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常挂嘴边的女人

06-10-29

Permalink 21:15:58, 分类: 个人空间

微笑常挂嘴边的女人

[中行声明: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系巧合]

清洁工大姐是我刚来京上班时,在尴尬的场合里认识的。

那天上午上班,我拎着热水瓶(在部里,大家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水)去热水房,遇上水房开水没有开,碰巧肚子又不舒服(也许是水土不服,经常闹肚子),我只得把空瓶子搁在水房里,赶忙跑去卫生间。

刚进去不久,外面就有女人的问话声:“有人吗?”我以为是隔壁女卫生间的声音,便没回答。“有人吗?”又问了一句,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一会儿,便听到外面拖把在地上用力来回拖动的声音。我才知道,清洁工进来干活了。

我提高了嗓门又故意重复咳嗽了两声。只听到 “扑通”一声,像是拖把碰地的声音,紧接着一句有些责怪的话语:“刚才,怎么不出声?”

我急忙穿衣结带,冲水,开门,快步离开卫生间。

一位穿着浅灰色工作服,双手带着红色胶套的中年妇女,显得有些不安的站在外面,没等我开口,她先微笑着向我道歉:“对不起,打扰了!”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刚才没有大声应答!”我说,“我刚来部里工作,不熟悉情况,请大姐原谅!”尽管她看上去年纪已经五十开外,叫“阿姨”也不算过分,但我还是往年轻方面叫她。

“没关系,小兄弟,早知道你在里边,我会迟点来打扫。”她依然微笑着说。

就这样,和大姐互相检讨了一番后,我便急匆匆回办公室上班。

等我处理完事情准备喝水时,才想到自己还没打水。于是,起身去水房,在水房里,又见到大姐她在水池里冲洗那脏兮兮的拖把。

“嘿,小兄弟,是你的瓶子啊,我已给你装好啦!”见我进来,她依旧笑眯眯的说,还问我:“你是从广东上挂的?”

“是,大姐,你咋知道?”我惊讶地回答。我的惊讶并不在于她知道我是来挂职的(来自各省到部里挂职的干部有好几十人),而在于她知道我是从广东来的。

她像是见到老乡似的,兴奋地说:“我是听咱们领导说的,他说,广东来了个小伙子,既热情,又活跃!我猜想,该是你吧?”

“对,是我。过奖了!”我回答说,“大姐,你去过广东吗?”

“没有,我闺女在广州读书。”她说。

“哦,读啥专业?我就在广州呀!”我好些意外。

“法律!明年就毕业了。”她的脸上,流露出喜悦的表情。

“那好啊,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姐就开口!我能帮的会尽力帮忙!”我客套地说。

“就是揪心女儿毕业找工作的事。”说到这,她收敛了笑容,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说:“大姐,别担心,我国庆长假回广州,到时把你女儿的简历情况给我,看能不能帮上忙,让她考考广州的公务员,或者进公司上班也行。”

“哪就先谢谢你啦,小兄弟!”她激动得似乎要流出眼泪来,继续说,“我就觉得你是热心的人,不像机关其他年轻人,很少与我们这些人搭理。”

“别客气,大姐,能帮人也是积德行善的事呀!”正这样说着,领导找到我要写个报告,我只好打住话题,匆忙回办公室干活去。

此后的日子里,每每见到她在走廊拖地、抹栏杆,或是清洁水房,打扫垃圾时,我俩都会打打招呼,有时还停下来聊上一会,颇有点老乡的味道。

那天,我从办公室里出来,见到大姐好吃力地一来一回的拖着走廊地板,满脸汗珠子,脸色也难看。便问:“大姐,你没事吧?去医务室看看?”

她摇了摇头,说:“不要紧,就是有些低血糖?头晕,眼花,坐一会就好了!”说完,她便坐在走廊边的沙发上。

其实,医务室就在一楼的大礼堂旁边,看病很方便。要是我们有什么毛病,反映给大夫,大夫会免费给我们开药、吊瓶、理疗什么的。我猜想,她是临时工,没这待遇享受,怕花钱。

我从办公室倒来一杯开水给她喝,继续小声对她说:“要不,我下去医务室帮你开些药来?我去拿药不用花钱的,大姐,你看,需要啥药?”

“不用……真的不用。歇歇就好了!”她生怕我真下去拿药,忙站起来想拦我。我只好作罢。

这时候,同事小王到处找我要盖印章,见我在走廊和清洁工聊天,急着招手要我回办公室。

大姐挥了挥手说:“你去吧,工作要紧。大姐没啥的!”

我边应诺,边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等我盖好章出来,她已经不在走廊了。我想,或许她已经忙完活下班休息了,也就没太在意。

可是,后来一连几天,都没看到她清洁卫生。换来负责楼下卫生的年轻大姐接替她。国庆前夕的有天早上,我见年轻大姐刚忙完活,收拾工具,便冒昧问她:“以前那大姐怎么没来上班呢?”

