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医生和妙龄尼姑的故事

07-06-06

Permalink 15:51:47, 分类: 个人空间

江湖医生和妙龄尼姑的故事




“女士们,睡醒了,满足了吧?”薛处长不愧是小组长,睡醒后不忘调节气氛,说道,“该来一些幽默笑话轻松轻松神经了吧?”


“薛老师最多套套的了?洗耳恭听您的东东?”有人应和。


“我的东东可不多,小套套倒是有一些?”薛处长依旧摸着嘴唇不紧不慢的说,“不知大姐小姐们。喜欢哪一套?”


“只要不给老公戴的,哪一套都行?”金大姐插嘴道。


“哈!哈!哈!”一阵大笑。


“金小姐,都什么年代啦!还那么纯情?”柳科长讥笑道。


“我们女的,哪像你们男的,朝秦暮楚,喜新厌旧呀!”有人反驳柳科长道。


“喜不喜新,厌不厌旧,我看都不用争论,大家看过《动物世界》的片子就晓得,动物都喜欢新鲜的,狮、狼、虎、豹不是这样?鱼、虫、鸟、猴不是如此?何况人类?”柳科长不服地说道。


“现在可是娱乐时间,不是课堂讨论课。不必扯那么远去?”薛处长调和着说,“我给大家来段‘儿童不宜’的黄故事怎么样?”


“好呀!说来听听!”女士们齐声道。


“哪我就开始说了?”薛处长故作神秘的说道。


“还有什么儿童不宜的?快说吧!”有人答道。


“我有个朋友,自称是‘性病专家’,其实是无证行医的‘江湖医生’。他跟我说,眼下最赚钱的行当,就是医生,特别是医治性病的医生,往电线杆上一贴‘牛皮癣’广告,立马有人送钱上门来。他在某某尼姑庵旁边开了一间诊所,‘不管有病没病,你上门来求医,我就当你有病’,因此,只要踏进门诊,化不化验,都是得了性病,轻点的说是,尿道炎,疱疹,重一点的就说是,尖锐湿疣,梅毒,把他(她)吓一大跳后,就开药打针。”


“现在,省城有些专科医院也这样缺德呀!是不是学江湖郎中的招数?”有人插嘴道。


“哪也说不准!”薛处长继续说道,“来看病的,不管有病没病,吃药打针就是常事。‘先锋’加‘维C’一服药三十、五十元不等,一针‘先锋’加‘维C’收上百而八十没问题。成本不过几元钱,你说赚不赚死你?”


“哪你的朋友真够黑呀!”几个女人齐声说道。


“其实,公家医院不也一样?医生收回扣,滥开药,医院从中牟大利。”柳科长也附和着。


“我却感觉他对我是讲真话的!”薛处长继续说道,“他跟我说了一个‘现代版的性盲’故事……”


“什么‘性盲’故事?”有人打断薛处长的叙述。


“哎呀!不就是性无知吗?”许大姐解释道,“文盲,就是没文化,性盲就是没有性知识!一样的道理。”


“照许大姐这样说,那‘流氓’就是下流无知?‘牛氓’就是水牛无文化?”不知谁故意打诨道。


一陈大笑声。


“许大姐解释是正确的。但是,把性盲的盲,扯到流氓、牛氓上,就有点牵强了。”薛处长继续说,“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妙龄尼姑?”


“怎么是尼姑而不是花和尚呢?”有人插嘴道。


“且听分解。”薛处长还是习惯性的抹了一下嘴巴接着道,“这个尼姑呢?就住在山上的尼姑庵堂里,有一天上午,她穿着道服跑来我朋友开的诊所看病,自诉小便不畅,里边隐隐作痛,他二话不说,让她作尿检去,他向护士眨了眨眼,示意好好化验。好家伙,他这一眨眼,给护士领会意图又多了一层空间。”


“啥意思?”许大姐插嘴问道。


“别急!下回有分解!”薛处长说,“大家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护士是听医生召唤的。医生要你干啥?你护士敢不干?何况是受雇于人的私人诊所。——不一会,那尼姑拿来了尿检结果,问他:‘医生,我有啥病?’


他从尼姑手里接来化验单,表情严肃地答道:‘你感染了支原体和衣原体了!’


