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目前为止,关于5G最好的科普

19-01-19

Permalink 21:23:32,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深度丨目前为止,关于5G最好的科普

由于全球通信巨头和媒体的无限包装和吹捧,5G已然成为抢占科技制高点的代名词,不论技术是否有革命性进步,5G已经成为政治正确。因而不论是否真的有实际客观需要,也必须把5G网络尽快建立起来。

在此背景下,太平洋两岸的两个大国都开始搞5G网络建设。也许是因为美国运营商对5G不太感冒,美国总统川普的团队甚至策划由政府主导5G网络建设(但随即被坚持市场决定的无线电委员会给否定了)。类似的,中国的运营商对5G也不太感冒,很多来自运营商及设备商的真正了解技术的朋友就对5G嗤之以鼻。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还是5G自身的原因。

 

 

 

一、5G技术供给是虚假的

铁流以往的文章里已经介绍了,现在热炒的5G技术,很多都是疲软的,虚假的,或非常不成熟的。

虽然很多媒体热炒编码,把联想投票的事情大书特书,并把LDPC和Polar(5G编码技术)等同于5G标准。但实际上,编码只是5G关键技术之一,而且在提升传输效率上还称不上最关键的技术。因为它的空间已经挖掘的很充分了。

那么,5G关键技术有哪些呢?请看下图,该图借用自中国顶级通信研究者。

 

 

 

就调制、编码、多址、组网、多天线等方面看,不是继续沿用老技术,就是新技术不成熟、不可用,或者传输增益微乎其微。

业内人士指出,LDPC和Polar对系统效率的提升不会超过3%。业内人士指出,Polar的这点效率提升没啥意义,尤其是提升指令传输的,多一点少一点没啥用处,只是因为它实现了一个理论极限(可以达到香农限制)代表了人类对自然界探索的里程碑。

再看多址接入方面,多址是移动通信的核心技术领域,第一代到第四代移动通信分别采用了FDMA、TDMA、CDMA和OFDM技术。现在5G多址技术的主流看法是NOMA(国内外设备商的各种五花八门命名的技术都是NOMA的修改版本)。

据业内人士介绍:

NOMA是NTT Docomo于2014年9月首先倡导的。其思想是发射端不同的用户分配非正交的通信资源。在正交方案当中,如果一块资源平均分配给N个用户,那么受正交性的约束,每个用户只能够分配到1/N的资源。NOMA摆脱了正交的限制,因此每个用户分配到的资源可以大于1/N。在极限情况下,每个用户都可以分配到所有的资源,实现多个用户的资源共享。

 

 

 

虽然理想很丰满,很多商家都在吹捧NOMA,但经数学证明,NOMA路线的频谱效率增益严格为零。

既然NOMA增益严格为0,为何全球通信巨头都鼓吹呢?因为如果用OFDM(4G时代的用OFDM把CDMA换掉,高通的看家法宝CDMA被废,跌落神坛),很多专利过期了,大家都可以用,而5G换成NOMA,这样通信巨头又可以收专利费了。

据估算,围绕NOMA,几家通信寡头每年就可以收8亿美元专利费。

也就是说,这些通信寡头试图用一个零增益的技术,甚至负增益(降低效率)收取巨额的专利费。

其实,类似的事情非常多,企业为了增加话语权和收专利费,工程师为了完成KPI,都拼命往标准中注水,比如在4G标准制定中,爱立信主推的SC-FDMA作为LTE的上行多址方案,该方案是OFDM的一种变体,爱立信宣称该方案能够降低峰均比,降低对终端功放的要求。然而,之后的研究和实践表明,SC-FDMA所带来的对导频设计的负面影响,要超过它的带来的好处,其性能还不如OFDMA 简单的削波方案。但即便如此,爱立信通过自身影响力,将SC-FDMA纳入了4G通信标准专利。这种做法虽然增加了爱立信公司在4G标准的话语权,能够收到更多专利费,但却拉低了整个系统的运行效率。

 

 

 