“她辞工下广州去了。”她说,“听她说,她给闺女寄的生活费不够用,闺女就去勤工俭学,说是被骗去搞非法传销,要她汇3000元过去到一个指定的帐号上,她到处东赊西借凑够了2000多元汇过去,后来却连音信都没回。她就急着辞工找女儿去了。”

“噢,原来如此。真还有传销这事?”我颇为惊讶的问。

“你没看报道吗?”她反问我,“她是看到电视报道,猜测女儿被传销分子扣留后,才匆忙坐火车下去的。”

“是她一个人去的,还是和她丈夫一起去的?”我想,凭一个妇道人家去广州找人,多艰难呀,便进一步问。

“应该是一个人吧?她丈夫几年前患癌症去世了。”她接着说,“以前,两口子在工厂上班,领的工资,勉强可以维持家庭日常开支。后来,工厂不景气倒闭了,接连女儿考上大学,丈夫病逝,她自己又下岗,单靠领低保费,入不敷出。因此,才外出找工供女儿读书,好不容易经熟人介绍到这上班,半年还不到,唉,又辞工了!”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一下子揪得紧紧的。原本想自己回广东前,给她个地址和联系电话,她女儿毕业时候,想在广州找工作,就可以帮忙找一下。毕竟,相识也是一种缘分呀!这不,真的有事发生了,我却没法帮上忙,有种内疚感沉重的压在心头。

于是,我带着愧疚和无奈的心情回到广州度国庆长假。

某晚,我应邀参加一个朋友宴会,席间,有位朋友饶有兴趣地谈论治安方面的话题,他说,现在抢夺和抢劫犯罪极其凶残,光天化日之下,飞车贼抢人钱物,致人死亡的案件时有发生,让人担怕。非法传销活动也很猖獗,令人愤慨的是,传销头头居然敢拿受骗人员——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当人质和派出所民警叫板。说有个从北方专门南下寻找女儿下落的中年妇女,刚下火车,女儿还没找着,包却先遭人抢劫,包里的钱物、证件也都没了。好在车站民警热心帮助,给了她一些钱,还联系到她女儿被非法扣押地的派出所。然而,来到派出所时,却误听到自己女儿当人质给撕票了-—其实,她女儿已经安全解救出来,绝望之下,一头撞到墙上撞死了。她女儿得知母亲撞死后,也跳江自杀。所幸被人及时救起,保了性命。

听着听着,我默默地离开了热闹的宴席。心里像给利刃剐过,浑身上下摇荡着血浆,竟茫茫然不知所措……

点击(5403) - 评分(692) - 3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9108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你这是真事儿啊还是小说啊?这样的事生活里也不少见呢.
06-10-29 @ 21:25
...
06-10-30 @ 02:54
评论源自: 闲闲.
但愿不是真的吧。
06-10-30 @ 03:31
评论源自: 钢琴日记
感觉真的一样
06-10-30 @ 09:50
评论源自: 昨日心情
你这是真事儿啊还是小说啊?这样的事生活里也不少见呢.

对!有时候感到真无奈!
06-10-30 @ 14:16
评论源自: efi · http://blog.westca.com/blog_Efi.php
...

哈哈!俺来个!!!
06-10-30 @ 14:17
评论源自: 闲闲.
但愿不是真的吧。

俺也这样希望!但现实非常残酷!
06-10-30 @ 14:18
评论源自: 钢琴日记
感觉真的一样

应该是相当“真”的!
06-10-30 @ 14:19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哦哦!不是真的,希望不是!!
06-10-31 @ 14:36
评论源自: 一叶金枫 · http://blog.westca.com/blog_lifisgood.php
是来源于生活的。饥不择食,穷不择路啊!

中国那么多的大富翁能多有些慈善意识就好了。也是为自己积德呀。
06-10-31 @ 17:57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哦哦!不是真的,希望不是!!

哈哈!只是有点心酸酸!
06-10-31 @ 19:45
评论源自: 一叶金枫 · http://blog.westca.com/blog_lifisgood.php
是来源于生活的。饥不择食,穷不择路啊!

中国那么多的大富翁能多有些慈善意识就好了。也是为自己积德呀。

是呀!是呀!真的希望如此呢!
06-10-31 @ 19:46
评论源自: 风轻语
真要是虚构的就好了。唉。
06-10-31 @ 20:30
评论源自: 风轻语
真要是虚构的就好了。唉。

俺也这样想虚构一回,但心里好些伤痛!
06-11-01 @ 02:34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酸酸的痛呢!
06-11-01 @ 15:08
评论源自: 荔子
无语凝噎。。。
06-11-01 @ 17:36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酸酸的痛呢!

