养孩子的独立意识问题。我们把这个想法也在电话里和她父亲说了。得,他就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催办这个会。还说平常不行,燕子要上课,能不能在周末。我说周末不方便,而且我们不是专门为燕子开的会,她最好别来参加。这期间,突然就有一大批新闻单位给我们打电话,问是不是有一个燕子研讨会。我回答说,我们的研讨会不是为燕子开的。我纳闷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可是那天,燕子还是来了,我们拒绝的记者们也来了。问他们怎么知道这个会,都说是燕子父亲通知的。会议一开始,我就说,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么我们就一同采访一下燕子吧。有人问她,你去大别山最感动的是什么?燕子犹豫半天没答上来,然后说,都在稿子里写着呢。又问她,燕子,你去大别山那么好的事,回来跟班里同学说了吗?没说。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这样也可以带领大家去给困难的孩子捐款啊。燕子说他们才不会捐呢,他们只注意无聊的小事。如果我告诉了他们,他们中间的三分之一会真诚地祝福我,三分之一会对我拍马屁,三分之一会嫉妒我。一听这种回答,我们面面相觑,这怎么是一个10岁的孩子说的话呢!
那天会议的主办者邀请了不少儿童教育专家与会。卢勤犹豫再三,还是去了。
“我们问燕子问题,她就说,你问我爸,什么问题都是你问我爸。我当时心情非常沉重。我觉得两年前的燕子不是这样。我把她叫出会场,对她说,燕子,你才10岁,你以后要距离镜头远一点,你要实践自己的人生,不是展示人生,你还太小。我给她本上写了一段话: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不都是鲜花和掌声,还有很多风风雨雨,你要准备承受。要准备承受成功,更要准备失败。我已经预感到这孩子要面临失败,因为她过早地进入了成人世界。出了会场她问我,我的稿子要不要留给你,能不能发表。我心里非常难过,她关心的就是这些东西。
“等我回到会场的时候,会场上已经转到对她爸爸教育思想的讨论。我对她父亲说,我很沉重,你的儿童成长策划,让孩子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我说她这么小你就让她进入成人世界,说一句话都要看你的眼色。你把孩子带进了一个死胡同。我们应该教育孩子有平常心做平常事,如果从小就想当名人,当伟人,孩子就会被名利缠身。家长现在的补偿心理很多,我们失去的不能从孩子身上捞回来。”
这段场景后来进了《孩子》。
那天,一位儿童教育专家孙云晓给燕子写了8个字:“酸甜苦辣,都是营养”。
孙云晓对王伟群说,我真担心燕子心灵被扭曲。冰心老人曾经说过,要让孩子像野花一样自然生长。要尊重儿童的天性和选择。成年人的责任只是告诉孩子,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让这么小的孩子读《败鉴》本身就违反了孩子成长的规律。一个自由的童年是孩子们的权利。
在《生活空间》的机房,那期节目的另一位编导郭嘉说:“我一见到那个孩子,特别特别心疼。”
王伟群要求直接采访燕子。燕子父亲说什么也不答应。他似乎意识到了《**》在采访什么。王伟群写稿期间,几个采访对象不约而同地告诉她,燕子父亲给他们打电话,要求他们不要接受“一个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理由是“我们父女不愿意被新闻‘炒作’……”
 
孩子当然需要保护。报道发表时,我想了半天,最后标题定为《燕子高飞为哪般》。
看了这样的报道,这位父亲总该罢手了吧。没有!他反倒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开始没完没了地给我打电话。
我告诉他:“你可以指出我们记者登出来的你的哪些话是失实的,我们可以和录音相对照。”
他说不出来,又说我们伤害了他的孩子。
我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告诉他:“你忘了吗?是你自己坚持不懈地要求我们报道燕子,我只能说,我们做了如实、客观的报道,并且没有披露孩子的真实姓名。”
燕子的“木偶”生涯应该结束了吧。没有!过了一段时间,新疆电视台一位女编导给我打电话:“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孩子,给少数民族儿童送书、扶贫,是北京有人通知我们接待她。我忽然想起这个情节和你们的报道《燕子高飞为哪般》极其相像,我想问一下,这个孩子是燕子吗?”
我告诉她:就是!这位女编导笑了起来:“那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叮嘱这位编导,责任不在孩子,千万要保证她的安全。女编导一口答应:“那当然了,生活也要照顾好。”
新闻媒介总可以从我们的报道中汲取一些教训吧。没有!一两年过去,我还是看到一些地方的媒介在“爆炒”燕子,这位父亲看来是要“一条道儿走到黑” 了。
这也是生活啊。

点击(3030) - 评分(291)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6253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李大同对燕子应该怎样飞才能满意?
07-08-06 @ 18:20
李大同能否后续报道一下燕子的下落?
07-08-06 @ 18:23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雨燕单飞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是举箸前莫名的伤悲,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是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的一醉。本博客所有内容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或做其他商业用途。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