再看多天线技术。5G宣传的是超多天线技术(mass MIMO)。MIMO(多天线技术)被炒得很火,这是最近20多年特别热的东西,确实是有潜力的,确实是提高通信能力的一个方向,但研究了20年,还是属于那种"看论文看数字都没问题,但一做出来都是问题"的东西,实验室摆拍可以,一实战就不行了,商业应用始终不行。

业内人士介绍:

这个东西最早是从雷达领域过来的。但要用于民用会遇到特别的麻烦——雷达对着的是天空,都是视距,很干净。而地面上是多么复杂的地形,这个事情一下子复杂了无限倍。而且民用不能像军用那样不计工本,必须把成本砍下来,这也很难......大家都在搞,就没弄明白这个很简单的道理......至于论文上看数学都很对,但是为什么一做出来就不行的东西。我这么说:这个领域的理论是有缺陷的。

就组网而言,CoMP相对于4G时代的SFR也是零增益,甚至是负增益。

最后说一下前段时间被热炒的时分双工(TDD),前段时间,有文章称"今天全世界的5G技术都是TDD技术",然而,这种说法容易引起误会,还是需要说明一下的。

5G的蓝图中,用的并不是时分双工,而是全双工。那么,为何有文章称"今天全世界的5G技术都是TDD技术"呢?

3G时代,中国的TD-SCDMA比WCDMA和CDMA2000多的一个是上传的同步信息(时分同步信息),但做的不好。TD-SCDMA和4G时代中国移动采用的LTE-TDD中两个TD并没有什么联系(一个是时分同步信息,一个是时分双工)。4G时代,TDD-LTE采用时分双工,FDD-LTE采用频分双工。全双工简单的说就是集成了时分双工和频分双工的优点,实现鱼和熊掌可以兼得。只不过,现实很骨感,全双工只能实验室摆拍不能实战,无法商用。既然5G蓝图中的全双工无法商用,那么通信寡头只好拿老技术时分或频分双工凑合着用。这部分并没有什么进步。

 

 

 

另外,还有不少类似4G时代爱立信力推SC-FDMA,为了自身利益在技术上开倒车的例子,比如某通信巨头力推F-ODMA,这完全就是为了自身利益瞎搞了。

......

可以说,在多址、多天线、编码等关键技术上,不是不可用,就是增益微乎其微,一些专利甚至是负增益,在技术上完全是开倒车。因而现在所谓的5G的技术升级是虚假软弱的。

正是因此,有人将现在的5G称之为商用概念,而不是技术迭代,因而将之称为4.9G,更有甚至非常尖锐的指出,现在所谓的5G其实是伪5G。

二、5G覆盖差基建成本高

既然5G技术供给是疲软和虚假的,那么,是怎么把网速提上上去的呢?

答案是暴力提升,就是扩大占用的频段(国内由工信部划拨),加大投资基站的密度(这个是运营商的事情),提升芯片数据处理速度(这个得益于半导体技术提升)等手段。

以基站来说,按照现在的情况,5G要想达到4G的覆盖水平,基站数量至少是4G的5倍。

以频谱资源来说,GSM(中国移动的2G网络)整个移动才5M带宽,3G是20M带宽,4G是60M带宽,5G则准备用一个G左右的带宽。以此前爱立信的极限测试来说,爱立信测出高达20Gbps数据传输速率,但用了800Mhz带宽。这恐怕是国内通信设备大厂在鼓吹测试出18Gbps传输速率的同时,却对使用了多少带宽,以及其他细节闭口不言的原因。

一位朋友表示:

所以那种不说细节的高速传输展示都是耍流氓,我用两个互相可以看到的天线对着传,走大带宽频谱,那当然很快。

由于低频点频谱非常珍贵,因而不可能直接划拨800Mhz带宽(低频),这太奢侈——国内是工信部划拨,运营商用着不肉痛。但在国外,黄金频率堪称天价,运营商对此必须三思而后行。因此,如果要部署现在所谓的5G,就必须用高频。然而,高频的覆盖能力差,换言之,如果用黄金频率建1个基站,其覆盖范围可以媲美用高频建N个基建。因而对于运营商而言,黄金频率可以大幅降低基建成本,而高频则属于"垃圾频段",根本不值钱。这里再说明一下,这种低频率的频端和高频率的垃圾频段之间的差异会差异到什么地步,只要频率上一个数量级,频段天然的宽度就会多出10倍。但是,衍射性也会差的非常多。所以低频率(2G使用的频率段)的频谱资源非常宝贵,它的衍射能力能够覆盖数平方公里,而高频率(比如Wifi使用的频率段)的频谱资源可以随便使用——因为它的衍射性不会超过一个20平米的房间。

