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孙正义

19-11-22

Permalink 19:46:22,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尴尬的孙正义

从未见日本最著名的投资家——孙正义,有过怯懦的时候。

2019年11月6日,软银集团股东大会,需要总裁对4-9月的年度中间决算作出说明。舞台中央是一块写着大大的“赤字”、红色箭头直线下滑的背板。孙正义穿着一套深色西服,裤子有些过长,弯了几道弯把黑色皮鞋的大部分都罩住了。

“捉襟见肘。”孙正义的开场白先用了这个词,脸上是少见的极为尴尬的微笑。

1981年,24岁的孙正义站在一个装啤酒的塑料框上,对着两名招募来的公司职员发表公司成立的演说时,声音极为响亮,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为他准备的。

尽管第二天,两名员工中的一人就不辞而别了,但孙正义的脸上从未有过尴尬的微笑。

他相信自己一定成功。

现在,孙正义在联合办公空间WeWork投资上的失败,让这位在日本有“投资之神”称呼的大佬,名声受到了相当的损毁。

他必须拿出新的宏伟构想,向世人证明自己依旧顽强,能再度成功。

很快,11月14日传出孙正义麾下的日本雅虎将与韩系企业“连我”(Line)合并,构筑GAFA(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及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之外,来自日本的IT平台。

可以想象得出,彼时彼刻,他脸上的微笑依旧充满了尴尬。

日本勉强出个“雅虎连我平台”,估计日本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的限制、民间(企业)的各种阻挠依旧会不少。从生态上看,这个平台也是孤掌难鸣。这点在日本没有比孙正义看得更清楚的人。

11月6日,孙正义在东京的股东大会上对9月中间预算作出说明

在WeWork上折戟沉舟

坊间传说孙正义投资神机妙算,但实际上他最成功的两个投资,一个是雅虎,再一个无非就是阿里巴巴。

美国资本市场吞下了他数百亿的投资,未让他赚什么钱,如今看起来亏得更多一些。他也只能退守日本,在这里潜伏爪牙,伺机再起。

孙正义站在啤酒箱上慷慨激昂发表演说的故事,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换回1400亿美元的美丽传说,这里就不重复了。

有了雅虎及阿里巴巴的成功,让孙正义开始觊觎美国市场。毕竟他是在美国获得第一桶金,对美国有着特殊的感情,但美国并未回报这位热爱美国的投资家。

2013年,孙正义花1.8万亿日元(约200亿美元),并购了美国手机企业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oration),其后美国政治家、企业没有少给他穿小鞋,让斯普林特连年赤字,最后他不得不放弃了对该企业的经营权。

2016年,孙正义十分看好优步(Uber),投出巨资,但优步上市后估值倒挂,同样让他损失不小。

至于他对WeWork的投资,更是让人质疑其投资能力和眼光。

如果只看WeWork在联合办公空间上的投资理念的话,大部分人会对该公司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持肯定的评价:主营业务是租赁写字楼进行重新装修,再将其分开转租给其他公司或个人。这样做能够将企业本身背负的包袱做得很轻,而获益则会很大。

但诺依曼的野心则不在这点,他一心想把公司做成“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社交网络,改变世界”的企业,这个很虚,但很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美国媒体曝光了诺依曼在飞机上吸食大麻,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孙正义却不能因此而停止对WeWork的供血。诺依曼在公司任人唯亲,个人与公司之间存在可疑的关联交易,这个问题就更大了,对此孙正义不会不注意。

更大的危机在于,GAFA、BAT之外是否还有IT平台上的新机会?WeWork是否具有创新的性质?

其实,在互联网行业发展过程中,GAFA、BAT基本上依赖线上渠道建立自身的商业模式,继续创新就需要将线上与线下结合,而WeWork更多的是靠线下的运营来维持,成本并不会因规模扩大而显著减少,线下的部分和IT平台之前的企业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社交网络”听起来很有创意,但实际上是走过去的老路,旧酒囊需要不断装进新酒。

于是人们看到诺依曼拼命花钱。

国内有篇文章这样说:

“在2017年至2018年间,WeWork大力拓展海外市场,总计进入了12个新国家。从2017年开始,WeWork还相继开展了Service Store、Rise by me、WeGrow、Powered by We等8项新业务——几乎每三个月就推出一项。与此同时,员工总数也在飞速增长,2016年WeWork仅有1000名员工,但到2019年6月份,其雇员总数已经超过1万两千名。”(2019年11月3日,界面新闻)

