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与 青 蛙

07-04-16

Permalink 23:19:32, 分类: 散文 杂文

我 与 青 蛙

我博客里的文字大多是移民以来的生活感悟,过往的经历被岁月沉淀于心灵深处,来不及回味便让应接不暇的工作、琐事越埋越深。近日有幸得到笔会会长林楠老师垂爱撰文“我和青蛙”,带出些许我的陈年旧事。唉,蹉跎岁月不经意间已然沧海变桑田了。体育舞蹈、日本,哈,回味年少的轻狂也唯有一笑泯之。

和林楠老师鸡毛信往来不亦乐乎,但却不敢与他把酒言欢。自己年轻酒事最盛之时也不过自诩津巴布韦[斤八不畏]。看看这主儿我能不怕么,“年轻时能喝一点儿,现在不行了,一顿儿顶多也就是两瓶二锅头”。




我 与 青 蛙
[散文]

林 楠


儿时我有两年多住在乡下。村子里的趣事儿留在记忆里至今抹不掉的就是青蛙。


夏日天长。太阳下山后,村野沐浴着油彩般的晚霞,窗棂上灯花闪熠间,蛙声顿时连成一片,近处远处,在水淖里,在稻田里,在葫芦秧阔大的叶子下,在往事的唠叨中……起伏着,喧闹着。走近时,青蛙们还发出咕嚕咕嚕的声音,大人们警告说:轻点!正操哩。我们便不再敢出声息,怕一不小心被“操”着。听口气,这“操”要比蜂蜇历害多了。(后來知道操其实是做爱)。进城以后,还曾借便回到村里听蛙声,可惜,没了。

温哥华没有化工厂、造纸厂,可似乎也听不到蛙鸣和牠们的咕嚕声。不过,有个作者叫青蛙。于是,我把儿时对青蛙的好感转到了他身上。

几年前,我在一家报社帮忙时,我们通了电话,青蛙很痛快答应写稿來。当时还有过一个策划,要附上作者小照。青蛙说“我不上像。正打着工,没功夫照,算了。”我说我们可以派记者去帮你照。青蛙说“啊呀,我怕把镜头给憋了。”他的幽黙,大大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期待着和青蛙(很难说不带有儿时的潜意识)见面。

说起來是个遗憾,当时我不懂电脑,青蛙投过來的稿我不会打开。眼睁睁失去了这位作者,失去了青蛙,失去了本该联上的友谊。
失去青蛙的那些日子里,脑子里总跳出一首东蒙民歌—
大雁起飞的时候,带起了额吉淖尔(母亲湖)的水花儿 ,/ 姑娘出嫁的时候,带走了村子里的风水。

在我的潜意识里,青蛙成了出嫁的蒙古族姑娘。由于偏爱他的文字,他的离去,便似乎觉得像带走了我这塊园子里的风水。心里颇有些失落。

一晃三年过去了。此间,每每看到青蛙的散文、随笔和诗作在报上、网上刋载出來。只要见到,我都会静下心來读完。
我是个厨子,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也摆弄摆弄文字。

一种毫不做作的率性表白。一种自信,一种坦率。一种在中国传统文化观念里难以寻觅的真诚。我一向以为,幽黙和坦率是文化意义上的一个标誌性高度,不是隨便一个什么人想坦率就能坦率,想幽黙就能幽黙得起來的。我喜欢这样的性格。

这个厨子很不一般。烹炸炒烩样样身手不凡外,剩下的并不只是满身的油烟味儿,他还另有情趣—

……享受音乐最好的时段是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静静的一个人,在温暖的浴缸里泡到通体舒畅,用牙线清洁好牙齿,再用薄荷香型发膏冲好头发,穿上绵软的睡袍,喝上一小杯涗入少许威士忌的纯净水,然后带着那一缕淡淡的浴液清香,躺在舒适宽大的床上,盖上轻柔的丝被,戴上准备好的立体声耳机,……播放之前,首先要调好呼吸,先深呼吸几次,接下來让意念把浑身上下放松,从脚尖到发丝以及全身的每一个部分都慢慢松弛下來,然后轻轻摁下“播放”,让音乐旋律隨着血液在身体里肆意流淌……(《享受音乐》)
瞧瞧这主儿,哪里像是个厨子。

延着这条线索,可以进一步走进他的生活。他在一篇散文里,对“舞”有一段很诗性的抒发—

……舞,豪迈奔放的舞,两颗心共鸣着一致的脉搏,隨风而起,伴着优美的旋律,时而行云流水时而铿镪闪烁,似水的柔情缠绵着刚毅的巍峨,炯炯目光深吻着矫情的妩媚。
…………