实际上,美国就5G频谱选的就是高频——在11月15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召开美国首次5G频谱拍卖会,开启28GHz毫米波5G频谱(27.5-28.35GHz频段,共计850MHz)拍卖。此前爱立信的测试也是在15Ghz这个点上前后开辟800M的宽度,即14.6到15.4Ghz之间的宽度。这些频段资源超过了过去无线通信已经使用过的频段的总和——当然,过去是在中低频率频段,而5G只能动用高频率频段。

用高频就会有一个问题,那就覆盖会很差,现在5G毫米波小基站的发展路线将使最终覆盖结构非常"感人",5G按照现在忽悠的传输速率的标准,要覆盖目前全球4G覆盖的区域,要4G基站至少乘以5倍。

由于羊毛出在羊身上,将来5G网络建设的高昂成本最后都要全国消费者买单。

我们想想,用户会为5G支付5倍——或者至少3倍的月通信费吗?事实上,最近推出5G试验套餐的一个芬兰运营商就是按照5倍的价格去定用户月费用的!

正是如此高昂的基建成本,使运营商对于5G不热衷。

 

 

 

三、现在鼓吹的5G市场需求都是伪需求

不仅仅5G在技术供给上是虚假的,疲弱的。就市场需求而言,也是虚假的,是人为创造出的概念。

前面提到了正常人用户是不会为5G而付出3-5倍的月租费的,那么就有说法声称5G主要不是给人用的,而是给"物"用的,也就是5G将大大超出过去20年无线通信发展史中以大众公共通信网络为主业的范畴。的确,目前全球鼓吹5G的政治正确理由,都是所谓万物相连或称为物物连接。这里面的问题在于,所谓物物连接的所有场景,要么不需要5G,要么不敢信赖公众性的无线通信。

虽然很多媒体在报道中将物联网和5G捆绑,把物联网混同于5G。但首先,实际上物联网并非必须用5G——现有物联网主要是追求长寿命,放一个物联网节点在那边肯定不希望1-2天内就去更换一次,且大量应用都是低速、小数据量的通信连接。这样的需求根本不需要5G,用2G、3G、4G就行了。

以目前为止全世界最大规模的物联网应用案例,ofo自行车智能锁为例,其使用的NB-IOT其实就是华为和中国电信北京公司一起搞出来的简化版、删减版的4G,也就是各种信令的规定大大简化,物理基础上就用4G,而且只需要用很小的通信容量。根本就用不到5G。无独有偶,不久前,国内运营商进行了物联网芯片招标,中标斩获大单的物联网芯片用的就是2G。所以物联网,至少当前的物联网和所谓万物互联,和5G没有必然联系。

 

 

 

就无人驾驶来说,我们先不提无人驾驶技术本身就不成熟,即便是谷歌搞的无人车,搞的也是"胖终端"的无人驾驶,接受信号而做出反应的过程是放在车上,而把5G和无人驾驶联系在一起的那种模式是"瘦终端"模式,做出决策是在遥远的服务器,这种做法是存在极大隐患的。用5G网络来搞无人驾驶,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人为创造了黑客顷刻间把现代社会彻底打乱的空间,后果可以参照电影《速8》。

 

 

 

再来看无人工厂。所有工厂,尤其是高端工厂,都必须用专线来控制,内外网隔离才是普遍的做法。就很多机床的远程操纵加工来说,机床一刀下去,多工作一毫秒,就可能报废工件,怎么可能用不在自己控制的公众网络?

