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31

Permalink 17:37:43,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原创园地】文友野餐会记事之三----玩闹记(终结篇)

都说加西原创藏龙卧虎,我只信一半。可这一聚餐我可服了,敢情这帮子哥们姐们不仅能写能论能辩,还能吃能玩能闹。

当绿袖子喊开动的时候,大伙早就各就各位。笑语喧哗立马变成了静默3分钟,转眼的功夫,一桌满盆满钵的菜沦陷一片,各人手里的盘倒是水涨船高。说笑声又如涨潮一般回来了,只是一嘴二用出气不畅音色有点变调。

......
[阅读全文]
点击(2419) - 评分(372) - 16 条评论 - Trackback (1)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28

Permalink 23:40:23,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五中)

写到现在看官们大概都不耐烦了,其实不打紧的,咱也就是象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那里自说自话,拿些个成年旧事唠唠叨叨而已。所以您要是看厌了,就换个网页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但别离开加西博客,墨子、立子、秋子、风小小子、爱子、胡子…等等等等诸子百家,对了,还有个不成子的袖子都等着您去捧个人场呢。:oops:

上回说说哪里了?对了,说过带大家走走华山的。那就继续唠叨一回吧。现在加西的哥们姐们不是时髦爬个山什么的,所以我也来摆个当年的谱。二千二百多米的华山你们有几个爬过?这可是五岳中的西岳,以险峻而闻名,也以出老道而著名。所以说到华山总是说“华山论剑”,绝不会说“华山论拳”“华山论棍”什么的。原因就是老道们手里的“法器”之一----剑。老道们修道是为了成仙,可修道虽然出了红尘,却还是少不了要吃红尘中的饭来活命,不然没成仙倒先成仁那可咋整?和尚可以靠化缘觅口食,那道士只能靠驱魔来混碗饭。所以才有了一柄据称可以驱妖魔桃木剑。本来是怕做法事时烧起来的符烫了手,拿桃木剑当烧火棍用而已。不想后生们想象力丰富,那桃木的一转眼全变成了千锤百炼的利剑,功能也从杀看不见的魔到杀看得见的人。华山老道们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也没啥能耐,却突然成了武林一尊,虽然老被人家打得趴下,但总算靠山吃山,而且靠名山还外加名气。

......
[阅读全文]
点击(2090) - 评分(348) - 2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27

Permalink 23:00:37,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原创园地】文友野餐会记事之二----相见记

七闯八绕的总算从一个迷途的羔羊,回归到加西领导的麾下。才在Burnaby Fraser Foreshore Park的趴车地停下车,就远远见到爱舵主站在公园的入口处。看到我和秋子到了,笑容可掬地招呼着,指点着我们和大部队会合,一点也没有责怪来迟了意思。正暗自庆幸,不料爱舵主一句话自暴其短:那在原创园地大张旗鼓聚众起会的版主绿袖子居然还没到!听到在话,刚才迷路的懊恼一扫而空。敢情我还不是最嗅的一个,这版主不是比我更嗅?吆喝了半天,把人都吆喝齐了,自己倒姗姗来迟,这脸往哪搁?

正在乱想着,绿袖子飘然而至。装扮合身得体,模样风华有韵。笑盈盈的大声喧哗,哪里有一点迟到的愧意?倒也是,人家当领导的就是不一样,迟个十几分种大概也是一种领导艺术。不过她的出现立马改观了现场腼腆的气氛,在她的穿插引见中我们这群网上久闻其名,生活素未谋面的哥们姐们一下子没了隔阂。相互寒暄着天马行空起来。现在想想难怪一班高手会云集到原创,这绿袖子到底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
[阅读全文]
点击(1913) - 评分(357)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19

Permalink 15:39:10,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原创园地】文友野餐会记事之一----迷路记

以前我很少参加聚会。不是看不起人,相反是比较自卑。一是形象不够标准,往风流倜傥的墨子、立子等诸子旁边一站,准给人一个脑满肠肥不学无术的印象。二是平日里还算是能说会道,可一到生人多处就拙嘴笨舌的词不达意,连自己都觉得讨厌。三是不能过目不忘,见过新朋友后,下次还是将人和名字搞错。所以不出门只是为了少出嗅。

这次版主绿袖子心血来潮地要搞文友聚会,加西的大老从舵主到各版主齐齐地响应,声势之大让我一惊一颤的。原本又想故技重施躲过一劫。可是回过来想想自己上了加西后就胡乱涂鸦,舵主版主不仅不见怪,还一个劲地护着捧着。有个什么事更帮着站台,那气势比台湾总统选举都有过之无不及了。人敬我一丈,我不能还上一尺,还个一寸也应该吧?所以牙一咬豁出去了,不就出次嗅吗?谁怕谁啊。

......
[阅读全文]
点击(1882) - 评分(339) - 1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17

Permalink 18:27:33,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五上)

歇了好几天了, 各位看官一定以为我不会再炒这个冷饭了。要怪就得怪墨、秋等诸子,眼球带色,非想看MM。我也被吵得抵不住劲,随了他们的意思瞎写。诸子们也觉得兴趣缺缺了,估计都到其他MM的场子里嗑牙呢。乘着空,我再回陕西一趟。