洗得干干净净躺在床上睡前听一段儿音乐,还只能说是一种生活情调、一种习惯、一种爱好,可是,能把舞的内涵、神韵、诗意、舞的感觉,写到如此精当入膸的地步,那可就绝不是一般的爱好了。没有相当的专业素养和对艺术的深刻体悟,是绝对达不到这种境界和高度的。果不出所料,确切的媒体资料显示,当年的青蛙搭着一位漂亮的姑娘,一会儿华尔兹、探戈;一会儿伦巴、恰恰……几个回合下來,一举夺得中国黑龙江天鹅艺术节国际标准舞十项全能冠軍!青蛙这下名声大噪,走红全国不说,还作为文化友好访问团成员,作为中国人民的文化使者,在日本的六个大城市巡迴表演,酣暢淋漓地“摩登”又“拉丁”了他们一回。可以说风头出足。“似水的柔情缠绵着刚毅的巍峨,炯炯目光深吻着娇情的妩媚。”绝不要轻易把这些句子只当诗读,它是有所指的。青蛙从日本回到中国没几天,就把这姑娘给娶了。

婚礼过后,姑娘和青蛙逐渐将舞步移向生活大舞台,顾盼相扶,穿场腾越,一鼓作气旋到了温哥华。打了一段工之后,这两年在丽晶广场开了一间食舖,自己做起了老板。“两颗心”依然如同往昔,“共鸣着一致的脉搏”,当然,主要是成本核算;那“炯炯目光”不能说不再“深吻着娇情的妩媚”了,只是哪里敢不盯着利润!舞,不怎么跳了。

我曾想通过笔会的活动和Party与青蛙唔面。然而,众多的食客迷恋他的手艺,把青蛙给拴住了,走不开。青蛙虽不能亲自出席,但总要炒几道拿手菜打包送过來。文华说,“见菜如靣,送菜來就行了。青蛙生意做得火,正准备盘大店呐,实在太忙了,妻子又正怀着孕,里外走不开。”

见菜如面,见字更如面。我便更加留意他的文字。这才发现他的散文《刻骨铭心的味道》(张清娃)入选《中国诗歌散文文集2006》,为国家图书舘重点收藏。业内人心里清楚,作品入选年鉴,特别是在有13亿人口、作家多如牛毛的中国,其分量绝不亚于他15年前国标舞夺冠。此间,他还为中国江苏扬子晚报生活版写专栏。听说青蛙特意关照报社编辑帮他把每篇100元的稿酬寄给妈妈。在他心目里,这一次次寄回去的,是妈妈用手能触摸到的儿子额头冒着热气儿的汗珠儿,是儿子滿眼噙着泪花、笑靥挂在脸上的一声“妈嘕--”的无比深情的呼唤,也是一张张让妈妈心里高兴的儿子在外面得到的奖状呀,是儿子想让他的妈妈昼夜牵肠挂肚的那种绵长无尽的思念,也能有个慰籍呀……啊,远隔千山万水,万水千山,实在是无奈了。

正在策划中的笔会丛书系列准备让他编一本自己的散文集,他第一反应就是:一定努力编好。出了书,好让我妈妈心里为儿子高兴,为儿子骄傲。
真是个好儿子,难怪他每每写到妈妈,难怪他忘不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时的情景。

终于有了唔面的机会。青蛙停了生意赶來参加老顾的追悼会,为这位挚友送行。我在台前忙过之后,到大厅后面一个座位坐下來,一面平息心境,一面聆听文友们为逝者献上的诗文,顺便也就检索哪位是青蛙。呵,锁定了。左前方,一条侧着身的轮廓线刹时间明确地勾进我的眼帘,对,这肯定就是我神交多日的青蛙。从未唔靣,凭轮廓线就敢肯定?没错,肯定。这也许是我的特异功能,往往只须凭籍已有的相关信息貯存,就可以在人群中准确无误地调出那个要找的人。诚如我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一个民族及其文化个性的形成,与这个民族的生存环境密切关联。草原民族的骠悍与农耕民族的殷柔,都带着其生存奋斗的影子。人也是这样。一段重要的生活经历会留下某些烙印。歌唱家关牧村童年的苦难,塑造了她嗓音的悠怨;腾格乐唱歌的样子总觉得他是在迎着鄂尔多斯的沙漠黄风挣扎;吃了辣椒和羊肉泡馍才能吼出秦腔……一个道理。青蛙身上的线条带着体育舞蹈健将的那种特有的刚强、秀逸和舒展,有一种雕塑美。

散场时我穿过人群上前握住一只手,说:“青蛙你好!”当然不会错。站在那里的几分钟,我们说了各自心里许许多多想说的话。分手时我说,青蛙,我现在是我们家的厨子。已经在网上学了你几道菜。晚上你睡不着的时候,给我发个菜帖子可好?隔天便收到了青蛙发來的“伊苗儿”,不是某道菜的配方,而是两条做菜的秘方!啊,好让我激动!我当即回信:青蛙,容我练练,到时请你二位到我家做客,我给老师露一手,请二位给我打分。

眼下,我俩差不多算得上热线往來了。有一天,说到酒,青蛙说,看样子您一定能喝。我说哪里哪里,年轻时能喝一点儿,现在不行了,一顿儿顶多也就是两瓶二锅头。
我们期待着这一天早些到來……

(2007年4月8日于温哥华)
点击(4297) - 评分(688) - 1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张清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