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华人有一点,远不如犹太裔

20-03-14

Permalink 19:06:26,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陈平:华人有一点,远不如犹太裔

在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突破千人之际,“中国病毒”一词登上了推特的热搜榜。其实此前,美国部分高官、媒体与议员早已使用“中国病毒”来称呼新冠肺炎,借此表达自己一贯反华的立场。

中国国内很多人似乎不了解美式民主如何运作,看不懂美国的政治表演,一见国会、议员反华新闻就大惊小怪。为此,我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的观察。

华裔与犹太裔政治策略的不同

西方国家的社会内部是分裂的,有很多利益集团。而所谓的西方民主政治,简单说来就是要得到最多的选票。因此,为了能够获得选举的绝对多数选票,政客们要尽可能地获得不同利益集团的支持。不过,不同利益集团众口难调,他们的很多诉求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如何在其中周旋,这讲究技巧。

拿犹太裔和华裔作典型例子分析。

在美国,犹太人和华裔都属于少数族群,各自仅占美国总人口的1%~2%。要按照民主政治的一般规律,这两个民族在美国应该都是缺乏话语权的。但我们实际看到的与此相反,犹太民族的话语权奇大无比,国会里凡涉及犹太人或以色列的议案,几乎能获得民主、共和两党及独立议员等所有人的全票支持,反对人数微乎其微;而涉及中国的议案,结果就倒过来了,如关于新疆、香港、台湾的议题,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华。

美国国会(资料图/新华网)

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简单回答,是这两个民族的参政行为所导致。

我的老师中有几位犹太人,我也跟其他老一代的犹太人接触过,所以对他们有点了解。你们也可以看看那些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犹太人小说。在二战以前,犹太人的民族性跟海外中国人的民族性几乎没有差别,就是忍让、躲避政治活动、花钱消灾。但在经历纳粹的犹太人大屠杀后,他们就觉醒了,此后全世界的犹太人高度团结,积极参与政治。而华裔,即使印尼发生过排华大屠杀,数以万计的华人死于其间,我认为华人依旧没得到教训,还是老样子,选择继续忍让或花钱消灾。

印尼曾多次发生排华事件

再对比犹太人和华人背后的国家。相比而言,以色列非常小,但其外交非常强硬,态度非常明确,就是要维护犹太人的利益;而中国是个大国,国力强大,但外交方面,不少表态经常显得委委屈屈。

当然,其中涉及外交诉求的矛盾。毛泽东时代,我们的外交立场非常清楚,我们是第三世界人民的领袖,是革命的政党,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改革开放后,咱奉行“韬光养晦”;现在美国不让中国“韬光养晦”,中国也要“奋发有为”,这时该采取什么策略,我认为中国目前还没有非常清楚的答案。

话说回来,为何犹太民族在美国政治界能有那么大的话语权?这就要说说犹太人的精明了——虽然阿拉伯人、日本人也非常有钱,也给美国捐款,但他们总体而言不及犹太人精明。

虽然犹太人内部也有众多派别,但他们有一个共识。二战后犹太人想在中东独立建国,但以色列四面被百倍以上人口的阿拉伯国家包围,若想安稳生存,就得依赖美国的支持。至于如何获得美国支持?捐款。

所谓西方民主政治,也可以说是“捐款政治”,金钱交易,问题在于开多少价。据我了解,犹太团体非常分散,但他们在政治方面的一些目标非常清楚、统一,经常联合行动。所以美国两院议员,所有人或多或少都会收到犹太裔的捐款。当然,不同位置的议员,“含金量”不同。如国会里担任外交委员会、军事委员会、拨款委员会等重要委员会的主席,收到的政治捐款常能达百万美元以上。在涉及关键问题时,这些委员会主席会发起支持以色列的议案,并保证这些议案在国会里能顺利获得通过;即使没有表决,也会借别的方案搭便车,耍各种各样的花招。