感觉有点!
06-11-01 @ 20:01
评论源自: 荔子
无语凝噎。。。

俺是有点愧疚感!
06-11-01 @ 20:03
评论源自: 飘舞
原来是骗我们的眼泪啊
不过说到传销
我经历过一回
那是N年的事了
我被我同村的小姐妹叫去一起听传销课把
我发觉一个很可笑的事
那些在听演讲的人,有青年的,中年的,年老的
全象白痴一样入了迷
而上面演讲的女人拿了一些药在水里做了一些反应
然后说的多玄乎,有多神就有多神
不过我可没上当,因为我初中时化学成绩很好的
表演的反应好象是初中时学到的化学反应
哎!就是那些听众怎么好象进了3观道,迷忽忽的
我就去过一次,后来同村的叫我,我就没去.
06-11-05 @ 04:28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唉……
06-11-05 @ 15:25
评论源自: 轩辕剑
可怜天下父母心,是社会底层挣扎的剪影,不管是真还是虚构,我信!!!工作没有贵贱,唯分工不同,然被人为的划分为三六九等、高低贵贱,为清洁工大姐感动,更为中行兄的善良喝彩!!!顶!!!!!!
06-11-28 @ 06:08
评论源自: 灵性女人
竟茫茫然不知所措……
06-12-01 @ 19:35
但愿君所说的不是真的。我也听说,有些地方搞传销还很猖狂,有些地方治安还很差。中国毕竟是穷人占大多数啊!
06-12-04 @ 19:31
评论源自: 漫步孤岛
传销,常常见到报纸上报导。
一江春水向东流,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高楼饮美酒,几家流落在街头。
06-12-04 @ 20:54
评论源自: 飘舞
原来是骗我们的眼泪啊
不过说到传销
我经历过一回
那是N年的事了
我被我同村的小姐妹叫去一起听传销课把
我发觉一个很可笑的事
那些在听演讲的人,有青年的,中年的,年老的
全象白痴一样入了迷
而上面演讲的女人拿了一些药在水里做了一些反应
然后说的多玄乎,有多神就有多神
不过我可没上当,因为我初中时化学成绩很好的
表演的反应好象是初中时学到的化学反应
哎!就是那些听众怎么好象进了3观道,迷忽忽的
我就去过一次,后来同村的叫我,我就没去.
06-11-05 @ 04:28

飘舞所言极是!俺也曾经帮忙解救过受骗的姑娘!谢谢提供证据材料!
06-12-05 @ 15:42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唉……
06-11-05 @ 15:25

咖啡姐的“唉”有味!
06-12-05 @ 15:43
评论源自: 轩辕剑
可怜天下父母心,是社会底层挣扎的剪影,不管是真还是虚构,我信!!!工作没有贵贱,唯分工不同,然被人为的划分为三六九等、高低贵贱,为清洁工大姐感动,更为中行兄的善良喝彩!!!顶!!!!!!
06-11-28 @ 06:08

谢谢轩辕剑兄的光临和评论!过奖了!
06-12-05 @ 15:45
评论源自: 灵性女人
竟茫茫然不知所措……

06-12-01 @ 19:35

俺真的“竟茫茫然不知所措……”。谢谢灵性女人君光临!
06-12-05 @ 15:48
评论源自: 漫步孤岛
传销,常常见到报纸上报导。
一江春水向东流,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高楼饮美酒,几家流落在街头。

06-12-04 @ 20:54

谢谢孤岛兄点评!
06-12-05 @ 15:49
引:评论源自: 轩辕剑
可怜天下父母心,是社会底层挣扎的剪影,不管是真还是虚构,我信!!!工作没有贵贱,唯分工不同,然被人为的划分为三六九等、高低贵贱,为清洁工大姐感动,更为中行兄的善良喝彩!!!顶!!!!!!

轩辕兄道出了我的心声,愿天下所有善良而贫困的人们一生平安,愿天下所有的人民公仆象中行兄一样的善良而富有同情心~~~
06-12-06 @ 03:32
评论源自: 飞天 · http://www.mmmca.com/blog_u11991/index.html
引:评论源自: 轩辕剑
可怜天下父母心,是社会底层挣扎的剪影,不管是真还是虚构,我信!!!工作没有贵贱,唯分工不同,然被人为的划分为三六九等、高低贵贱,为清洁工大姐感动,更为中行兄的善良喝彩!!!顶!!!!!!

轩辕兄道出了我的心声,愿天下所有善良而贫困的人们一生平安,愿天下所有的人民公仆象中行兄一样的善良而富有同情心~~~
06-12-06 @ 03:32

谢谢飞天的光临和评论!过奖了!
06-12-06 @ 07:01
评论源自: 欲说还休
文如其人。通过《微笑常挂嘴边的女人》再次认识了作者。顺颂撰安。
06-12-07 @ 20:57
评论源自: 欲说还休
文如其人。通过《微笑常挂嘴边的女人》再次认识了作者。顺颂撰安。
06-12-07 @ 20:57

谢谢欲说还休君的光临和评论!祝好!
06-12-07 @ 22:54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易中行

大道至易,至易求中,中行天下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