高端制造业使用公用通信网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前不久,台积电就因为安装新机台的时候出了岔子,结果导致工控系统被病毒入侵,数个厂区停产的惨剧。如果让台积电的电脑和机台全部连上5G,恐怕张忠谋整夜会睡不着觉吧。

远程手术也是同理,你躺在手术台上,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你敢让十万八千里外的医生给你远程动手术?一旦出现延迟或掉线,保不齐就是医疗事故了。你的仇敌买通黑客,或熊孩子黑客的一次恶作剧,就可以导致一起谋杀案,而且黑客技术水平足够高的话,十有八九会变成无头凶案。诚然,手术可以演变成手术机器人,但操纵的信息媒介一定是近程的,专门的,不能用公用通信网。

至于最近一些人鼓吹的5G 电视看4K/8k视频的说法就更加奇葩了。

事实上,虽然无线通信被吹的神乎其神,但光纤通信才是信息传输的大动脉,无线再怎么神奇,都不能与光纤比。而如今中国的基建水平已经实现了光纤入户,5G电视的鼓吹者,要求大家把已经安装好的光纤拔掉,花几十万换成5G微基站,这种做法从用户体验和成本上来说都划不来。

从用户体验上说,光纤显然比5G微基站强。

从建设成本上来说,光纤是已经建好了的,已经完成投资了,而5G微基站是要额外投入的,何况5G微基站的价格不菲。就使用成本来说,大家原本为了手机和电脑上网,已经支付了宽带月租,因而用宽带看电视是零成本。而5G电视流量是计费的,而且还用的是4K/8K视频资源,流量消耗极大,而且按照运营商的做法,流量超过20G就限速,届时看不了几部电影,5G网络就卡成2G网络了。

因此,鼓吹5G电视纯粹是不顾实际情况强行上5G。

总之,一些商家和媒体鼓吹的5G需求,其实都是伪需求。

其实,任正非早就表示

科学技术的超前研究不代表社会需求已经产生。如果社会需求没有发展到我们想象的程度,投入的意义就没有那么大。我不认为现在5G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5G可能被炒作过热,因为需求没有完全产生。如果说无人驾驶需要5G,现在能有几台汽车实现了无人驾驶?轮船、飞机如果已经实现了无人驾驶,但是飞行员不上飞机,乘客敢上飞机吗?

社会如果需要更高的带宽,4G就能做到,日本和韩国不就做得很好吗?现在的设备没有发挥出很好的作用来,如果期望用技术来代替,不现实,系统工程不是有一个"喇叭口"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是我的个人意见,业务部门倒是希望5G更快商用,这样他们可以多卖一些产品。

当然,任正非在2018年4月的这番表态,后面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悄然被淡化了,我们看到的是全球通信厂商大力推动5G,还配合舆论把5G说成是国家和企业命运的制高点。背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四、5G面对4G和WIFI竞争力有限

谈到这一点,先要讲清楚为什么Wifi传输速度这么高(远远高于5G宣称的速度)但无线电信运营商仍然能够生存下来的根本原因。

在WIFI免费的情况下,4G网络没有死掉,反而具有很强活力,原因就在于用户对于普遍覆盖(任何地点任何时间都能接入)的网络是刚需。用户在离开WIFI的情况下,必须也要有通信网络。也就是说,在任何生活角落(在中国是整个国土,在美国是大部分城市区域),都能保持信息连接,因为在最紧要的时候这个信息连接是能救命的。而Wifi或者此前存在的WiMax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只能覆盖很小的领域或者试图覆盖整个城市但覆盖效果是千疮百孔。

 

 

 

为什么渔民出海要花几万块享受能发送几个字节的海事卫星的服务,只是为了保命,这和移动通信能存在能商业经营下去的根本理由是类似的。

然而,按照现在5G往毫米波小基站的方向发展下去,是去追求传输速率,这不是刚需,因为其技术特点决定了其覆盖率不可能达到2G、4G的水平,或者要付出非常昂贵的覆盖成本。

而追求极值传输速率,就是走向了歧途目标,因为WIFI已经解决了极高速率的问题,而Wifi是不需要任何核心技术的,是非常简单的,Wifi路由器也非常便宜,一两百块钱就一个。反观现在5G路线的毫米波小基站能做到10美元一个站吗?如果做不到,那么就无法打败WIFI。

何况现在大家的WIFI都是已经安装好的,你怎么说服别人把WIFI那条线拔下来,再掏一笔钱(很可能价值是几十万)换上你这个5G微基站?