“吃喝玩乐”四个字摆在一起总是有点贬义,和大人物们谈修养情操抱负等等一比,实在是很下里巴人。可咱们这些个平头百姓的一辈子不就为那奋斗吗?其实也没啥,大人物在谈阳春白雪时,不也要吃喝?陶冶身心时,不也要跑到山清水秀之处?小民们也是人,只不过吃喝时没那么多的讲究,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就大呼小叫得不亦乐乎了。看,吃喝乐都齐了,不就少个玩字?积点盘缠也去那山清水秀之处走上一走。不求刻字题诗词的雅兴,求个到此一游也就不枉此生了。

......
[阅读全文]
点击(1867) - 评分(324) - 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11

Permalink 22:53:36,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四下)

务秋那厮一回来就来乱扔砖头,是不是因为现在有了一批加西的MM捧场,连家都不认得了回,所以跑到这里显牛。我这做大哥的还能不让着点?就让秋小弟象孙悟空闹一回五指山吧。等那天烦了,也树个五指,太多,就一指山将他压个几天也就够了。:))

看看,光顾得看务秋耍猴,差点都忘了今天主题。不是该写点让病毒等得连头发都掉光的趣事吗?咱正准备挤一段牙膏,你这一说,我还真得先关心关心:别吓唬我,你八成是被自己的病毒害得。一头绣发就这么谢了,这可咋整? 青丝不成雪就谢,打击一定蛮大的,万一情绪低落,青灯孤影倒省了入山手续。只是温哥华的红尘中还有一帮俗家弟子的生计还指望你呢。特别是务秋,昨天还在愁来回广州的机票钱怎么赚回来。所以千万坚强地站起来,带个帽子出门去。;)

......
[阅读全文]
点击(1744) - 评分(333) - 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10

Permalink 23:18:18,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四上)

吃饱喝足,当然就得说点答应了哥们的事。可是说MM真不是我的专长,这勉强一说,不知道会招来多少的大板砖。

其实那个年代,男女之间可随便不得,儿女私情更是犯大忌的事情。十年的文革,大家能说的爱只有爱伟大领袖,能说的情只有无产阶级革命感情。那时候如果那个男士敢在公众场合对一个女士喊“我爱你”三个字,不是当疯子送进精神病医院,就是当流氓送进大牢劳动教养。其实那时候,要搞臭一个人,最常用的一句就是:生活腐化乱搞男女关系。

......
[阅读全文]
点击(1456) - 评分(321) - 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09

Permalink 22:16:19,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三下)

吃在陕西才写个开头,墨子这几位好哥们就在那里嫌烦了,鼓噪着要我写MM。可我是个饭桶,还没饱让我怎么有力气去谈MM。所以各位饱汉先到加西各MM场子里找找感觉,(不过别闹得过火,让人家恼了赶出来就乐极生悲了。)等在那边嗑完牙,别忘了顺道回来瞅瞅,或许我已经在讲MM也说不定。:P

在离开江南时,我很兴奋,因为觉得这下有好面食吃了。我虽然是南方人,可外婆的北方面食诸如包子馒头之类的样样做得有模有样。所以从小对面食就偏爱。陕西是以面食为主的地方,那还不花色品种更齐全?

......
[阅读全文]
点击(1805) - 评分(321) - 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08

Permalink 16:36:14,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三上)

今天说点什么呢? 本来是想写点趣文逸事,转念一想这还得往后靠靠。墨子不是说了吗?我在说书。那我就多卖几个关子,也好让立子多到我里场子里跑上两趟。

今天我就来说点吃在陕西吧。俗是俗了点,但民以食为天。再清高的雅士也最多来个“君子远庖厨”,五脏庙还是得天天祭。不相信你只要饿他一天,保证细嚼慢咽立马变狼吞虎咽,还吃什么都香。

......
[阅读全文]
点击(1819) - 评分(279)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05-07

Permalink 16:48:49, 分类: 梦溪随笔, 梦溪散文

一声秦腔吼出来的思念----青涩年代的陕西行(二)

上回说到哪啦?别管了。我又不写章回小说,潇洒一回来个跳跃,让看官跟我累一把。:>>

还是说秦腔的感受吧。刚开始听那调真受不了,那叫啥呀?就是扯着嗓子嚎嘛,让我这个从小在江南长大,受过越剧、评弹和沪剧熏染的愣头青直以为这哪叫文化艺术,根本就是乡下老土不开化。所以一开始我压根就从心里拒绝那调调。

......
[阅读全文]
点击(1773) - 评分(306)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 下一页 >>

梦溪扫叶




1963年, 当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向着世界喊出“我有一个梦”时,我和当时六亿五千万中国百姓一样,没有机会去聆听和赞同。可是谁在儿时没有梦?只是岁月蹉跎,有梦无梦日子一样过。回首已过不惑之年,梦已难逢,心仍有属,在才依借这《梦溪扫叶》聊补缺憾。

友情链接:

森林小屋

流浪的眼睛

秋风呓语

墨友居

逸言堂

小小影棚

青蛙

菡萏云烟

麦田守望

荠菜小园

采薇陌上

病都演义

正午的猫

七角井

子夜临风

风之侧面

华世凡心

如是我闻

旅迹苔痕


大温哥华中文黄页,最全,最新,最方便!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