因此你若观察,会发现一件事:即使多数犹太裔美国人支持民主党,但在与他们相关的问题上,依旧能获得共和党的支持。这就是Money talks,金钱为王。

而华人为什么没有犹太人这么大的政治影响力?反过来理解就明白了。

中国人非常关心政治,不过关心的是中国国内的政治,而不关心美国政治。尤其是老一代的在美中国人,无论来自台湾、香港还是大陆,在一起聚会,一天到晚辩论国共斗争、三年困难时期、文化大革命或台湾两党现状,就不辩论美国政治。至于留美的年轻一代,学历比美国人的平均水平还高,也有不少人任工程师或经商等等,但也普遍不关心美国政治。

道理其实很简单,谈美国政治,最好舍得花钱。为什么在美华人普遍不关心美国政治?舍不得花钱。

虽然华人在美国收入较高,地位也不低,但几乎不捐款,所以即使美国发生过好几起华裔被谋杀的案件,也少见媒体报道,甚至有时警察也不管——你若报警,凶手还会报复。而如果是黑人、拉美人被杀害,新闻马上就报了;如果死的是白人,那更不得了。

平时不参政不捐款,国会里就没有议员为你站台。所以我常跟华人朋友们讲,保险起见,每次竞选你给两党捐个20美元也行。你只要捐过一次钱,资料就会留在他们的数据库上,他们就会把你划分为民主党或共和党的票仓。

这里就涉及美国民主政治的具体运作。他们会查看数据库里的资料,如果你是他的金主,他会打电话问你的诉求。美国议案多如牛毛,假设现在有一个议案,不久后就要投票了,他们会打电话给向自己捐过款的民众询问意见,要是赞成占多数,议员就投“Yes”,反对占多数,那就“No”。

美国议会投票,一数捐款人的比例,二看大款的脸色。如果参议员、众议员或州长有哪个金主爸爸,那绝对是要小心伺候好的。所以我也认为,美国所谓的民主政治就是合法化的贿赂,哪个利益集团出钱多,就为哪个利益集团服务,只要捐款的数目公开登记就没事。

而在政治捐款上,犹太人和华裔选民的策略也有所不同。

如果犹太人发现美国有一个议员的立场是反犹太人或反以色列的,那绝对要把他/她搞下去,比如,他们会支持那人的竞争对手。而中国人,没这么干。

大家都知道希拉里喜欢搞人权外交、推颜色革命,专门跟中国作对。但是据我所知,在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竞选过程中,中国的民营资本家几乎全部倒向希拉里,全给希拉里捐款,没捐给特朗普。这是为什么?

这些中国人的逻辑很简单:

第一,他们喜欢跟风,因为跟风的政治风险低。他们观察美国选举,分析认为希拉里赢的可能性高,因此投票、捐款就跟跟风买股票似的,而不管这赢家对自己的利益是好是坏。

第二,这些中国人有个侥幸心理,认为如果希拉里当了总统,虽然她对中国整体持反对态度,但自己给她捐过大钱,到时涉及自己的利益,她会放自己一马。

美国人瞧不起中国人这种可笑的参政方式,觉得中国人就是欺软怕硬。这也是特朗普和中国人打贸易战时表现凶狠的原因之一,他们认为这些中国人代表了中国的民族性,所以可以采取高压策略。

在这点上,我就比较佩服韩国人,有骨气,敢打敢拼。如果美国政客里有人公开反对韩国人,他们会跟人硬刚,而不是预估那人会当选,就讨好他/她。当年洛杉矶黑人暴动时,有人放火烧了韩国店面,美国媒体不报道,那些开店铺的韩裔就急了,带枪上街游行,迫使美媒回应。我从没见过华裔有这种行为。

还有一件事也能反映出韩裔和华裔的不同。在纽约,包括华裔在内的亚裔刚开始都是做小本生意。小本生意怎么做?先看哪个地段的地价、房租便宜。这种地段多半是黑人聚居地——犯罪率高,白人不敢进去,房价自然就便宜了。这种地方经常发生打架事件,甚至偶有枪战。华人一开始是不敢进去的,那怎么办?跟着。韩裔敢在黑人区边缘开店,开成功后再往黑人区里渗透,华人见韩国人站住脚了,就跟着进去。