据业内人士披露:现在5G基站的成本非常贵,即便通过产量分摊降低成本,长远目标是控制到4G基站2倍。就成本来说,5G微基站面对WIFI是缺乏竞争力的。

最关键的问题是,5G流量能不能免费,如果免费的话,运营商巨额投资成本怎么收回?如果收费的话,WIFI流量是免费的!5G拿什么和WIFI争?

这种情况下,恐怕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把WIFI换成5G微基站。

5G面对4G(中高速率+高覆盖)+WIFI(高速率+家庭环境)的现存产业组合,生存空间到底在哪里,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五、为何通信寡头热衷于炒作5G

我们先来说高通。

高通的创始人中有一位世界级的科学家维特比,在1991年一篇论文中用半理论半数字代入的方式证明(On the capacity of a cellular CDMA system,IEEE TVT),走CDMA路线可以把性能提高18倍,全世界通信理论界都惊呆了,当然,事后大家发现被忽悠了。

 

 

 

在他的推动下,产业界相信了CDMA代表了无线通信技术的发展方向。

然后高通借助在CDMA上的垄断肆意收取高通税(只要用了CDMA技术的整个手机或设备都要把7%最终收入交给高通),把全球通信厂商恶心的不行,犯了众怒。

因而4G时代,中欧通信厂商试图联手把高通排挤出去,在标准制定中一个重要方略就是"去高通化",因而高通在4G时代失去了其在3G时代的地位,相对跌下神坛。但是,高通依靠2004年之后兴起的智能手机带来的新的"手机芯片"业务,继续维持自己的神话,防止自己在通信领域已经完全丧失根基的真相被人们所察觉。因此,高通在4G时代对一些中国企业只是降低了税率,但高通税还是在收的。

由于而4G最关键的技术并不在高通手中,高通其实是在利用市场地位的"惯性"征收高通税。但"惯性"只能维持一时,不能维持一世,高通非常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话语权。

最好的做法就是搞一套5G,不管技术是否有革新,不管系统效率是否明显提升,只要搞更多专利塞进所谓的5G标准中,就可以让自己重回神坛。

 

 

 

何况,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高通过惯了高通税吸血的日子。专利授权业务锐减后,日子很不好过,股东意见很大,之前高通各种资本运作都是股东缺乏耐心的表现。因而有很强的动机,很急迫的去搞一套4.9G,并将其包装为5G。

此前,高通公布了高通税的"征收标准":

使用高通的标准必要专利,并且只支持 5G 的手机,将会收取 2.275%的专利费用;

使用高通标准必要专利,并且支持 3G/4G/5G 的手机,将会收取 3.25% 的专利费用;

使用高通标准必要专利加非标准必要专利,并且只支持 5G 的手机,将会收取4% 的专利费用;

使用高通标准必要专利加非标准必要专利,并且支持 3G/4G/5G 的手机,将会收取5% 的专利费用。

此外,高通还表示,智能手机 5G 许可费的整机销售价上限为 400 美元。

以智能手机市场如今的规模,大家可以算算,通过搞一套伪5G,高通可以获得多大的利益。

爱立信、诺基亚,以及国内通信大厂也是类似,都是为了商业利益。在4G网络建设高峰期过去之后,全球电信设备商都迎来了低谷,大家血拼的结果就是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国内通信巨头也期盼5G,以某大厂的利润率来看:2013年,利润率8.7%,2014年,利润率9.6%,2015年,利润率9.3%,2016年,利润率7.1%,2017年,利润率7.9%。从中可以看出,当国内4G基建高峰期(2014-2015)过去后,利润率立马下跌2个百分点,这个大企业实际上在依靠手机业务的大规模增长来撑起收入增长的门面。

因而大家都有很强的动机,去搞一套所谓的5G网络,再卖一波所谓的5G设备,捞一笔。

由于技术供给上没有革命性提高,现在只能靠选择高频率频段的方法来扩充容量,高频众所周知传播能力很差,所以要多布点。虽然这将会大幅提升运营商组网成本,但通信设备商可以大赚特赚。

