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中的母亲角色 |

06-10-27

Permalink 06:57:38, 分类: 燕子随笔

女权主义中的母亲角色 |

做为一个坚强的女权主义者,完全可以对着男人大喊,“离开男人,我同样会活得很精彩。要离婚,我无所谓!”

可作为一个母亲,这一生一世,也只能做婚姻的奴隶。

我常常在思考,女权主义如何突破母亲这个角色?为什么父权社会,没有这样的困惑?为什么,他们可以抛弃父亲的角色,永远做男人?而女人,却要在女性与母亲之间作一个选择。

在中国,母亲是一个比女人更严厉的角色。

作为女人,可以放荡,可以个性,可以狂野,可以不羁,可一旦成为母亲,就会毅然放弃女性最迷人的特质,按照传统的模式,谨慎地做母亲。

从物理角度来看,母亲也是女人,可实际上,现实社会并不承认母亲是女人,他们在潜意识里已经剥夺了母亲作女人的权利,包括性的权利。

孩子认为,母亲的性是耻辱的。他们憎恨所有关于母亲的绯闻。男权则认为,母亲的性是专制的,她们不能与多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哪怕是在离婚之后。

一个女人成为母亲,似乎就意味着,她已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性别。

这对于女性世界是极不公平的。

为什么女人总是慨叹,青春太短暂?就是因为,中国女性没有一辈子做女人,而是十几年做女人,大半辈子做了母亲。

其实,女人也可以像男人一样,魅力到老,只是,母亲的角色,压抑着女性的魅力。

我们为什么不做母亲,同时,也做女人呢?

中国的女性主义者,在女性主义思想中,强调了女人的母性。我非常赞同。我们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抛弃自己作为母亲的骄傲与责任。

我们的阴道与子宫,是我们特有的,是男权世界无法模仿的,那是我们的优势,绝对不应成为累赘。

有些女人,为了做永远的女人。放弃了生育,甚至成为独身主义者。我认为,在女权世界里,这并不是勇敢的表现。

一个女人,要珍惜自己成为母亲的权利,同时,也不要抛弃可爱,性感,迷人,俏皮,个性的女性气质,才能成为完美女人。

之前,人们常会提醒一个女人,“别忘记了,你还是一个母亲!”

今天,我想提醒大众,当你面对一个母亲时,别忘了,她,也是一个女人。

也许是因为女权思想的进步,西方女性似乎更懂得把握女性与母亲的双重角色。所以,西方女人的青春似乎也比东方女性要长久。

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在西方文艺片里,仍然会是被爱情纠缠的宠儿。可在东方文艺片中,四十岁的女人,已经是爱情的乞丐。

突破母亲这个角色给我们带来的约束,是很困难的。

因为我没有更好的标准来说服其他人。我们的女权主义并没有形成理论,没有构建出不可违抗的思想殿堂。

我们的思想与抗争,都是孤立的。

我们使用的,仍然是父权社会的理论与标准。

当我们强调女权的时候,总会有女性或男性站出来,用父权的标准来反驳,并压制我们。

就像许多女人对我说,“流氓燕,你作为一个母亲,怎么能够这样?”

她使用的就是父权理论。

而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在女权的世界里,我可以这样,我可以是女人,也可以是母亲。

当我面对孩子时,我是母亲,当我面对世界时,我是女人。

我无法用理论来证明我是正确的。是因为在我们生活的社会里,属于女性,属于女权的理论还没有完整的建立起来。

大多数女性还没有抛弃父权的觉悟。

当社会舆论举着父权的旗帜来批评我时,我是不屑一顾的。因为我有自己的思想体系,不必要服从父权。

在女性世界里,女人有自己的标准。

我们应该如何做女人,如何做母亲,是由我们说了算。

洪晃说,“要女人有魅力是不公平的。”,这样的声音在女性的世界里,真是大音稀声。

这是女权在反抗的声音。正是因为这样,洪晃在我眼里,显得非常可爱。

魅力是男权世界的标准,我们为什么要服从你们的标准,做你们眼中的魅力女人?

让女人按父权的标准做女人,就是不公平。

我们为什么要取悦于男权?

李银河不是男权眼中的漂亮女人,洪晃也不是,可是,她们却很青春,很有活力,很女人,她们才是中国现代女性的好榜样!

与李银河相比,洪晃身上的女性气质更浓烈,而李银河所表现出来的母性,则更强烈。

也许没有人注意到,李银河的思想所散发出来的母性气息,是包容一切的。

她像一个慈爱的母亲,不拒绝,不放弃任何一个思想另类的孩子。

在这一点上,她比任何一个父权义义的思想家,理论家,社会学家都要高尚。

也只有母亲的胸怀,才能容纳这样宽广的人性。



点击(3170) - 评分(494)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9089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青春踏歌行 · http://www.mmmca.com/blog_u1008/index.html
燕子,你已经是母亲了吗?小燕子多大了呢?呵呵
06-10-27 @ 08:02
评论源自: 雨燕
谢谢青青支持。

我宝儿七岁了。

:)
06-10-27 @ 08:44
评论源自: mybuddy
Execellent! This is the first article I have seen on this net that expresses author's argument so bravely openly as a woman and mother.

You are so special!

My best wish!
06-10-27 @ 09:10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雨燕单飞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是举箸前莫名的伤悲,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是不能饮不可饮,也要拼却的一醉。本博客所有内容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或做其他商业用途。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