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自由的飞翔

06-07-21

Permalink 05:13:05, 分类:

厦门,自由的飞翔

厦门与深圳都是特区城市,但厦门与深圳又是两座完全不同风格的城市,比较起来,就像是女人的秀发与男人的胡子,一个是柔软、绵绵,一个是干脆、俊逸,都叫人迷恋。于是作为旅客,我彻底抛开审视深圳的习惯性思维,无穷快乐而又深情款款地关注着厦门那一份特别:特别高的消费水平,特别冷清的马路,特别悠闲的生活节奏……

厦门岛的春天的是什么样子?有人说,厦门的春天里有古茶叶淡淡的清香,有海产微微的腥臭,有渔歌轻轻的声音。可是摇着脑瓜的我在想呀、想,也想象不出在厦门下了车竟是整整一下午的灰暗迷糊,接着便又是一阵紧一阵的飓风,这样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特别是有那阵阵扑面而来慑人心魄的冷风,像冰凉而薄的剃刀片,四面八方嗖嗖地滑过柔嫩的面颊,叫人胆战心惊。那时,街上,格外的冷清,门可罗雀。再远、远、远地放眼望去时,凄凄然,满巷子的都是光怪陆离。

真实的厦门是这样子的吗?将所有的便当在酒店安置好,顾不及一天的劳累,我迫不急待出了酒店,陶醉而又很疑惑地吮吸着这座城市温润而又潮湿的空气的这一刻。街道,仿佛在眼前还是亦真亦假。

“满树繁花,一街灯火,四海长风。”晚上,虽佳人有约,无奈鳞片般散落又如坑坑洼洼积水般点点的随意铺满了通道,虽为途中人,我仍然不禁迷恋上了这“百样仙姿、千般奇景、万种柔情”的厦门厚街的轻松与自由。厦门,就这样把一份内涵诉之于意外,在一点一滴渗漏她自己独特的魅力。渐渐地,虽然还是有这不可一世的冷风,我慢慢地触摸到这里的清丽脱俗以及超凡卓越。同时既为了解惑,又因为忘了既定的诱惑,一步跟一步地、一步连一步地、一步又一步地,压着步子,我扭捏着腰,亦步亦趋,忽紧忽慢,一路轻歌。

道路早就在顾盼之前悄悄地绣上了古色:斑驳纹理的大理石似地毯铺展,坚硬的花岗岩石壁层层叠高,半弧形的门拱回廊迂回曲折。街道上,除了冷清,还有冷落;行人中,除了轻松,还有散漫。

街道还算宽敞吧,道路的中间竟是小车泊位处!而路旁,咯吱咯吱老半天才有一辆公车爬进来,吱呀一声开了车门,吱呀一声又关上车门,然后咯吱咯吱地消失到远方。厦门人,总是这样满足又从容不迫。

没有因为上班而关注公车,又没有购买的欲望,壁挂也许能燃烧起行人的关爱。明媚、亮泽各式各样的广告争奇斗艳,热热闹闹地招徕着往来的行人。仔细看吧:山林画是幽静秀美,似仙境般一样明净;人物画则是娇嫩妩媚,似朝露般苍翠欲滴。巷子,真的就是这样奇幻。如果你还愿意细看,每一滴朝露般的容颜上,都有一双晶莹剔透的眼,都在泛动着,无忧无虑地笑下去。

而瑟瑟冷风中,随意走动的行人,没有人在大声笑,也没有人在大声说。于是游走于行人中,总能随心所欲观察着行人,思索着未来。

路面除了细沙飞扬,还算干净吧。不知是否要感谢这阵冷风,偶然在垃圾桶盖旁边,或阶级缝隙中,才能发现几根断裂扁平的烟蒂,并且,也是偶然间,冷风卷起枯枝败叶之处,才有几朵痰渍形成类花状的浅印。视线继续在移动,而我沉默不语。厦门在这样默默启发着我,生活有时并不需要刻意、过分的塑造,而是自然地,让带艺术的生活,表现在琐碎上,表现到具体到细节上,至甚至有时,表现到事物的对立面上。

街道有尽头吗?在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迂回中,每一条耐人寻味的街道都变得似曾熟悉。我惊诧于它们的顽劣,不禁疑惑:现在是到哪里了呢?还好,街边的小榕树都长得俊俏挺拔。摸着它的小胡子,我忽然想到诗人郭小川描述他到厦门的感受:“榕树好似长寿的老翁,木瓜有如多子的门庭。”刹时间,疲劳顿消,宠辱皆忘。

厦门街也有小摊,却并不是随处可见。说是小摊,并不象深圳街头会流动的摊档,每一张桌后都有一个固定的小店面。店面虽小,可一几一桌却摆设得从容、合理。店面装饰也别致。风尘仆仆的客人赶来了,好咧!一杯鲜榨哈密瓜汁。当用竹签不经意挑拨着炸薯条、炸鱿鱼、炸蚯蚓往嘴边轻轻送的时候,偶然也叫江南的游客想起家乡的小吃——油葱薄饼。碧绿碧绿的葱,金黄金黄的皮条,透明面料以及放到平面锅里“吱、吱、吱”声而冒出来的热气。厦门的小吃,有时就是这样不动声色地,叫人惦记着生活的滋味。而生活滋味,在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一份独特。想念至此,我忽然对自己释然地笑了起来。习惯于下了车,步入茶社,泡沏上一壶浓郁的苦茶,摆上几碟花生、小葱包、爆米花,然后慢慢地品尝的这种生活方式,在厦门岛这里,显然格外的固执。

重踱进街中,当然不能忘记装点街道的另一份秀色的美。每一位青春活力的女孩都有一副精装的面,灵巧的手,如波浪舞动的裙。而我特别在意的,是高跟鞋敲打在地板上“笃、笃、笃”的响声,那像是一只沉重的脚踏在薄冰上产生的碎裂声。随着,是所有理想的碎裂。我特别在意这种碎裂后的轻松。

厦门街也有商店里渗漏出来的歌声,也许是因为依依呀呀闽南语的软语轻声,又或许是闽南丫儿的深情款款,却总叫人浑然不觉。

很累了,靠着柱子小憩时。前面阁楼上一扇窗有人影闪动。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思想,或许,在窗户背后,人们隐藏无数的狂乱和悲哀,而站在大街上,我留意到的,是它们的高贵大方、自由轻松。这也许是这里街道特别的特别吧。

闲逛于街中,在这种自由和放松的纵容下,我真的变得漫无目的。也许,这时,对在此街上自由的陈述,我更想唱张韶涵的一首歌来表达:我逛到这条热闹的街太阳晒得我有点累,奇怪最近我爱碎碎念但又觉得I DON’T CARE……

再次溶入行人中,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伸展着。红的唇、纤纤的玉指、醉意盈盈的眼;断的枝,皱皱的碎纸,花花绿绿的广告,在眼前眼花缭乱起来。歌声,笑声,说话声,游丝一般钻入耳,萦绕回响,久久不绝。

厦门,您的约会,是我前世今生的付出!
点击(1910) - 评分(49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8222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清心野菜根

秋,总掀起人的思念.思念梦里的遍地黄花,思念梦里亲人的音容笑貌.我愿在这思念的季节,我手写我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