‘啥是支原体和衣原体?’尼姑紧张地问。


‘哎呀!就是得了性病啦!’他不耐烦地答道。


‘怎么会得性病呢?’尼姑更加紧张的问。


‘你问我,我问谁呀?检验的结果就这样。吃药呢?还是打针?’他进一步说道。


‘性病是怎么得来的?’尼姑惊恐地问。


‘性病就是有性行为才会得的病!’他更加不耐烦的答道。


‘啥是性行为呀?我不懂?’尼姑还是不明白地问。


‘性行为,你都不知道?’他惊奇地问。


尼姑继续摇了摇头。


‘我问你,有没有跟男人睡过觉?’他问。


‘小时候有!’尼姑答道。


‘跟谁呀?’他再问。


‘和爸爸、弟弟。我们都在一张炕床上睡的。’尼姑正经地答道。”


薛处长说到这,车上的女士们早已忍不住大笑起来了。


有的说:“真有那么蠢的尼姑?连性病都不知道?”


有的反驳道,“也不奇怪!边远山区长大的女孩,连性行为是啥东西都不懂,当然不知道啥是性病了!”


薛处长继续说道:“我的那个江湖医生也真能作弄人。他继续问尼姑:‘我问你,除了跟你爸爸和弟弟睡过以外,还有没有跟别的男人睡过?’


尼姑愣了一会后紧张地答道:‘还有!’


‘谁呀?’他忙问。


‘小学的男同学叫阿狗的,你不认识的!’尼姑一本正经的答道。”


“真的?是你薛老师瞎编的吧?”金大姐接上话茬道,“小学还是十来岁,她都和男同学睡觉了?”


“就是,薛处长吹牛也不用打草稿!”许大姐接着道。


“我可不是胡编乱造呀!真是江湖医生跟我说的!”薛处长道,“他继续盘问:‘啥时候和他睡觉的?’


尼姑答道:‘前天晚上!’


‘你和他睡觉还干了些什么?’他继续问道。”


“男女一起睡觉还问她干什么?薛处长你那流氓医生也真够‘色’的!”有人插话道。


“嘿!我那朋友还真是专家型的人物。”薛处长继续说道,“尼姑说:‘他在我全身上下摸来摸去!’


‘除了摸你,他还干了些什么?’他再追问。


‘拿了东西往我下身弄啊!’尼姑答道。”


“这尼姑呀!真是的,怎么那么老实向流氓医生说啊!”许大姐插话道。


“不老实交代,医生怎么给你对症下药呢?”柳科长也插话道。


“就是嘛!这也是医生的职责所在呢?”陈师傅也附和道。


“这时,我那朋友终于叹了口气,说道;‘问题就出在他弄你的地方啦!你不是不知道为啥得了性病吗?我告诉你,你的性病就是他传染给你的。’


‘这样就会传染性病?’尼姑惊讶地问道。


‘这样还不会传染,哪怎样才会传染?’他有点生气的样子说,‘告诉你,尿检显示,你已经怀孕了?’——”


“那男孩也真是,怎么不会用‘套’套一下?居然搞出人命来?”柳科长插嘴道。


“你们男的都是贪图自己兴奋,不顾女的身体啦!”金大姐顶了一回柳科长。


“怎么又扯倒我们身上了。我说的不对吗?”柳科长不服气的说。


“柳科长说得对,男孩不戴那东西,姑娘就容易受孕。问题是,谁教他用那东西?哪有男孩随身携带那东西,随时准备用上的?”许大姐说道。


大家又是一陈笑声。


“是你们讲故事,还是我讲呀?”薛处长问道,“故事还没讲完呢?”


“继续!继续!”大家鼓励道。


一陈热烈的掌声。


“尼姑听罢,更加惊讶地说道:‘什么?我怀孕了?凭什么说我怀孕?’


他继续说道:‘你不是连怀孕都要我解释吧?——怀孕就是你肚子里有BB了。如果不及时终止妊娠——哦,就是说不及早采取‘药物流产’,你的肚子会一天天隆起来的。你怕不怕?’