六、中美运营商对5G并不热衷

之前提过,5G按照现在忽悠的标准,要覆盖目前全球4G覆盖的区域,要4G基站至少乘以5倍,仅国内就至少要建1500万个基站。这样一来,通信设备商又可以迎来一个黄金发展期。

同时,全国人民的手机更新一轮,且5G手机据传售价高达5000元一部,这又可以使终端厂商发一笔横财。

此外,在搞了一大堆注水专利,并把大批过期专利从通信标准中排挤出去后,全球通信大厂又可以收缴大笔专利费。

因而资本和媒体合流,竭力鼓吹5G,绑架政策制定,忽悠了不少人。

业内人士告知:

XX部以为这是对运营商的恩惠,下指令,提要求。运营商内部真正明白情况的人说,去你丫的。一番折腾后,某运营商表态,好吧,补贴5G还不行么,愿意采购一万部5G手机......

之后,更是流传出"两个1万"的梗,即1万个5G基站(某通信设备大厂去全球出货1万个基站),1万部5G手机(某运营商采购1万个手机)。

不仅是中国运营商对5G不热衷,美国运营商对5G也不热衷。

不久前,AT&T的竞争对手就指出,AT&T通过玩文字游戏,把4G+包装成5G。为何出现这种情况呢?

这本质上还是5G自身的原因。之前已经介绍了,5G是商业概念,而不是技术迭代,现在鼓吹的5G技术,很多都是虚假的、疲软的,或者不成熟的,只能摆拍不能实战。而且现在鼓吹的5G应用也是伪需求。

同时,5G用于采用暴力提升的方式,用相对于4G 16—20倍的带宽和5倍以上的基站把网速提升上去,基建成本会大幅提升。何况5G基站的价格昂贵......这些因素都会使运营商三思而后行。

由于5G已经成为政治正确,抛开技术含金量如何这个话题不谈,即便从商业竞争的角度讲,你的竞争对手用了5G,那么必然在舆论上具备宣传优势,结果就导致了AT&T玩文字游戏的情况。因此,AT&T的做法是基于商业逻辑的结果,面对5G这种政治正确远远大于实际技术水平的玩意,自然热情非常有限。

事实上,就连3GPP对5G都不太有信心,搞出来"4G基站为主+5G基站为辅"的组网方式,也就是用4G完成广域覆盖,5G基站建在大城市人流密集区域。这其实也是国外运营商选择的主流组网方式,这个本质上就意义大为退缩了,已经暴露了真实的情况。

现在5G的商业模式是运营商赔钱,设备商试图吃肉,但这种商业模式不可持续,何况5G相对于中移动推的4G基站密集组网到底有多少优势还是未知数。运营商的意愿自然不高。

 

 

 

七、需要真正的理论创新突破

从1G到4G传输能力的提升,既有系统效率的提升因素,也有暴力堆砌的因素——依靠消耗频谱资源、用性能更强的芯片和高额投资建设基站实现的。

先来看暴力提升。

以频谱资源来说,GSM整个移动才5M带宽,3G是20M带宽,4G是60M带宽,5G则准备用一个G的频段。

就基站数量来说,中国2G基站的数量是150多万个,4G基站数量达近400万个。而5G基站要1500-2000万个。

就芯片性能来说,过去为什么移动通信只需要用窄带 180K的传输速率,主要是因为当时的手机芯片只能处理这么多信息。后来芯片性能越来越强了,能够处理更多带宽的信息了。

再来看系统效率提升。

就系统效率来说,1G到2G提升较大,但3G提升就小了很多很多。虽然当年高通那位大科学家宣传,CDMA将提升18倍,之后发现没那么高,但大家认为CDMA比TDMA高5-6倍有吧,结果最终发现CDMA比TDMA增益高10%。大家都被忽悠了。

所以从提高近20倍到提高10%,多么大的反差啊!这就是行业游说吹牛的力量,但高通就靠这次吹牛,通过高通税赚取了异常庞大的利润!