中国要以牙还牙,学习“精准打击”

回归正题,中国在世界上那么强大,为什么对美国国内政治影响很小?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从政府到民间没有统一战线。

中国政府部门“九龙治水”,外交部门、宣传部门、商务部门、金融部门等等,没有协作,各做各的。而外交人员在接待美国外交人士时,只看谁官大,而不是像美国,专门针对人。

如果我搞外交,就学美国,重点打击到人。如美国政府派代表团到中国来讨论中美关系,咱就瞄准那几个反华法案主要发起人。只要主要发起人在场,高级别领导人就不见整个代表团,逼他们换人,后期中美达成协议,就没有那些反华人士的功劳。中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政府不动用这一杠杆,这样难以改变美国国内政治风气。

具体举例。马克·卢比奥任职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卢比奥懂什么中国问题?有什么资格当这主席?他只会带头反华罢了。在反华法案上签字的人太多了,难以打击所有人,那咱就瞄准他。因为他这类议员都是从州选上来的,所以咱可以不和那州达成任何对他有利的交易;中国跟美国的会谈、协议,只要有他到场,咱就缓缓。这样一来,他就没有分量,就会被替换。这招比光口头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有效多了。

美国政治家玩惯了游戏,以为反华是不用付出代价的,既没有丢掉选票,华裔的捐款也不会因此减少,相反他们还能获得政治保险。中国政府一定要瞄准人,这人最好本身也有把柄在反对派手里,打他一个,他的竞争对手起劲挖他丑闻,这样他就没法连任。

中国根本无需顾虑美国人指责中国干预美国选举——美国干预香港选举,为什么中国不能干预美国选举?中国不要表现得太宋襄公,过于讲究崇高道德,要像俄罗斯一样学会对等反击。

此外,中美外交,除了官方外交,也要发展民间外交。现在中国国企有钱,民营企业家也有丰厚的资本,所以民间可以和官方协同。而民间外交的关键,就是发展州级别的外交。

中国可以学美国商会,成立中美贸易及投资商会,跟大学合作,建立一个关于美国政治信息的网站,在网站上给美国各州评级。比如,旅游业是佛罗里达州第一大产业,中国游客多年稳居其亚洲第一大客源国,而来自佛罗里达的参议员卢比奥带头反华,网站就发警告,到佛罗里达州旅游有重大政治风险。去美国旅游,不少人会买保险,因此也可以将前往佛罗里达的保险价格定高点,供游客自主抉择。

得克萨斯州的州政府要卖石油天然气给中国,然而其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支持“港独”,因此中美贸易谈判时,美国希望中国多进口美国的能源,中国就可以附加一个条件,说虽然我们有意愿交易,但能源交易需要长期合同,而得州现在的政治气氛对我们不合适,故而交易暂时无法达成。只要中方公开这一消息,下一次竞选参议员连任,克鲁兹就极有可能出局。

众议院院长佩洛西出生于加州,要敲掉她在众议院的位置也不难,查查她的捐款来自什么产业、集团,咱再实施精准打击——加州的高科技产业若失去中国市场,无疑将面临极大损失。

要不是打贸易战,州一级的政府根本不愿意跟着冷战利益集团走;为拉动州的经济发展,他们急需中国的投资和合作。

我一直讲一句话,“知彼知己,百战百胜”。现在中国人看不懂美国政治表演,手里拿着所有牌,却不会打,这是极大的局限。

希望中国的官方外交和以民营企业家为主的民间外交能看清形势,改变自己的外交、投资、捐款策略。而在美国生活的有公民权的华裔,也该觉醒了,团结一切,参与美国政治,这样才能提高华裔在美国政治里的影响力。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