‘哪怎么办?’尼姑紧张的问道。


‘吃药、打针呗!我给你一并开消炎、人流的药物!’他说道。


‘那就开吧!’尼姑咬了咬牙答道。


于是,他龙飞凤舞地开了药单,就是些先锋、维C之类,好人吃了没坏处,病人吃了有益处的便宜药物。他心里盘算着,即便尼姑真的偷男人,按照她的说法是前天晚上,也不着急给她下药,等她大起肚子再说。


尼姑爽快地给了钱,拿了药和收据就出诊所去了。


我的那个朋友自鸣得意地对着护士说:‘你看,这小尼姑,还是学佛的,真是性盲呀!’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尼姑又气冲冲跑回诊所来。对着他说道:‘你这害人的流氓医生,我明天就告你去!’


‘怎么回事?’他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


‘怎么回事?你心里不知道?’尼姑气愤地说,‘你居然敢说我怀孕了?’


‘是你说和男人睡觉的呀!’他回敬道。


‘告诉你,我没跟你说,我是做梦和他做那事的?’尼姑继续道。‘我醒来以后,才发觉自己做梦时是用这东西捅了下身!’


说完,尼姑从口袋里拿出一节有些发干的红萝卜来。”


“哈哈!小尼姑也会用自慰器呀?”大家转悲为喜的笑起来。


“故事是薛老师瞎说的吧!”不知谁说道。


“就是,肯定是瞎扯的!”有人附和道。


“我可是一点都没有添油加醋的。”薛处长正色道,“他预感到这尼姑不是等闲之辈,刚才是在套自己的口风,赶忙赔礼道:‘真对不起,是我们化验有出入。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那药单、化验单和收据给我,我把钱全额退回给你。’


‘有那么便宜的吗?告诉你,我已经把我们的对话过程都录下来了。’尼姑严厉地说道。


‘哪你想咋办?我都依你!’他几乎有点哀求道。


‘封掉你的门诊!’尼姑坚决地说。


‘千万别这样!门诊可是我的饭碗呀!你这一封,不就砸了我的饭碗了!’他立即跪下向尼姑求饶道,‘你们出家人,都是慈悲为怀,这就不能放过我吗?’


‘你可是造孽太甚了!我可以饶恕你,但佛却不能饶恕你!’尼姑答道。”


一陈热烈的鼓掌声。


“好!好!治得好!流氓医生就应该这样处置!”许大姐最先表态说。


“对!对!好人要有好报!坏人也要遭到报应!”有人护着许大姐道。


“哪结果怎么样呢?”有人问。


“结果?哈哈!我不说,大家也猜得到了。我那朋友的门诊给工商、卫生部门封了!”薛处长说道,“不仅如此,他还因为帮人非法接生处置不当,造成产妇大出血休克,幸好送医院抢救及时,死了婴儿,保了老娘。此事也给当事人举报,他以非法行医、诈骗和故意伤害罪名,被公安机关立案,法院判了他六年有期徒刑。以上的故事是我去华德县某监狱探监时,他一五一十跟我说的。”


“好!流氓医生罪有应得。要是我来判,非让他吃‘二毛五’不可!六年徒刑太便宜他了!”金大姐接着说道。


“真是便宜他了!要不是尼姑有计谋把他整出来,还不知要继续坑害多少良家妇女呢?”许大姐也气愤地说。


“金小姐,刚才你说的吃‘二毛五’是啥意思呀?”柳科长问道。


“哎呀,就是子弹啦?不是你柳科长的什么蛋的蛋啊!”薛处长接着说道。


“子弹怎么与‘二毛五’挂上号呢?又不说‘二百五’?” 柳科长继续不解地问。


“柳科长,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要是真不懂,看来,你那蛋,也真可能是浑蛋了!”金大姐大声说道。