 

 

 

如今5G吹牛和当年高通的大科学家吹牛如出一辙。

事实上,在几次通信技术升级中,从来没有像5G这么极端,系统效率提升微乎其微,完全靠暴力堆砌提升性能。

即便3G的提升有高通的大科学家吹牛的成分,但CDMA相对于TDMA还是有10%的提升,而在4G时代,也有SFR、OFDM、Alamouti等重大改进,其中SFR是中国工程师原创性技术。

软频率复用(SFR,Soft Frequency Reuse)被外国人用后改了个名字叫ICIC(Inter-cell Interference Coordination),翻译过来是蜂窝(基站)间互相作用的协调,但他真实的名字叫软频率复用,这在近十年已经成为无线通信一个新增的大领域,现在运营商都有ICIC接口功能。SFR在实验室条件下性能提升高达100%,即便是商用条件下实战,最初的性能提升也有10%,相当于从TDMA到CDMA的效率提升,进一步的深化的MLSFR可以提高到30%。

相比之下,全球通信寡头把一堆3%增益、零增益、负增益的技术往5G标准里塞,还宣称这是前所未有的技术革新,这让人情何以堪!

何况,现在匆匆上马的5G与当年规划的蓝图相距甚远。

 

 

 

5G三大场景:

eMBB:增强移动宽带,可以通俗理解为超快网速;

URLLC: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针对无人驾驶、智能工厂;

mMTC:海量连接,针对大规模物联网业务;

然而,现在的现状是:

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URLLC),当下的5G根本做不到,即便能做到,大家也不敢用,不能用,原因之前分析过了。

也许有人会说,暂时做不到慢慢完善么,这一代不行完善几年下一代不就行了?但问题是5G即将商用,并大肆鼓吹5G在URLLC场景的无限商业前景,然而即将商用的5G根本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这种做法已经涉及商业诚信问题了。

那种5G大规模商用后再慢慢完善的逻辑,就如同业主用六个钱包买了套房,收房时候发现和当初开发商宣传的完全不一样,宣传中承诺的泳池、绿化、超市、会所、幼儿园等通通没有,精装修变成"惊装",公摊面积从宣传的20%变收房时候的40%。

然后开发商说,"本公司会继续完善的,下一个楼盘即将开盘,当年承诺的泳池、绿化、超市、会所、幼儿园、精装修就都有了,公摊面积20%,欢迎来买下一个楼盘",你说业主什么心情。事实上,如今全球运营商就是这种心情,这也是运营商里真正了解情况的人对5G嗤之以鼻的原因之一。

这里铁流忍不住吐槽一句:卖东西产品和宣传总规要一致吧,不具备的功能就别瞎吹,说真话就那么难?不吹牛会死啊!

海量连接(mMTC)根本不需要5G,2G、4G都能做。

eMBB场景的高速率也是堆频谱资源和海量基站堆出来的。5G并没有诞生革命性的技术,完全是走暴力堆砌的道路。打个比方就是道路的车速上不去,就建64车道、128车道提升运输能力。然而,这种做法会大幅增加运营商基建成本。

由于现在的4G已经到运营商能够负担的商业极限了,不能再这么搞下去了。从技术上来说,4G和2G是非常成功的两代技术,只是4G时代在互联网企业的鼓吹和怂恿下,运营商开始搞了大规模的流量优惠竞赛,使得中国三大运营商没有一家的4G在结算上是盈利的。而在历史上,3G是拖垮了西方通信产业的大坑,5G是否会成为拖垮剩下的全球运营商和设备商的大坑,尤其是让中国的设备商重蹈当年北电、朗讯的覆辙?(姑且不论目前西方政治势力对中国企业的抵制因素)目前看完全有这个可能。

 

 

 

可怕的是,5G已经让运营商吃不消了。一帮人又开始鼓吹搞6G,如果6G还是按这种模式,6G相对于5G频谱资源消耗再增加20倍,基站数量再增加5倍......那场景实在太美。

当下真正需要的不是为上5G而上5G,为搞6G而搞6G。

需要的是少一些商业的喧嚣,静下心来,搞理论创新突破。

什么意思呢?

