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路权究竟该归谁?

09-08-16

Permalink 21:45:04, 分类: 时事点评

城市路权究竟该归谁?


成都孙伟铬醉驾致4死1伤,被一审判处死刑。南京张明宝醉驾致5死4伤,已被逮捕。孙伟铭该不该判死的争议话音未落,张明宝如何判决尚未定夺,近日又闻酒后驾车酿血案。
8月4日夜,杭州魏志刚酒后驾车超速行驶,撞上未按规定走人行横道线的行人马芳芳,并造成其死亡的后果。
  8月6日晚,上海高某酒后借朋友的宝马轿车兜风,将1名4岁男童撞飞50米,导致死亡,又撞一辆别克轿车,致3人骨折。高某因酒后驾车肇事已被刑拘,是否超速行驶正在调查中。
  这一个个“马路杀手”,血染街头,夺走了多少条人命?毁坏了多少个家庭?人们看到,除了有人醉酒驾车,还有边聊天边驾车、边发短信边开车,无证驾车、 “少爷”和“小姐”疯狂飙车,如此等等。
  仅浙江省今年以来,酒后驾车已致死120人,致伤370人,由此使人想到,全国又因酒后驾车死伤多少人?我国因各种原因酿成的车祸又死伤多少人?据报道,我国交通事故每年死亡人数从2001年起到2004年已经连续4年超过10万人。而根据全球各交通和警察部门统计,2003年全世界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为50万人,其中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为10.4万人,居世界第一(其中包括每年有近16,000名15岁以下儿童步行者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甚至死亡)。
面对如此严峻的交通形势,有人提出,必须修改相关法案,对酒后驾车等用重典。用重典,可能对驾驶人的行为形成一定的约束,但在目前中国道路尤其是城市道路人车混行的条件下,这种约束是相当有限的。要想有效减少上述悲剧的发生,更重要的恐怕还是要着力解决路权问题。我这里所说的路权,主要指的是优先通行权问题。
我们日常生活中可能经常遇到这样的状况,在一条不太宽的小区道路上,你正在行走,后面突然来了一辆车,在你的身后疯狂按着喇叭,似乎你挡了他的路,必须立即让他。可谁都知道,小区道路首先是用来走人的而不是走车的。在驾车人的心目中,他的车能开到哪里,他的优先路权就要行使到哪里。在一条繁忙的交叉路口,人行横道的长度足有五六十米,可给行人过马路的时间仅仅只有十五秒甚至更短,即使你在绿灯一亮时就一路小跑,要想在红灯亮前跑过马路也绝非易事。许多人就在过了一大半的马路上站着,成为呼啸而过的车辆间的夹心肉,因为只要另一方向的绿灯一亮,所有的车辆便立马启动,谁也不会顾及你行人尚未过完马路的。在他们的心目中,绿灯一亮,他的优先路权便可立即行使,而你行人的路权却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常常听到“以人为本”是治国原则,但在城市交通上,这一点却根本没有得到体现,“以车为本”倒是名副其实。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行人未走斑马线或翻越栏杆而遭遇“嚗光”,从“规则”上来说,这些人是违规的,行为是不可取的。但我们有没有问过,这些“规则”本身规则吗?城市的原始含义是什么?是人们聚居和交换劳动产品的地方,它首先是人作为主体活动的地方而不是以车为主体活动的地方,车的存在只是为了人的行动更方便,而不是给人添威胁添堵。可现在的事实是怎样的呢?在闹市区,过一条马路,不是跑出一身热汗就是吓出一身冷汗,还有什么安全方便可言。一个驾车人的“方便”,竟然是以众多他人的不方便作代价,这叫什么“以人为本”?有人为什么不走斑马线?是因为斑马线有时根本没给人提供保护和方便,在一条数百米数公里的道路上,你没设足够的人行天桥或地下通道,你让人不翻越栏杆又如何绕到公路对面?在城市道路的通行安排上,有哪个城市秉承了行人优先?没有。行人永远是城市道路通行中的弱者,这就注定了驾车人自大心理的形成,在驾车者老子天下第一的指导思想左右下,发生酒后驾车、公路飙车难道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如果政府的城市交通管理真的能从“以人为本”出发,那就应该在解决车辆通行之前首先考虑行人的通行。只有在人的通行安全无阻的前提下,才能考虑车的通行。就比如交叉路口,要不你先建造好人行天桥供人与车分道过马路,要么就要充分考虑行人从斑马线过马路的必要时间,断断不该发生让人跑着过马路都来不及的怪事。
先解决好路权问题,再重典治理汽车驾驶中的违章行为,双管齐下,方能有效减少各类交通悲剧的一再发生。然而在如今被改革教弄成弱肉强食的中国社会,“科学”为本,官僚资源独大,只有发生了人命案,在献血面前执法人员才能从邪教般的信条中稍微清醒一下、喊两嗓子“人为本之”以类久违的人类社会的道德口号,但片刻之后又会继续忘我地沉浸于邪恶的梦魇...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