女士们突然起哄起来。车上一片喧闹声。


“告诉你吧!以前我老公在连队时,发脾气骂士兵,口头禅就是:你他妈的,欠‘二毛五’呀!‘二毛五’是说过去二毛五分钱就可以买下一粒子弹。”金大姐补充道。


“哈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陈大笑声。


“这样看来,柳科长的蛋,也真他妈的是浑蛋了,连‘二毛五’都不值啦!”陈师傅也半开玩笑说道。


备注:长时间没有上加西博客网了,不是因为政治或时间的原因,而是因为有个任务要完成,这个任务不是组织和领导安排的,也不是亲人要求做的,而是自己心里觉得必须要完成的。这个任务就是要自己利用半年至一年的业余时间完成一篇都市言情的长篇小说《秋夜月圆》。这篇小说的主人公都是从事比较特殊的职业:贾小玲、甄时君是监狱警察,“三排长”刘世英原来是看押罪犯的武警出身,小李是交警。。。。于是,忍痛割爱,咬牙切齿控制自己不上网,埋头苦干“自留地”,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初步弄出了10来万字的东西,陆续给《小说阅读网》免费连载(地址是:http://www.seeways328.588.net),所以,自己很少在加西路面,但又怕村民以为我易中行从此消失于地球——当然,从长远看,每个人都要消失在地球上,不管你情愿不情愿。心里隐隐作痛之时,想到加西博客的逸立老汉——中行比较欣赏的前辈——文如其人,艺如其德,德如其性,便借着“长者”的“自留地”发了几句留言和慨叹,有意让逸立老汉来权威认证一下“前度易郎今又行”。^_^!哈哈!也真感谢村民的关心和“想念”——心情、咖啡、孤岛、水晶、金枫、田野风、荔子、还休、萝卜、灵性、轻语、飘舞等,感谢大家的关心!这不?中行给村民奉上小菜一碟——选自《秋夜月圆》的片断——《江湖医生和妙龄尼姑的故事》,请批评、指正。
点击(5156) - 评分(635) - 1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0636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问好易君!
原来你在种自留地啊!
很丰富的说..继续哦...
07-06-06 @ 16:08
评论源自: 漫步孤岛
中行兄讲什么故事俺都爱听!
07-06-06 @ 16:13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呵,中行改当小说家了,难怪好久不来呢.
07-06-06 @ 16:35
评论源自: 漫步孤岛
呵呵,俺去http://www.seeways328.588.net,继续看!
07-06-06 @ 16:37
评论源自: 清请小河
原来是老前辈啊.学习啦!
07-06-06 @ 22:30
评论源自: 水儿
水儿来道谢,问声好。



07-06-07 @ 16:57
易大侠的小说估计会有好收成。祝贺!
07-06-07 @ 21:12
评论源自: 水晶阿姨 · http://www.crystalvan.com
种自留地的干活,祝庄稼收成好!
07-06-08 @ 10:37
评论源自: 孤帆远影
问好中行! 好久未见了,士隔半年,更当刮目相看啊!
07-06-08 @ 23:00
分析错红萝卜的情况呢就给他个二毛五~崩了~~ 呵呵
呵呵您好~~~前来问好~~~
07-06-09 @ 00:34
评论源自: 易中行 · http://seeways.blogchina.com/
回:
昨日咖啡
漫步孤岛
昨日心情
漫步孤岛
清请小河
水儿
一叶金枫
水晶阿姨
孤帆远影
谢谢光临及鼓励!
07-06-09 @ 00:36
评论源自: 易中行 · http://seeways.blogchina.com/
回:
昨日咖啡
漫步孤岛
昨日心情
漫步孤岛
清请小河
水儿
一叶金枫
水晶阿姨
孤帆远影
铅笔
谢谢光临及鼓励!
07-06-09 @ 00:50
不好意思,第一次登门拜访。
读了,笑了,想了。
生动,有趣,有意义。
除却年龄,可谓文坛老前辈了,PFPF~
07-06-09 @ 09:28
你描繪了現實生活,我們因此可以一步跨入小說之中。

去開闢更多的自留地吧,但也要回加西村耕耘啊。
07-06-09 @ 21:28
评论源自: 水儿
诙谐生动的文风,读来笑声几许,喜欢、欣赏这样平实又趣味的文字。

问好,帮顶。

07-08-05 @ 19:04
评论源自: 灵性女人
醒醒~~来看你了,呵呵!
07-08-16 @ 21:48
好久不见。问候易先生。
07-08-27 @ 22:19
` 回复:ngrid 曉臨 水儿 灵性女人 风轻语 谢谢光临!
07-08-28 @ 20:55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易中行

大道至易,至易求中,中行天下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