如果没有近代化学理论突破,人类只能制造******,无法制造TNT这类黄色炸药。

类似的,如果没有相对论和质能方程这些理论突破,人类能够通过暴力堆砌出10万吨TNT,但是造不出10万吨当量的原子弹。

其实4G已经把过去几十年的技术储备用的比较到位了,现在的5G,就是基础理论没突破,纯粹靠暴力堆砌堆的结果,这种做法只能制造出1万乃至10万吨TNT,但造不出原子弹。

只有理论突破了,才能真正造出原子弹,实现技术迭代。

 

 

 

再强调一下,铁流从来没有反对建设5G网络,只是反对一些厂商打着5G这个无比政治正确的旗帜,把4.9G包装成5G,忽悠政府、银行、运营商,为自己谋取暴利。

同时,这种做法无助于通信技术的提升,人民群众也无法因此享受更加廉价、优质的电信服务。我们需要真5G,不需要包装成5G的4.9G。国家投资,应该把钱花在真5G上,而不浪费资源搞包装成5G的4.9G。

八、5G究竟怎么样由实践来检验

目前,5G已经被媒体和资本过度炒作,把泡沫吹得太大,在主流媒体上听到的几乎都是"5G秒天秒地秒空气"、"厉害了,5G"之类的声音。这完全是资本与媒体合流的结果,一些媒体极力宣称5G与中国主导标准,或5G是中国伟大创新,力图通过这种舆论绑架政策制定,绑架民意,并消费国人的爱国热情,以服务于背后金主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由于涉及的利益过于巨大,利益相关方对5G的真实情况讳莫如深,5G如今的困境和存在的问题把捂得严严实实,无人知晓。

中国在通信产业上的优势是举国体制,强大的国家决策执行力,拥有三大运营商这样能够实现"村村通"的国有企业,以及一批优秀的通信设备和终端整机厂。

但短板也很明显,那就是核心器件受制于人,一旦被卡脖子,整个通信产业都将难以为继。

另外,在3G时代之后,全球通信厂商对高通一家独大心有余悸,因而在之后的标准制定中,大家都在玩平衡,实现决不让任何一家公司,任何一个国家一家独大。就5G标准制定而言,中国也远远谈不上"主导",只是一个重要参与者。

也许有媒体要用中国有多少专利说事,但实际上,通信标准专利有高含金量的,也有注水专利,不能只看数量——爱立信和诺基亚持有的WCDMA标准专利远胜于高通,但还是老老实实缴纳"高通税"。

如果真如一些媒体人吹嘘的,5G由中国主导,为何不是中国全球征收"5G税",而是高通来征收"高通税"?而且"税率"比4G时代还要高。

在当下这种局面下,动辄"中国主导5G","中国5G综合实力最强",未免有些过了,鼓舞民心士气没问题,但是脱离实际就是夜郎自大了。特别是中兴事件的教训历历在目,革命尚未成功,不可沽名学霸王。

 

 

 

说一千,道一万,5G到底咋样,不看八股文,也不看通信设备商的营销和广告,更不看运营商的官话、套话,还是看实践。

毕竟,因为大家都懂得原因,运营商的公开表态必须迎合政治正确,但具体实践才体现真实意图。

4G于2013年12月发牌,运营商对4G的热情非常高,根据中国移动发布2014年全年业绩报告,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移动已经开通72万4G基站,4G用户数超过9000万。

如果加上联通和电信建设的基站,仅在1年内,中国运营商开通的4G基站就超过100万个。要知道,目前全球4G基站为500多万个,国内4G基站为近400万个。

中国运营商仅在1年内就建成了现今全球4G基站的20%,国内4G基站的35+%,在2年多的时间里把4G覆盖率提升到90%以上。由此可见,只要技术升级是有真材实料的,运营商的热度是非常高的。

那么,就让大家看一看,5G能不能把4G淘汰掉,就如同4G部署后,运营商开始关停3G。

看一看运营商在部署5G后,是5G成为运营商的现金奶牛,能造血,还是成为运营商的负担。

看一看三大运营商对于5G是否有4G这样的热情,还是说局限于完成政治任务——政府抽一鞭子,运营商走一步,缺乏主动性。

这样,现有5G的真面目在两三年内就自然会暴露。

本文来源: 数据研究局 ,作者:科工力量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52378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