吸食大麻能给人带来非常多的幻觉。诺依曼在谈及公司新业务WeWork Family时说,“世界上有1.5亿孤儿,我们想解决这个问题,并给他们一个新的家。”而且,WeWork还准备去解决难民危机等问题。

而这些对孙正义来说,则是得到了这样一个非常直接的结果:2019年年初,WeWork保有470亿美元的估值,让世界无人能接手这家企业;现在估值跌到80亿美元以后,因为缩水太快,同样无人肯接手这家企业。

孙正义的投资神话在这里破灭了。

孙正义也只能拿一个尴尬透了的微笑,承认自己一败涂地。

模仿GAFA及BAT回日本做IT平台

日本曾长期位居世界经济规模第二,是电脑、相关软件的重要开发及使用国家,但在世界经济中IT平台企业开始具有超强的造富能力时,日本几乎无一家企业尝试建造一个世界级的平台,拱手将平台建设工作交给了美国,接着冷眼看中国的平台拔地而起。

日本舆论连续二十余年唱衰中国,按说中国IT企业的平台早已灰飞烟灭,却没有想到,现在的对策只能是尽可能在日本国内筑起一道道高墙,防范中国企业在美国之后,去日本攻城掠地了。

2018年日本出台世界最强“排除”华为等中国企业的禁令,其后从未像美国那样有过动摇,为在日本搭建IT平台,准备了一点空间。

现在,孙正义回来了。在美国反复惨重败北后,他决定在日本背水一战。简单地将他保有的日本雅虎,与韩国企业“连我”纠合在一起后,一个草台还是能搭建起来的。

和中国、美国不一样,现在日本人主要使用的网络也依旧是雅虎,使用的移动端,这些年被“连我”浸润,渐渐地多了起来。

孙正义掌控着Z持股公司(ZHD),这家公司的下面有软银公司(SB)。他的设想是,和连我的母公司NAVER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在这家企业下面加入Z持股、NAVER、软银及连我,组成一个硕大的IT平台。

相关的洽谈早在2019年夏天就已经开始,换句话说,Z持股-软银、NAVER-“连我”,这四家企业实现业务提携,组建新的IT平台。

孙正义的祖籍在韩国,和韩国政治经济界的交往相当多,其中就有NAVER创建人李海珍。从人脉上看,组建平台的阻力并不大,至少不会像在美国那样接二连三地遭遇滑铁卢。

图片来源:朝日新闻

现在在日本使用雅虎(网络)的人数为每月五千万人,使用连我(移动端)的有八千万人,两者互补,建立平台后,用户只能多,不会少。平台建成后,最大的可能性,是像孙正义熟悉的阿里巴巴那样做电商,在电商方面很快会超过日本国内的强敌——“日本乐天”(中文为了区别韩国乐天,日本乐天通常会被翻译成“乐酷天”),前景应该不错。

问题在于,过去二十年,日本国内眼看着IT平台日出东方,竟然无一家企业去模仿。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政府对IT的限制,这种限制在今天一点都没有减少,而且他们甚至已经开始设想对GAFA、BAT的干涉了。

GAFA太强大,日本政府不敢通过找瑕疵,惩罚性罚款来对待,但招呼中国的BAT去交代所有业务内容,日本政府是做了的。限制IT企业的发展、禁锢数据经济的普及,日本政府并未网开一面。此时孙正义突发异想,联合韩国企业做IT平台,时间上只看了在WeWork上失败的节点,而没有看政府的脸色,不顾及日本现有企业妒忌的心情,宏观条件上很不合适。

更大的问题在于,孙正义设想的平台能多大程度区别于GAFA、BAT?就算新平台能在日本站住脚,但想推广到世界各地这个姑且不论,想推广到韩国都不容易。日本与韩国的对立只有增强的态势,不见一点缓和的样子。日本媒体对韩国的愤恨史无前例。不论是新平台的业务内容还是日韩关系,这些都是孙正义难以克服的困难。

如果说孙正义在WeWork沉舟折戟后,其投资神运已经枯竭,这让人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但GAFA、BAT之后已经再无大平台,这也许是真的。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56657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